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武汉肺炎民众大逃亡 传中共抓捕

武汉铁路局官方微博22日称,当晚共送出29.96万人离开。(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气: 4875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5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大年初一,给大家拜年了!祝您和全家人身体健康平安。原计划今天(1月25日)放假休息,跟几位朋友一起吃吃饭。但是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越来越严重,看着国内同胞受难,心里踏实不下来。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作为媒体人,及时传递最新消息是天职。所谓“史职不可废”,所以今天继续向大家介绍最新情况。

今天要说的内容还是很多,先是通报最新的病例和疫情发展情况,然后要告诉大家一个惊天秘密。

传16万病毒携带者入京,“今上暴怒”全国大抓捕

有内部人士刚刚披露,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曾向王岐山请教,说有16万疑似病毒携带者可能要进入北京和上海。接下来的疫情大爆发很可能是这两个地方。

消息称,“今上暴怒,言此武汉疫比川普对华贸易战伤害还甚,且有动摇根基大忌也!故高层当机立断,断指求全。仿照当年非典的北京经验,医院只管鉴别,不再救治。辟非常区域汇聚疑似患者集中管理。全国医援疫区,同时军队介入,强力维持治安,同时亦协助归拢疑似病毒携带者强制集中。并通知全国其它各地方大员,如有雷同迹象,照此办理。”

网友表示,现在各地方大员已经接到了紧急通知,正在全国各地大抓捕,惨烈程度并不比武汉城里差。

死亡案例 2个最新特点

截止到当地时间今天上午10:00,官方通报:全国已经确诊1330例,41例死亡,海外确诊了21例。

在今天的死亡病例当中,有两个非常值得注意的地方。

第一个值得注意的是,有一名62岁的医生离世了。澎湃新闻从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湖北省新华医院)获悉,这家医院耳鼻喉科主任梁武东在1月16日染上了武汉肺炎,18日转到金银潭医院就诊。经过几天的救治无效,在今天早晨7点左右离世了。

昨天我们在节目中也披露了武汉协和医院总护士长发给亲人朋友的一段录音。录音显示,武汉的疫情远比外界想像的严峻,各大医院人满为患,不收治一般的病人。她特别指出:很多医院把整个病区或病房留给员工和员工的家属用。

无庸置疑,医生患病,得到的医护应该比普通患者好一些,救治也更及时一些,但这也没有留着梁武东的命。可见这种病毒的可怕。

第二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死者中有一名36岁的男子。这名男子9日出现发热、无力的状况,拍胸片显示双肺感染,白细胞升高。住院治疗同样无效,23日中午离世。

此前官方公布的死亡病例,都是年龄比较大一些,身体抵抗力比较弱的,或者是患有其它一些疾病的。所以很多人可能以为,那些人死亡,可能是死于武汉肺炎引发的综合症。

这名36岁的男子,是目前最年轻的死亡案例。因为按照联合国公布的年龄结构来说,44岁以下是属于青年人。36岁,正是身强体壮的时候,但是也被武汉肺炎夺走了生命。这足以证明,这个病毒对人的威胁性相当大。

究竟死了多少人?

在我们的节目下方留言区,一直有网友质疑官方通报的这些数字真实性。我们也知道这些数字不可信,但得不到更多的信息,目前只能把官方的通报数字告诉大家。我们欢迎知情的朋友向我们爆料,您可以把爆料内容发送到新闻看点的邮箱:xwkd2017@gmail.com

网民“珊姐威武”爆料,她的姨妈23日晚上10点多离世,但医院不让进太平间。目前遗体就放在汉口医院的病床上,医院要家属自己联系殡仪馆、自己消毒。家人联系了殡仪馆,但是到24日中午11点,殡仪馆的车一直没有来。

原因是这个殡仪馆只有一辆车可以消毒,忙不过来。这辆车全城挨家医院拉死人,23日“一天拉了50个死人”。人死了就丢到那,没人管,不知什么时间才能入土为安。

她很担心,因为“人死了就这样丢在病床上,医院温度又高,病毒发酵,肆意扩散,会传染更多的人”。而这情况肯定不止这一例,她说,“医院就是个大病库!”

从“珊姐威武”披露的消息来看,23日一天的死亡数字就超过了官方通报的总和。

微博上有不少关于一家定点医院的最新视频,但一个一个的都被删掉了。自由亚洲昨天的视频中,有一位女士形容,走廊里有病人已经去世几个小时了,仍然没有人处理。找医院负责人也没用,医生、护士都忙得透不过气来。

另有网络视频显示,有患者排队没来得及就诊,直接就倒在地上。看病的钱撒满了一地,周围则是手忙脚乱的医生和惊慌失措的排队患者,场面相当恐怖。

早在22日,有武汉匿名医生就向新唐人透露,死亡人数远远大于官方通报的数字。很多没有收治的人,没有得到确诊就死去了,这样的死亡不会报出来。

党决定多少人感染和死亡

中共通报说截止到10:30,全国确诊1330例,疑似1965例。这个数字有多少真实性呢?估计只有中共内部少数人知道。

有知情人向大纪元透露,中共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由检测新型冠状病毒的试剂的结果决定。但中共的疾控中心通过试剂盒发放量,牢牢“控制”着感染人数与死亡率。也就是说,中共公布的数字跟实际疫情没有关系。

这位知情人表示,“试剂盒如果他不发放你,你怎么做检测?你不检测你怎么进这个系统?它的这个系统是联网的,你要进去了,它的数字改不了了。但是目前是试剂盒他们不下放,控制你,哪天可能一例也没有,哪天又来个几十个。”

“现在疫情都扩到国外了,被国际社会逼得,一下子又来一百多个确诊病人。都是他们在人为地搞,病人远远不是他们公布的这个数据。如果他们(病患者)没有进入这个系统,那他们就不是国家兜底(免费)治疗的病人。”

他还特别强调,现在病人住院是一个关卡。“疾控中心的试剂盒是一个最大的关卡。这个试剂盒,一个是控制各地感染人数,另一个是控制各地的死亡率。”

他举例说,“比如现在全国有440例感染者,就是440个试剂盒呈现阳性。而且都是在确认的情况下才给你试剂盒,看你状态比较好,估计死不了,才给你用试剂盒,这样可以死亡率降很低。”

咱们换一个简单说法,从确诊到死亡,到底多少数字,这是党说了算的。党让多少人染病,那就是多少人染病。党让多少人死,那就得多少人死。不听党的话,死了也白死。至于医生,他们没有公布权。

大陆一家新媒体也披露,只有指定医院才有资格拿到试剂盒。不过这些医院有的拿到的量还不到需求量的十分之一,有的甚至根本拿不到。

这家媒体表示,“有幸用上试剂盒的患者,被其他患者称为‘中了彩票’。”也就是由政府兜底,免费治疗。

法新社昨天报导,英国兰开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格拉斯哥医学研究理事会-格拉斯哥大学病毒研究中心(Medical Research Council-University of Glasgow Centre for Virus Research),和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等学者在共同发表的研究论文中指出,中共侦测到的患者数字,可能只有真实染病人数的5.1%。

按照英美学者的估算比率,通过计算可以得出,目前仅在武汉至少有6.46万多人。

英美学者撰文表示,要制止武汉肺炎个案上升,必须有效控制72%至75%传染个案。

但这与当局侦测到的患者数字相差太多。武汉有1100万人口,专家推算,如果不能有效控制疫情,到2月4日,仅是武汉的患者就会突破25万人大关。也就是说,每100人当中,就有超过2人被感染。武汉是这样,那么武汉之外的地方呢?

湖北几乎封省 上演一场场大逃亡

其实我们也可以从当局的处理方式上有一点判断,湖北现在几乎要“封省了”。除了襄阳市和神农架林区之外,湖北其它城市全部封城,至少5200万人生活在极度恐惧当中。

防止疫情蔓延,封禁武汉这些疫情中的地区是有必要的。但是有一点比较奇怪,没有公布病例的城市也先被封了。

封城加重了人们的恐慌,大年三十的早上,孝感市也上演了一幕大逃亡。大量市民举家等候列车,准备逃离当地。

昨天我们在节目最后,放了一段武汉医生的视频。医生在视频中说,武汉“有9万人次感染”。还透露,1个病患可以传染14个人,与之前钟南山披露的1传14相吻合。

说到钟南山,插一个网友的爆料。前两天节目中我们说过,钟南山在央视出面肯定“人传人”之后,决定不再接受任何采访。当时感到比较意外,不知道钟南山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什么。

现在有网友披露了内幕:钟南山认为,这次疫情将比2003年SARS(非典)更危险,他估计疫情高发时段是“二月底到三月底”。所以他建议武汉封城,但是当时被有关领导拒绝了,于是他就决定不再接受采访。

“医院像地狱,四处喊救命”

我们继续前面话题,前面的医生说有“9万人次”。但是另外2名医生分别透露,大概有“十万病人”。

一个是湖北航天医院胡电波医生,他冒着生命危险透露,“总发热人群超过十万”。他说“湖北省政府为了掩盖事实,说物资够,而且拒绝境外援助”。还说“医院像地狱,四处喊救命”,但是因为“人命关天”,即使有“封口令”,也要披露实情。“不管那些了,被处置就被处置吧。”

另一位医护人员也在视频中告诉家人,“他们医生(统计)出来的估计大概有十万人”。说“政府让我们治,可是什么物资都没有”。“他们(患者)在那儿求我们,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看着一个好生生的人慢慢就不行了”,“我们上一天班,整个人的心理都快崩溃了”。还特别强调“千万不要相信政府,都得靠自己”。

一位网名叫“龙灿”的脸书账号,昨天发出求救信息。他自称是武汉中南民族大学的袁誉洪,说他的亲家公夫妇都染上了武汉肺炎。已经发烧的女婿拉着他们满世界跑,“就是没有一家医院收治”。他质疑,“说好的可控,住院都不接受,怎么控啊?”

有网民回应说,“这封城就是任由自生自灭的节奏吧。”

病毒传染性超强

今天广西卫健委通报,在确诊的2宗个案中,其中有一名是武汉的2岁女童,这是目前发现年龄最小的患者。而此前中共官员称,儿童不容易感染肺炎。

年仅2岁的小女童钟某,是武汉人。21日从武汉飞往南宁后乘坐汽车到金城江,22日下午4时出现发热、打喷嚏。23日凌晨1点,到河池医院就诊,正在隔离治疗。

香港知名传染病专家袁国勇等多名专家,在医学杂志《柳叶刀》(香港译作:刺针)撰文指出,这种武汉肺炎病毒在亲属之间传播率非常高。他以深圳一家6口到过武汉后,5人都染病作为案例分析,得出结论,武汉肺炎病毒入侵率高达83%。

世卫组织昨天发布了最新声明,中国已经报告了“武汉的第四波病例和武汉以外的第二波病例”,但是没有做进一步阐述。

所谓的第一波传染,指的就是在华南海鲜城染病的人。当局把华南海鲜城认定为疫情源头,说那里不止卖海鲜,还有人在那里宰杀蛇等野生动物。第二波是指从华南海鲜城传播到附近居民,第三波则是在一些家庭和医院传播。

同一天,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病科主任盛吉芳披露的一个情况,也让人心惊。她对《钱江晚报》表示,她碰到过一个病例,武汉来的人到杭州开会。当时那个人看上去没什么异常,但是跟他接触的多位杭州同事都染上了武汉肺炎。但那名武汉人并没有发病,直到他回到武汉以后,过了两天才发病。

陕西卫健委公布的一个染病案例,与盛吉芳披露的情况几乎一样。一名西安女子在1月12日至14日到杭州出差,14日返回西安后,16日出现发热症状,随后被确诊染上了武汉肺炎。而这名西安女子就与那名武汉人在同一个会议室内开会。

就是说,那名武汉人在发病前的潜伏期是相当长的,没有表现出染病的症状,但是传染性却很强。我们不知道类似那名武汉人的情况还有多少,这是相当可怕的。

范德比尔特大学传染病学专家马克·R·丹尼森(Mark R. Denison)博士对《纽约时报》表示,与症状更明显的疾病相比,症状较轻的疾病有可能传播得更远,引发持续时间更长的疫情。

新型冠状病毒之外的病毒

有一位正在金银潭医院住院治疗的张先生,住院前的病情非常凶险,一直在发烧。在医院接受治疗后,已经有一个星期不再发烧了。但是他告诉自由亚洲,这两天医生给他调整治疗方案后,又出现了发烧症状,于是医生又恢复了之前的治疗方案。目前他还在重症室插氧气。

张先生表示,根据医生提供的信息,他感染的病毒并不是官方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但是症状很相似。虽然也在金银潭医院住院,但是并没有与其他武汉肺炎患者在一起,所以他也没在官方通报的疫情数字当中。

也就是说,从张先生的情况判断,新型冠状病毒之外,还有其它的病毒。自由亚洲报导,中共专家至少已经掌握了两种引发疫情的新型病毒,但是对外却只公布了其中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被命名为“2019-nCoV”)的基因序列,从未公开透露发现其它新型病毒。

目前,专家普遍认为,中国疫情可以已经开始爆发。虽然中共官方在不断更新确诊数字,但中共美化数字已经成了人们的共识,很少还有人相信。基于这一点,外界也怀疑中共可能对引发疫情的病毒种类也有所隐瞒,令国际社会无法有效应对。

这就不能不让人产生疑问:中共既然表面说要“坚决防治疫情”,为什么还要隐瞒病毒种类呢?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美媒:病毒可能来自中共生化武器实验室

《华盛顿时报》昨天(1月24日)有一篇文章,题目是“受病毒打击的武汉有两个与中共生物战计划相关的实验室”(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0/jan/24/virus-hit-wuhan-has-two-laboratories-linked-chines/?utm_source=onesignal&utm_campaign=pushnotify&utm_medium=push

)。这篇文章网址我贴在了文字稿当中,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

文章引述以色列生物战专家的说法,“这种致命的动物病毒流行病,可能是在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中传播的。”

自由亚洲本周转播了武汉电视台2015年的一个报导。这个报导也显示了中共最先进的病毒研究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

《华盛顿时报》文章表示,武汉病毒学研究所隶属于中国科学院,但一些实验室“与中共国防部门有联系”。其中有一个研究致命病毒的安全实验室,这是中共唯一的一个专门研究致命病毒的实验室,也是中共唯一宣布能够处理致命病毒的场所。

研究中共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共的秘密生物武器计划有关。“就研发而言,这个研究所的某些实验室可能至少在附属方面参与了中共(生物武器)的研究,但还不是中共生物武器联盟的主要设施”。

肖汉姆在1970年到1991年期间,曾任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的高级分析师,负责中东和世界范围内的生物和化学战,担任中校军衔。这位医学微生物学博士在电子邮件中表示,生物武器研究是军民双重研究的一部分,“绝对是秘密的”。

中共使馆发言人并没有回复肖汉姆要求评论的电子邮件,但是过去,中共始终否认拥有任何进攻性生物武器。

不过,在肖汉姆之前,美国去年已经表示了怀疑。国务院的一份报告认为,中共可能在从事秘密的生物战研究。

目前为止,这场肆虐中国并祸及多个国家的冠状病毒起源仍然不清楚。但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病毒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文章表示,这可能表明中共准备加强宣传,应对从致命病毒研究实验室传播病毒的指控。

武汉研究所过去曾研究过冠状病毒,包括引起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或SARS的毒株,H5N1流感病毒,日本脑炎和登革热。此外,这个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还研究了导致炭疽病的细菌——一种曾经在俄罗斯开发的生物制剂。

肖汉姆说:“冠状病毒(特别是SARS)已在该研究所进行了研究,并可能保存在其中。” “SARS总体上包括在中国的BW计划中,并在数个相关设施中得到处理。”他表示,目前不清楚这个研究所的冠状病毒是不是包括在生物武器计划中,“但有可能”。

肖汉姆表示,病毒向外渗透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泄漏,另一种是正常情况下离开有关设施的人在室内未被注意到的感染。

早就说过,中共的邪恶超出人们的想像,只有人们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对这个披露的消息,我们同样无法查证。但如果是真的,那就是中共玩火自焚,或许就是上天借这样的一个方式,灭掉中共。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20-01-26 8: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