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华人】一家挺川反共的纽约教会

人气 3581

【大纪元2020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报导)进入今年九月份,每个周日出现在纽约市法拉盛图书馆旁边的“反共连侬墙”活动上增加了一条新的非常醒目的主题标语——“挺川灭共”。

在这条标语的两旁还有揭示中共近几十年来所犯的滔天罪恶的标语和图片,从六四到香港、到武汉肺炎。参加活动的人们穿着印有“道路、真理、生命”和“行公义、好怜悯、与神同行”以及磐石教会标示的T恤衫。你若要问他们什么,他们会说:“去问邵俊。”

邵俊是这个磐石教会的主持。他中等身材,浓眉大眼,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是一个学者的模样,温文尔雅,却侃侃而谈。在说明了这个条幅“挺川灭共”的含义后,邵俊补充道,“我们不是为反共而反共,而是因为共产党背后就是那个魔鬼撒旦的邪灵,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恶恐怖组织,所以一定要消灭它。”

旁边的一个王姓教友插了一句:“我走过纽约很多教会,唯一敢于站出来反共的只有这个教会。所以我来参加了,这是一个信神、反共的教会。”

* 反共连侬墙的起源

2017年6月3日,纽约法拉盛基督教磐石教会的主持邵俊一个人来到法拉盛图书馆前的小花坛旁。这个花坛高出地面几个台阶,在闹市区一个V字路口的角上。

邵俊前后看了一看,支起两张桌子,在桌子之间挂上一条横幅,上面写着两行大字:“纪念六四、结束腐败邪恶专制;认罪悔改、祈求上帝人民宽恕”。

邵俊挂好了横幅,就拿了一小叠传单,站在桌子前,朝着往来的行人递了过去。这小花坛前的独人一条幅就是到目前为止已坚持了四年的被称为“反共连侬墙”的最初的样子。

2017年6月邵俊为纪念“六四”挂出的第一个条幅。(受访者提供)

“2017年的‘六四’是一个契机,我受到上帝的启示,要走出来把中共的邪灵本质揭露出来。”邵俊说,他在当年写过一篇纪念“六四”的文章。

文中写道,二十八年前,正在读研究生的他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对中国共产党还存有幻想,他们祈求“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赐予人民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结果是,那“亲爱的妈妈”端起冲锋枪,将一粒一粒的开花弹射进了热血青年的胸膛,然后开着坦克把“祖国的花朵”压成了肉酱。

“‘结束共产党的独裁暴政’!这是我们二十八年前没有喊出的话,我今天要把它喊出来。”他写道。

邵俊出生在浙江杭州,父母是杭州的知青,分别下乡到义乌和东阳,爷爷奶奶把他扶养大。他从小学习优秀,八三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浙江医科大学。因为他小时候体弱多病,所以他选学药学专业。

邵俊从小就听《美国之音》短波节目,内心向往着科技发达的美国,所以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自学英语。因为目睹了农村家的小孩穷到穿不上裤子的生活,年小的他就立志长大后“当科学家,造福中国百姓”。

一九八九年六四的时候邵俊正在中国药科大学(原南京药学院)读研究生,他带头组织同学上街游行示威。邵俊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学生干部。大学时是学生会主席,共产党找到他,要发展他入党。邵俊内心对共产党极其反感,屡次拒绝。

到了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他实在扛不住上面的压力,就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但是他在申请书中明确声明,他入党的动机是“要改变党的颜色”。最终,那个用上亿国人鲜血染红的共产党当然没敢让这个直言不讳又“心怀叵测”的青年入党去改变它血腥的红颜色。

自从2017年为纪念“六四”第一次走上街头之后,只要是天气允许,邵俊每个星期日都要到法拉盛图书馆前挂横幅,发传单。后来他挂起了一条写着“共产幽灵、迷惑万众、神必审判”等字的横幅。他说,“作为一个基督徒,反对中共邪灵不是终极目标,让人远离罪恶,归向神得拯救才是。因这世界和其上一切的人和事都要过去,唯有神的天国才是永远长存的。”

2017年邵俊在法拉盛图书馆前的小花坛下的一人一条幅后来发展成现在的每周日的反共连侬墙。(受访者提供)

邵俊经常遇到冷漠或带着嗤笑表情的行人,还常常受到中共的攻击。那年7月的一个周末,邵俊一个人站在横幅前面发传单。他把传单递给一个看似在附近闲逛的中国男人。那人非但没有接传单,反而狠狠地朝邵俊手上的传单吐了一口痰。

有一天,另一个人叼着烟走到邵俊的横幅前面,指着“共产幽灵”几个字说,“你侮辱我”。邵俊问他:“你是共产幽灵?”那个人就伸出一根中指,破口大骂。

还有一次,邵俊正在搭横幅,一对男女就冲了过来,一下子把他的手机打落在地,嘴里还骂骂咧咧。他捡起手机想拍下来这两个人。二人就匆匆走了,那个女的恶狠狠地对他说:“跟过来啊,打死你!”

“这些人都是被共产邪灵控制的人。”邵俊说,“你揭露共产党的邪恶,他们就感觉骂到他们了。”

邵俊和教会的人搞活动时,几乎每次都会遇到这种中共的爪牙,他们有时候甚至会围上来集体攻击教会的人。

同年的7月15日傍晚,一个姓陈的年轻教友来接替邵俊,在桌子前值班发传单。他一个人正在那里发的时候,一帮人围了上来。这些人撕碎传单,冲着这年轻人大骂:“你这没良心的东西!汉奸!卖国贼!”并威胁到:“要是在中国早就把你弄死了!打死汉奸!回中国小心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又有一个女人大叫:“你们是法轮功!”

说起法轮功,邵俊说,在过去的几年中,他一再被别人说成是“法轮功”,因为人人知道,受到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讲真相、反迫害。

“在反共这件事情上,我认为法轮功很荣耀。因只要有人反对邪恶的共产党,首先就被认成是法轮功。”他对周围的朋友们说,“他们在做着一件正义的事情。”

在邵俊摊位的边上,就是法轮功学员的“退党点”。几年来他一直和法轮功学员们做邻居。“我很同情他们的遭遇。他们经常和我聊天,也很支持我。”

自从1999年中共发动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镇压后,全球的法轮功学员就开始了坚持了二十多年的讲真相活动。特别是在2004年11月海外中文独立媒体《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社论后,法轮功学员又开始了号召中国人退出中国共产党各种组织的“劝三退”活动。法拉盛当地就有五个帮助国人退党的服务点。这些地方一直受到中共特务的骚扰和攻击,2008年5月份达到了高潮。

在那次邵俊的教会兄弟被围攻的九年前,法轮功学员在同一个地方遭到中共打手的拳打脚踢,有人头部流血。时任中共纽约领事馆总领事彭克玉承认,他在现场坐镇指挥匪徒暴力打人。后来法轮功学员将肇事者吿上了法庭。

但是一直到今天,中共余孽远没有除尽。2017年那次对教会人员的围攻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多,直到警察来了才逃散。一个路人看到当时的情形,问过这样一句话:“‘大审判’触动了谁的神经?”

2017年中共特务对磐石教会反共摊位的围攻。(受访者提供)

“触动的是邪灵的神经。《圣经启示录》里面讲到:有一条大红龙在天上被打败之后摔到了地上,就暂时掌控了世界”,“名叫魔鬼,又叫撒旦,就是来迷惑普天下人的。”邵俊说,他也把这话写在了传单上。“那么看当今世界,是谁自称为‘龙’的传人?而且同时又是以红色代表自己?——就是中国共产党。”

* 站出来反共的教会

邵俊因为八九学运的事情,虽然最后很幸运地受到“免于处分”的结果,但是毕业时学校不给他安排工作。其实当时的研究生很少,都是学校中的佼佼者,毕业后都被分配到重要单位工作。没有分到工作,邵俊就继续一门心思想去美国留学。他找亲戚办了一个海外亲属关系,躲过了中共当时对研究生规定的“必须为国家工作五年”的限制,凭着托福和GRE高分和优异的本科和硕士成绩,于1993年来到新泽西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攻读博士学位。

“我小时候想来美国学习,是想学成后救国救民;可是到“六四”之后,我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理想了,这时候来美国完全是为了自己。”邵俊说。

他刚一到美国,就碰到了教会的人。他们热情的帮助让他在异乡感受到了无比的温暖,而且那些关于生命之道的话触动了他心灵的深处,引起他深深的思考。他想起了一段往事。

邵俊记起了自己的曾祖母阿太去世时候的情景。人们来他们家帮助办丧事。在吃了豆腐饭之后,半夜时分,邻居们就把他阿太的棺材往大板车上一放,车就沿着小巷拉走了。小邵俊跑到墙门外面,一直看着装阿太的大板车在昏暗的路灯下一路远去,最后消失在夜幕之中。

“我当时心里很恐慌。我在想,过几十年我也会这样,做人一点意义都没有,我父母不生下我就好了。”当时只有7、8岁的邵俊躺在江南那种用毛竹编成的密席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连续几个晚上都失眠了。小小的年纪,竟然在深更半夜思考人生的意义,他越想越对未来充满恐惧。“实际上,人从娘胎里生出来就是走上了一条死亡之路,越长大离死亡越近。只是我们对死亡的临近,都装作视而不见,因为太绝望了。因为我们偏行己路,陷于罪中,不知道有位创造生命的神,而神却可以把我们带入永生。”

邵俊的灵性开启,认为万物是神所造,并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于九四年受洗成了一名基督徒。与此同时,他转入西弗吉尼亚大学继续攻读药剂学博士。“在神的帮助下”,他只用了三年半的时间就获得了博士学位。在强生公司做了一年多的博士后之后,他于2009年来到了纽约市皇后区圣约翰大学,做了一名教师,四年后晋升为终身副教授。到现在他已经执教21年,培养了数十位硕士和博士生。

2017年在图书馆小花园前竖起来的那条横幅,到了第二年“六四”纪念日的时候就变成了几条横幅;等到2019年“六四”三十周年的时候,小小的三角地已经容不下他们的宣传展板了,参加的人也越来越多。

于是邵俊就把活动地点搬到了目前这个地方。这样图书馆的大楼一侧都可以挂上标语和展板。来此表达反共声音的中国人增加了很多,包括民运人士、访民等各个群体。

每周日磐石教会的教友们都在法拉盛举行反共主题活动。(受访者提供)

“去年‘六四’我们搞了十天的活动,后来就连上香港反送中运动了。我就跟大家商量说:‘我们一定要支持香港!’所以横幅也换成了香港的主题。”邵俊说。

今年一月,从武汉传来瘟疫,邵俊立即意识到这个病毒的来源和传播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所以就制作了一个横幅,把此病毒称作“中共的生化武器”。他在横幅上写道:“武汉肺炎病毒超级生化核武器、全民起义推翻中共邪恶暴政!”

中共病毒爆发后邵俊制作的横幅。(受访人提供)

邵俊对“中共背后就是撒旦”的认识,成形于2000年开始的一件事。当时另一位纽约市的基督徒李世雄成立了一个旨在曝光中共迫害大陆基督徒的“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邵俊在其中帮助做秘书及翻译工作。

他们收到了来自大陆的成千上万个基督徒被残酷迫害的案例。其中很多人被打死、打残,被酷刑,女信徒被轮奸,还有人的尸体被“缝得像麻袋一样”,表明受害者生前曾被开肠破肚。

“我们知道,中共活摘器官从七、八十年代就开始了。对法轮功迫害之后,法轮功学员成了庞大的器官来源。后来活摘器官移植成了一个产业,一个吞吃活人的产业。”邵俊说,“中共就是一个吞吃活人的恶魔!”

而对着这样一个横行于世的吃人魔鬼,号称是信仰团体的教会中却鲜有站出来反对的。邵俊他们曾经拿着这些中国大陆基督徒被迫害的血淋淋的案例,与各个教会联系,希望能到各个教会中去给他们讲国内那些兄弟姐妹的非人遭遇,请自由世界的基督徒伸出援手。

可是他们遭到了绝大多数教会的拒绝。“人们很冷淡,不仅不关心那些被逼迫的基督徒,还不让我们去讲;不光反对我们讲中共的罪恶,还要为中共脸上贴金,为其歌功颂德,误导信徒,维护中共的邪恶。”邵俊说。

面对这种情况,邵俊和李世雄两人决定自己组织聚会小组。几年之后的2013年,他们正式注册成立了这个独立的小教会——纽约磐石教会。

磐石教会吸引了一批真正认识到中共的邪恶,并敢于站出来反共的基督徒。在今年磐石教会的一次反共连侬墙活动中,一个姓林的教友说,他和其他人一样,就是看到这里的人敢于反共,就选择了参加这个教会。

他说:“神要我们‘行公义’。‘行公义’你要‘行’出来。中共这么大的邪恶、罪恶在世上横行,你都不敢站出来发声反对,你叫什么信神呢?”

磐石教会和纽约民主力量今年8月在曼哈顿时代广场举行的支援香港活动。(受访者提供)

邵俊相信,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人,给每个人的内心都安置了良知。有些人虽然不认识神,却按照良心来做事,比如大陆的良心犯,他们就受到魔鬼撒旦的打击。这种打击是各种形式的。

李世雄在多年前的一次新唐人电视台的采访中,把中共对他实施的无形恐吓称为一种“秘密力量”。“(中共)不希望把真相,就是这个政权迫害老百姓,不管是迫害宗教,还是迫害气功组织,还是迫害法轮功等等真相传出来。谁敢说出真相,谁就是它的敌人。”

他说,“为什么叫秘密力量呢?就是它是隐形的,是你看不见的,完全是秘密的。可是他的确在威胁着你和你的家庭。它随时随地会出现,随时随地也会消失。”

李世雄说,“这个秘密力量,你不从事正义的事业,就没有办法发现它,它不会对你起作用,因为你不是它的目标。秘密力量的存在主要是想限制和恐吓那些从事正义事业的人们。”

邵俊和他的教友们在揭露中共邪恶的正义事业中,不断地受到魔鬼明里暗里的袭击。这些人有时候是那些街头对好人进行谩骂暴力攻击的“路人”,有时候却是“基督徒”。

有教会里的人责问邵俊:“你们是信耶稣的,怎么还搞政治?”;“《圣经》上说了,‘你要顺服在上执政掌权的’”;“耶稣讲‘爱’”。

而邵俊却认为:“我们首先应当顺服的是神,不是让你去顺服邪恶的政权。其实,信仰上帝最根本、最起码的就是按照‘良知’行事。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良知。恶人心里也有良知,只不过他蒙昧了良知,出卖了良知。一个基督徒必须要有道德良知,否则你根本不配说自己是一个基督徒。”

邵俊认为,按照圣经中所讲,现在到了末世,善与恶的争战异常激烈。人们在善与恶之间的选择也更加困难,很多人已经分不清善恶。

“很多教会非常腐败和堕落,他们到处讲‘爱’,而不讲‘公义’。但是上帝最后要按照‘公义’和你的行为来审判你。他们讲‘爱’,其实他们爱的是中共,是魔鬼撒旦。对于被中共迫害的人,你怎么不爱呢?香港这一年多下来,有多少年轻人被杀戮、被暴打、被强奸,你都不敢站出来谴责中共,你的爱哪里去了?

“在中国大陆,多少无辜的人被欺压剥夺,被关在监狱里,被酷刑,被谋杀,被活摘器官,你却无声无息,你的爱哪里去了?——你的心里根本没有神的爱,你爱的是魔鬼。”

他相信,“从一开始人就一直在上帝与魔鬼的争战中,也就是在善与恶的争战中,公义与邪恶的争战中。就看你选择站在善的、公义的一面,还是选择站在邪恶的一面、跟着魔鬼跑。越到末世,争战越激烈。因为魔鬼知道它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越加猖獗。这个世界就越来越邪恶,越来越败坏,争战也会越来越激烈。中共的崛起和这个中共病毒,都是魔鬼撒旦的作为。只有依靠神,才能战胜邪灵!”

目前美国大选在即,共产邪灵操控的极左社会主义势力越来越疯狂的时刻,邵俊打出“挺川灭共”这个标语。他说,这个时候支持川普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这不是两党之争,乃是一场正邪大战。是选择归回神、还是离弃神的争战;是选择让美国再次伟大,还是败坏下去的争战。

“美国之所以伟大,是因为这是以基督信仰建立的国家,先辈们都是虔敬的基督徒,所以蒙受了神极大的祝福,在短短的时间里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他说。“但是近几十年来,美国严重偏离了真道,以所谓的政治正确替代了神的公义,陷入了人的私欲和魔鬼的迷惑之中,同性恋合法化就是一个典型。”

所以,“只有归回神,美国才能再次伟大。川普就是带领美国回归传统信仰的总统,也是魔鬼撒旦的死敌。纵观全球,只有美国可以抗衡中共;也只有在川普的带领下,美国才敢与中共抗衡,因为美国的许多政要人物,包括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早就被中共用钱色制服了。”

今年9月27日,磐石教会和支港联、纽约民主力量等组织联合举行了大规模的“挺川灭共”的集会和游行,除了教友、民运人士、访民外,著名的“依法灭共”的倡导人袁弓夷和众多港人也参加了活动。

邵俊在9月27日挺川灭共的集会上。(受访者提供)

邵俊身穿一件写着“光复香港”的黑色T恤,在台上带领祷告。希望美国从上到下能认罪悔改,重归上帝;希望中国人民能认识到,中国已经被中共带入了罪恶深渊,只有认罪悔改,远离罪,才能让中国成为真正的“神州”。

“一切有良知的、正义的人们都应该站起来,反抗共产党这个邪灵,除灭这个邪灵!”邵俊说着,挥动着手臂。他内心坦荡、充实,正义凛然,因为他知道,他正在做着“蒙上帝喜悦的事情”。

在坚持了近四年的时间,经受住了共产党的谩骂、骚扰和暴力攻击后,磐石教会的反共连侬墙已经成为纽约市一块坚强的反共阵地——一支在神的带领下与邪恶征战的队伍。#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大时代华人】一根“牙签”背后的爱情
【大时代华人】从东师古村到共和党大会(上)
【大时代华人】从东师古村到共和党大会(中)
【大时代华人】从东师古村到共和党大会(下)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为何去三星堆 侵台有时间表?
【有冇搞错】博鳌论坛越来越冷 习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视界】海外餐馆爆窃密 习自曝7致命弱点
【探索时分】蝙蝠侠战舰:朱姆沃尔特号驱逐舰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