申鑫老板举报上海银行勾结宝能 侵吞百亿

人气 4736

【大纪元2020年0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1月10日,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老板、上海衡源法人徐国良实名举报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勾结深圳宝能集团,步步设局侵吞衡源企业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近200多亿优良资产,违法套取上海银行265亿元贷款,并敦促黄涛立即投案自首。消息震惊业界。公开报导显示,上海银行的背后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家族。

公开资料显示,徐国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的幕后老板,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天眼查股权穿透图显示,徐国良系上海衡源的大股东、法人代表,持有其76.75%股份,上海衡源则持有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97%股份。

目前该举报信已经被删除,但这个消息无疑再次将濒临解散边缘的申鑫进一步推向了风口浪尖。

启信宝数据显示,去年8月和9月,徐国良控制的上海衡源两度爆出股权冻结信息。8月22日,徐国良与徐国胜分别持有的上海衡源15,350万元(人民币,下同)股权与3,000万元股权被上海金融法院执行冻结。

2019年9月2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公示,徐国良持有的15,350万元股权,徐国胜持有的3,000万元股权都被冻结,冻结期限自2019年9月20日到2022年9月19日。

上海银行背后的江家

徐国良实名举报的上海银行,背后有上海江家帮的影子。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是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上海联合投资),持有上海银行19.66亿股,占总股本13.84%;上港集团为第二大股东,持有上海银行11.79亿股,占总股本8.30%。而上海联合投资和上港集团都隶属于上海国资委旗下。

众所周知,上海联合投资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创办和掌控。

2015年1月19日,《北京青年报》主办的微信公众号“政知局”(微信号:bqzhengzhiju)曾发表长文《江绵恒的人生角色》。在关于江绵恒“商人”身份介绍中,文章详细描述江绵恒自1994年9月开始创办和掌控上海联和投资的背景。

文章称,上海联和投资是由上海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国有独资有限公司,隶属于上海市国资委。在公开报导中,该公司投资领域涵盖科技、电信、航空等诸多方面。比如,电信软件领域的中国网通;交通航空等领域的上海汽车、上海航空、上海机场,而金融领域则点名了“上海银行”。

流亡富豪郭文贵的爆料中,也曾透露,江绵恒的儿子江志成除了控制着华为、腾讯等众多中国企业,并通过上海银行、上海实业集团、上海久事集团等特权企业,将中国的土地资产贱卖,以换取利益。

目前,上海银行总资产2.19万亿,净资产1738亿,对应市值仅1335亿,远低于净资产价值,市净率仅0.76倍。

宝能集团多次被举报

而其中涉及的宝能系,曾因宝万(宝能-万科)之争而名声大噪,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本人被禁入保险业十年。这并非宝能首次被举报。

2017年2月,商人陈谷嘉在微博发布实名举报视频,题为“大连商人陈谷嘉对宪法起誓,视频实名举报宝能系姚振华、姚建辉兄弟与大晟文化惊天罪行!”,他表示,“他们于2001至2012年十余年间,相互勾结,对我公司合法财产,通过违法手段掠夺我司价值数百亿元的深圳土地。”但宝能随即发出声明予以否认。

商人陈谷嘉举报宝能集团。(网页截图)

2019年末,宝能集团再度活跃,不仅争夺南宁百货控股权,还花16.3亿元收购长安标致雪铁龙汽车有限公司。目前,尚不清楚宝能并购资金的来源。

徐国良说,宝能集团对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的所谓并购,完全就是金融骗局,意在借该项目做平台套取上海银行贷款,以弥补宝能集团的资金窟窿。

徐国良说,宝能集团在并购过程中没有一分钱自有资金,空手套白狼,不仅侵吞了价值200多亿元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还借用这两个项目的名义从上海银行额外套取了天量贷款。

徐国良表示,在并购合同签订时,并购主体突然由宝能集团变成由宝能集团指定的两个空壳公司,其注册资金均只有1,000万元,没有员工,没有任何经营业绩,也没有任何履约能力。

“更为荒诞的是,目前多次庭审中,由宝能集团指定作为并购方的两个空壳公司均否认他们与宝能集团有任何关联。”徐国良说。

这条消息发出后,在微博上引发巨大关注和热议。

网民留言:“鱼死网破”,“金融黑帮”,“这事可不小,看来举报人也是逼急了,被举报人应该慌得一批,过不了好年了。”

还有些网民对答:“呵呵哒,上海银行的背后BOSS姓啥知道不(闭嘴)?”“j(江)家族吗?”“不厚(薄熙来)的都秦城待着了,看看上海的地头蛇有多牛逼!”

也有人表示:“这种事在银行太多了……我老公在某银行做内部审计,上半年他们行天津支行就接到过客户实名举报一模一样的问题!”

但据网友反应,相关消息遭到封杀,“微博被删,公众号被封,这公关是谁主导的呢?”“上海衡源企业的公号能搜索到,但是全部内容已经不能看了,被封号了。”“朝廷有人啊!”

举报信全文:

附:《关于敦促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立即向上海纪检委投案自首,归还我百亿资产的公开信》全文

黄涛先生:

我是徐国良,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衡源企业)法定代表人。当然,你知道我是谁。你勾结深圳宝能集团,步步设局侵吞衡源企业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近200多亿优良资产,违法套取国有银行265亿元贷款——你干下如此罪恶的勾当,是不可能把我给忘掉,也不可能睡觉踏实的。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今天,你必须直面你的贪婪和罪恶。

我与上海银行,相识相交二十余载,互帮互助,总体合作愉快。在2018年12月20日宝能集团对我企业违约之前,衡源企业在上海银行的信誉一直良好。二十余年来,上海银行给予衡源企业以强有力的支持,衡源企业也积极回报上海银行,为上海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及上市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然而,从2018年开始,你和你的团伙向衡源企业撒下一张巨大的阴谋之网。衡源企业出于对上海银行的感恩和绝对信任,对你策划的阴谋浑然不知,直到你勾结宝能集团抢夺衡源企业数百亿资产后,才恍然大悟!你和宝能集团从上海银行成功骗走265亿元贷款,还把原本清清白白的衡源企业实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置于产权的争端之中!

黄涛先生,你的行为,与江湖盗匪何异?!听任你继续待在上海银行副行长、上银国际董事长的位置上,不知道你还要害死多少企业,害死多少人!国家还要蒙受多少损失!!

在此,我严正要求你和你的同伙立即归还衡源企业实际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的一切合法权益,中止你策划的罪恶丑剧;同时,我严正要求你立即向上海市纪监委投案自首,说清楚你和你的同伙向宝能集团违法发放265亿元贷款的犯罪事实。

以下是我对你的质疑,请予认真答复:

1. 你为何在2018年向宝能集团违法放贷120亿元贷款?你为何把尚未完成交割、仍然属于衡源企业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作抵押,再给宝能集团放贷145亿?

2. 上海银行向宝能集团的关联公司深圳深业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放违法贷款120亿元,该款项均来自上海银行的理财资金,通过平安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向深业物流发放,其中第一笔53亿元在2018年9月审批,然而,宝能集团提供给上海银行作质押的应收账款,数额如此庞大,你是如何审核的?该应收账款是否真实存在?放款后,深圳市银保监部门当即提出了异议,平安信托的法律合规部也认为此贷款有明显问题,但是,上海银行和宝能集团使用种种手段平息此事,请问你是如何摆平的?你明知宝能集团提供的是虚假质押,并且银保监部门及平安信托也已提出异议,你为何最终还是强力主导上海银行给宝能集团放款?

3. 上海银行违法放给宝能集团的120亿元贷款中,第二笔40亿元和27亿元的资金用途也纯属虚构。不仅如此,宝能集团当时已无法拿出足额的资产作担保,上海银行只能就其已经抵押了的几无残值的资产办理余额抵押,这些几无残值的资产包括宝能汽车大楼等18套物业(二次抵押),以及深业物流中心等484套物业(合计3.67万方)。该3.67万方物业的租金收益,市场价为每天每平米6.3元左右,却以每天每平米46元的虚假高价质押给上海银行,而质押的租金在6年贷款期内的实际收益仅有5亿,却被夸大到36.77亿元,从而骗取上海银行40亿元贷款——在中国金融系统内,如此不顾风险的贷款绝无仅有。黄涛先生,你作为上海银行主管贷款审批的副行长,也算是金融业“资深”人士吧,怎胆敢如此妄为?

黄涛先生,这120亿元是老百姓委托给上海银行的理财资金,你明知这些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却肆意妄为放贷给提供虚假担保的宝能集团,让老百姓的血汗钱陷入巨大的风险之中,你究竟有没有道德底线?

4. 前述120亿元贷款发放后,宝能集团迅速将其中大部分挪作他用,只将其中34.4亿元转给了空壳公司,编造成空壳公司的“自有资金”,进一步骗取与交易相关的约145亿元贷款——面对如此拙劣的骗局,你为何视而不见?还是你本来就是骗子中的一员?

5. 在你向宝能集团违法放贷120亿的过程中,上海银行胡友联行长、顾兵总经理等人发现其中有诈,拒绝继续给宝能集团放贷,但是,你和你的同伙却采取种种非法手段,强行继续给宝能集团放贷,从而导致上海银行120亿元贷款先后分3期顺利进入宝能集团的口袋——上海银行是一家上市银行,你是如何做到在行长胡友联都拒绝签字的情况下仍然放款给宝能集团的?你为何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做这一切?这是否说明你上了贼船,下不来了,必须铤而走险,孤注一掷?

6. 上海银行基于严重失实的基础资产及贷款用途向宝能集团违规发放的120亿元,其利率远低于市场标准,严重破坏了国家金融管理秩序,造成了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上海银行给予我方在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的贷款合计仅有107亿元,利率在6.2~6.6%之间,风险完全可控;然而,由你一手策划的宝能集团并购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上海银行给宝能集团的贷款反而扩大到了265亿,且利率极低,不到5.1%,这不但放大了上海银行国有资产的风险,更使上海银行遭受巨额损失,8年期贷款至少损失利息近20亿元。这是明显的利益输送,你为何如此明目张胆?你究竟是化解了上海银行的金融风险,还是扩大了风险?

7. 宝能集团对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的所谓并购,完全就是金融骗局,意在借该项目做平台套取上海银行贷款,以弥补宝能集团的资金窟窿。宝能集团在并购过程中没有一分钱自有资金,空手套白狼,不仅侵吞了价值200多亿元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还借用这两个项目的名义从上海银行额外套取了约100亿元贷款。你明明知道这一切,却绝不允许任何其它实力雄厚的房企参与这两个项目的合作,指定宝能集团为唯一的并购企业,全力主导并全程现场指挥并购谈判,谈判中,你全力维护宝能集团的利益,更像是宝能集团的首席谈判代表,这又是为什么?宝能集团究竟有何魔力吸引你?

8. 并购合同签订时,并购主体突然由宝能集团变成由宝能集团指定的两个空壳公司,其注册资金均只有1,000万元,没有员工,没有任何经营业绩,也没有任何履约能力——用空壳公司并购数百亿级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这不仅仅是个天大的笑话,而且对衡源企业和上海银行都存在无法估量的金融风险。黄涛先生,这种荒诞的变动,很显然是你一手策划的,因为当我们提出这个疑问时,你当即大发雷霆,说“上海银行的风险不需要你徐国良操心,我自己可以担保”——数百亿国有信贷资产的安全,请问你用什么担保?你有何财何德为数百亿国有资产的安全担保?

更为荒诞的是,目前多次庭审中,由宝能集团指定作为并购方的两个空壳公司均否认他们与宝能集团有任何关联,黄涛先生,请问你拍着胸脯担保的这两个空壳公司究竟是宝能集团的还是你个人的?

9. 在你威逼(停贷、抽贷、辱骂、威胁立即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并起诉等)、利诱(承诺给衡源企业提供不少于三年的充足流动性支持)并强力主导之下,我们忍辱与宝能集团签订了极不公平的并购协议。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在宝能集团无力如期履约,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的产权尚未完成交割的情况下,你明知衡源企业已在上海二中院提起解除并购协议的诉讼,你却在2019年1月19日上午10时,公然违反并购协议的共管约定,指使银行工作人员将存放于上海银行市北分行、由上海银行、衡源企业、宝能集团共管的保险柜偷偷交给宝能集团带走,并将保险柜密码泄露给宝能集团的人,指使宝能集团打开保险柜并拿走尚未完成交割的处于共管之下的项目公司公章、印鉴、证照,指使宝能集团用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作抵押,再次从上海银行违法套取贷款——这是为什么?你从中拿到了多少好处?你还有丝毫的诚信吗?你对法律还有基本的敬畏吗?

10.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并购协议中约定的监管账户中,处于我方、上海银行、宝能集团共管状态下的数十亿资金,你在我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全额转走,请问你是如何完成划转的?钱划到哪里去了?这样的行为算不算监守自盗?你这样做是在毁灭上海银行的商业信誉,今后谁还敢把钱存在上海银行?

11. 国家规定,发放给单一客户的贷款不能超过银行资本净额的10%,但你向宝能集团发放265亿元贷款,远远超过国家规定的额度,莫非你不知道国家的规定?你向一个没有还款能力、没有担保能力的高风险企业一次又一次违法发放数百亿贷款,其最终的受害者只能是上海银行和国家,这个事实,你比谁都清楚,但你依然向宝能集团疯狂放贷——疯狂的背后,除了巨大的利益还会有什么?!

综上,黄涛先生,你从宝能集团拿去救命、补窟窿的这265亿元违法贷款中,总共得到了多少?百分之八?百分之十?甚至……

黄涛先生,你必须向上海市纪监委说清楚,你为何将上海银行265亿贷款违法放给宝能集团,置老百姓的血汗钱和国家巨额资产于巨大的风险之中,你作为上海银行的首席风险官,你是如何评估这一巨大风险的?

今天,我要严正敦促你主动配合司法部门厘清衡源企业实际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的产权争端,归还衡源企业对这两个项目的所有合法权益;同时严正敦促你立即向上海市纪监委投案自首,主动说清楚与深圳宝能集团相互勾结、沆瀣一气套取上海银行265亿元贷款的犯罪事实。谁都知道,不主动投案自首,贪污或受贿一个亿,基本上是死刑,贪污或受贿十亿元以上,则绝对是死刑。主动投案自首、主动退赃,或许有一条生路。之所以敦促你立即投案自首,是因这些年来我与上海银行互相帮助、共同成长,而且我俩相识多年,实不忍心看见你因过度贪婪而丢掉可怜的性命!

另外,你在一次酒后公开说你才是上海银行的真正老大,还说上海银行国际部陈某是上海银行董事长金煜的情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酒后无德狂妄还是你与金煜、陈某有仇?也请你一并向上海市纪监委说清楚。

同时,我要提请国家金融主管、监督机构、司法机关,立即进驻上海银行,彻查上海银行向深圳宝能集团违法放贷265亿元贷款的事实,并迅速冻结深圳宝能集团的资产,全力追讨上海银行违法发放给宝能集团的265亿元贷款,确保老百姓的血汗钱和国家金融资产损失最小化,并恳请在查处过程中,督促上海银行等归还衡源企业实际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的资产。

黄涛先生,你和你的犯罪同伙因策划、参与深圳宝能集团骗取上海银行265亿元贷款的阴谋,早已设计好出逃的退路。因此我要以公民身份,提请上海市纪监委、司法机关严密关注黄涛及其犯罪同伙的动向,并提请上海市纪监委对黄涛及其犯罪同伙立即采取必要措施,避免其畏罪潜逃给国家财产带来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

同时,我吁请社会各界向上海市纪监委、司法机关检举、揭发黄涛及其同伙的其它违法犯罪事实,共同清理金融垃圾,建设良好的金融环境。

黄涛先生,2018年4月你在香港开会期间,匆忙赶到深圳与宝能集团畅饮数瓶50年茅台时,你就已踏上不归之路。

如果贪婪不可控制,未来必已终结。

“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一个谎言,要用一百个谎言去圆。在深海的重压之下,扭曲的不只是身躯,还有你的灵魂。

赶快自首,或有一线生路。

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徐国良

二〇二〇年一月十日   #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外交政策:曾庆红的儿子一次侵吞90亿美元国有资产
两亿卖地款被侵吞 广西两千村民示威抗议
上海商人讲述千万资产被三亚公安侵吞经历
山西富翁曝亿元资产被侵吞 发微博后彻底失踪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传白宫获机密报告:中共疫情数据造假
【现场视频】疫情未完 安徽黄山万人扎堆爬山
【现场视频】武汉楚河汉街已人来人往
【珍言真语】蔡陈葆心:世局难测 持有现金为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