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窟探秘】石破天惊的佛像 预示朝代兴衰

作者:兰音
此为莫高窟第203窟西龛内的凉州瑞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3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北魏正光元年的一天夜里,河西番禾县的望御山谷的上空,狂风暴雨大作。忽然,一道雷电凌空劈下,地动山摇,崖壁开裂,显露出一块丈八高的巨石。巨石的形态仿佛一位张开双臂、迈步行走的巨人,只是缺失了头部。

河西自古就是佛教胜地,当地人坚信,这是一尊天然的大佛像,并尊称为番禾瑞像或凉州瑞像(古时河西走廊属于凉州)。震撼之后,人们开始担忧,因为他们想起了八十多年前一位外族高僧的神秘预言……

灵像残缺,世乱民苦

佛像破山而出的八十七年前,一个名叫刘萨诃的云游僧人途经番禾县的望御山,立刻停下了脚步,对着崇山峻岭顶礼膜拜。过路人不解其意,向其请教。刘萨诃说:“这座山崖将出现佛像。如果佛陀灵像圆备,则世乐时康;倘若残缺,那么世乱民苦。”

人们听了高僧的话,似懂非懂、半信半疑。而刘萨诃走到酒泉县外,就在石涧中圆寂了。他的骨头立刻化为碎块,如葵籽大小。僧徒认为,这是刘萨诃显圣成佛的象征,便在附近修建了骨塔和寺院。

此为莫高窟第72窟南壁的《刘萨诃因缘图》中的凉州瑞像,表现了佛像出世缺失头部的情节。(公有领域)

几十年来,刘萨诃的神迹和预言广为流传,世人都在等待真相大显的那天。直到正光元年(520年),天然的无头佛像裂山而出,昭示衰败离乱的世道。当地人见了,如何不惊慌?他们立刻召集工匠,甄选最好的石料,为大佛雕刻头像。

人们把雕刻好的头像安放在石像上部。怪异的事情又发生了,头像刚安好就掉落下来。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佛像始终不能身首合一。想来天意如此,非人力所及,大家也就打消了安放佛头的念头。

北魏是北朝时期的第一个王朝,自推行汉化的孝文帝之后,政权腐败,苛税重役令百姓苦不堪言。就在大佛像出世不久,塞北的柔然军队大举南侵,在北魏边境的军事六镇肆意烧杀抢掠。朝廷吝于抚恤赈济,六镇军民纷纷起事。虽然起义最终被镇压下去,北魏却大伤国本。

后宫之中,孝明帝突然驾崩,灵太后另立幼主。军阀尔朱荣以向灵太后“问罪”为名拥立新帝,又率军逼宫,将灵太后、幼主挟持。大军行至黄河边,尔朱荣下令,将其抛入黄河,残忍弑杀。他又将随行的宗室诸位王和两千多名官员赶尽杀绝,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河阴之变”。

北魏的悲剧并没有停止。新帝与尔朱荣的势力勾心斗角,互相残害,几年之间皇权频繁更替,最后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其皇位先后“禅让”于北齐、北周政权。从瑞像出世到魏朝衰亡,历经三十七年战乱,刘萨诃的预言正在应验。

灵像圆备,世乐时康

历史进入北周元年(557年)的某一天夜里,距望御山二百里的武威七里涧,忽然有神光闪现。好奇的人们前去一探究竟,竟然在山中发现一尊硕大的石雕佛首。这一祥瑞事件立刻轰动了整个河西,僧徒举行了盛大庄严的迎佛首仪式,恭敬地把佛首运到望御山瑞像处。

佛首挨到瑞像肩头、不过几尺距离时,就像活了一样,自动飞到了颈上,而且严丝合缝,分毫不差。瑞像的形象残缺近四十年,身首相隔两百里,居然能够完美、牢固地安置在一起,不是天降福泽又是什么?在场吏民无不百感交集,既为即将到来的太平盛世而兴奋,更为神佛的无边法力而感佩。

此为莫高窟第72窟南壁的《刘萨诃因缘图》中的凉州瑞像,表现了安装佛首的情节。(公有领域)

百姓在北周初年过了一段太平日子,刘萨诃预言和瑞像的故事,流传得越来越广,一直传入了宫廷。到了保定元年(561年),北周皇帝派遣官员到番禾查访后,下旨调集凉州、甘州、肃州等三州百姓三千人为瑞像修建寺院,分作三处,三年而功成。皇帝敕赐寺额为“瑞像寺”。这座寺院也非常神异,灯光流照,钟声连续不绝,却不知从何而来。此后僧侣众多,香火鼎盛。

十年后的一天夜里,瑞像的佛首突然落地,尊像再次残缺。这可吓坏了僧侣和官员,立即将此事报知朝廷。皇帝派出重臣亲自查验,举行隆重的仪式重新安放。然而,瑞像白天还完好,到了晚上就自行脱落。反反复复十几次都是如此。不久,周武帝下诏灭佛,全国寺院被焚毁,瑞像寺也未能幸免于难。而人们对瑞像的预言则愈加笃信。

北周之后,便是隋朝,在崇佛的隋文帝的带领下,佛法再度兴旺。瑞像寺得以重建,瑞像不知何时,再度身首合一。而隋文帝统领的国家,山河一统,进入开皇之治,百姓再次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

瑞像沟通天地,形态关乎国祚民生,自然引起历代帝王的重视。隋炀帝就于大业五年(609年)巡幸河西时,亲自驾临瑞像寺,御笔题写“感通寺”赠予寺院,并下旨扩建、赏赐大量财宝。更重要的是,他命全国寺院模写瑞像供奉,感通寺因此名满天下。

在中华文明最辉煌的唐朝,瑞像附近出现凤鸟蔽日的吉兆,那一年是贞观十年(644年),唐太宗为此派出使者,前往瑞像寺进行供养。此后,取经归来的三藏法师途经感通寺,在这里拜佛讲经;唐中宗多次派出使者到寺院敬奉宝物。中唐以后,河西为吐蕃占据,感通寺更名圣容寺,香火依然。到了元明时期,圣容寺随着丝绸之路的废弃而逐渐萧条。

刘萨诃其人

据文献记载,自北周到隋唐,凉州瑞像的预言都非常灵验。那么留下这则预言的刘萨诃又是何方神圣呢?他是稽胡族人,家境富裕,却为人凶顽,目不识丁。刘萨诃少年时放荡不羁,后来参了军,因武艺高强,喜好骑射打猎,射杀的鹿尤其多,造下许多杀业。

三十一岁时,刘萨诃在宴席中喝得酩酊大醉,竟然昏死过去,因一丝余气未断,未被下葬。七天七夜后,他悠悠醒转,讲述了一段离奇的经历。原来他昏死之时,魂魄到了地狱,见到了前世的师父,师父劝他出家;又见到过世的堂伯,堂伯说他曾为佛像灌浴,却在捐款上抵赖,所以死后在地狱受罚,之后可以转生天道。

此为莫高窟第231窟西龛内的凉州瑞像彩绘。(公有领域)

刘萨诃又游历了十八层地狱,目睹种种惨酷的惩罚。之后观音菩萨现身,为他讲经说法,教导他忏悔罪过、出家修行,将来到各地寻找并礼拜佛迹圣地。最后,地狱判官就刘萨诃的杀鹿罪进行审讯。当年他杀鹿时所骑的黑马也跳出来作证。因而,刘萨诃几次被抛入煮沸的汤锅中以偿还罪过。

还了债,刘萨诃这才还阳,在人间起死回生。地狱的见闻让他大彻大悟,刘萨诃很快剃度出家,法名释慧达,从凶悍的军官变成了慈善祥和的僧侣。他遵从观音教诲,开始云游四方、广寻圣迹的修行生涯。在路过番禾县时,刘萨诃已是得道高僧,洞见瑞像天机,于是留下预言,启悟世人。

由于瑞像的灵验以及帝王的尊崇,凉州瑞像的信仰越来越兴盛,成为佛教艺术中常见的题材。特别是瑞像所在的河西走廊中,许多石窟造像都可以见到瑞像的身影。无论是彩塑还是壁画,创作的佛像既非禅定,也非说法,采用另一种固定模式:跣足呈立姿,左手微微抬起,握住衣襟,右手自然下垂或在胸前结印。壁画表现的情节更为丰富,涵盖刘萨诃修行、预言及佛像出世、安置佛首等一系列的故事情节。

今天,在敦煌莫高窟第72、203、300窟与张掖马蹄寺第6窟及瓜州榆林窟第17、28、39窟等地,我们仍然能够一睹瑞像的神采。以初唐时期的莫高窟第203窟为例,西壁(主壁)龛中的佛陀尊像,头部采用圆塑,面相饱满,肉髻宽厚;身躯则为浮塑,左手提起袈裟一角,右臂下垂。整体向后仰,倚靠在龛壁雕刻的山峦崖壁之上,表现出佛像从开裂的山体中缓缓立起的型态。

在当今的中国大陆,凉州瑞像是什么情形呢?圣容寺除了留存一些遗迹外,原貌已不可见。新修建的圣容寺大殿中,供奉着瑞像佛体的石壁,而佛首收藏在当地的博物馆内。瑞像残缺,昭示着人们正处在混乱黑暗的世道中。如果有一天,中华大地上佛法再次洪传,盛世重新来临,那将是瑞像身首再次合一的神圣时刻。@*#◊

参考资料:《冥祥记》《续高僧传》

责任编辑:李婧铖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东汉明帝夜梦金人飞入王庭,因此派遣使者西行访求神佛。东汉使者在大月氏遇到迦叶摩腾、竺法兰两人,取得佛像经卷,于永平十年(公元67年)用白马驮回洛阳,汉明帝建白马寺,由此佛法传入中国。经历魏晋南北朝、隋唐后,佛陀的名号已被中原大众所熟知。
  • 春秋时期,执政卿赵简子梦到裸体的童子唱歌跳舞,郑文公姬妾燕姞梦到天使赠兰,权臣孔成子梦到开国之君立储。每一个梦的预示,都成为现实。
  • 湖北黄石、咸宁、襄阳等地也发生洪灾,而武汉的长江水位已经越过堤防。(视频截图合成)
    进入六月以来,中国大陆各地出现强降雨,带来异常洪水量,《地母经》预言2020年中国水灾之难已经浮现,令人忐忑。是否有更大的更可怕的灾难会发生呢?
  • 一首童谣竟预言了张士诚的最后覆灭和其三个手下的结局,历史大事件发生之前往往会有相关预言、预兆出现。之所以如此,只能说明是神佛在安排历史进程及相关预言的出现。
  • 说起中国的神传文化,人们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娲补天、伏羲演八卦、仓颉造字、黄帝作乐等上古时代的神话传说。其实,五千年来,上天并不间断着给予人间启示,在神州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遗迹,其中,自东晋十六国起开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个光耀夺目的明证。
  • 乐山弥勒大佛在1949年中共掌政后,曾显灵出现过几次异象奇迹,所以“大佛洗脚天下乱”特别引人注意;《烧饼歌》中已经预示了乱世出路。
  • 飞天是佛家文化中最为优美灵动的神明形象。她们凌空翩翩起舞,演绎梵音仙乐,在彩云香花之中,留下曼妙的身影。飞天的美,就如李白咏赞仙女的诗:“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 敦煌城中,一个持锡杖、披袈裟的身影默默地穿行。他法名乐僔,是一位笃志修行的沙门。风尘仆仆的他,走过无数城镇、林野,看遍人世繁华、落寞,他不曾停止,只为寻找一个清静修行、证悟佛法的所在。
  • 戈壁黄沙,长河落日,塞外的风光雄奇而壮丽。一队队商旅沿着绿洲的方向,一步步走出了贯通亚欧大陆的通道。中华王朝珍贵的丝绸、瓷器及种种文明,西方奇特的物种、艺术、信仰,源源不断地往来、交融,人类的文明也不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