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岸观察】亨特硬盘门续集 白手套叶简明登场

公司分股拜登全家一起上 叶简明给亨特3000万美元

人气 2410

【大纪元2020年10月16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西岸观察】,我是林骁然。《纽约邮报》演了出连续剧,继昨天抛出重磅炸弹,证实了拜登本人确实介入了儿子亨特在乌克兰的公司业务之后,今天也是在凌晨5点,播出了续集。新的电子邮件曝光了亨特与中国大陆神秘富豪叶简明之间进行了有利可图的交易,所涉金额高达三千多万美元。像昨天一样,《邮报》又披露了几张亨特的自拍照,都是此前网上找不到的。据说他硬盘上的照片有上千张呢,足够《邮报》在大选前一直发了。

涉中共白手套叶简明 拜登家族丑闻持续曝光

那么叶简明是谁呢?他是中国最大私营能源公司华信能源的大老板,中国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之一。文化水平不高,发家过程神秘,又与解放军高层关系密切。有报导说他是中共江派势力的“白手套”之一。2018年3月,大陆媒体财新网披露,叶简明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去了,据说是习近平亲自授意抓捕的。现在人在哪,谁也不不知道?到底犯了什么罪,也没有公开的报导。但有一点可以证明,叶简明来头不小,牵扯巨大的中共高层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一个是美国前副总统的贵公子,一个是中共红色权贵的“白手套”,这二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亨特不用说,看中的自然是大把大把的钞票,而叶简明接触亨特,应该就像乌克兰的布里斯马公司一样,看中的是他老爸的政治影响力。或许还不那么简单,叶简明很有可能是中共最高情报机构授意之下拉拢亨特的。

《纽约邮报》今天主要披露了两封电子邮件,涉及了叶简明和亨特之间的交易。2017年5月13号发送给亨特一封电子邮件显示,华信能源与亨特达成协议,让他出任一家合资公司董事会的“主席或副主席”,内容涉及六个人的“薪酬待遇”细节,亨特的薪资定为“850”。谁不知道这个“850”后面的单位是多少。邮件还概述了一项“临时协议”,声称新公司中80%的“股权”或股份将平均分配包括亨特在内的4人。这四个人没有具体名字,不是字母,就是简称。

《邮报》分析说,当中的首字母“H”应该就是亨特本人,但是不清楚另外一个叫的“Jim”,和一个亨特代为持股的大人物(big guy)是谁。今天班农在一个网络直播节目上透露,这个“Jim”实际上指的是乔·拜登的亲弟弟、亨特的叔叔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那个大人物就是乔·拜登本人。看来有钱一起赚,拜登一家人都卷进去了。

这封电邮还提到,亨特对他的办公室有特殊要求,《邮报》没有分析具体是什么要求,但网上已经有人议论说,所谓的特殊要求,很可能是方便亨特吸毒和从事性交易。他硬盘不是有很多这方面的照片和视频嘛。

2017年8月2号,亨特自己发送了另一封电子邮件,内容谈及他与叶简明达成的一项交易。信中说二人共同成立一家公司,一半股权归亨特。之所以成立这家公司,是为了方便叶简明打钱给亨特。亨特说,他与叶简明的华信能源签订了一份3年的咨询合同,华信能源每年向他支付1000万美元的酬劳。钱就通过这个叫做“Hudson West 三号”的公司转到亨特手里。为什么给他钱呢,名头是“介绍费”。三年下来就是3000万美元哪。

叶简明和亨特之间的交易与亨特在乌克兰的布里斯马公司的交易不太一样。布里斯马直接聘用亨特当董事,每个月给他5万美元,一共给了五年。叶简明没让亨特到他的公司挂个名头,而是通过二人的合资公司来转账,这样来的痛快,给的钱更多,也更隐蔽。

亨特到底能为华信能源做什么,就能轻松获得年薪1000万呢?说是“介绍费”,亨特能为叶简明介绍什么呢?这个《邮报》没有说。倒是川普今天在北卡州的竞选集会上嚷嚷说,亨特一定是给叶简明介绍了他老爸。但是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电邮日期发生在2017年,当时拜登已经下台了,政治权力过期不侯啊。其实,虽然拜登下台了,他的政治影响力,他在美国政界和政府中的关系还在啊!叶简明又不傻,他自然知道这一点。布里斯马不是也一直给亨特薪水,一直给到了去年4月吗?

叶简明与亨特因一枚2.8克拉钻戒结缘

关于亨特和叶简明之间有利益瓜葛,在之前的一期节目中我提到过,今年9月底,美国国会参议院共和党人发布了一个长达87页的针对拜登家族贪腐调查的报告,其中用了14页、罗列了11项调查,试图证明亨特收受了与中共军方密切的企业和个人的金钱,并涉嫌了金融犯罪行为。《邮报》今天在报导中公布的两封电子邮件,实际上就完整的充实了国会的这份报告。

报告中说,早在2015年,拜登还是副总统的时候,亨特就会见了叶简明的助手。2017年二人终于在迈阿密举行的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一次活动上见面了,当时亨特承诺帮助叶拓展美国市场,同时为他建立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治人脉。随后双方第一次合作,亨特就向叶简明介绍了路易斯安那州一笔价值4000万美元的石油开发项目。

根据2019年7月《纽约客》杂志的报导,当时亨特和前妻凯瑟琳打离婚官司,凯瑟琳索要巨额生活费,亨特哭穷,于是凯瑟琳就对外披露了亨特收取好处的事实,包括亨特曾收到一枚2.8克拉钻戒,而这枚钻戒就是在迈阿密初次见面时,叶简明送给亨特的见面礼。

《邮报》的报导中还提到了一份2017年9月签署的“律师聘书”。叶简明的下属、前香港政府官员、影星胡慧中的老公何志平同意向亨特支付100万美元的“法律顾问”费用。2017年11月,何志平在纽约机场被捕,因为他涉嫌向乍得与乌干达政要行贿,从而为其所服务的华信能源谋取非洲石油开采利益,这违反了美国的制裁禁令。何志平当时打的第一个求救电话就是打给亨特的。2018年12月,曼哈顿联邦陪审团判处何志平三年监禁,罚款40万美元,今年6月被驱逐回到香港。

何志平能从美国成功脱身,亨特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起到了多大作用,这些《邮报》没有做什么分析。但足见亨特和叶简明关系确实不一般。

推特和脸书限制《邮报》报导 难逃调查

《纽约邮报》抛出大选前的重磅炸弹,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拜登和亨特本人至今对此一言不发,就连民主党中也没有人出头替他父子二人说话。可能大家都觉得,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实的,最好不介入,以免自找麻烦。就连拜登的竞选团队也不敢公开说,报导不是真实的,只说查看了拜登当年的公开行程,没有所谓的“密会”。

左派媒体绝大多数也都选择沉默,倒是推特和脸书这两个社交平台出手了,以未经第三方核实为借口,大量删除、限制和封锁《邮报》的报导。就连川普竞选团队、白宫发言人和共和党国会议员的账号都被临时冻结了。于是,《邮报》报导了啥没有成为特大新闻,倒是推特和脸书封锁《邮报》报导到成了这两天的大头条。

《邮报》今天发表社论抨击这两个平台持有双重标准,指出最近《纽约时报》报导川普仅缴税750美元时,即没有消息来源和出处,但推特和脸书却不加限制;而他们的报导是有明确来源、且在FBI登记在案的,却遭到如此审查;社论质疑这两个平台已然成为左派的宣传机器。

确实是这样,如果发生这样丑闻的不是亨特·拜登,而是小川普的话,你看左派媒体、推特和脸书会怎么对待?很明显,推特和脸书这些硅谷的大科技公司已经撕下伪装了,赤裸裸的越界了,担当起了言论审查员的丑陋角色。这两家公司引火上身,接下来一定逃不过被调查。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如果喜欢我的节目,就请点赞、订阅和转发吧。咱们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王曦

相关新闻
【薇羽看世间】拜登及其儿子在“勾兑”?
【新闻第一现场】拜登儿子通中俄 疑涉卖淫人口贩卖圈
【内幕】拜登一家与中共的秘密交易
【美大选辩论】拜登辩称儿子没拿俄国人的钱
最热视频
【大陆新闻解毒】混球时报:讥李毅胡编挖暗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拍案惊奇】川普重磅讲话预警 周庭狱中谈遭遇
【新闻看点】政变4大显像 拜登背后中共黑影
【西岸观察】舞弊铁证浮出 巴尔何时出手?
【罗厨寻味】南瓜小鸡炖糯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