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男纪律部队坠楼过程被录 评论:老天有眼

七大疑点待解 警断定“案件无可疑” 录影菲佣传已被捕

1月13日上午8时许,郭姓男子从香港油塘纪律部队宿舍坠楼,过程被人无意间拍下并广传。案件疑点重重,警方却公布“案件无可疑”。(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252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赵若水、梁珍香港报导)1月13日上午8时许,一名男子在香港油塘纪律部队宿舍高翔苑高康阁,以疑似双脚弯曲向上“倒立”的奇怪姿势,从大厦高层的狭窄气窗缓慢跌出窗外,坠楼死亡。警方断定“案件无可疑”。然而,该男子坠楼过程却被人无意间拍摄到,并在网络疯传。相关视频显示该坠楼男子,有很大嫌疑是在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况下,被人扔下楼的,有人猜测事主是“被自杀”。

男子以奇怪姿势坠楼

警方表示,当日早上约8时30分,接获一名保安员报案,称发现有一名男子倒卧在高翔苑,怀疑有人从高处坠下。警方派人到场证实,坠楼男子姓郭,34岁,当场死亡,在现场没有检获遗书。警方指,郭姓男子并非高康阁住客,他于29至30楼梯间,从气窗抛下背包,然后再坠下身亡。警方强调,死者生前没有在任何的“反送中”抗争活动中被逮捕过,并认为“案件无可疑”,暂列作“自杀”处理。

然而,郭姓男子坠楼的过程却被人无意间拍下,早在警方公布“案件无可疑”信息之前就在网络疯传;有网民据现场目击者拍摄的画面,怀疑案件另有隐情。

据网上流传片段显示,郭姓男子坠楼前,他的头部及肩膀最先由狭窄的气窗伸出窗外,慢慢的上半身也都出来了。随后,画面突然出现男子的双脚,显然其腿部弯曲,小腿和脚出现在画面中,整个身形似双脚屈曲向上倒立的姿势,停顿了片刻后,整个人翻滚坠楼。坠楼时,男子曾撞向楼宇墙外的一条横梁,再反弹后坠地。影片中,整个过程看不到男子有明显反应,也听不到他尖叫。

网民怀疑,他坠楼前已失去知觉,并认为死者坠楼姿态非常古怪,有多个疑点,担心他“被跳楼”。

坠楼事件有七大疑点

《新闻拍案惊奇》主持人大宇综述了网友对是次事件的质疑:

疑点一:按警方说,该名男子是自杀,但是他为什么用这样一个高难度动作,头部朝下,然后在跳楼前腿部弯曲,不像是在跳楼反而像是要跳水。

疑点二:男子掉落的一刹那,没有用力向前跃出,而是顺势掉落下去,而且在掉落的那一刻不是伸着头,直直地向下扎下去,而是头部在掉落的第一刻就蜷了起来,然后身体凌空翻了个180度。掉到下面一层的时候还撞了一下建筑外墙,再继续向下坠落。整个过程,该名男子的头部、颈部、双臂都显的绵若无力,就像失去意识一样,看不到对身体的任何控制。

疑点三:男子在坠楼前,双腿弯曲那一刻起到开始坠楼,期间停顿了3至4秒,也很可疑。因为从画面看,人在狭窄的气窗上是很难以那样的姿势停顿的,特别是双腿弯曲,脚前倾。跟头一样都伸在前面,如果没有牵制力,很容易让身体重心前移,而立刻失去重心,翻下楼去。但是,男子却用那样的姿势停顿了3至4秒。

疑点四:男子掉落过程中,即使身体撞到建筑物外墙,也没有发出任何尖叫声,整个掉落过程静静的。但是在视频中,能听到疑似该名男子落地的巨响,特别是能听到录影者说话的声音。这说明整个录影过程中设备的话筒是开着的,能够收音,但是坠楼整个过程,没有坠楼男子任何声音被收录进去。

疑点五:通常跳楼自杀,如果人是有意识的,往往都是头朝上,脚朝下,直直下落。但该坠楼男子却是头朝下。

疑点六:据报导,男子坠楼的地方是在该栋大楼的楼梯间。楼梯间的窗户下面全都密封打不开,只有上面能打开一扇扁扁的窗口通风。该名男子坠楼就是从这样一个位置高、口径窄的气窗跌下。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高难度的出口去跳楼呢?有网友质疑该男子需要经过怎样的波折才能从这个高高的小窗口钻出去,然后再跳楼?这是非常匪夷所思的。

疑点七:有社交平台“连登”网友根据男子坠楼后的照片,坠楼落地后皮带断开,推断该男子可能在坠楼前被用腰间皮带捉住,然后固定好坠楼姿势后再剪开皮带,使男子以“外旋”的方式坠落。

对于众人的质疑,警方透过脸书(Facebook)表示,强烈谴责别有用心的人造谣生事,诬蔑死者是由警方从高处推下致命。

对此有网民回复道:“为什么不验尸?这么快就下定论。”“是有片看,不是没有根据,警察又心虚心有鬼。”“如果网民只是列出观察事实又怎么算造谣?”“网民只是说死者可能‘被自杀’,没有说一定由警察造成,警方为什么要揽上身?须知纪律部队宿舍不是只有警察住。”“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所有事不会无痕迹,相信正义。”

警称菲佣疑长期偷窥被捕

此外,有名为Meilong的网友14日发推文说:“今早上我发的那个抗争者被警察从警方宿舍推下来的视频拍摄者已经被警方拘捕。警方强烈谴责拍片者在纪律宿舍‘长期拍摄,怀疑偷窥’,现调查并安排拘捕拍片者。穿防暴装束的警员已到场,登上高康阁调查,昨天的拍影片者菲佣姐姐被拘捕。”

Meilong直言:“香港早已经失去集会自由,亦没有言论自由,跟大陆没有什么两样!”对于上述相关信息,本报未能做出事实查核(fact checking)。

对警方拘捕菲佣姐姐的说词,有网友回复:“如果系真,车里的录像机都犯法,全街的CCTV(闭路电视)都犯法,又或者,可以司法复核他们的智慧灯柱!”“影(录)个两分钟片都算‘长期拍摄,怀疑偷窥’,好市民见到对面楼出现问题拍摄以助调查都被人告。真系没什么好讲!”“他目的不是要告入个菲佣,而是叫你班‘好市民’不要拍片指正他们的‘德行’!!!”

反送中离奇自杀事件频发

《新闻拍案惊奇》主持人大宇亦指出,香港自6月份反送中以来,出现了很多“离奇自杀”案,很多人怀疑那些自杀者是被警察打死,或失去反抗能力后遭弃置。制造自杀假象,简称“被自杀”,相关推断和爆料很多,唯独警方没有承认,也一直没有直接的影像证据,所以这些离奇自杀案到现在都是悬案。1月13日郭姓男子坠楼事件是第一次有影片拍到事发过程。在坠楼的一刻,有疑点显示该男子是被扔下楼。但是就算如此,是被谁推下去的还没有证据,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中,希望真相能够水落石出。有网友提到,如果事发大楼的电梯及楼梯间有CCTV监控录像,希望能尽快公布相关内容。

时评员:天网恢恢 老天有眼

香港自“反送中”运动以来,浮尸、坠楼等离奇命案节节攀升。去年11月20日,保安局称,2019年头10个月有6,584宗死亡案件,其中608宗为“自杀、有人上吊及从高处坠下案件”;保安局11月13日公布,6月到9月间,警方接获的“自杀”案件达256宗,而警方发现的尸体有2,537宗。

网上公布了一份2019年香港自杀资料统计。作者“Benny Yeong杨皓文”收集了每日由香港新闻报导的自杀案的概况。初步统计,从6月12日至11月1日,在香港发生的自杀案有416宗,其中坠落案例有261宗,比重最大,其次是淹溺案,有39例。唯警方多以“案件无可疑”结案。

对于是次疑似“被坠楼”事件,香港作家兼时事评论员潘东凯说:“这件事情的本身我觉得就像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果说看到这样一个片,而网友将原片放大,他们没有加工,只是放大和减慢它的速度,看多几次。我们用正常人的智慧,不需要好高深,只需要超过5岁的智慧,我们都可以看出来这件事情是一件谋杀案。”

潘东凯直言,最怪的事情就是男子坠落时像一个“布公仔”,当时身体坠落时碰到东西然后才反弹落到地上,但是跌落的时候,他手脚都没有动,整个身体都没有知觉。

他说:“这个人没有知觉都可以从那个窗里面走出来,这件事本身就是件谋杀案,所以我说‘天网恢恢’。如果没人影到那个影片,就没有人知道,也就很难去质疑。我就觉得这个世界天有眼呢。”

此地无银 警方反应异常

潘东凯续表示,他觉得离奇的还有警方的反应:“第一,他们反应很大;第二,他们自己给个位自己认,这好奇怪。”因为网上完全没有人讲是警察推该男子下去的。此外,完全没人说这个受害人,或者死者是同抗争有关系,没人说他是手足,没人说他是前线抗争者。但警察的脸书说的话就非常奇怪的。

潘东凯质问说:“警方,为什么你会这么敏感,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反应?”

他指:“如果发生这样的谋杀案,正常的纪律部队,维持治安的警队,他们的侦缉人员,是不是应该做点实事,真是要找点证据,而不是在社交媒体吵架。我觉得他们真是失职。”

对于警方是次的反应,潘东凯推论,警方的反应像极了一些专政的工具,一些为了政权而镇压异见人士的工具,是一些政治暴力手段,国家恐怖主义。犹如1977至1983年阿根廷军政府统治时期,当时有3万人口被消失,被秘密处决。他直言警方的行为像“崩口人忌崩口碗”(哪壸不开提哪壸),所以他会跳出来说被人冤枉他们。

他说:“本来警察是有个正常的功能去查一些罪案,找出真凶,找出真相。但是如果警察做过上述的事情,一个真正的谋杀案面前,他唯一做的就是,将这些事情拉到身上,说别人造谣。这个就是我的推论。”

梁家杰:警方下结论操之过急

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认为,警方过于仓促对死因下结论及在脸书辟谣。他说,现在公众对警方的信任程度很低,警方是否应该清楚一点交代来龙去脉。有报导指大堂和升降机有闭路电视,可以拍到死者进入大厦和乘搭电梯的时间,警方是否应该交代得详细一点,例如已经看过影片、地理环境,又例如有没有在附近做一些详尽的搜证?问一下该大厦的居民,或是案件重演,该坠楼男子如何能爬出窗外。

“说这些就是想说,明白警察想辟谣,而现时也没有证据证明跟警察有关,所以他们辟谣得比较仓促,尤其是香港人对警察的信任度那么低,你就要用10倍的努力去说服香港人:这是一宗没有什么特别的自杀案。而不是在几小时之内出post,说有结论,给人儿戏的感觉。”梁家杰说。

梁家杰强调看过影片,但看得不清楚,因为那是很窄的角度拍过去,而且比较远而模糊。有人用慢镜去分析,但还是很模糊。

对于有人提出质疑,为何那么高掉下来没脑浆也没什么血,他指,警察也没有处理这些质疑。他认为“警察下结论是操之过急”。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20-01-15 5: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