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威力如SARS 中共肺炎病例增 港台预防

人气 8526

【大纪元2020年01月04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东时间的2020年1月3日星期五。

2020注定不平凡,新年刚一开始,就发生了好多事件。比如美军无人机空袭巴格达机场,杀死了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台湾黑鹰直升机坠落,造成参谋总长沈一鸣上将等8个人遇难,等等。

但是对华人朋友来说,最容易引发恐慌的,则是在武汉爆发的“病毒性肺炎”。通过这个案例,我们会引申谈到两点问题,一是来谈为什么说“野味”可能成为“灰犀牛事件”,第二是在武汉与香港不完全相同的政治文化下,两地对疫病处理方式的不同。

中共肺炎性肺炎增至44例 威力与SARS相仿

截至我们3日发稿,按武汉当地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的数据,已经有44宗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感染病例,其中11人状况严重。染病的人都被隔离治疗,病状主要是发热,也有人呼吸困难。

当局说已经追查到121个密切接触过患者的人,对他们进行观察,而且追踪工作还在继续。

上个月31日,也就是3天前,武汉当地官方首次公布有27人患上了这种“病毒性肺炎”。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认为,这次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的病毒有一定侵略性,与SARS的威力相当。袁国勇指出,武汉31日通报的病例,使用抗生素治疗无效,因此不是典型或非典型的“细菌”,相信是“爆发病毒”,而且他估计很大机会是动物传染给人。他与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官员一起出席记者会的时候说,中共肺炎“情况不寻常”。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讲座教授许树昌则说呢,SARS的时候,香港每4个感染者中,就有一人要送入深切治疗部,以插喉和呼吸高浓度氧气维持生命。而目前武汉的44名患者有11人情况严重,其比率已经跟SARS相仿。

不过,许树昌教授指出一点比较关键的问题,就是当前的疫情,从公开数据上看,还没有“人传人”的现象,也没有死人的报告,相对来说,尚且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有跟病人紧密接触的人染病,情况会更值得忧虑。

SARS阴影犹在 各地展开防御

不过,因为还有2002到03年间SARS疫情的恐怖阴影在,人们对此还很紧张。

据大陆媒体报导,武汉汉口的“板蓝根”,1月2日已经快卖断货,因为“板蓝根”据说有防治这类肺部传染病的功效,而口罩也很畅销。

港澳台三地也在严加防范。

在台湾,因为正面临2020大选和黄历新年的“返台潮”,当局31日晚已经开始对来自大陆武汉的直航班机,进行登机检疫,阻绝疫情。他们当晚就发现一名发烧的幼儿,但评估后发现并无关联,于是放行。

在澳门,所有从武汉回到澳门的人,都要在出入境口岸测量体温。

在香港,出入境口案也加强了监察措施,当局并要求公立和私家医院提高警觉。特别是,香港与武汉的交通来往频繁。一些香港市民也开始购买预防性的N95口罩,有的网店N95口罩已经被买光,也有专家建议加强洗手。

截至1月3日,香港已经先后有3人到公立医院就诊,他们都是从武汉回去后,出现身体不适症状,怀疑是肺炎。其中一名香港女士是圣诞节期间前往武汉,12月31日到屯门医院就诊。

好在这三人现在都已退烧,其中两人出院,一人留医但情况稳定,应该不是武汉的病毒性肺炎,但只是还没找到具体病因,目前这名患者的有关生物样本已经送交香港大学作基因排序,以查清病因。

而且,这三个人都没有去过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这间市场被怀疑是这次病毒性肺炎的发源地。

舌尖上的瘟疫?野味或成灰犀牛事件

根据武汉当地官方的说法,目前感染肺炎的44名患者,部分是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摊主。综合其它媒体报导,患者中也包含摊主们的家属,也有光顾过这间市场的客人。而在31日公布的感染不明原因肺炎的27名患者中,多数来自“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而这里距离四通八达的汉口火车站只有1.3公里。

早有报导说,这间市场“表里不一”,挂着海鲜的头,卖的是野味的肉。深入进去,待杀的活狗、活猫,蛇鳖野鸡、土拨鼠、梅花鹿、猴子等等。大陆媒体还拍到了,在这间市场的地面上,散落的兔子头和动物内脏。武汉大学医学部的一名专家说,通常引发肺炎的,在“野生动物”中会多一些,而不是海鲜。

2000年代初的恐怖SARS,感染给人的病毒源头,几乎笃定是“果子狸”这种美味的野生动物直接传染给人,虽然根本的病原很可能来自蝙蝠,但是却是由果子狸这种“中间宿主”传染给人。

而目前,在广东,仍然有很多“路边摊”贩卖野味,猫、兔、鼠都算常见的,还有貂、浣熊、箭猪、赤狐、白狐、蟾蜍以至于果子狸等等。有香港网友在连登讨论区发出照片,就在野味市场拍到很多相关照片,好像是在动物园。

然而,野味们把病毒传给人类的例子却比比皆是。去年5月,在蒙古有一对夫妻生吃土拨鼠,感染鼠疫死亡。2012年,有欧洲人食用没有煮熟的野猪肉香肠,使欧洲已读爆发“旋毛虫病”。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5年公布一份最新的“传染病”名单,所有疾病都是由一种叫RNA的病毒引起,人畜都会被感染,这种病毒最主要的就是来自这些“野味”。RNA病毒缺少一种遗传密码,突变率特别高。专业人士介绍说,突变率高,多数会弱化RNA病毒,但是总会有某一个突变,会强化病毒,如果这种RNA病毒遇到新的宿主,比如由野味传给人类,就会导致新的瘟疫出现。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将从野生动物身体中传出来的疫病,称为“黑天鹅事件”。但或许叫成“灰犀牛事件”也很合适,因为我们能看到这个危险,大家很多人在吃野味,就是不知道,野味什么时候会露出狰狞的面孔,向人们扑过来。

当然,有关瘟疫,以上我们谈了表面的原因。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瘟疫的出现往往是在给道德沦丧的人或王朝以警示,通常王朝末年疫病特别多,例如东汉末年、明朝末年、清朝末年,还有外国的比如罗马帝国等等,这些王朝一直到最后,都可能还有实力做最后一搏,可惜祸不单行,“瘟疫”往往成为“助燃剂”,撕破了这些王朝的铜墙铁壁,加速覆灭。

例如明末,史书记载,北京城被攻破很大程度是因为瘟疫消耗了明军的战斗力。有关这个层面的议论,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今后有机会再做相关探讨。

防治疫情 武汉香港两地应对之不同

下面,我们来比较一下,武汉与香港两地,对这次肺炎疫情防治措施的差异。可能在香港市民眼中,香港政府仍有很多不足,但我们暂且不对香港本身做比较,只比较香港与大陆城市武汉之间的这种差异。

武汉处理疫情拖延 辟谣抓人

我们刚才提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可能是这场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性肺病的源头,其实有些人患病已经十几天,开始只是以普通感冒对待,后来严重了才去就医,发现是“病毒性肺炎”。

武汉当局31日就正式公布27名肺炎病例,当时当天直到1月1日一大早,爆发肺炎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仍然正常营业,根据当地政府后来公布的消息,直到1日早7点后,这间市场的商户被勒令停业撤离,并被无限期休市。

从12月31日算起,到1月3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公布的消息,除了对染病数据做了更新之外,字里行间是在努力降低公众对疫情的恐慌,说没有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也没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不少文字还是八股文,比如什么什么委“高度重视”,派专家组到武汉指导展开工作等等。而对外界普遍关注的病原、传播途径等重要问题,迟迟还没有更新。

再看看“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网站,截至北京时间的1月4日凌晨4点,大家普遍关心的肺炎防治,都登不到网站的首页,网站头条是《全市控烟工作会议顺利召开》,后面还有其它会议的“顺利召开”的报导,还有什么什么的宣誓活动,网站右侧是从中央到地方,某某领导的讲话。在首页上方的显眼位置几乎看不到有关肺炎的报导,只有亲自用鼠标去翻,才会看到在首页图片下方的“公示公告”一栏内,有两则关于“我市”肺炎情况的通报。

不过,在没有抓到“病毒”元凶之前,人已经抓了8个。武汉市公安局在微博“平安武汉”上,1月1日通报,有8个人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散布和转发有关肺炎的“谣言”,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已经被传唤处理。这些人转发的是什么谣言还不清楚,但是此前在网上的传言,比如有人说,“武汉市第二医院后湖院区,已有病例确诊为SARS冠状病毒,请大家做好防护”等等。

当局在31日就已经辟谣说这不是SARS,但民众为什么还害怕呢?因为有教训。在十多年前的SARS期间,一开始当局也是删帖、辟谣、降低影响,但是后来确认是SARS疫情后,为时已晚,瘟疫流行导致全球恐慌。

香港公开接受媒体采访 疫情透明

不过,就在爆发“反送中运动”的香港,起码在官方的交代方式上,就不太一样。这说明两点,一是虽然北京近年加紧控制香港,但是香港的政治文化仍没有被完全同化;二是,这也给香港的反送中抗争者,为什么不喜欢香港被大陆政治同化,提供了另一种答案。

31日武汉通报疫情后,香港食物及卫生局第一时间召开新闻会,公布防治措施。官员邀请相关领域权威专家一同出席会议,向公众严谨交代事实,提醒公众不能掉以轻心。在香港食物及卫生局的网站首页,很容易就能在“最新动态”中,看到“政府就中共肺炎病例群组个案举行跨部门会议”的消息,虽然不多,但却是在网站较显然的位置,况且这件事并非发生在香港,已经说明当地的重视程度。

此外,香港政府官员也公开接受媒体采访,更新防治进展。例如,香港医管局总感染控制主任赖伟文,在1月3日接受香港电台采访,介绍香港当局防治疫情的工作时说:当局已加强监测范围,严阵以待,第一步会对疑似病例,尽早隔离和化验;第二步是快速测试,过程中会涵盖17种病毒还有4种病菌,最快1个小时有结果,同时,相关样本还会送到“卫生防护中心”进行病毒测试;如果有需要,还有第三步,就是把样本送到香港大学进行基因排序。

而且SARS之后,香港完备了瘟疫防治设施,仅隔离病床就由原来的百位数字猛增到现在的大约1500张,而赖伟文也表示,针对疫情,当局有足够的“防护衣物”储备。

从香港和武汉对疫情的应对我们能发现两地不一样的政治文化。

在香港当前这个半民主社会里面,第一时间向公众介绍,交代疫情事实,明令预防而不是努力降低影响,而且经历过SARS之后,当局吸取教训,做了相对比较完善的准备,所以赖伟文在面对当前疫情的时候,才会对媒体说有足够的“防护衣物”储备这种话。

相比之下,一边是“服务社会”的态度,一边是“政治维稳”的思路,两种处事基础,会导致不同的后果。

好,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愿荣光归香港》全新台语歌词
【翻墙必看】90后女孩遭中共红三代老板强奸
【拍案惊奇】中国制造藏两颗“定时炸弹”
【拍案惊奇】不平夜全港乱战 传2人坠楼警在场
最热视频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直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庆典上演讲
【深度报导】隐形之战 中共的战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