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

浊世中的一股清流

文、图/王金丁
(图片由王金丁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79
【字号】    
   标签: tags: , ,

五、六十年前,老董事长带着团队从台湾出发走向世界,用诚信建立了他的“不织布”王国,如今,八十几岁、静定的脸孔仍然焕发着睿智与自信,他望着窗外广阔的厂区说:“坚持诚信必能圆满。”

谈起公司初期需要资金向银行申请贷款时,银行很快核准了,他津津乐道地说,经理后来告诉他,所有的借款人都说贷款要扩大营运,只有我诚实的告诉银行,有困难才来借钱的,他笑着说:“诚信就能带来圆满。”

老董事长在公司最艰困时担起重任,刚设立时,是台湾第一家引进日本技术生产卫生棉的公司,刚开始营运就拿下了百分之七十的市场,后来欧美大厂纷纷进军台湾,业绩被打到只剩百分之三的市占率。这时,他的研发团队发挥了创意,开发了全国首创的,合乎人体工学的圆弧形卫生棉,让使用者第一次有了舒适感,而且以艺术品的姿态出现,短时间内市占率达到了百分之十八,使整个工作团队信心倍增。他说:“别人的优点我们都有,还要超越别人。”

圆弧形的外型设计,需要圆弧形的刀模,研发团队历经了一番艰辛的过程。当时全世界尚未有制作卫生棉的弧形刀,向日本订制模具费用又太高,于是就在台湾找工厂制造模具,费了很多时间仍然找不到,最后决定自己开发模具。经过制作、反复试验,理想中的刀模终于能够上线。老董事长说:“后来用铁管切成一半,再炼成钢,设计了一台用手摇的模具,圆弧形的刀子才磨了出来。”

他认为产品现在赚钱,不代表永远赚钱,同业继续在发展,停滞不前你就输了。“所以要不断创新,随时要有新的产品放在口袋里,等待市场的来临。”早期的卫生棉是以树脂材料黏合,虽然每一片卫生棉上面的胶水相当少,但胶水干了以后会结成硬块,皮肤接触时感觉不舒服。有一次在国外参观工厂时,发现不织布在高温下具有黏合的特性,回国后立刻跟同仁研究,能否将树脂材料黏合改为热熔方式。经过多次试验,在最后一次试验中,整个棉絮飞了起来,大家在惊慌中,才想起最单纯的热气上升的原里,于是,再经过一番改进过程,理想中的不织布做出来了。

一家日本公司看中了公司新开发的不织布材料,一口气下了十七万美金订单。十八货柜不织布材料分三批出货,前两批都顺利交货了,到第三批时,对方才说材料有问题。公司的副总经理告诉他,前两批货都没问题,既然货款都拿了,可以不必理会,要是都退货,公司会承受不了。

老董事长经过思考后,决定亲自到日本了解状况,他带着诚信坐上谈判桌,只听了对方品管人员的一句话:“我们已全额交款,买你的东西是要买没有瑕疵的货。”马上起身致歉,表示除了重新交货外,包括因货品引起的人工、电费及材料费等损失,完全负责。

回到台湾后,仔细检查生产线,才发现是清洗轮轴时,残留的硅胶造成“不织布”不透水,立即改用刷子清洗,问题马上就解决了,新产品也在日本公司派人检验后顺利交货。

这次日本公司的退货事件,反而给公司带来了产品提升的机会,这家日本公司对他们有了信任感以后,社长跟他成了好朋友,订单如雪片飞来,想不到的是,还将他的诚信的口碑传遍日本,为公司建立了优良的品牌形象。

“后来我们研发另外一种产品时买他们的材料,他们还把两部机械送给我,原有的客户也一并介绍给我。”老董事长笑着说:“因为我坚持诚信,这次的失败,反而为产品开创了新的商机。”

凡事要求完美,追求创新,为了走出自己的路,公司设立了包括材料、生产设备、产品三位一体的研发单位,随时依据需求进行产品开发。每一个新产品的诞生,对研发制造团队都是一个新的考验。后来,研发国人自制的第一片蝶型卫生棉时,只为了让背胶转到正面,不惜在生产线上作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最后为传统卫生棉加上了翅膀。因为蝶型卫生棉具有更好的迅速吸收、水分不外漏的功能,赢得了市场美好的口碑,也成为往后卫生棉的经典款式。

公司也跨入环保科技领域,研发水资源处理技术,有多家公司采用。老董事长说:“水在地球上占重要角色,没有水任何生命都不能生存,所以要研究将污水变成好水。”以知识、教育、传承、产业永续等思维,让更多人了解不织布产业,他说,公司愿意将部分营余回馈社会。

老董事长用“诚信”带着企业成长,在他领导下攀上巅峰,用智慧提升产品品质,如今,回忆公司奋斗成功的历史时,除了台湾女性共同的温馨回忆,更是如见浊世中的一股清流。@*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棵高大的槐树下面,碎瓷片排成的“箭”符吸住了我的眼光,顺着箭头望去,指向前面的山谷,瓷片上还有坊号的淡蓝色云朵釉彩,看得出来,这些瓷片就是咱“如意坊”废弃的碎片,定是父亲特意留下的记号…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枪口指向天空,这时,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枪声还没有划破蓝天,我们的龙舟已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同一瞬间,神鼓阿飞擂下了第一声战鼓。
  • 灯光暗了下来,戏台布幕后面有人挥了一下荧光棒,大锣被重重一击,锣声响彻礼堂上空,学生屏息等待着好戏上场。
  • 有三十年制鼓经验的老师傅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老师傅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出打鼓者内心的慈悲。”
  • 那个岁末寒冷的早晨,校园的柴窑已摆满坯陶,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几位同学忙进忙出,陶艺老师蔡坤锦站在凳子上探视窑室。
  • 那年春天,我们拜访了台湾北部横贯公路海拔最高点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脉、标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终日盘旋崇山峻岭间,领略了台湾山岳的宏伟与俊秀。
  • 儿子停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回去看家门前那棵龙眼树上的月亮。”儿子了解爸爸心理。手机视讯断了,老伴眯着眼笑着,脸上的皱纹还想着两个孙子:“科技进步了,从手里就可以看到台北的孙子。”
  • 这茶香太迷人了,虽然我没忘记初衷,也禁不住口渴,一口喝了整杯茶,高耸竹林摇下来一阵风,浑身凉爽,我舒了一口气,点着头致谢,将白瓷杯放回茶托上,轻轻推向那司茶人。
  • 雨夜花雨夜花 受风雨吹落地 无人看见瞑日怨嗟 花谢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 有谁人倘看顾 无情风雨误阮前途 花蕊若落要如何
  • 我的烧陶过程或者说修行故事,应该从文三叔说起比较精彩,当然,过程也有艰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