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环球邮报:加中交恶 与台合作正当其时

台湾驻加拿大最高代表陈文仪。(任侨生/大纪元)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02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编译报道)加拿大《环球邮报》10月1日,刊登Steven Chase的文章,讨论随着加中关系陷入僵局,加拿大现在是否应加强与台湾的密切合作。

文章称,台湾在抗击新冠病毒(COVID-19)方面,突显其专业性与成就,对于加拿大而言,台湾具有广阔市场,然而北京方面却惩罚了与台湾走得近的国家。文章通过采访,分析了当前加拿大与台湾现行政策,以及专家与前外交官们的前瞻性建言。

中共阻止其他国家寻求与台湾加深关系

文章称,作为一名职业外交官,台湾特使陈文仪始终以乐观心态面对工作。 但在渥太华工作两年后,这位身材修长、仪表堂堂的台湾特使显然对现状已感到焦急。加拿大一再被敦促在美国和中国等主要伙伴之外实现贸易多化,以减少华盛顿保护主义行动和北京惩罚性禁运的影响。60岁的陈先生一直恳请加拿大联邦政府将台湾作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文章强调,可能让加拿大政府有所顾虑的是,每当有些国家寻求加深与台湾的关系时,中共都会从中阻拦,将这些行动视为对台湾主权的支持。尽管共产党一直未占领过台湾,但北京对台湾提出了主权要求;而现在,由于渥太华根据美国引渡要求逮捕了一名华为高管,随后,北京以非常明显的针锋相对的报复方式,监禁了两名加拿大人,加中关系变得越发紧张。

但陈先生认为,台湾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人口规模与澳大利亚大致相同,特别适合总理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推动双边关系。

文章称,加拿大政府正在努力营救两名被关押在中国大陆的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而台湾也一再受到中共欺凌,可谓境遇相同。台湾政府正在向加拿大建议,向中共施压。

文章称,台湾在控制新冠病毒(COVID-19)方面卓有成效。虽然台湾拥有2350万人口,并与中国大陆有重要的贸易往来,但却只有514个感染病例和7人死亡病例。台湾表示愿意与加拿大分享其抗病毒经验。

文章称,陈先生依然焦急的等待渥太华接受他的建议。“我认为当务之急是付诸于实施”,他在最近一次采访时说,“我不仅说出来我的想法,最终希望乐见其成。”

怕惹恼中共 台加贸易协议FIPA停滞不前

文章回顾了《台湾与加拿大投资促进暨保障协议》(FIPA)的历史,早在2018年,加拿大计划与台湾就FIPA,进行探索性谈判。该协议通常被认为是在为“全面自由贸易协定”铺路,以刺激双向贸易,为在台湾的加拿大投资者以及在加拿大的台湾投资者提供法律保护。当时,事态的发展看起来非常乐观。

文章称,但随后谈判几近停滞,双方一拖再拖。直到2018年12月,加拿大与中共外交关系进入僵局。为报复加拿大逮捕华为高官,中共政府也逮捕了两名加拿大人。

文章称,在2018年7月以前,马里奥·斯特马利(Mario Ste-Marie)一直作为加拿大驻台湾最高外交官。他分析指出,“当时,之所以谈判陷入停滞,是因为加拿大担心会由此影响与中共关系。中共部长与加拿大政府经常进行重大互访。当时加拿大政府与中共签订贸易协定计划,不想因为推进与台湾关系而惹怒中共。”

文章称,在加拿大外交部门工作,现已退休的斯特马利先生说,“在2016年,加拿大与台湾达成谅解协议,通过采取互惠措施,台湾同意取消阿尔伯塔省爆发疯牛病后实施的临时牛肉禁令,加拿大对台湾也必须兑现相应协议,即FIPA。但很遗憾双方没有付诸于实施。”

最后,在2018年底,由于中共对康明凯和斯帕弗进行了监禁,加拿大以此为理由搁置了与台湾的FIPA谈判。

他在接受采访时称,“不想惹怒中共,总是可以用来作为暂缓推进与台湾关系的理由。接下来会是,‘哦,好吧,现在我们必须重建与中共的关系’,所以我们不会推进与台湾关系。”

文达峰加拿大从未承认或接受北京对台湾的说法

文章称,加拿大在内的大多数国家并没有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近年来,随着中共加大了对其他台北外交盟友的压力,台湾越来越孤立。

文章称,1949年,当国民党在大陆内战中败给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后,就退守在台湾。台湾变成了一个自治岛屿,有着自己的军事和外交政策,虽然共产党从未占领台湾,但它依然声称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北京多次进行模拟攻台军事演习,近年来,北京还派出轰炸机进行 “包围 ”飞行。中共从未排除使用武力攻台的可能性。根据渥太华“一个中国政策”,加拿大不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也不与台北保持官方的政府间关系。

记者采访长期从事外事工作的记者和作家文达峰。他说,许多人都误解了加拿大在1970年结束与台湾的官方外交关系时,签署的协议。在当时总理皮埃尔-特鲁多的领导下,反而承认了红色中共。

他说,该协议并没有接受北京对台湾的主张。1970年,北京和渥太华发表的公报说。“中国政府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接着又说:“加拿大政府注意到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

加拿大从未承认或接受,甚至是声明北京对台湾的说法。文达峰先生说,当时的总理坚持用 “注意到 ”而不是一个更坚定的词。“他没有承认中共对台湾的主张。”

文章称,斯特马利先生曾任加拿大驻台北贸易办事处执行主任,该办事处为大使级任命,实际上是加拿大在台湾的大使馆,他说,“台湾为加拿大提供了巨大的经济市场,可以帮助公司扩大规模,也可以保护公司知识产权不被盗用。”

“台湾人非常擅长将创新思维融入产品批量生产阶段。 当产品研发阶段过后,他们会将生产制造阶段转移到中国大陆。 而且在中国大陆,他们知道如何与中共打交道,通过采取分步骤的生产制造方式,以规避被中共窃取技术及知识产权。”

他说,在1949年,如果中共没有夺权,台湾与中国大陆会是一个中国。

文章称,通过与加拿大政府接触,环球时报了解到,当前加拿大声称,一直在忙于研究如何加大与妇女、小型企业和土着人进行贸易往来,因此不会推进与台湾进行FIPA的谈判。

全球事务部发言人西尔万·勒克莱尔(Sylvain Leclerc)说:“2018年,加拿大政府针对现代化、包容性的FIPA模式启动了审核程序。在该审核程序完成之前,加拿大不会实质性推进讨论。”

国会议员:对加拿大而言 是时候加深与台湾的关系了

文章称,来自执政自由党的两名国会议员表示,台湾目前是加拿大的第十二大贸易伙伴,在亚洲排名第五,仅次于中国和日本等较大的经济体。 在台湾居住着约20万台湾土着人,还有60,000加拿大公民,是时候加深与台湾的关系了。

今年早些时候,在世卫组织会议上,加拿大与其他国家发言,同意台湾加入世卫组织。之前,由于中共的反对,台湾一直未被允许加入该组织。 但这些议员表示,加拿大应为此做出更多努力。

前国会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John McKay)说,加拿大应停止“浪费时间,担心中共对加拿大与台湾关系的主张,而我们应该承认台湾是一个负责任的、强大的民主国家;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原则和规范,以及实行着西方民主国家的法治。”

加台友好协会主席朱迪·斯格若(Judy Sgro)表示,加拿大不愿意拥抱台湾,是“因为在过去三,四年里,我们一直在与中国大陆进行迂回往来,其目标是努力实现与中共的额外贸易。” 在议会被否决之前,她曾担任国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并想研究是否有办法加深与台北的关系。 她说,台湾“正在与一个巨人作战,我对他们充满敬意”。

约克大学商学教授沈荣津(Jung-Chin Shen),在谈到加拿大和台湾之间的关系时说,“过去的20年来,随着渥太华的注意力转向中国大陆不断上升的经济实力,加台关系进展不大,基本上是停滞不前。”

曾担任加拿大驻台湾最高代表的前驻台代表马大维(David Mulroney)说,目前加拿大对台湾的态度与台湾在一党专政的时代相比,没有任何变化。那时候,很容易能找到忽视台湾的理由。

文章称,然而,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台湾和平地过渡到多党民主制。

“我们对民主化在台湾的意义理解得很慢,因为那时,我们已经与中共的关系出于全盛时期。”穆罗尼先生说。

陈文仪:台湾和加拿大可以进行富有成效的外交

台湾驻加拿大特使陈先生认为,即使在没有正式关系的情况下,台湾和加拿大仍然可以进行富有成效的外交。

他表示,其他国家也在加紧努力推进与台湾关系。捷克共和国参议院议长Milos Vystrcil最近率领一个90人的代表团访问台湾。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尔(Alex Azar)和国务院副部长克拉奇(Keith Krach)也进行了访问。日本前首相森喜朗(Mori Yoshiro),在同一个月内两次率领高级别、跨党派议会代表团访台,祭拜已故总统李登辉,并与现任总统蔡英文等领导人会面。

文章称,但对加拿大而言,加拿大内阁部长最后一次访台已经是在1998年了,当时的工业部长约翰-曼利(John Manley)访问了台湾。

陈先生说:“加拿大领导人没有充分的理由不访问台湾,特别是在与流行病作斗争和重建经济方面。”

虽然台湾签订投资保障协定是深化经济关系的最快捷方式,但台湾仍对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PTP)抱有希望,该协定由包括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墨西哥和越南在内的11个环太平洋国家签署。该协议建立了世界第三大自由贸易区,参与者降低或取消了对成员国产品征收的关税。

该太平洋贸易协议正在寻求扩大成员国。《日经亚洲评论》今年早些时候报道称,日本计划扩大该组织,以减少对中共的依赖,并正在考虑台湾等候选成员。

加拿大政府拒绝透露是否会支持台湾加入。不过,去年渥太华就是否支持扩大CPPTP,将包括台湾在内的其他六个司法管辖区纳入其中,征求了加拿大人的意见;全球事务发言人勒克莱尔(Leclerc)先生说,结果 “显示出对台湾加入该经济体的广泛支持”。

前大使Mulroney先生说,加拿大必须要有创造性。如果总理、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不能访问台湾,但其他许多人可以。

“我们没有理由不派贸易部长、能源部长、农业部长,与台湾在各种领域进行真正的交流,”他说。

“我们双方可以在各个方面,如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等方面交换意见。我们要从消极等待变成积极参与。”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