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欧洲央行失误 更多举债于事无补

人气 324

【大纪元2020年10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秋生编译)欧洲央行(ECB)执行委员会成员伊莎贝尔‧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曾在一篇发表在《法兰克福汇报》上的评论文章中说,目前各国政府过多举债不值得担心,这会增强央行在未来的独立性。

她声称,“在新冠病毒危机期间,果断的财政政策干预加强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降低了疫情的长期成本。通过有针对性、有前瞻性的投资,尤其是在欧盟复苏基金的保护下,各国政府可以促进可持续增长,提高长期竞争力,并在战胜危机以后,促使必要的债务比率降低。”

施纳贝尔的这篇文章的问题在于,它忽略了事实,并把央行独立性的未来押注于严格执行的、有利可图的、成功的政府投资,然而这种投资从未发生过,而且现在更不可能发生。

事实上,施纳贝尔本来应该对欧洲复苏基金的实施,以及整个欧元区出现的巨额赤字支出可能带来的投资不当和过度负债的巨大风险发出警告。为什么?因为她有经验证据证明,2009年的增长以及就业计划(注:European Economic Recovery Plan,欧洲经济复苏计划)、容克计划(注:Investment Plan for Europe,欧洲投资计划),以及许多欧洲国家在2009年至2011年间赤字支出的巨大增长,并没有实现她所预期的良性增长和债务削减。

一旦经济恢复增长,有三件事是显而易见的:

大多数欧元区国家在经济增长和衰退期间都维持着赤字支出水平,这导致债务占GDP的比例上升,因为政府习惯于在繁荣时期增加支出,在衰退时期增加支出幅度更大。施纳贝尔所期待的欧元区各国政府制定的纪律和财政审慎程度只有德国和荷兰能做到。随着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预算在没有控制的情况下飙升,认为政府将明智地、有效地花钱的想法不仅仅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而且已经被过去的证据所否定。

在经济衰退时期,“果断的财政政策”所造成的债务负担不仅会持续增长,还会导致后来为了“减少赤字”而增加税收,从而阻碍了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欧元区许多国家已经遭遇了不具竞争力的税收楔子;并且,非生产性的赤字支出,再加上对投资和创造就业的税收,已成为常态。欧元区的经济增长之所以比美国慢,失业率也比美国高,不是因为运气不好,而是因为许多国家的政府不断挤占财富和生产能力。

施纳贝尔现在应该知道,经过多年的刺激,政府并不能“促进可持续增长”和“提高长期竞争力”。

她在文章中提到,生产率增长一直顽固地疲软,但是她不认为低生产率与政府支出和货币政策在通过负利率和公共干预来刺激低生产率方面的日益重要的作用有任何关系。政府投资无法充分促进增长和竞争力,以支撑正在形成的巨大债务负担,因为政府没有动力提高生产率,无法产生能够带来实际经济回报的投资。错误投资和延续产能过剩的动机是巨大的,因为政府不会承受错误投资决策的后果,只能由纳税人承受。

施纳贝尔知道,以往危机的经验告诉我们,在经济疲软时期,任何政府都不应该决定取代私营企业。政府不可能比私营企业掌握更好或者更多的信息来确定投资地点和投资方式。但是由于欧洲央行继续通过购买主权债券和降息来提供支持,各国政府完全有动机进行错误投资和过度支出。对欧元区而言,债务不断上升、生产率低下和失业率高于其它国家的迹象,应足以成为一个警告信号,日本的例子也应成为一个危险信号。

施纳贝尔知道,由于货币政策以及对可疑“投资”的号召导致公共赤字不断增加,大多数欧元区国家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上升,将不会降至瘟疫大流行前的水平,更不会降至可持续水平。

施纳贝尔也许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一些欧元区国家政府宣布的所有这些大规模“投资”都是有利可图的、有成效的,并将促进长期增长和就业,那么为什么在2014—2019年期间,尽管利率低、流动性高,而且有容克计划支持,这些“投资”却没有一个得到实施呢?因为大多数欧元区国家纳入“投资”复苏计划的绝大多数都不是生产性、盈利性或增长型项目。

施纳贝尔应该知道,西班牙等许多欧元区国家一直依赖货币政策来掩盖结构性挑战,而货币政策已经从为实施结构性改革争取时间的工具,转变为避免结构性改革的工具。

施纳贝尔还应该知道,欧元不是世界储备货币,照搬美联储的政策并不能够让政府明智地、有效地支出。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目前是国民生产总值的57%,负利率已经存在多年;其结果是,在经济繁荣时期,经济增长令人失望,而在经济低迷时期,经济危机加剧。政府在经济中的地位上升并不是巧合,而是欧元区经济疲软的主要原因之一,欧元区各国政府的消费已经占到年度GDP的40%以上。

过去的证据告诉我们,政府并不能创造就业、增长或竞争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1年的一份分析政府支出计划的工作报告得出结论称,“政府消费的影响非常小,几乎为零,这引发了人们对可自由支配的财政政策在实现短期稳定方面是否有用的疑问。”多年来欧元区一直表现出这种微不足道的积极影响。

欧洲央行的巨额赤字支出和成员国的巨额债务,不会增强其独立性。一旦新冠病毒不再成为借口,债务和政府支出将继续上升,欧洲央行将更加依赖于掩盖各国资不抵债的事实。

原文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Mistake: More Debt Is Not the Answ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对冲基金Tressis首席经济学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脱央行的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场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著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四方会谈对中共外交军事双打击
【名家专栏】脸书虚假的事实核对
【名家专栏】美大选更影响中国和世界变局
【名家专栏】选民欺诈 谁在策划美国选举风暴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五中全会 十四五接续十三五大失败
【重播】川普访宾州三地演讲:民调在上升
【时事军事】台湾铺路爪雷达 掌握中共空中活动
【直播预告】美大选日 17小时接力直播
【远见快评】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