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回圈

文╱李双儿

善的回圈循环不止。图为行驶中的台铁自强号列车(王念昕╱大纪元)

  人气: 726
【字号】    
   标签: tags: , ,

来到台湾的观光客最常说: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身为台湾人,我见证了这块土地上善的回圈

善的回圈循环不止,辗转来到我的身上。

周四的夜晚,我和先生搭上台铁的普悠玛列车,开启两天两夜的火车环岛之旅。

“那是什么?”刚要就坐,先生指着前座椅背的下方。

“是个皮夹!”我拾起白色皮夹,上面可爱的花鸟图腾、红色的拉链,主人应该是个女生。

“她应该刚下车!”脑中立刻浮起一念,心情也莫名紧张起来,我放下肩上的背包,越过先生,快速来到走道上。

“列车长在哪?”四处张望,寻不着身穿台铁制服的身影。而此时,窗外月台上站着一个女孩,吸引我的目光。

她低着头,双手寻遍身上的一个口袋又一个口袋,身旁开着的行李内,衣物有些凌乱。不久,她缓缓抬起头,我看清那清秀、略带慌张的脸,心中似乎有了答案。

我停下脚步,默默望着她,时间倏然静止在这一刻,吵杂的人声、火车引擎声瞬间消失。她像得到什么感应似的,突然望向车内的我,然后,我们四目交接。

“你的吗?”举起手上的皮夹,悄声的,我尽量夸大自己的口型。

她不可置信地张大眼,停顿了一秒,渐渐露出灿烂的笑容。我指着车厢出口,接着我们默契十足地冲向出口。我快速按下电动门,她出现在我面前,眼角泛着泪光。

“谢谢你!”“不客气。”我如释重负地笑了笑。这时火车出发铃声响起,她赶在火车发动前跳下车。

过程不到一分钟,我从下意识的反应中逐渐回到现实。

“你怎么知道是她丢了皮夹?”先生望着回到座位上刚定下心神的我。

“我猜她刚下车,就反射性地往外冲,然后,就看到她在找皮夹。”我说得平常。

“你怎么知道她刚下车?”“你上回不也这样吗?”先生望着我会心一笑。

一年前,周日的夜晚,我们结束台南两日游,下了台北车站转搭捷运时,先生发现钱包不见了。我们从行李一直到随身包包,快速搜寻一遍,答案让人沮丧。想起皮包里的身份证、信用卡、提款卡、健保卡、驾照……我们不由得焦郁了起来。

“怎么办?”先生声音听来还算镇定。“到台铁服务台问问看!”我刚说完,先生旋即仰头寻找指示牌,小跑步离开我的视线。我慢慢跟随在后。

大约五分钟,我来到台铁大厅,远远看到先生站在服务台前。他转头从人群中寻找到我,“找到了!”刻意夸张的嘴型让我顿时宽了心。

原来,我们一下车,递补我们座位的乘客发现皮夹后,将皮夹交给列车长,列车长在停靠下一站──松山站时,转交给松山车站服务台,等待失主领回。

先生在台北车站留下姓名、联络电话后,我们就离开了。不久,先生的手机响起,是松山车站的工作人员。确认、核对皮包里的证件后,他们想知道先生何时前去领取,还贴心表示可以转送到先生方便领取的车站。

第二天,先生在公司附近的火车站领取他的皮夹。我们的心情充满感激,感谢不知名的善心乘客,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台铁员工。

“我想今天应该是她难忘的一天,现在的她应该超开心的吧!”我说。先生笑了笑,这心情,他懂的。

拾获皮夹的那一刻,一年前我们丢失包包的沮丧迅即浮现脑海,当下我只想把握时间把东西还给她。

曾看过一个网路影片,一个路人举手之劳帮助另一个路人,随后,受帮助的这个人也举手之劳地帮了下一个人,然后循环不止,像是播下行善的种子,不断发酵,不断传递……

行善的回圈,这回轮转到了我们身上。萌芽的善的种子该是我们传递出去的时刻了。

我坚信,这善的回圈会在这个我骄傲的土地上,循环不止……@*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2月28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颜伶如洛杉矶27日专电)第83届奥斯卡今天登场,最佳动画短片由“失物招领”(The LostThing)胜出。
  • (大纪元记者吴双法国报导)巴黎的失物招领处每年都会收到18万2千多件丢失的物品。今年,设在15区DES Morillons大街36 号的地下失物招领处,面积达550平米的区域,摆放了2012年收到的供招领的物品。如果把它们并列排开的话,可以从巴黎圣母院一直铺到马约门处,总长可达六公里之远。这些被丢失的物品有手机、婚纱,还有没开包的烘干机等,包罗万象,足以让您头晕目眩。这里已经成为“欧洲最大的失物招领处”之一。
  • 生活中因果的回圈丝毫不差,就像一个旋转的圆圈。我们自己做的事,所带来的影响一定会在将来某天以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转回来。种下的善因,会有善果;做的不好的事,也自然会有相应的轮报。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究其源头,竟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 每个人都有过遗失东西的经验,有些东西或许不是那么重要,但如果遗失的家门钥匙或是车子钥匙,那你肯定会急得像热锅上蚂蚁。除了担心回不了家,也担心给歹徒可乘之机。想知道日本人拾到失物,他们会怎么处置吗?
  • 信任是可以良性回圈的。先生信任装修工人,工人就以他们的方式照顾我们。反过来,不信任也是会回圈的。一方的防范会引起另一方的戒备,最终是相互算计,都过得很累。如果人人都能向善,让信任的良性回圈持续下去,世界就会更美好了吧。
  • 2019年8月3日,在法轮功反迫害二十周年之际,由大纪元新唐人举办的《为你而来》电影招待会在墨尔本Kew图书馆举行。这是该片继新唐人电视台于7月20日全球首播后,首次在墨尔本公映。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会知道人类的渺小,藉由生病才会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么需要众人的帮忙,需要风调雨顺。死亡只是考验结束的过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奖励与惩罚。死亡只是乐章的结束,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 所谓的母亲,就是“觉得给孩子的不够,忘了自己要什么”的那种人。而所谓的懂事,就是从“意识自己得到够多了”的那一刻开始。
  • 这个“去我”的过程,似乎也在提醒自己,不要那么直观来看世界,过度单一的视角,就像是被固定的监视器,这样拍出来的人生风景,也太过无趣。
  • 在其他篇文章中,我曾说过慷慨给予赞美的重要性,赞美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好,也让你成为懂得欣赏别人、大器的人。但我忘了说正确赞美的重要性,如果要返回那篇补充说明篇幅会太长,所以另起一篇,希望你别见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