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武汉疫情4个误区 毒源不止一处

人气 43154

【大纪元2020年01月28日讯】英国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在1月24日公布了一篇研究论文。这篇论文的作者,都是来自中国的研究者,还有在武汉工作的医生。其中包括金银潭医院的副院长黄朝林,还有中日友好医院的医师曹彬等。论文收录了武汉最早感染中共肺炎病毒的41名感染者病例。论文撰写者们研究了这些感染者的病例记录,结合实验室发现等,撰写出了这篇论文。

研究揭开中共肺炎疫情不为人知的情况

西方的《科学》杂志网站,还有新闻媒体VOX等,都对这篇论文做了跟进报导。因为这篇论文里提到的内容,揭开了有关中共肺炎疫情,一些此前不为人知的情况。我们下面参考VOX的信息,把《论文》内容分成几个点,揭示给大家。

1. 病毒源头并非只有“华南海鲜市场”

对这种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人们普遍认为源头在武汉市的华南海鲜市场。但是这篇《柳叶刀》的论文,却指出怀疑这种肺炎病毒的来源地并非一处,而是多处。

因为在论文调研的41名最早病例中,仅有27人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反过来讲,就是有14人不是因为华南海鲜市场而感染。

我们来看《柳叶刀》配的这幅插图。从12月1日到1月2日为止,官方通报有41名感染者,图中红色的是在华南海鲜市场有暴露史的感染者,蓝色的是没有在那间市场暴露过的人。

而在官方数据中记录的第一个感染者,就没有在华南海鲜市场暴露过,而且发病日期早在12月1日。论文说:第一个感染者和后来的感染者,没有发现在流行病学上的连系。这更加令人怀疑,病源地并非只有华南海鲜市场。那病毒到底来自哪里,这第一个病人是怎么感染的,目前没有人知道。

另外,根据1月2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在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有33份含有中共肺炎病毒,而且源头是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这些确认含病毒的样本,分别来自市场上的22个摊位,还有1个垃圾车。

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呈现多点的分布状态,这说明什么?

香港中文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唐金陵,有一个相关的分析推理,他认为:这说明携带这种病毒的野生动物,不是偶然间进入了该市场的某个摊位,而是短期内同时进入多个门店,这才有可能同时引发这么多人发病。

唐金陵进一步分析说:这是这种病毒在有关野生动物间传播已经比较普遍,所以不排除这类野生动物进入其它市场的可能性,他形容范围可能是“一大片”。所以他建议,也要检查武汉其它市场是否存在这种病毒。

此外,美国乔治城大学医学中心专家Daniel Lucey接受媒体VOX采访时说:携带中共肺炎病毒的野生动物,可能把病毒,留在了人类暴露过的,相应食品供应链的多个地方。

2. 中共肺炎病毒扩散 最早可于10月感染

我们刚才提到,确诊的第1例中共肺炎患者,是在12月1日发病,这比武汉卫健委通报的第一个病例的发病日期,时间要早大约两个星期。加上潜伏期,第1例感染者,至少在11月就感染了,而且根据上面的论述,感染的位置还不在华南海鲜市场。那么11月份感染,说明病毒扩散的时间也会更早。

美国乔治城大学医学中心专家Daniel Lucey认为,中共肺炎病毒开始扩散的时间,最早可以在去年10月份。

3. 病毒人传人的直接证据 早在1月2日就有了

根据《柳叶刀》的这篇论文,中共肺炎的第一名死者,是在1月9日去世,这个人在华南海鲜市场暴露过。他呢,把病毒传染给了从来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的妻子。这至少证明人传人的可能。有的观众反应快,会说,那刚才不是说,传染源头不止在华南海鲜市场嘛,万一他的妻子在别的地方感染怎么办?

那我讲下一个例子,就更明显是人传人了。无论源头是不是华南海鲜市场,但是所有早起的病例,都是来自武汉,这是目前大家公认的。然而,1月10日,深圳有整个一个家庭的人确定感染。这个家庭有五个人之前去了武汉,也没去华南海鲜市场,但是都感染了肺炎病毒,等他们回去后,家中没去武汉的亲属,也被感染了。

这是最可能证明病毒人传人的例证,至少在1月10日就该引起重视。但是大陆官方首次认可病毒人传人,是在1月20日,专家钟南山在央视上接受采访。

4. 受病毒影响重的 不是只有老年群体

至少根据大陆官方之前的说法,受中共肺炎病毒影响最重的,包括病情危重和死亡案例,多是老年人。但是在《柳叶刀》这篇论文中引据的,截至1月2日的41个案例,超过一半的人是64岁以下,而病情严重被送进重症监护室ICU的,人数占比最多的年龄段,在25到49岁之间,而且在重症监护室内,这个年龄段的人数,几乎是别的年龄段的总和。由此可见,说新肺炎病毒只对老年群体影响大,说法是不准确的。

《柳叶刀》论文为何与大陆官方信息有差异

综合以上4点,有的网友可能提出问题,大陆官方此前的消息,怎么跟《柳叶刀》论文的内容,有这么多差异呢?原因可能有三个:

第一个原因,假如咱们往好了想,大陆当局是在疫情早期打“烟雾战”,因为掌握了出现疫情的事实,但是没有掌握全貌,所以公布消息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似是而非。但这个解释其实是不通的,正常国家的政府,像这种情况,都会在第一时间把掌握的信息告诉公众,大家共同防御,很难说有什么恐慌,台湾就是最好的例子,从第一例确诊开始,台湾媒体就天天在说,台湾人也没有恐慌。

而且当官的不说,正常情况是,最后要被问责的!媒体信息做不到透明,那么人们就在网上传,那么真的消息,也有机会被政府扣上所谓“谣言”的帽子。

那么第二个原因,就是中共庞大和腐败的官僚机制,反应迟缓。《法广》就有一则分析说,大意是,中共权力集中,下面的要等上面的批准,才敢做下一步的事。那么层层汇报,那可能就是层层拖。再加上官员本身的素质,就更可能使事情延误。同时,在这种官僚体制下,也存在官员消极对待政治敏感信息的汇报。

《纽约时报》的记者Max Fisher就有一篇文章,说僵化的等级制官僚制度,其实是不鼓励下层官员向上汇报坏消息的。

第三个原因,那就是SARS一样,当局存在故意瞒报。就像2003年4月时任北京市长孟学农和卫生部长张文康,因为瞒报疫情而下台。

大陆官方确诊数字存疑 与海外专家推算大不同

那么,除了以上《柳叶刀》论文中提出的4点,与官方公布的不同。针对疫情,还有一个明显的疑点。

就是在1月18日以前,大陆当局公开的数据,基本上是41例确诊,但是在1月20日中共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公开表态防治疫情之后,确诊病例几天内跳升到2000例!如此不寻常的现场,十分让人怀疑,当局或早知疫情严重程度,只是出于某些考虑,一直不公开。

一名独立财经评论人士“财经冷眼”1月25日也表示,湖北武汉当初有常住人口1100万,23日开始封城的时候,官方公开的确诊案例只有几百例,相比人口规模,根本不成比例。那为什么封城呢?很大可能就是官方实际掌握的真实数据,还有疫情的传播速度,肯定比公开的,要大很多。

独立财经评论人士“财经冷眼”还曾透露,中共肺炎采取三阶段确诊,第一阶段是当地医院确认,第二阶段是专家组临床诊断,第三阶段是把结果送到北京“中央疾控中心”,再测试,才算确诊,才会正式公布出来。这就说明,只要没送到北京“中央疾控中心”,或者没有经过北京这个中心确诊的,就都不算是“确诊”。

我们知道,很多人去医院看,武汉医疗资源不够啊,也没法挨个确诊,第一阶段都不能保证,更别提第三阶段了。这个“三阶段”确诊方式有没有改变,我们目前不得而知。但是,截至现在,就算没有瞒报,漏报的情况,一定是存在的,而且数目可能不少。

我们来看一些由不同消息源报出的潜在感染数字。

湖北航天医院医师胡电波,用实名公开揭露,汇总后统计发烧人群为10万人,那这里面真正感染肺炎病毒的人一定大有人在。

1月23日,英国兰卡斯特大学、格拉斯哥大学、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共同推出了一项新的研究报告,显示当时侦测到的患者数目,仅仅是实际数目的5.1%,在城市社区中有大量感染病例没有被计入。他们并使用研究模型推断,仅武汉一地的感染人数,到2月4日就可能达到25万。

前几日,美国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费格丁预测,未来两周,也就是截至2月初,病毒会传到世界更多地方,而且感染人数会达到6位数,也就是以“十万”计。

新西兰的Newshub,也引述科学家预测,到2月4日前,感染病例将达到最多27万3000。但暂不知他们所指的感染发生范围。

美国媒体《商业内幕》最近,引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科学家特纳(Eric Toner)的报导说,到2月4日,仅武汉的感染人数会达到13万至27万人之间。这与上面英美三间大学做的研究报告结果相似。

以上这些海外专业人士都讲了现在以及在接下来几天,疫情的爆发情况。

此外,特纳还做了更大胆的预测:到今年4月,中共肺炎会蔓延全世界,再到2021年4月,武汉这种肺炎病毒的病例,可能导致6500万人死亡。

隔离疫情 湖北似“孤岛” 但早有500多万人“外逃”

在疫情紧张的同时,武汉市长可能至少在一件事上,透露了一个“耸人听闻”的事实。

1月26日,他在记者会上表示,因为中国新年期间的人口流动,还有疫情发展的压力,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在23日封城以前,已经有500多万人外逃,城内只余下900万人。话一出口,震惊各方。

这500多万人都跑去了哪里,引外界担忧。一项《第一财经》的大数据分析,其中7515人可能坐飞机到了台湾,那别的地方呢?

武汉封城之后,整个湖北省陆续有大多数地区也进行了出入管制。在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内的不同地区,也用各种方式阻断交通,防止疫情扩散。而在湖北省周边的河南、江西等地,当地人使用泥土石块阻断道路,隔离湖北省,有媒体比喻,湖北省似乎被周围隔离成了孤岛。

但是之前已经扩散出去的那500多万人,如何去追踪呢?

目前,在中国大陆,北京、上海、广州、重庆,都存在潜在的疫情继续爆发的风险。大陆《人民日报》报导,在天津,当局已启动战时机制,成立疫情医疗救治总医院,说是要以病区为单位,建立500个所谓“战斗方阵”,实行军事化管理。我们不需要知道人数,仅从天津的这个大动作来看,就知道这背后的疫情扩散危机,有多严重。

疫情继续蔓延世界 德国斯里兰卡各有1例确诊

同时,中共肺炎疫情继续在世界蔓延。

1月27日,东南亚国家柬埔寨出现第一个确诊肺炎案例,是1月23日从武汉回去的一名60岁男子。

同一天,南亚国家斯里兰卡,也出现第一宗中共肺炎确诊案例。是1月19日以游客身份入境的40多岁中国女性。

在美洲,加拿大继上周出现一例确诊后,1月27日再传出1例确诊,恰恰是上1例确诊患者的妻子。香港大学一个专业团队最近研究发现,这种肺炎病毒在亲人之间的传染率是83%。好在这名女士一直在家中自我隔离,所以她的情况不会对外界有太大影响。但她的丈夫,年纪50岁的加拿大第一例确诊肺炎患者,最近去过武汉,22日从中国坐飞机回加拿大,当地还在追踪跟他坐同一飞机的2公尺范围内的其他乘客。

也就是说,截至目前,加拿大确诊2例,都在多伦多。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认为,会有更多病例进入加拿大,但疫情在加拿大爆发的风险很低。

紧邻加拿大的美国,截至1月26日,已经有5例病患。第5例患者是在亚利桑那州的马瑞波卡(Maricopa),但是还没有公布患者资料。此前的4个病患分别是华盛顿州1例、伊利诺伊州1例、南加州2例。美国总统川普27日发推文说,美中双方就肺炎疫情保持沟通,也表示会向中方提供必要帮助。而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甚至呼吁美国就肺炎疫情宣布紧急状态。这能让联邦疾控中心获得8500万美元的紧急拨款。进一步防止疫情传入美国。

除了5例确诊,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同时在监测美国26个州的约110个疑似病例,同时表示,没有证据表明,这种中共病毒会通过“商品”传入美国。

而在欧洲,继法国之后,1月27日,德国巴伐利亚省的施塔恩贝格镇,也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是一名60岁中国男性,是23日与家人去德国旅游。

非洲也出现了1个疑似病例。1月26日,非洲国家科特迪瓦,出现了非洲大陆第一名中共肺炎疑似病例,是从北京返回的一名科特迪瓦34岁女学生,到机场后出现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目前正在医院隔离。

在应对本国情况的同时,也有一些国家先后开始从中国的疫区撤侨。美国和日本最快会从1月28日起,派包机带走美国外交人员和侨民。西班牙、英国、德国、法国,都在计划撤离在疫区的本国公民。

接下来的疫情状况,请关注《新闻拍案惊奇》的后续报导。

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中国制造藏两颗“定时炸弹”
【拍案惊奇】不平夜全港乱战 传2人坠楼警在场
【拍案惊奇】2020注定不平凡 9件事陪你跨年
【拍案惊奇】坠楼前场面被拍到 港男自杀7疑点
最热视频
【老外看中国】从未说过的故事 给七年老观众
【纪元播报】历史上瘟疫:神农尝百草的秘密
【爱丽话五千】北宋三位垂帘听政的贤后
【珍言真语】吴明德:中共打养子 黑暗过后是光明
【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新闻第一现场】一国两制终结 香港浴血反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