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掌控教育篡改历史 左派要毁美国

人气 1449

【大纪元2020年10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lex Newman撰文/姬承羲编译)本文是美国教育系列评论的第17篇。

被政府教育出来的当代美国人,对本国的历史和社会制度,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无知地可怕。这绝非偶然。他们对世界上其它国家的历史,或者共产主义的历史,也基本上是一无所知。这样的现状,都是被精心打造出来的。

公立学校的历史教育,在被悄无声息地侵蚀了几个世代之后,突然成了社会热点话题。

最近,由《纽约时报》大力推广的1619项目(1619 Project),让美国人猛然惊醒:学校拿着纳税人的钱,究竟在给处于认知发育阶段的孩子,灌输什么东西。这个1619项目,意在透过奴隶制的视角“重写”历史,自推出后就争议不断,就连《纽时》自家的事实核查员都极力反对。

唐纳德‧川普总统,就将街头不断升级的骚乱,归咎于学校和媒体的错误引导。 9月的时候,他曾怒批学校,指他们将“有毒的宣传”当成了“正史”。总统甚至表示,他将签署一项总统令,来“推广爱国教育”。

改写历史的动机,可谓昭然若揭。

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他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中,描绘了极权统治集团的阴谋:“掌控了历史,才能统治未来;而当下的掌权者,就能掌控历史。 ”这句话千真万确——掌握了过去的话语权,才能塑造未来。我们已经面临重要关头了,因为拥有自由意志的美国人,还有真理,正在逐渐失去阵营。

极权者们,深谙掌握历史话语权这一要诀。

中共党主席毛泽东在中国发起的“文化大革命”,就是最好的例子。毛的共产主义红卫兵,打着破四旧和清除资本主义的旗号,毁坏了中国千年历史遗留下来的文物和古迹。在毁灭的狂潮中,大量书籍被焚毁,碑文被推到。

当真实的历史被抹杀和歪曲后,中共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改写历史。而对孩子的灌输和洗脑,是改写历史的重要环节。所有古老和传统事物,都被描绘成落后甚至邪恶;而共产主义就可以被打造成先进和光荣的代表,系统地灌输进年轻人的头脑里。

尽管到目前为止,发生在美国的文化革命并不像中国的那样激烈、暴力和彻底。但如果任其发展,其长远的影响却可能同样致命。而且任何人都不应怀疑,这些改写美国、西方文明甚至世界历史的势头,正在产生效应。

让我们来看看数据怎么说。美国教育部2018年的教育进展报告(又被称作“全国成绩单”),是我们可以得到的最近的数据。

报告显示,全美学生中,只有15%在历史科目上达到了“精通”的水平;在社会学上,能够达到“精通”水平的8年级学生,还不到四分之一。

要知道,教育部的数据水分仍然很大。

2016年大选期间,教育部官僚对总统候选人的捐款,有大概99.7%给了希拉里‧克林顿。所以,即使是这么低的数字,都很可能已经大大高估了美国学生的历史和社会科成绩。

我们再把这样惨淡的成绩,和前几代人做个比较。

美国人曾一度拥有全世界最高的教育水平,尤其是在历史和社会学方面。

著名的法国学者亚历克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曾在19世纪初至19世纪中期游历美国。那时候,美国教育还没有被政府把持。他将自己的见闻记录在两部著作中,他写道:“每个人……都熟知各自宗教的教义与实证、国家的历史与宪法的主要特征。”

德‧托克维尔继续写道,虽然在西部和南方一些地区,教育仍不发达。但是,在人口稠密的发达地区,“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对这些学科是一知半解的,一无所知的人更是稀世罕见。”

可当今的世道反过来了:一个熟知美国历史和宪法的人,才是稀世罕见。

改写美国历史

要改写历史,并非一蹴而就。

毛的文化大革命仅用了十年。而抹杀和歪曲美国历史的过程,却要慢得多,也远没有那么猛烈,它经历了数十年和几代人。但即使如此,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证据浮出水面,表明这样的变革是精心策划的。

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美国国会开始关注一些可疑的大型免税基金会。这一主题,我们曾在教育系列评论的第7篇中详细解说过。为了调查这些基金会和相关组织,国会成立了专项委员会(the Select Committee to Investigate Tax-Exempt Foundations and Comparable Organizations),有时也称作“里斯委员会”(Reece Committee,Reece是该委员会主席的名字)。

调查的结果让美国人目瞪口呆。

调查委员会的最终报告中这么写道,当时的大型基金会(有些仍存活至今)曾“有意地资助对历史的歪曲”。调查还发现,为了抹黑美国的宪法大纲和自由理念,这些基金会还寻机把控教育。

律师兼调查员亚伦‧萨金特(Aaron Sargent),曾作为专家见证人之一,向委员会提供证词。 “他们(大型基金会)意图通过扭曲史实,创造出对历史认知的空白,”萨金特在证词中,提到了这些大型免税基金会插手教育的目地:“他们根据约翰‧杜威(左派社会主义教育家)的教材,搞出了一套新的教学理念。”

事实上,当国会着手调查的时候,情势已经非常严峻。

委员会的首席调查员诺曼‧多德(Norman Dodd)甚至表示,这些基金会在合谋酝酿一场美国的“变革”。多德在证词中说,这场变革,“如果不能首先在教育界站住脚,想要让美国大众和平接受,是绝无可能的。”在学校中发起对真实历史的攻击,是实现这一变革的关键。

然而情况并没有就此得到改善,反而越来越糟。

到了20世纪80年代,伪历史学家霍华德‧辛恩(Howard Zinn)发表了大受公校追捧的书籍《美国的人民历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根据联邦调查局(FBI)的解密档案,辛恩是一个激进的左派分子和共产党员。但自发表以来,辛恩的这本书已经销出超过300万册,影响了数以百万计美国人的思想与观点,让他们反对自己的国家,仇视自己的政治机构,而这些却是民主自由赖以生存的基础。

学者玛丽‧格莱巴尔(Mary Grabar),在她最新的著作《揭露霍华德‧辛恩》(Debunking Howard Zinn)中,曝光了这本充斥着谎言的所谓“历史”书。书中的谎言精致而有力,开篇就将哥伦布描绘成了一个热衷于种族灭绝的异类。

格莱巴尔对《大纪元》表示:“在辛恩的描述中,我们(美国人)真的比纳粹好不了多少。”

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 “共产党人喜欢改写历史。”格莱巴尔接着说道:“他们不想让人知道任何其它的政体形式,不愿让人记得往昔的自由与繁荣。就像辛恩之流,今天的马克思主义者想让年轻人产生厌恶感,然后煽动他们推翻自己的国家。”格莱巴尔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西方文明研究会(Alexander Hamilton Institute)的成员。

格莱巴尔说,在大肆妖魔化美国和西方文明的同时,像辛恩这样的共产党人又极力掩盖共产主义的黑历史——“恐怖的饥饿、古拉格、压迫和大屠杀”。

发人深思的是,辛恩的伪史,与美国共产党主席威廉‧Z‧弗斯特(William Z. Foster)在1951年发表的“美国政治史纵览”(Outline Political History of the Americas),有着清晰的共通之处。弗斯特公开地宣扬,要实现他理想中的苏维埃式共产主义美国,必须把控教育。

格莱巴尔表示,自己在着手研究和著书前,就已经知道辛恩的书是偏颇的。 “可即使这样,辛恩那些大胆而又精心的谎言,仍然让我感到触目惊心,”她说道。她敦促学生、家长和社区成员们,用她的书来做事实对照。

而最近,《纽约时报》又推出了1619项目,这完全是妮可‧汉娜‧琼斯(Nikole Hannah-Jones)的杰作。一些来自不同政治背景的史学家,甚至连《纽时》的事实核查员都公开承认,这个项目就是假历史,和辛恩的书一样。这个项目旨在“重塑”美国历史,抹杀其平等自由的根基,将其描绘成压迫、奴役和种族纷争的历史。

现在,美国的许多学校已经开始采用1619的教材。

在汉娜‧琼斯的偏颇陈述中,还灌输了一个最可怕的理念,那就是美国人的“基因中”就刻写着种族歧视与邪恶。换句话说,除了彻底摧毁美国的立国之本以外,没有其它的办法,能够消除这些假想或现实的问题。这一项目的用意明显而清晰,就是推动美国的灭亡!

而事实上,美国真实的历史,与该项目所宣扬的正好相反。

美国的立国基础是“人人生而平等”,“天赋人权不可剥夺”。这些理念推动了世界范围内的废奴运动,同时催生了世界历史上人权阵营的壮大与繁荣。

但即使充满了谎言与欺骗,汉娜‧琼斯仍然靠着她的1619项目拿了普利策奖。讽刺的是,《纽时》的另一位作家华特‧杜兰第(Walter Duranty),也是靠着兜售谎言与共产主义理念拿了普利策奖。在杜兰第的获奖作品里,他美化了斯大林的洗脑宣传,还掩盖了苏维埃曾在乌克兰犯下的千万人大屠杀。

假历史的威胁

美国学校里的历史课本被精心改写,所造成的结果,已经让美国人的观点、价值、理念和世界观明显偏移。

比如,今夏发布的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尽管美国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富有和自由的国家,但是国人的国家自豪感却已经降至历史新低。美国的年轻人中,只有五分之一对身为美国人倍感自豪;而在65岁以上的人群中,这一比例超过了半数。

真正的威胁也正在彰显。

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 VOC)2019年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千禧一代中,有七成表示倾向于投票给社会主义者,另外还足有36%的年轻人支持共产主义。他们中,只有57%的人相信,《独立宣言》比《共产主义宣言》更能保障自由与平等。这样的数字,在上一代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VOC)的执行主管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说:“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全世界有一亿人死于共产主义之手,如果我们没能将这样的历史事实教给年轻一代,那他们要倒向马克思理念,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必须更加努力地告诉美国的年轻一代,共产主义政权的历史和当今社会主义的危害。”

VOC的教学项目主管墨莱‧贝塞特(Murray Bessette)向大纪元表示,美国的公校几乎不讲共产主义真实的历史。这一现象的部分原因,在于那些“美国学校中编写和教授课程的人,他们的意识形态”。贝塞特说,家长们应当坚持,让学校教授完整的历史;老师也必须寻找讲述完整历史的资料和教材。

在公立学校中向孩子灌输错误理念,其后果已经日益凸显。想想那些被洗脑了的年轻人,在街上横冲直撞,暴动、抢劫、杀人、抗议和肆意破坏。一些财阀、公司和基金会,将美国视为邪恶,大力资助着教育改革项目,意在“从根本上变革”美国。而那些不了解美国历史的年轻人,深信着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正义的。

美国总统在今夏独立日庆典上的讲话,可谓一语中的:“经过了长久的灌输,来自教育界、新闻界和其它文化团体偏颇的潜移默化,才有了现如今我们在城市街道上看到的,那些被自由派民主党人操控的暴力和骚乱,这都是可以预见的结果。”川普说道:“我们的孩子,在学校里被教导着仇恨自己的国家,相信建立这个国家的先驱们是恶棍,不是英雄。这违背了所有社会和自然准则。”

总统点明了这些人的目地,不是改善美国,而是毁掉它。

所幸的是,人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开始着手解决。而所有行动的核心,就是要让美国的年轻人了解国家的真实历史。在宪法日的讲话中,川普抨击了左派对美国历史的歪曲和谎言。

“《纽约时报》臭名昭著的1619项目,就是最好的例子,”川普说道,并称这是“毁灭”美国的“有毒”宣传:“这个项目改写了美国历史,让孩子们相信,我们的国家建立在压迫之上,而非自由。”

然而,就像川普所说的那样,“没有比这更荒诞的谎言了。”

总统说:“美国的建立,催生了一系列不可阻挡的变革,废除奴隶制、确立公民权、击退共产主义和法西斯,并且缔造了人类历史上的繁荣国度。”

川普也承诺,将采取行动,反制对历史的改写和歪曲。 “我们必须清除掉学校和课堂里的谎言之网,教给学生我们国家真正伟大的历史。”他说,“我们要让子女知道,他们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的公民。”

川普说,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国家人文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正在发放资金,攥写一套忠于美国、“讲述国家伟大历史”的课程。他还表示,自己将签署一项总统令,设立全国“1776委员会”,推动爱国教育,“鼓励教师讲授美国历史的辉煌。”

诚然,能否解决公校中历史与社会学科腐化的问题,仍有待观察。但是,诊断出病灶,就已经跨出了治疗与恢复的第一步。现在,美国人看到了是什么在侵蚀他们的国家,就能采取行动来止血。向孩子们教授真实的美国历史,将是归正的第一步。

原文Schools Using Fake ‘History’ to Kill Americ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亚力克斯‧纽曼(Alex Newman),是一位屡获褒奖的国际新闻记者、教育家、作家和顾问。他合著了书籍《教育者之罪:乌托邦人如何利用政府学校摧毁美国下一代》(Crimes of the Educators: How Utopians Are Using Government Schools to Destroy America’s Children)。他也是民间教育机构Public School Exit的执行主管,曾担任媒体公司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总裁,其评论和著作常发表于美国和外国期刊。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公立学校的起源:集体主义与失败
【名家专栏】学校就是学校 不该沦为“监狱”
【名家专栏】分不清中共和中国人的雪城大学
【名家专栏】芝加哥大学英语系只准研究黑人文学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永远不要社会主义
【远见快评】证人揭拜登家勾结中共 冲击其阵营
【新闻看点】中共密谋颠覆美国 对美媒操控公开
【拍案惊奇】中共猎狐FBI跟踪 台海准战争状态?
【西岸观察】川普政府内鬼现身 拜登阵营分裂
【罗厨寻味】椒盐鱼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