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补破碎的澳洲家庭法和儿童抚养系统(4)

文/ Augusto Zimmermann 编译/伊莱

人气 3

【大纪元2020年10月16日讯】对于确保受家庭暴力的女性受害者得到一切可能的法律援助、以保证她们的人身安全所作出的艰难努力,是非常值得赞扬的。但是,法律界和其它领域的许多人不仅对受家庭暴力的男性受害者有感知上的偏见,而且还认为法律应该倾向于支持受害者,完全不需要考虑法律是否保证施暴者能够受到公平对待。

虚假指控成为家庭法院解决纠纷的工具

许多家庭暴力案件最终在法院被完全驳回,然而多年以后,被告发现自己已经远离家庭,子女疏远,面临被任意逮捕,遭受个人和职业的名誉损毁等巨大伤害,在面对因捍卫自己免受虚假指控而产生的巨额法庭诉讼费用后,财务破产。

奇怪的是,调查显示,公众现在充分意识到,家庭暴力案件的虚假指控经常出现,但是原告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在一项有超过12,500位澳大利亚受访者参与的调查中,超过一半的人同意以下说法: “在监护权争夺战中,为了提高成功率,女性会捏造或夸大家庭暴力”, 只有28%的人不同意这种说法。

Sotirious Sarantakos 博士在对68个澳大利亚家庭的调查中也得到了同样结论。这位查尔斯斯特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发现,相当多关于家庭暴力的指控显然是错误的。在这种情况下, “在研究过程中,他们对家庭暴力的最初指控进行了相当大的修改,特别是当他们面对自己的孩子和母亲的陈述时,最终会承认他们既不是暴力受害者,也不是出于自卫。”

至于司法机构的成员,绝大多数裁判官都同意,在涉及家事法庭纠纷和儿童监护权问题时,往往会因为附带理由而提出虚假主张。根据帕拉马塔(Parramatta)家庭法院退休法官科利尔(David Collier)的说法,这些决议已经成为父母之间争夺孩子单独抚养权的“主要武器”。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一份对昆士兰州38名地方法官的调查显示,其中有74%的法官同意:家庭暴力限制令经常被用于战术目的。相似的,另一份对68位来自新南威尔士州的地方法官调查显示,90%的法官都认为这类命令通常被当做一种“战术手段”来帮助申请人处理家庭法律纠纷,并剥夺前任伴侣与亲生孩子的联系。(待续)

齐默尔曼教授是珀斯谢里登学院(Sheridan College)法学系主任,曾任西澳法律改革委员会(the Law Reform Commission of Western Australia)专员(2012-2017)。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高敏

相关新闻
医生强制化疗失败 珀斯脑瘤儿父母再次胜诉
华裔新移民意外接禁制令 澳洲家暴法知多少
西澳工人加入一国党“竞选是为了要回儿子”
父亲节游行讲述父亲们的不公遭遇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川普同意交接 以退为进?
【财商天下】内循环陷死循环 习急喊加入CPTPP
【有冇搞错】民主党意图窜改美国体制
【新闻大家谈】拜登过渡 川普胜算几何?
【重播】川普和夫人举行感恩节火鸡赦免仪式
【欺世大观】“奇袭白虎团”翻转 陈尸10万主演打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