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拜登问鼎白宫 6大摇摆州战况详解

人气 13206

【大纪元2020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原泉编译报导)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有6个州成为最重要的选举“摇摆”州,在这些州取胜对最终赢得白宫是至关重要的。

这六个州有三个位于五大湖区,分别是: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四年前唐纳德‧川普以不到一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

还有三个位于阳光地带(Sunbelt ),川普2016年在这些州的领先优势更大一些。它们是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和北卡罗来纳州。

《今日美国》报导,这六个州总共有101张选举人票。无论代表共和党的川普,还是代表民主党的乔‧拜登要想问鼎白宫,至少要赢得六个州中的三个,才可能获得胜选所需的270票。

虽然这些州并不是2020年总统竞选的唯一战场,但它们的规模和竞争激烈程度使它们成为最有可能决定谁入主白宫的州。

从4月至8月,在总统广告战中,花费最高的20个媒体广告全部位于这六州中。

这六州的选民构成,不仅代表了美国政治中巨大的种族、教育、城市郊区等地域分界线,也代表了将影响大选最后结果的关键人口群体。

本系列文章将深入地了解战场中的战场,以及可能决定下一任总统的各州政治版图的关键。

1. 密歇根州——双方胜败的关键

乔‧拜登要想击败唐纳德‧川普总统,他需要夺回密歇根州,该州在历史上一直比铁锈带中的大多数其它州更支持民主党人。

2016年川普获胜的州中,没有哪个州比密歇根州与对手得票数更接近,在密歇根州,川普仅以10704票(0.2%)的优势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

他的白宫之路就是通过打破密歇根州、宾西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这三个传统上的民主党“蓝墙”(传统工业重镇)而实现的。

这三个州的选票都非常接近。正如前第一夫人米歇尔· 奥巴马(Michelle Obama)在民主党大会上所说,川普在密歇根州的胜利,相当于该州每个选区只有大约两张票的差距。

2016年川普以0.2%或10704票的优势获得密州

民调数据显示,拜登在密歇根州很有可能获胜,执法部门挫败了绑架民主党州长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的阴谋﹐可能有助于民主党进入竞选的最后几周。

但拜登能否在这里最终获胜,将取决于地理环境、选民人口结构和比四年前更高的投票率。

拜登和川普密州的胜负天平

如果拜登以2008年和2012年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那样大的优势赢得该州最大城市底特律,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他将赢得该州以及该州的16张选举人选票(Electoral College votes)。假如优势没有那么大,那么如果获得2016没有投票的数千底特律郊区居民的支持,拜登也有可能赢得胜利。

但密歇根州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比例高于其它大多数摇摆州,他们是川普的主要支持者。如果川普能在老工业区和农村地区找到更多的选民,以扩大自己的选民基础,或者在传统上属于共和党的西密歇根获得更高的支持率,他可能会再次赢得胜利。

在竞选的最后几周,双方都认识到密歇根州是一个关键战场。在密歇根州停播广告数周后,川普阵营在夏末加大了力度,抨击拜登在90年代支持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损害了密州工作机会,并表示自己的政策刺激了经济增长。虽然有报导称,川普竞选活动可能会缩减其密歇根电视台的广告,但仍派副总统迈克· 彭斯(Mike Pence)前往西密歇根参加10月14日星期三在大急流城举行的活动。

双方争夺焦点

两位候选人都曾前往密歇根州拉票,拜登前往沃伦的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大厅,并在底特律停留。川普9月在飞往萨吉诺( Saginaw)附近的机场参加夜间集会。

结果仍将主要归结为以下几个地区:

底特律

四年前,希拉里在底特律的表现非常出色,赢得了95%的选票,只比2012年奥巴马击败共和党人罗姆尼时的97.5%略有下降。

即便如此,这个差距还是很大,如果她能得到奥巴马当时的支持度,她很可能会赢得密歇根州。

投票率也略有下降。她从底特律获得的选票比奥巴马少了约47,000张,而川普在该州的大部分地区的支持率远远超过罗姆尼。

毫无疑问,拜登会在底特律获胜。唯一未知的是会赢多少选票。

如果他能以希拉里相同的优势赢得更多的选民,新增他的优势或两者兼而有之,这可能会抵消川普在该州其它地区的优势。

有迹象表明,底特律黑人中可能有比预期更多的人还没有做出决定,这一趋势如果得到证实,将极大地有助于川普,投票率有望上升这点似乎已成共识。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该市的投票率比上一届中期选举高出10%。

拜登的竞选团队表示,他们已经努力了几个月,通过这个城市的一个强大的纽带——黑人教堂来接触选民。他们在《密歇根纪事报》这个底特律非裔美国人的周报上还投了整幅广告来呼吁民投票反对川普。

底特律郊区

虽然底特律市是民主党的堡垒,但该市人口稠密的郊区,人口总数占了全州的三分之一。那里的人口分布复杂得多。他们倾向于民主党,但也有很多共和党的支持者,以及其它摇摆不定的中间选民。

取决于他们如何融合或分裂,这是全州选举结果的重大决定因素。

位于底特律以北的马科姆郡(Macomb County)是大多数人印象中的摇摆郡。诚然,这个县的选民仍然被认为比它的西部更大的邻居奥克兰县(Oakland County)有更多的蓝领工人,他们更愿意支持一个言辞强硬或看起来更独立的共和党人。2016年大选前的周末,川普在斯特林高地(Sterling Heights)举行了一次大型集会,在奥巴马两次拿下该郡后,川普以12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

毫无疑问,马科姆是竞选的晴雨表,在过去7次选举中,在这里获胜的候选人都成功当选州长或总统。如果川普能再次在此获胜,他赢得密歇根州的机会就大得多。

但一些人认为,拜登出身于宾西法尼亚州斯克兰顿的工人阶级家庭﹐这个背景或许能帮他赢回马科姆。

然而,马科姆并不是唯一的重要选区。在奥克兰郡,川普在2016年获得了6万多张选票,虽然他在当地输给了希拉里。而在底特律所在的韦恩县(Wayne County),也有老工业中心和城外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川普在城外的表现也要好得多。他在当地输给了希拉里6.3万张选票,但远低于2012年大选中罗姆尼大输奥巴马的14万张选票。

在这些郊区,女性将是关键,尤其是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她们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将投票率推高至创纪录水平。两位候选人也都在关注那些在2016年为其他职位投票而不是总统职位的选民。底特律大都会有29000个这样的选民,仅在奥克兰郡就超过13000多人。

自称是马科姆县独立选民的理查德· 霍尔尼斯(Richard Holness)2016年没有投票,他说他觉得两党都变得太极端了﹐“我想我最终会投票给拜登”。

布隆菲尔德镇(Bloomfield Township)53岁的税务会计罗伯特‧约瑟夫(Robert Joseph)也在2016年选择放弃投票。他说:“不投票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但当时不喜欢任何一位总统候选人”。他今年会投票给川普,理由是他的客户们经济收益见涨。

中部密歇根

2016年,除了大都市区和教育程度较高的奥克兰县郊区,几乎所有地方都是川普的地盘。在密歇根州中部的萨吉诺(Saginaw)和海湾城(Bay City)(传统民主党但非常激进的蓝领)以及周边地区向东延伸到大拇指( Thumb)﹐以及沿着休伦湖( Lake Huron )向北延伸的地区﹐那一片区域的人非常支持川普。

这一转变在2012年就已经开始了,因为该地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在努力应对工作岗位大幅减少的问题,尤其是在制造业方面。看看密歇根中部地区的五个县,海湾(Bay)、吉纳西(Genesee)、米德兰(Midland)、萨吉诺(Saginaw )和西阿瓦西( Shiawassee),私营工业就业人数从2001年的近30万人下降到2008年的约26万人。然后,工作数量逐步上升,2019年达到267460个,但预计许多工作还是永远消失了。

密歇根中部的转变引人注目。2012年,奥巴马在五个县的整体支持率为57%对42%,并且在除米德兰以外的所有县都单独获胜。四年后,克林顿只赢得了吉纳西县,该县中弗林特市是该州仅次于底特律的最大黑人城市,也是最大的自治市。即便如此,川普在2016年的支持率也比罗姆尼高出近20个百分点。

2018年,该地区大部分县转而支持民主党州长格雷琴·惠特默。但川普的强硬言论和承诺将制造业带回到这个失业率严重的地区,引起了共鸣。反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资讯在这里起着强烈的作用。

前通用汽车公司工人、海湾县共和党主席Randy Badgerow说,四年前,全美汽车工会(UAW)成员告诉他,他们是民主党人,但要投票给川普。

“奥巴马承诺要改变,但没有兑现。我认为他们已经厌倦了政治谎言,”他说。“而川普说出了我们很多人的想法,我们只是不大声说出来。”

虽然川普从这些密歇根中部县获得的选票比罗姆尼多了大约2.2万张,但他在大拇指(上升了23,314票)和沿着休伦湖向北蜿蜒的其他小县以及密歇根州东南部同样位置的门罗县(Monroe County)(上升了21,773票),共和党的票数上升了10%,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尚不清楚川普是否能在这些县获得更多选票,希望他能尝试。

西密歇根

由于川普希望新增在整个州的得票数,以抵消密歇根州东南部的民主党预期得票,一个关键的地方可能是西密歇根。

该地区历来是坚定的共和党人的地盘。但西密歇根四个县:阿勒根(Allegan)、肯特(Kent)、马斯克贡(Muskegon)和渥太华( Ottawa ),在上次选举中并不像预期地那样支持川普。

川普在该地区获得的原始选票(859张)略多于罗姆尼,但他的得票率下降了3%。总的来说,他在那里以52%-41%击败了希拉里,而罗姆尼在该地区以55%-44%的优势击败奥巴马。在最大的县、大急流城(Grand Rapids )所在的肯特县,川普的表现比罗姆尼差了5个百分点;惠特默在2018年的州长选举中继续赢得了该郡。

这段历史并非不可逆转的:如果川普能够利用传统的共和党支持,特别是在肯特郡,这对他的竞选至关重要。他和他的盟友已经把西密歇根作为广告购买的目标地区,而吉尔· 拜登最近前往该地区参观一家食品银行,并与军人家属坐在一起,以争取更多的知名度。

共和党商人布莱恩· 埃利斯(Brian Ellis)说,鉴于美国经济在新冠疫情之前的表现,他认为该地区的共和党选民会支持川普。

埃利斯说:“在一场势均力敌的选举中,你需要的不仅仅是你的选民基础,如果拜登的选民基础不稳固,如果中间选民感到不安,川普就会变得更加强大,”他指美国一些城市的暴力抗议活动会伤害到拜登。“人们只是震惊于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民调显示,虽然拜登在该州占优势,但川普在西密歇根以49%比44%领先。

最终,这些地区中的每一个县都将在川普或拜登能否赢得密歇根州中发挥作用。

密歇根州有998万选民,有16张选举人票。

2. 威斯康星州

从人口统计学角度来说,威斯康星州是川普的地盘。

在其它任何顶级战场上,农村和蓝领白人选民都没有发挥如此大的作用,四年前唐纳德‧川普以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优势赢得了他们的选票。

总统在威斯康星州的胜选之路始于今年11月试图复制那一壮举。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凯瑟琳‧克拉默(Katherine Cramer)说:“希拉里‧克林顿在这些选民中非常不受欢迎,他们无法忍受她。”“乔‧拜登没有那么不受欢迎。 ”

2016年战绩

2016年川普以47.2%比46.5%,1,405,284票比1,382,536票的优势赢得威斯康星州。

2016年,威斯康辛州是“临界点州”,是一个在数学上让川普在选举人团中占得上风的州。目前的总统广告大战证明了这个州对双方的重要性:从4月至9月底,在威斯康辛州出现最多总统广告的13个电视市场包括3个:绿湾(Green Bay)、拉克罗斯(La Crosse)和密尔沃基(Milwaukee)。

现状

虽然拜登在威州的民调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他的竞选活动也面临着问题。他能否在密尔沃基这个州内最大的城市获得所需的投票率?年轻选民是民主党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会支持他吗?

川普在2016年以22,748票的优势赢得了威州的胜利,这是过去五次总统竞选中这个州第三次以不到一个百分点的优势胜出。根据选后的一些估计,他获胜的关键是赢得了没有四年制学位的白人的选票,比克林顿高出近20个百分点。这个群体占该州选民的一半以上。

无论谁获胜,四年前扩大的城市和农村地区之间的政治分歧这次可能变得更大,威州郊区政治多元化可能会打破这个平衡。

很少有州的投票率比这个州高。预计投票率将轻松超过2016年。

威斯康星州人口580万﹐10张选举人票。

3. 宾西法尼亚州

2016年川普在宾西法尼亚州险胜 他的2020年选举可能取决于能否保住这个摇摆州

宾州的绰号是“基石州”(Keystone State),这是一个恰当的绰号,因为它在总统竞选中扮演的角色,两个竞选团队都在激烈地争夺其20张选举人票。

2016年,唐纳德‧川普总统在拥有1300万居民的宾州获得了约48.5%的选票,以约4.4万票﹐不足1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击败希拉里‧克林顿。

但那次选举也显示了民主党在人口密集的匹兹堡、费城和宾州东南部的实力,乔‧拜登希望今年秋天能在这些地方争取到更多选民。

2016年战绩

宾州被广泛认为是两位候选人在11月寻求通往白宫的胜利之路的关键战场之一。民调研究网站FiveThirtyEight的Nathaniel Rakich最近总结道:“现在,宾州看起来是2020年大选中最重要的一个州。”

2016年川普48.58%的得票率击败希拉里(47.85%)﹐得票数2,912,941:2,844,705

川普在这里取得了微弱的胜利,赢得了宾州67个县中的56个,显示了他在整个州的广泛受欢迎程度,即使在传统的蓝区也是如此。

川普赢得宾州是自1988年以来共和党在这里的第一次胜利,当时的副总统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 )击败了当时的马萨诸塞州州长迈克尔‧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但该州在2018年再次变蓝,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以17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参议员鲍勃‧凯西(Bob Casey)以13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沃尔夫得票290万,凯西得票280万,接近川普2016年297万的总票数。

四年后,传统的看法是,川普需要在他赢得的选区扩大优势,以抵消阿勒格尼县(Allegheny County)、匹兹堡和费城﹐以及费城郊区县铁定的蓝色选票,自2016年以来,这些地区变得越来越蓝。

现状

个人拉票和电视广告支出是衡量一个州对竞选有多重要的可靠指标,所有迹象都表明宾州是一个令人垂涎的难以争取的地方。

根据卫斯理媒体项目(Wesleyan Media Project)的数据,8月10日至9月4日期间,宾州的6个市场(匹兹堡、费城、哈里斯堡、约翰斯顿、威尔克斯-巴里∕斯克兰顿和伊利)跻身全美竞选电视支出前25名的媒体市场之列。

拜登是斯克兰顿人(Scranton),在这段时间花费了大约680万美元,另外370万美元是由支持他的外部团体花费的。川普没花钱,却得到友好团体850万美元电视支出的支持。

坦普尔大学(Temple University)政治学副教授迈克尔‧哈根(MichaelHagen)说,川普理解那里人们的经济和文化问题的挫败感,这些问题将宾州西南部和东北部的选民推向共和党。

宾州人口1300万﹐20张选举人票。

4. 摇摆不定的北卡州

唐纳德‧川普频繁访问北卡是一个讯号:该州及其15张选举人选票对他赢得连任至关重要。

自7月27日以来,他已经在这里露面7次,仅9月就有4次。8月21日有两次访问:他访问夏洛特参加共和党大会,并视察了西部山区的粮食援助项目。当他举行签名集会时,成千上万热情的支持者等了几个小时才见到他。

由于新冠疫情,民主党提名人乔‧拜登暂缓公开露面,而是主要与代理人进行线上聚会,以增支持率。他在9月对夏洛特进行了一次低调的访问,副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月底的一天在罗利(Raleigh)停留了三次。拜登的妻子吉尔(Jill)10月6日在费耶特维尔(Fayetteville)为他竞选。

目前民调

拜登在北卡以微弱优势领先川普,西卡罗来纳大学(Western Carolina University )政治科学家克里斯‧库珀(Chris Cooper)称北卡是决定选举最重要的摇摆州。

北卡被称为紫色州:民主党人巴拉克‧奥巴马在2008年勉强获胜(0.3%或14177票),然后在2012年以2%的票数输给了共和党人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

2016年,川普在北卡以3.7%的优势取得了相对稳固的胜利。

2016年战绩

川普得票率49.83%﹐希拉里46.17%﹐川普获得2,362,631张选票﹐希拉里2,189,316张。

这个战场州的战场范围从支持共和党的农村地区到支持民主党的都市。介于两者之间的是郊区,随着选民迁出都市或从其它州定居北卡,郊区的色调似乎正在从红色变为紫色。

大选的关键区

北卡的两个主要电视市场——三合会(格林斯博罗﹙Greensboro﹚、温斯顿–塞勒姆﹙Winston-Salem ﹚和高点﹙High Point)﹚)和三角区(罗利﹙Raleigh﹚、达勒姆﹙Durham﹚和教堂山﹙Chapel Hill))﹐反映了北卡城乡差距的不断扩大和固化,即民主党密集的城市和共和党主导但人口稀少的农村地区。

川普在2016年赢得北卡罗来纳州,很大程度上依靠乡村县的实力。今年的问题是:多个乡村县能否再次赢得足够多的川普选票,战胜民主党在城市的支持率?

北卡人口1006万﹐15张选举人票。

5. 曾是共和党票仓的亚利桑那已成关键摇摆州

谈到亚利桑那州的总统选举,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和鲍勃‧多尔(Bob Dole)可以帮助解释72年的投票史。自1952年艾森豪威尔以来,除了1996年的多尔,每个共和党人都获得了该州的支持。

如果数十项民意调查和最近的投票趋势能够维持下去,那么共和党长期以来的红色历史可能在11月被颠覆。

亚利桑那州吸引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移民,该州有大量倾向民主党的拉美裔人口,他们在2018年的投票中占了更大的比例。这些因素,再加上两年前大量的独立选民大多转向民主党,帮助把这个曾经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和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的大本营推向了战场州地位。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些人口趋势可能会让唐纳德‧川普更难守住这个他在2016年赢得3.5个百分点的州。

2016年战绩

川普以3.5个百分点胜过克林顿。川普得票率48.1%﹐克林顿44.6%。川普获得1,252,401张选票﹐克林顿1,161,167张。

关键地区

凤凰城的大都会区占据了亚利桑那州的多数选票。环城直到城北的101号公路所包围的地区,是该州2018年中期选举的紫色战场。

民主党人克里斯滕‧希尼玛(Kyrsten Sinema)自诩为务实的中间派,2018年以2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该州的参议院选举,使亚利桑那州民主党自1988年以来首次在参议院选举中获胜。

在同一场选举中,凤凰城周围的郊区也大力支持共和党籍的州长道格‧杜西(Doug Ducey)。这一地区包括凤凰城东南部的郊区和钱德勒( Chandler )和吉伯特(Gilbert)的部分地区——富裕的、受过大学教育的社区,有投票给共和党人的历史。

拜登和川普阵营似乎明白亚利桑那州两个都市县的重要性。据追迹竞选广告的无党派卫斯理媒体项目(Wesleyan media Project)称,从今年夏天拜登竞选以来,凤凰城是全国电视广告的头号媒体市场,图森是第三大市场。

与此同时,川普竞选团队将凤凰城和图森作为其全国性的两大目标,不过投入的资金比拜登团队少。

亚利桑那州农村地区曾经是民主党的大本营,比市中心更老、更白,预计又会有大量川普支持者。

川普阵营和其他共和党官员一年多来一直在努力确保亚利桑那州西北部普莱斯考特山谷(Prescott Valley)和凤凰城(Phoenix)和图森(Tucson)之间的皮纳尔县(Pinal County)等地区的投票率。

亚利桑那州人口730万﹐11张选举人票。

6. 佛罗里达再次成为可能决定胜负的摇摆州

当整个夏天的民调显示民主党人拜登在佛罗里达州遥遥领先于总统川普时,许多政治分析家对此表示怀疑。

佛州的政坛不会有大风大浪。

自1996年以来,这里的总统候选人平均领先优势只有2.6个百分点,是迄今为止所有州中最低的。

2000年,小布什在重新计票后仅以537票的优势赢得了佛州的选票。

因此,最近佛州的民调显示竞争激烈,这也就不足为奇了,最后的冲刺可能会改变整个总统竞选。

拜登仍然有优势,自川普被诊断出染上新冠病毒以来,这种优势已经扩大。但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的这个阶段也在佛州领先,在看到川普超过她并以1.2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该州后,民主党人现在变得谨慎起来。

虽然佛州总是势均力敌,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赢得胜利,但这是一场值得双方为之奋斗的战斗。该州的成功预示着整体的成功。

2016战绩

川普以1.2个百分点,即112,911票获胜。

在过去的六个总统选举周期中,没有一个州能更好地预测出谁将在总统选举中获胜,只有赢得佛州和俄亥俄州的候选人才是最终的赢家。

中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教授奥布里‧朱伊特的结论是:“我们不是深蓝或深红州,我们是一个紫色州。”“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佛州成为美国总统选举中最重要的州。”

这个美国人口第三大的州融合了美国南部、中西部、东海岸和拉丁美洲移民的政治文化,是总统竞争的完美组合。

关键地区

佛州的战线很明确。民主党人的据点在从迈阿密到棕榈滩(Palm Beach)的地区,而共和党人在该州的北部和西南部占据主导地位。

两党在争取4号州际公路沿线摇摆选民的同时,都在努力扩大自己的基本盘。

赢得佛州的总体策略没有太大变化,尽管2020年的选举周期带来了一些新问题,包括拜登在西班牙裔选民中的弱势,以及川普在老年选民中的下滑。

在西班牙裔人口稠密的迈阿密—戴德(Miami-Dade),拜登的表现明显比克林顿在2016年时糟糕。本迪森与阿曼迪(Bendixen & Amandi )国际公司和《迈阿密先驱报》10月的一项民调显示,拜登在迈阿密戴德的支持率仅比川普高出20个百分点,比9月份领先17个百分点略有改善。

川普可能通过反转奥巴马恢复与古巴关系的努力来改善他在迈阿密的地位。共和党也通过抨击社会主义﹐努力获取委内瑞拉裔和其它逃离专制政权的移民。

拜登一直在北佛罗里达州刊登广告,强调他对军队的支持。他还希望提高该地区黑人选民的投票率。黑人投票率的下降伤害了克林顿在佛罗里达州的地位。

佛州人口2150万﹐29张选举人票。◇#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大选更影响中国和世界变局
【名家专栏】美大选两极对立:自由与暴政
美大选倒数19天 川普竞选账号被冻结 再解锁
前中共军官:美大选前台海可能爆军事危机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川普重磅讲话:预告将有大事发生·
【直播】内华达法院“选举欺诈”听证会
【远见快评】夺回美国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么
【大陆新闻解毒】混球时报:讥李毅胡编挖暗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拍案惊奇】川普重磅讲话预警 周庭狱中谈遭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