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大梦醒来天即清

作者:莲园
font print 人气: 79
【字号】    
   标签: tags: , ,

十一之后,北方
连日的雾霾笼罩了天空
已看不清百米之外楼宇的真容
大地沉浸在“梦”中

天地是上苍是神明
谁也不能掌控,只能顺从
战天斗地是撒旦的“造神”运动
是中原大地曾刮起的一股妖风

魔鬼的画皮已被扯去
再拿人民做试验已经不灵
雾霾不是汽车尾气,工厂化工,煤火炊烟
而是苟延残喘的共产邪冥

天青是人心的觉醒
天道是宇宙的遵从
创世主为众生打开天门
修炼真、善、忍就会使万物澄明@*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是一只随风漂泊的小船, 经常停靠在姥姥的臂弯。 姥姥的臂弯就是我的港湾, 轻轻的摇晃和拍打就像海浪亲吻着船舷。
  • 究竟是天上的云朵落入了湖心 还是湖畔的白蝶渴慕着天青 这优雅这芬芳 这水汽中弥漫的
  • 溢满夜色的窗櫺 终于滴进几滴告白的伤怀 斟了太满的夏,在南国的 絮语里凝睇着热遮兰城的凄凉
  • 生活是道路 有奔驰 有休息 有思考 奔驰的颤栗拥抱 梦里的孤单结穗 都在注视一个标志 活下去
  • 你天真的问 风在哪里? 满山的油桐摇摆 绿色的舞裙一层覆一层 水面的涟漪游向 天光的湖心一波连一波
  • 月圆,风清 万月楼上怀石的酒香漫过清透的窗櫺 百年黑松对酌昭和的古月
  • 浩莽瀑水飞迸古潭中 谁闯进了沉睡千年大山 一袭长白衬衫 雾中独自漫步石桥上
  • 若你以一簇繁花似的星河为眸 将看见许多曝晒过度的春梦奄奄一息 如看到那些过度修辞的诗句 在众多文学网的频宽中臃肿喘气
  • 把恐惧 拆了 放进河里洗洗 变成喜悦捞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