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中共肺炎汹汹 5大认知误区需知

人气 21548

【大纪元2020年01月30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今天(1月29日),中共官方称,西藏发现了肺炎疑似病例。至此,中国大陆所有省、直辖市和自治区全部沦陷。官方通报称确诊病例为4515例,死亡累计106例。不过《大纪元时报》从不同渠道获得消息,真实数据远远超过中共公布的数字。仅武汉市区每天死亡人数恐怕不低于200人,相当于中共通报的10倍。

这场瘟疫已经蔓延到了17个国家和地区。尽管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访问北京时表示,不赞成各国从中国撤侨,还疑似继续为中共站台说这个肺炎没那么严重,不要过分反应,但世界各国仍然纷纷撤侨。

不过我们发现,很多人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大瘟疫,存在着一些认知误区,甚至是盲点。另外面对这场汹涌的疫情,下一步该怎么做呢?今天我们来帮助大家梳理一下。

殡仪馆“很忙”

中共官方称,昨天(28日)西藏出现了一例疑似患者。至此,中国大陆所有省区都发现了疫情。

汉口殡仪馆是武汉当局指定“处理和火化”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死者的地方。这家殡仪馆有20多辆殡仪服务车,火化炉30台。“端传媒”报导了一位叫刘荣的老人。感染9天后,才被送进隔离病房。

刘荣的先生刚想回家休息一下,没到家就被叫了回来,刘荣离世了。正在悲痛中,殡仪馆的车到了,刘荣被拉走立刻火化。从进入隔离病房到离世,再到火化,前后只有短短几个小时。

报导说,殡仪馆14台火化炉全天候运转,随时火化各医院送来的死者。一般情况下,火化炉处理一具尸体需要1.5到3个小时。照此计算,14台火化炉彻夜不停,一天可以处理112~224具尸体。

武汉一位经营殡葬服务的公司经理告诉大纪元,为了保证汉口殡仪馆的运送能力,政府从外地调了多辆服务车补充需求。

官方有三条汉口殡仪馆电话热线,昨天下午5点到8点,大纪元记者几十次拨打这三条热线,只有一次被接通。

多人直接倒地

网络视频显示,人们突然倒地的现象在增加,已经从武汉向外扩散,甚至港澳也出现了。

有推文28日爆料,在南宁火车站,一名男子刚出站就倒下了。视频中出租车上贴的广告显示,上面有“南宁”字样。

在另一段视频中,一名男子躺在地上,一位戴口罩的男子在为他做心肺复苏,但倒地男子一动不动。

香港网友爆料,在荃湾天桥下,昨天有一名大陆人晕倒。有好心人想帮她叫救护车,但她拒绝了人们救助。网友表示,这名大陆人拿着两个药店的袋子。

同一个推文中,还有2幅图。一个是有人倒在了尖沙咀A出口。另一个是有人倒在闸机旁,旁边有2名穿黄衣服人员。

前天(27日),一名男子倒在路边,手旁有刚买的蔬菜。他附近有穿防护服的人员和多辆警车。

同一天,澳门永利赌场一名女员工突然倒在地上,目前已被隔离在山顶。有消息说,这名女子19日从湖北回到澳门。

还是27日,上海虹桥路地铁站有多个视频传出。一名男子倒在地铁上,被乘警拖出地铁。不过澎湃新闻引述地铁负责人说,男子是醉酒,并没有发热。我们无法证实这个情况。

世卫组织仍为中共站台,世界各国撤侨

疫情上升,各界都在指责当局隐瞒疫情。但央视报导,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却对当局遏止病毒扩散表示赞赏。新华社和《南华早报》都报导,谭德塞认为人们反应过度,“不主张”撤侨。有网友把世卫组织的WHO改成了CHO,暗讽世卫组织充满了中共官方特色。

台湾医界联盟基金会执行长林世嘉对自由亚洲表示,世卫以政治为优先,已经失去了专业立场。

华盛顿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客座研究员庄宛桦认为,把政治优先于公共卫生考量,整个区域及全球医疗卫生都面临危机。

不过路透社表示,“尚未能核实”谭德塞这些说法和评论。

其实他说不说,都不会影响各国撤侨,美日两国首架撤侨班机今天都返回国了。法新社今天报导,澳大利亚正在研拟计划,要接回所有侨民,包括双重国籍的人。

法国表示专机明天到武汉,把500~1000名法国人在31日或2月1日撤回法国,第二架班机已经着手安排。欧盟将与法国一起,撤离100多名欧盟公民。

德国出军机撤侨,向大约90名德国人提供选项。

西班牙表示,正与中方与欧盟合作,让西班牙公民远离疫区。

韩国包机本周前往武汉,撤回几百名侨民。

泰国正在等中共回复,要撤回64名侨胞。

印度也提出了申请,一架波音747正在孟买待命,要接回250多名侨胞。

菲律宾正在讨论撤侨方案,斯里兰卡也在安排让860学生全数返国。

阿尔及利亚总统府要求,无论如何带回36名公民。摩洛哥也要撤回大约100名公民。

台湾也希望撤回台湾人,但还没得到中共落机许可。

北京拒绝美国援助

昨天(28日),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表示,北京拒绝了美国对肺炎疫情的援助请求。

阿扎尔说,北京当局一直拒绝美国疾控中心(CDC)官员前往中国,帮助对抗武汉中共病毒的提议。美国1月6日就提出了建议,随着疫情的迅速蔓延,也一直敦促北京提高透明度。

前天川普推文,美国就中共肺炎病毒与中国保持着密切联系,美方愿意提供一切必要帮助。他推文表示,“已向中国和习主席表示,愿意提供任何必要帮助。我们的专家非常优秀”。

同一天,副总统彭斯也表示,美国“随时准备帮助中国民众抗击冠状病毒”。

但奇怪的是,北京拒绝了美国的援手。《每日电讯报》(Daily Mail)指出,肺炎爆发时,北京曾三度拒绝美国派科学家到大陆,援助应对疫情。前两次是直接拒绝美国的提议,第三次是通过世界卫生组织。

明明中共的那些“砖家”无能为力,甚至被病毒感染,为什么拒绝美国的援助呢?

关于中共肺炎的认知误区

这次瘟疫,香港专家管轶指出,这个肺炎的严重程度超过SARS至少10倍以上。

这个他自己认为是“保守估计”的数字,震惊了许多人。很多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不知道如何应对。

认知误区之一:官员可信吗?

1月29日,习近平会见谭德塞时表示,中共政府“高度重视这次疫情”。“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等。

但是新华社报导中把这句话改了,变成了习近平强调,疫情防控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我在中国农历新年第一天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对加强疫情防控作出了全面部署,成立了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统一领导,统一指挥。”

党媒为什么删掉“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呢?因为人们只看到了李克强在27日去了武汉,并且他说是受“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委托”。

很多人看了湖北省政府26日的疫情发布会,省长王晓东对口罩数量三易其口。从108亿变成18亿,最后变成108万,整整相差了1万倍。

一句道歉,他要看5次稿才能说出口,甚至他连口罩都不戴。如果不是像网友猜测“他打过疫苗”的话,那么这样的官员,能让你放心吗?

武汉市长周先旺,说防护服已经大大缓解了。但实际情况却是医疗物资严重急缺。前面那个武汉网友的求救非常说明问题,这种情况非常严重。

不过周先旺可能说的是另一种情况,中共官员不缺(防护服),他们可以征调,使用特供。

就是说,中共官员根本不可信。如果谁还信他们,不妨让他去疫区体验一下灾民的处境。

认知误区之二:体温计排查有用吗?

目前透露出的一些个例显示,没有感染症状,潜伏期也能传染给别人。

河南安阳有一个确诊案例,其中5人是亲属。但这些人都没去过武汉,只是其中3人与一名武汉回来的女性家人有接触,这3人分别是女子的父亲和2位姑姑。但那名女子至今没有任何肺炎的症状。

昨天德国表示,27日确诊了一名33岁德国男子染病。他只在上周的公司培训会上,与一名中国女同事有接触。这名女同事来自上海,她到德国前,与住在武汉的父母见过面。

日本国内新发现2例,其中一位是奈良县60多岁的大巴司机。没有去过中国,只在1月份拉了2次武汉来的旅行团。

北京地坛医院首席感染病专家李兴旺表示,目前观察到一些没有症状、但核酸检测呈现阳性的感染者。还有一些病人发烧不明显,偶尔干咳或无力。他说从传染病规律来说,这些病人也有一定传播力。

就是说,这个肺炎在潜伏期也有传染性。一些患者在发病前,早期体温可能正常,用体温计查不出来问题。但携带的病毒,不知不觉传给了别人。

认知误区之三:封城有用吗?

瘟疫爆发后,武汉等城市封城了。封城有用吗?我们听听专家的说法。

英国兰开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格拉斯哥大学病毒研究中心(Medical Research Council-University of Glasgow Centre for Virus Research),和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4位学者共同发表了一篇论文。文中表示,要想制止个案上升,必须有效控制72%~75%的传染个案。

英美学者认为,中共侦测到的病患远少于实际人数,很可能只有5.1%。文章指出,如果防疫措施不变,到2月4日,武汉患者可能会增加到25万。

论文指出,如果不能有效制止疫情,就算99%封堵武汉,也只能减少24.9%感染个案。

武汉封城当天,全球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柯宁戴克(Jeremy Konyndyk)对美国之音直言,根据先例,不自愿隔离,“可能导致更多病例隐藏,更少人自愿遵守公共卫生措施”。

而世卫组织驻中国代表高登·加利亚(Gauden Galea)质疑封城“会不会奏效”的同时,对美联社表达了担心:封锁1100万人,这是“绝无仅有的”。

就是说,被封锁在城中的民众,怎么生活呢?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很可能会出现人道危机。

武汉市民邮件 直接喊“救命”

今天接到一名武汉市民的邮件,直接向我喊“救命”!

“救命!我是一名武汉市民,现在封城好几天,局势已经几乎崩溃了!待在家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能听见救护车的声音,算下来无时无刻都有人被送进医院。我们小区昨天也有人被救护车送走了,我在阳台上亲眼看见的!这样恐怖的状况,跟中共公布的统计数据相差甚远;中共为了粉饰太平,简直无耻!

“中共先是在新闻里保证武汉物资供应充足,然后转身就把我们丢在一边等死!超市里什么也买不到,医院里医疗用品根本不够,病死的病死,饿死的饿死!我们小区里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挨饿了!邻居昨天晚上才来我家借了点米,我不敢多给,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物资能支撑多久,封城和物资短缺又会持续多久。中共的邪恶真的是无法想像,它们根本就没打算救治我们,它们就是要把我们关在这,等我们全部死完!

“武汉疫区的情况也根本无法向外界公布,什么消息都发不出去,所有能在媒体平台上看见的消息都是经过筛选的。中共封锁消息,可恨又可悲!

“希望武汉这次的灾难能成为一个教训,叫世人认清共产主义的丑恶面目,让人们意识到,我们需要一个更加自由民主的新世界。

“希望大纪元新闻看点能帮我转达这些难以发出的真相和想法。”

封城当天沐阳曾质疑:强行封城,城中居民怎么办?生活物资没保障,卫生用品不能调运,会不会出现人道灾难?武汉会不会变成死城?万一有人染病,能及时收治吗?

认知误区之四:都要戴口罩吗?

在纽约发现疑似病例之后,华人区开始紧张了。昨天纽约法拉盛街头,已经有人戴口罩了。

要不要戴口罩呢?多伦多传染病专家苏西·霍塔(Susy Hota)在CBC采访中表示,口罩可能会有所帮助,但只需在特定情况下使用。

她认为,现在人们“不必要戴口罩,但在医院工作或探视患者,需要戴口罩等个人防护设备”。她解释,肺炎这种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只在密切并“持续”接触下才传播。

她说“咳嗽或打喷嚏时,通常会搞得飞沫四溅⋯⋯实际上,它只能飞溅到2米左右”。而那些飞溅到物体表面的病毒,存活时间取决于表面本身。她提醒人们,“随身携带酒精类洗手液,勤洗手,特别是去过公共场所之后”。

另外霍塔指出,在公共环境,应该采取额外预防。不要直接用手去抓电线杆和把手,尽量避免用手碰触自己的脸。如果感到不适,切记“呼吸卫生礼仪”,咳嗽或打喷嚏时,用袖子或纸巾遮挡。

不过专家是这么说,但沐阳建议大家,尽量减少外出,尤其去公众场合。戴口罩也没什么,但是一次性口罩不能反复用。如果疑似感染的人,一定要戴口罩。

认知误区之五:中共肺炎与美国流感哪个重?

看到有网友留言,质疑沐阳只说肺炎,不说美国流感。他们认为美国流感造成几千人死亡,远高于中共肺炎死亡个案,说肺炎是小事。

《香港经济日报》引述专家研究结论指出,“这种论点站不住脚”。拿肺炎和美国流感比较“并不科学”,“两者是传染性不同、死亡率有别的不同疾病”。

这份研究是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余宏杰课题组,联合中国疾控中心、中国病毒防治研究所和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多名专家一起完成的。

论文表示,如果非要比较,可以比较美中流感疫情。2018年,中共官方报告流感患者是76.8万例,死亡144例。

但《柳叶刀》去年分析了2010—2011年到2014—2015年间的5个流感季流感死亡率,揭出了中国流感死亡率的真实状况。数据显示,这几年大陆平均每年有8.81万例流感相关的呼吸性死亡,占所有呼吸性死亡的8.2%。

特别是大约80%流感相关呼吸性死亡是60岁以上老年人。这部分人群的死亡率是3.85/10,000,就是说有71,000人死亡。这个数字远远高于60岁以下的人群1.5/10,000,就是说有17,200人死亡。

其实从封城这种“极端”做法来看,也反映着这个肺炎与流感的不同。《香港经济日报》指出,这种中共病毒的致死率高达14%~15%,比流感要严重得多。

而且肺炎眼下正是爬坡阶段,每天病例数字在大幅增加。还有众多未知数,比如病症、潜伏期、高危族群、传播途径和治疗方法等等,到现在还没有确实答案。

凡此种种,美国流感和中共肺炎是没有可比性的。而认为肺炎是小事一桩不仅“站不住脚”,也不利防治瘟疫。

下一步如何做?

中共官员不可信,疫情还在继续扩散,下一步究竟该如何做呢?有一位网友发来了建议,因为比较长,所以我总和概括一下。

医疗系统应建立三级分流

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恢复医疗系统,建立三级分流。第一级是待查的,就是感觉不舒服就医,不知结果的。第二级是疑似病例,已经出现发热等症状,需要试剂盒测试的。第三级就是确诊需要隔离治疗的。

1. 将定点医院资源限制到三级患者使用,征用停运的公交资源转运。

2. 把处理二级患者的资源,转移到各诊所,动员更资源参与。

3. 动用军队,少量专业医生带队,将一级患者转移到停业的宾馆或酒店。

同时彻底消毒,严禁3个级别混合,造成交叉感染,并向美、日、欧等国家求援。

网友指出,光野蛮封城不能解决问题。如果将这900万市民当做弃儿,那剩下的13亿9100万,甚至更多的地球人,都可能赔上更加难以承受的代价。

中医药方或缓解疫情

最后,我还是选了两位朋友推荐的方法,介绍给大家,两位推荐的都是中医方。

第一个说是北京中医药大学姜教授开的方子,据说有祖训:逢瘟疫时,预防和治疗的方子无条件公开,不得靠这个赚没良心的钱。就是生黄芪9克、北沙参9克、知母9克、连翘12克、苍术9克和桔梗6克,用水煎服。连服6天,可以预防肺炎。

另一位是澳洲周先生推荐了“胶性银”(Colloidal Silver),说它能消灭任何病毒细菌,冠状病毒也不例外。周先生说在治疗埃博拉(Ebola)的时候,非洲已经在广泛使用了。不知道大陆能不能买到这个“胶性银”。

周先生说10 PPM,每天空腹口服三到五次,一次20 ml。更重要的是,用喷雾器(nebulizer)每天吸三到五次,一次10分钟,可以有效地杀死病毒。

还有网友建议,如果家中储备了艾叶、艾条,可以对房间进行薰蒸,可能会起到印度药草的相似效果。

还是那句话,沐阳不懂医学,只是有热心的网友向大家推荐,希望能够帮到大陆的同胞避开瘟疫。但是要提醒大家,最好是在中医师的指导下使用,包括前面节目中提到的香囊。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一图看懂!中共肺炎、SARS和MERS区别
受中共肺炎影响 加航减少部分去中国航班
墨尔本首名中共肺炎患者病情稳定
疑似中共肺炎病人直接倒地 外地也陆续出现
最热视频
【重播】白宫简报会:撤销警局 犯罪率大增
【珍言真语】刘泽锋:重拾港人尊严 爱国非爱共
【新闻看点】中共病毒早发现?打疫苗80%不良反应
【拍案惊奇】美国正经历文革?喝茶制度进港
【十字路口】国安法7特权 透露哪些弦外之音
【直播】与FBI局长对话:中共影响美机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