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读者来信:我的回忆

文/胜杰

中共土改,批斗地主。(网络照片)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07日讯】当数年前飞机降落在墨尔本机场的那一刻,我感觉“解放了”,我来到了一片民主自由的土地上。

从1949年入小学开始,我就失去了童年的快乐。我的老家在农村,我亲身经历了一次次的政治运动,那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当我家的牲口、车辆和所有的农具都被抢走时,我们才知道这是中共夺取政权后的“土地革命”开始了。

首先是划分阶级成分,按照家庭的私有财产、房屋和土地的数量分别划分为地主、富农、中农、下中农和贫农,挑起贫下中农对地主、富农的仇恨,高喊“打土豪,分田地”,“把地主富农剥削的财产夺回来!”。

这就是1917年列宁、斯大林在欧洲建立起社会主义国家后,毛泽东把它搬到中国来,实行流氓无产者的无产阶级专政,要求“村村洒血,户户斗争”,致使有的村民被枪杀、有的被没收全部家产后扫地出门。

图为1953年新疆一批“地主”和“反革命分子”遭中共枪决。(资料图片)

中共枪毙地主、反革命时,各村的人都得到现场参加批斗,喊口号,要开枪时吓得我赶紧把眼睛闭上。人倒下后还要补打一枪,就这样中共杀害了5百多万人。

1956年,中共抛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旗号,让知识分子给党提意见,意在“引蛇出洞”,然后一举将其打成右派分子,这就是1957年的“反右运动”。

提过意见的知识分子随即被扣上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帽子,从此成了“黑五类”,即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开除公职、强行劳动改造。我的班主任马老师平时爱说真话,就被打成右派,送去劳改。同学们见状都不敢和他说话,可见何等的恐怖。

1958年,中共又大搞“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开始全民大炼钢铁,说是为了“赶美超英”,竟把家家户户的铁锅、铁器收来,砸碎拿去炼钢,让村民去吃大锅饭,还得高唱“东风(共产主义阵营)压倒西风(资本主义阵营),赶上英国用不了15年”,村民们只能敢怒不敢言,否则,就会被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成为反革命分子。

当时浮夸风盛行,有媒体报导称,天津双林农场水稻亩产12万6千斤,号称“放卫星”。这是何等荒唐!

1960年苏联“老大哥”翻脸要债,中共人为的制造了三年自然灾害,每人每天只给几两粮食,出现了人吃人的全国大饥荒,据统计,饿死了4千多万人。

1966年5月16日,中共又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挑动红卫兵(主要是学生)“破四旧、立四新”,免费搭车全国各地大串联,去砸烂旧世界,开始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阶级斗争,在全国挑起派系斗争,楼顶上架起机关枪,让人们互相残杀。

毛泽东说:“8亿人,不斗行吗”?文革使得庙宇和许多名胜古迹文物惨遭破坏,我家屋顶两侧的两对阴阳鱼(道家雕塑)也被砸烂,家谱、字画也全部烧掉了。

村子里人们白天下地干活,晚上批斗黑五类,村里的富农李明昆,在批斗场上被贫下中农用铁锨活活拍死,我父亲被这场景吓得感觉没有活路了,当晚就自杀了。

中共土改,批斗地主。(网络照片)

那时,我们每天都要向毛泽东早请示、晚汇报,祝他万寿无疆,谁要迟到了就说“你不忠”。党内也是互相残杀,毛泽东最后一个老婆江青被打成“四人帮反党集团”,最后上吊自杀于牢中。

文革中有770万人死于非命。文革后期无法收场,把那些造反的红卫兵送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使其变得更无知,毁了那一代年轻人,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学生才有学上。

1971年,毛泽东的“亲密战友”、指定的接班人林彪出逃,搭乘的飞机在蒙古国坠毁,林彪一行全部死亡,这是内斗的结果,谈不上悲剧。国家主席刘少奇也被斗倒,死在监狱里。

文革中全民批林批孔,砸烂了孔家店。中国没有孔子学院,而现在在西方国家,中共却大力推广开设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以金钱收买为手段,渗透中共意识形态、意欲统领全球。

1989年6月4日,邓小平、江泽民暴力镇压了长达50多天的学生运动,杀害了几千个主张民主的学生,坦克车、机关枪血洗天安门广场,残暴至极。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又开动国家机器镇压法轮功,在天安门广场上演了假自焚闹剧欺骗世人;发出“杀无赦”密令,动用上百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活摘其器官卖向全世界,牟取暴利。

有据可查的已有数千人被迫害致死,焚尸灭迹,而实际死亡人数则远远超出想像。这场迫害至今仍在继续,共产党就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魁首。

我小时候所受的家庭教育是:仁、义、礼、智、信。可在党文化的染缸里,我也只能是我也只能是逆来顺受、违心地生存着,有信仰也只能藏在心底。

现在,在墨尔本这片自由的天空下,我在期盼,期盼着中共倒台的那一天早日到来,期盼着全中国的人民,都能获得真正的“解放”,和我一样享受到本属于自己的人权。

2020年1月6日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