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四大发现 曝北京隐瞒中共肺炎疫情

人气 15329

【大纪元2020年0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北京官员去年底公开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时,隐瞒了某些数据,导致错失防止疫情扩大的黄金时机。

1月24日,《柳叶刀》(The Lancet)医学期刊发表的一篇最新研究,为科学家对中共病毒何以迅速蔓延的疑问找到了答案:中共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时间,比中共官员公布的时间至少提早了好几个星期。

中共官员去年12月31日向世卫组织(WHO)首次公开不知名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例时,说明了数件事情:大多数患者都曾去过武汉市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最早的病例是在12月12日出现;没有“明确证据”显示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意味着当时只有动物传播到人体)。

中共发布的这些消息,让全球卫生专家较为安心,尽管不知名病毒令人担忧,但“幸好”早期发现,可能“不会传播得很远”,“广大群众还没有面临严重疫情爆发的风险”。

然而,自上周以来,中国网民透过各种方式传出来的视频,使外界怀疑中国大陆真正的确诊及死亡病例数,恐怕远大于中共官方数据。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公共卫生专家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推测,可能已经有10万人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另一方面,英国及美国四位传染病生物学家依模型推估,预计在2月4日前中共病毒传染人口将超过25万人。

种种迹象显示,中共最早提供的信息是错误的。

《柳叶刀》期刊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或许帮助外界找到了答案。报告的作者中国研究人员以及在武汉工作的医生,分析了最早被确诊为中共病毒(2019-nCoV)的前41例患者的临床图表、护理记录、实验室和胸部X光等检验结果,以及他们的生活作息。

分析发现了许多与中共公布信息有所不同的结论,其中一个最受瞩目的结论是:第一起病例甚至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完全无关。

第一例患者于去年12月1日出现,第41例患者是在今年1月1日出现,中共在去年12月31日向WHO报告中共病毒。

最新研究报告揭中共提供错误数据

以下是该最新研究报告得出结论对照中共官方信息的四大落差。

1)超过三分之一的早期病例与华南市场无关

该研究发现,早期41位患者中有27位曾去过华南海鲜市场,这意味着超过三分之一的患者没有去过华南市场。

2)首位病例没有去过华南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第一位病患在12月1日确诊,比武汉市卫生部门所说的出现首例的时间(12月12日)还早了近两个星期。

该研究还报告说:“第一个病人和后来的病人之间,没有发现流行病学上的任何关联。”这意味着,这名首例病患不仅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也和其他早期病人间没有任何接触,那么这名患者是如何得病的?

乔治敦大学医学中心(Georgetown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传染病医生兼副教授丹尼尔・露西(Daniel Lucey)告诉VOX,这意味着中共病毒很可能早在去年10月就出现了。此外,他推测人们可能在食物供应链中的多个地方,接触带有中共病毒的动物。

3)推测1月2日就出现人传人

根据研究人员的分析,武汉第一个死于中共病毒感染的患者频繁地去过华南市场,在出现症状(咳嗽及发烧)后7天送医,确诊后5天,他的太太也出现症状。

研究人员认为这是最早出现人传人的直接证据,分析报告并未说明这对夫妻发病的确切时间,但根据研究调查期间推测,可能在1月2日就出现人传人。

《柳叶刀》医学期刊1月24日发布的第二份研究报告说,1月10日在深圳的一个家庭出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例,其中五名成员近期去过武汉并感染了该病毒,另一名从未去过武汉的亲戚也染病。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都没有去过华南市场。

中共当局称1月20日首度出现人传人的病例,但是以上两个人传人病例的时间,比中共官方发布的时间还要早两个星期。

4)早期重度病例非长者比例占五成

中共当局早期在发布数据时,一直强调病情严重或死亡的病人都是老年人或者健康不好的人。

然而,根据该最新研究,41例早期病例中,大多数年龄低于64岁,被送去加护病房的病患,50%的年纪在25至49岁之间。此外,这些患者中只有三分之一(13例)在染病前有潜在疾病(underlying illnesses)。

到底怎么回事?

多位专家告诉VOX,最新研究发现结果和中共数据有落差的原因有三。

中共官员可能没有搜集所有数据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教授、曾参与SARS防疫工作的戴维・海曼(David Heymann)指出,可能原因或许是中共官员没有搜集所有数据。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前主任汤姆・弗里登(Tom Frieden)则认为中共提供错误数据的原因,或许是处于疫情爆发早期的“战争迷雾”中。

中共僵化官僚主义

乔治敦大学全球健康科学与安全中心(Global Health Science and Security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研究员亚历山德拉・费兰(Alexandra Phelan)认为,中共僵化的官僚机构导致延迟发布信息。

她说,中共内部复杂的上报系统还可能阻碍低阶官员报告信息,尤其是政治敏感信息,因此,“尽管中共内部订定法律、规则或指导方针要求如何分享信息,但是相关数据通常不会上报到中央。”

SARS重演 中共掩盖实情

2002年到2003年爆发SARS疫情,主要原因是中共隐瞒实情,导致疫情一发不可收拾。

全球战略实验室(Global Strategy Lab)主任、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全球卫生教授史蒂芬・霍夫曼(Steven Hoffman)说,柳叶刀期刊的报告与中共官方早期数据不同,这一事实确实引起了人们对中共信息可信度的“极大关注”。

“如果中国(中共)故意隐瞒信息,不仅危及公共健康,而且也违反《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值得注意的是,霍夫曼指出在1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疫情首次发表公开声明后,几天之内,中共公布的病例数就翻了一番,而且一直在急速增加。

霍夫曼表示,人们总是担心:如果一开始就没有揭露事实,那么以后就再也无法知道了。

如果这种病毒继续以令人惊异的速度传播,那么中共是否一而再地故意提供错误数据,将演变成更加紧急的国际事件。

乔治敦大学的露西教授说:“在疫情初期了解真实情况是至关重要的,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该病毒的致命性和传播性。”#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鼠年吉祥? “鼠语”借鉴
中共肺炎若在河南爆发 iPhone或断货
启动疫情应急措施 跨国汽车商从武汉撤员工
武汉肺炎疫情扩大 中概股全面重挫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现场视频】成都一男子持刀被警开枪击伤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