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工资与战争:中俄军费被低估

人气 5344

【大纪元2020年01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imon Veazey撰写/高杉编译)众所周知,美国的国防开支比紧随其后的其它七个国家的总和还要多,几乎是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中共的三倍,是俄罗斯的十倍。

但一些分析人士和学者认为,这些经常被引用的数据存在缺陷,他们正试图说服智库采用另一套不同的计算方法,然后再对各国军费开支进行排名。

根据他们的分析,俄罗斯2018年的国防开支并不是610亿美元,而是1590亿美元。中共的军费开支几乎是最近公布的2500亿美元的两倍,约为4500亿美元,这达到了美国军费开支的75%。

这些新的数据来源于一种不同的计算方法:避免使用另一种由来已久的计算方法,即通过汇率来比较支出的方法,而采用一种名为“购买力平价”(Power purchasing parity,简称PPP)的核算方法。这种方法比较的是当地货币在当地的购买力。

对于每天沉浸在导弹炮台、舰艇编号、部队、训练、地形、不对称优势和胜利理论等等战术细节中进行研究的军事分析家和将军们来说,这两套粗略的计算数字都不太可能对对手军事实力的总体评估产生太大影响。

但据提供新的数据的研究人士表示,旧的军费支出的数据误导了媒体的报导宣传,也扭曲了一些关键决策者对于所面临的威胁的看法。

英国伯明翰大学(University of Birmingham)俄罗斯、欧洲和欧亚研究中心(Center for Russian, European, and Eurasian Studies)主任理查德·康诺利(Richard Connolly)对此表示:“我认为这种旧的、粗糙的军费开支分析已经渗透到决策机构的每一个层面。”

他对《大纪元时报》表示:“我已经敲了大约两年的鼓了。”“我想我是唯一一个写过用‘购买力平价’来分析俄罗斯军费开支的文章的人。几乎所有人,无论是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CIPRI等智库,还是更广泛的媒体或政策制定者,都在使用市场汇率来计算和分析。”

他说,基于市场汇率的军费计算方法是被用来对各国军费开支进行排名的标准衡量方法。“大多数关键的决策者都在使用它。”

他说,这是因为它没有考虑到各国劳动力成本和货币市场的变化,“它导致较贫穷国家的军费开支被低估,同时高估了较富裕国家的军费开支。”

替代措施

2019年10月,康诺利为CNA(一家拥有75年历史的军事分析研究机构)撰写了一份临时报告,详细分析了为什么基于汇率的数据不能反映俄罗斯的实际军费开支,并公布了一套基于“购买力平价”(PPP)分析的新数据。

康诺利说,有时候很明显能看出,使用市场汇率的计算结果是不合理的。他举了2014年至2016年前后俄罗斯军费开支的例子,当时俄罗斯正在增加军费开支。

他解释说:“他们购买了更多的装备,参与了更多的行动,他们在军事采购方面达到了顶峰,在那一年,他们采购了数十枚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数十架快速战斗机,以及100多架直升机。仅仅在那一年(2014年)里,你就能够看到这个惊人的采购清单。在此期间,以卢布汇率计算的(军费开支)增幅相当大。”

“但在基于市场汇率的计算方法下,由于石油价格在2014年夏末/初秋暴跌,卢布走弱。因此,根据市场汇率,他们在2014年和2015年的军费开支(明显)都有所下降。”

康诺利公布了自己根据“购买力平价”的方法进行的估算结果,该估算结果显示俄罗斯2018年的军费开支为1590亿美元,而不是根据卢布汇率计算出的610亿美元。根据他计算出的数据,俄罗斯国防开支在2016年达到了2000亿美元的峰值。

根据康诺利的“购买力平价”方法计算,伊朗去年的军费开支将接近500亿美元,而美国国防情报局(U.S.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去年的报告中对此引用了130亿美元的基于汇率得出的数字。

根据他的计算,中共去年的军费支出超过了4500亿美元。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也同意

2018年,在参议院拨款委员会(Senat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的听证会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将军就曾暗示了这个问题。

当时,该委员会的伊利诺伊州民主党资深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质问说:“我们正在花费6000亿、7000亿美元来对付一个花费800亿美元的敌人”,“为什么这还是一场较量?”

作为回应,米利注意到了这些数据的问题,他说:“我们是世界上薪酬最高的军队,遥遥领先。俄罗斯士兵或中共的士兵的成本与此相比非常低。”

米利总结说:“我认为你会发现,中共和俄罗斯的投资、现代化、新型武器系统等等,以及它们的(研发)——这些都是政府拥有的,而且成本也低得多——我认为你会看到一个更接近的对比。”

康诺利也认为,劳动力成本是造成军费开支数字偏差的主要因素。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军事转型项目访问高级研究员理查德·比辛格(Richard Bitzinger)对此评论说,“购买力平价”所面对的问题在于,对于军费开支,还没有一个普遍认同的公式。“因此,对军费开支的大多数分析都在使用汇率标准,这是很自然的。”

他表示,关于是否都使用“购买力平价”进行衡量的争论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比辛格对《大纪元时报》表示:“‘购买力平价’的主要优势在于,如果处理得当,它能够提供更准确、更具可比性的国防支出数据,反映出真正的消费能力。”“它的缺点在于,它可能夸大消费能力,而忽略了培训、领导力、士气、装备质量等无形因素。”

比辛格也认为,汇率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误导性。“但是使用国防预算数字进行分析总是有风险的:它只能说明一个国家的军事优先事项、方向等等。人们应该时刻警惕‘单个数据点’(one data point)的分析。”

即使你能算出一个军费开支的数字是多少,大多数军事分析人士也会说,它只是一个宽泛的军事实力指标,甚至与任何两个对手在对方的地盘或任何其它特定情况下的表现都相去甚远。

比辛格说:“真正评估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以及它是否在改善或相对优于其它国家)总是需要一个广泛的方法:预算,采购,质量,训练,战术等。”

对俄罗斯来说,甚至对中共来说,对它们的军费开支进行任何形式的评估都是困难的,因为军费开支往往是模糊的或者是捏造的。

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高级研究员里克·费舍尔(Rick Fisher)告诉《大纪元时报》:“尽管大多数分析师和政府都明白,中共公布的军费数据纯属虚构,但它们至少被用来提供一种反映中共军费增长的‘官方’指标。”

他说:“不管怎样,政府和私营部门的研究人员能够对中共所披露的很少的信息进行评估,并将其与其它独特的信息来源结合起来,得出有用的评估,但这仍然是一项日常而密集的工作。”

西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商学院院长彼得·罗伯逊(Peter Robertson)教授一直在研究军费开支的数据,他确信,基于汇率计算的军费开支数据具有误导性,基于“购买力平价”计算的数据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和康诺利一样,他认为这些新的数字并没有在五角大楼内部引起更深层次的认知问题。

他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表示:“但我肯定地认为,在媒体的讨论等等方面,人们正把这个新数据当作一个快速衡量中共与美国对比,或者评估近年来中共的变化的标准。”

旅游者花更多的钱

在解释利用汇率和使用“购买力平价”之间的差异的时候,罗伯逊举了一个游客前往贫穷国家旅游的例子。

他说:“你在机场得到的汇率是市场汇率,而在全球经济中,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各国之间商品交易的平均价格。”

他解释说:“如果我在澳大利亚买一台电视机,或者把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去中国买同样的电视机,花费可能会差不多。”

“但如果你购买的是劳动密集型产品,比如街头小吃、家庭护理服务、酒店、女佣服务,你会发现,你会花更多的钱。”

他说:“因此,问题是:对于军方来说,这种效应是否同样成立?”

罗伯逊说,从理论上讲,利用汇率计算的方法可能比较适用于军事装备的采购,比如在国际市场上出售的各种机关枪什么的。

“但军队也是由人员组成,这就是问题所在。中共军队的预算中有很多是用于个人的东西,粗略地说,大约三分之一的军事预算用于士兵或国防人员。”

罗伯逊计算了美国和中共大致相当的安全服务成本。

“事实证明,即使考虑到技能水平等方面的差异,与美国士兵相比,中共的士兵非常廉价。”

根据他的分析,中共的国防部门的规模大约是基于汇率衡量方式所显示的两倍。“俄罗斯大约是三倍,”“土耳其大约是四倍。”

罗伯逊和康诺利都认为,使用基于汇率得出的数据不仅会扭曲国家之间的对比结果,还会影响同一国家内部的各年度之间的对比。

罗伯逊举了中共军费开支的例子。

罗伯逊解释说:“近年来,媒体上有很多关于中共军费开支以两位数增长的报导”,“实际情况是,中共的工资正在快速增长,因此军队和工厂一样,面临着个人成本和养老金的不断上涨。因此,他们用同样的支出获得的实际资源数量正在下降。”

“购买力平价”:的确更好,但不完美?

罗伯逊说,一旦根据工资上涨的成本对数据进行了修正,军费开支的增长就比按照汇率计算数据显示的结果要温和得多。

罗伯逊说,他将自己更有针对性的军费分析数据与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数据和按照汇率的数据进行了比较。

“你会得到一个对机枪(汇率)和人员(“购买力平价”)都各有好处的方式。问题是:平均而言,哪个国家的军费开支更高?”

“我发现,‘购买力平价’指数(即使是仅仅基于消费者指数)的确比基于市场汇率的指数更有效。但它们仍然不是准确的数字。”

康诺利说,他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康诺利说:“使用‘购买力平价’的方法并不完美,但我认为它大体上是正确的。而按美元市场汇率来计算则完全是错误的。”

他指出,一些人说,用于“购买力平价”的消费者价格篮子并不是军方所特有的。但他认为,它仍然与军队的成本有关,这就是为什么这种对比是成立的原因。

“交通费用是多少?这将与物流成本有关。生活费用是多少?这将有助于衡量一个士兵的购买力。一辆汽车的价格是多少?这将与制造成本等有关。”

康诺利承认需要一个简单的数字来进行并列对比。“我想说的是,应该使用‘购买力平价’计算,而不是使用市场汇率。我认为,这一变化将是巨大的。”

他说,他正在研究一个专门针对俄罗斯军方的“购买力平价”方案,其他人正在研究一个针对中共的方案。

支出与战略

对于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简称CBSA)的分析师而言,比较军费开支的挑战不仅仅是将一组简单的数字交到决策者手中,而是让他们思考其战略意义。

CBSA高级研究员哈里森·施拉姆(Harrison Schramm)表示,对军费开支细节的深入研究结果揭示了军事战略选择及其局限性。

施拉姆对《大纪元时报》表示:“在我们目前的工作中,我们专注于对战略选择的研究,而金钱最终只是一个替代品,因为金钱很容易衡量。”“我们在工作中寻找的答案是,‘如果我选择A,它将如何影响未来选择B的能力?’所以这就是我们要追求的细节水平。”

施拉姆表示,要做一个真正的“苹果与苹果对比”的支出对比是非常困难的。

他说:“这方面真正的艺术在于选择易于处理和可解释的方法。”他们正在选择尚不够完美的经典统计方法来计算船舶或飞机的成本,就是为了使这个过程更容易实现。

施拉姆说,机器学习或神经网络可能会给出一个更好的答案,“但这是一个你永远无法解释的答案”。

“能够解释为什么我们认为它是这样一个数字,甚至比实际拥有一个精确的数字更重要,因为这能够反映出一个国家必须做出的战略选择。”

“如果我能简单地让人们认识到(对手们)一定会做出怎样的战略选择,而不是‘每时每刻都要去分析所有的事情’,我就会认为这是一场遥遥领先的胜利。”“有些人认为中共是一个超级大国,它们可以无限制地去发展建设,但事实并非如此。”

但是要得到这些数字并不容易。

隐藏数字

施拉姆说:“在美国的公开的论坛上有大量关于他们如何花掉军费的数据”,“而俄罗斯和中共不会这么做。我们有他们的军费总额,我指的是他们能开出的支票的总额。然后我们把它分成几个类别,这都是非常不透明的。

“之所以难以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中共和俄罗斯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真正的军费开支是多少。当你进行分析或试图应用统计数据时,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做出很多假设,因为这些都有很大的自由度。”

费舍尔说,中共的军费和民用开支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使得评估中共军费开支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在军民融合模式下,现在中共对经济服务于军队有了更广泛的要求。从本质上讲,中国共产党认为军事力量的建设所需要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转移到这个目的上来。因此,我们可能会问:现在有可能,任何人,甚至是中共自己,都不可能告诉你中共军费开支的真实数字?”

他解释说,自1998年以来,美国国防部一直在发布中共军力的年度评估报告,现在称为《中共(中国)军事力量报告》(China Military Power Report)。

“20年来,这份报告为美国纳税人和世界其它国家定义了中共实力的崛起。中共的政治和军事领导层永远不会拿出一份像美国那样可信的报告。他们每年都对这份报告怨声载道,但我的评估是,他们实际上对此非常感激,因为这份报告带来了他们非常渴望的外界对他们的恐惧。”

与此同时,康诺利指出,在俄罗斯,基于市场汇率计算出来的数据很适合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口味,他本人经常引用这些数据。这些数据夸大了“被包围的堡垒”的概念,即一个四面楚歌的勇敢的俄罗斯被资金雄厚得多的西方军事强国四面包围。

康诺利说,尽管他的数据可能适合于那些推动军费预算的军界鹰派,但他认为,依据市场汇率的数据在西方国家得到使用的部分原因是它符合了某种说法,即西方国家遥遥领先于它们的竞争对手。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西蒙·维奇(Simon Veazey)。可以在推特上关注他:@SPVeazey @ spveazey

原文 Wages and Warfare: Standard Measure May Vastly Understate Russia, China’s Military Spending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中共军费是数字游戏? 武警维稳预算消失
美军高官促国会提高军费 应对中共威胁
因应中巴威胁 印度空军拟增军费采购新装备
美防长要求韩国调高驻韩美军费用分担数额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墙内小哥实名公开促共产党下课
【直播】3·30美国疫情发布会 已检测百万人
【现场视频】纽约中央公园建战地医院 31日投用
【新闻看点】习浙江推复工 北京4动作惹非议
【现场视频】维稳办主任嚣张 业委会主任不示弱
【现场视频】出门遛狗 小狗被警察“执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