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心眼

作者:秦文君
我第一次听到“长心眼”?不知道是好话还是坏话,因为被评价的是自己,所以全听进去了。(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孩提时期,我和爸妈住在南昌路一幢老房子里,房子年代久了,有点旧,但是古典气派,公用的客堂方方正正,大得很,在小孩的眼里是那么宽阔,像一座雄伟的大殿,院内外面有两个被高墙围起来的一大一小的天井,小天井里有一口井。

连接天井的是一个花草茂密的花园,环绕着房子。房子有三层楼高,楼梯宽大,四五个小孩勾肩搭背并排走上去也是可以的,老房子的每一层有十几套房子,一重一重,住着好几户人家。

我家住一楼的正房,邻居们说,这幢房子原来的主人是上海滩大亨的姨太太,她住在正院,那里堆放着大量的黄金和珠宝,因为时事变幻,一夜之间姨太太神秘离家出走,来不及带走的财宝可能就隐藏在正院的某一个地方。

我家真是秘密的藏宝处吗?可我和爸妈,还有外婆搬进正院居住了好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宝藏的影子。

倒是有小偷上门来过,东翻西找的,长条的地板被他撬开了几处,不知道有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宝藏,小偷真是黑心鬼,还顺手拿走外婆一把青石的“孝子手”,还有一只老旧的手表。

这两样东西是外婆惯用了的老货,外婆很是心疼,一边把地板钉起来,一边嘀咕说,小偷为什么不规规矩矩地做人,要冒险来偷她的爱物,还说:“如果他还有点良心,把姨太太藏的金银财宝找出来,留下一点,让我开开眼界。”

那天,在饭桌上,外婆又说,姨太太藏匿的财宝看来不在地板下,会不会在壁炉中?我听见了,说:“外婆小声点,让小偷听见了,又要上门来了。”

爸爸笑了,说我长心眼了。

我第一次听到“长心眼”?不知道是好话还是坏话,因为被评价的是自己,所以全听进去了。当时我六岁多,对于大人说的话,基本都懂……要是他们的话中有话,我会一知半解,只听个表面,不过一些暗喻的话大多与我无关,我并不在意,就像耳边刮过一阵小风、飞过一只小虫,不想去深究。

有时爸妈说了训斥的话,我觉得不顺耳、扫兴,会装作听不懂,而这一次是例外,我真的是听不懂爸爸是表扬还是贬损,琢磨了半分钟后,仍然猜不透。 脑子一转,想:这是一句带着奥秘的话吗?

与奥秘沾一点边,让我兴奋,问:“爸爸,这个长心眼……”

“吃饭的时候不要讲闲话的。”外婆夹着一个荷包蛋送进我碗里,说:“不想变成笨小孩,赶紧吃鸡蛋补脑子。”

外婆在家里是有权势的人,人人都让着她。这使得她行事独断,说话直来直去,不留情面。她的逼视,把我提问的热情浇灭了。我转过脸,眼睛看着荷包蛋。

外婆很有本事的,她把荷包蛋煎得好看,形状如小小的草帽,蛋白外沿一圈被煎得酥脆,微微卷起,像发硬的帽檐,其余的蛋白膨胀起来,表层有一些凸出来的油泡,咬下一口,是软绵的感觉,仿佛发酵过的。

蛋黄也是我喜欢的模样,七八分熟,不会流出黏黏的蛋液,也不会煎得太老。熟过头的蛋黄口感会粉粉的,失去了鲜嫩。眼下的蛋黄刚刚凝结成,让我舍不得大口吞下,一点一点慢慢来品,蛋黄中间嫩黄色的圆心特别美味。

我一向喜欢吃鸡蛋,不但迷恋蛋的滋味,还对鸡蛋带有一种模糊的敬仰。

外婆坚信吃鸡蛋能使小孩聪明,这个作用被她神话了,她跟亲戚朋友传授经验,说我原来是个愚不可及的小孩,现在的聪明,根源是自我出生以来,她每天给我吃鸡蛋。

外婆的暗示让我相信吃鸡蛋是聪明的源泉,如果不吃鸡蛋的话,自己会堕落,很快会变回一个小笨蛋,为了抑制不安和恐惧,我把食用鸡蛋看成是最神圣的事。

我吃荷包蛋,一副满足的神情,引来爸爸的注意,他露出欣喜的表情,说:“小孩就是小孩,多可爱呢!”

我坦然多了,“长心眼”似乎不坏。

那之后,我一天天地与过去那个不谙事理的小毛丫头道别,感情丰富起来,有了属于自己的心眼,那些想法是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的,也许我真的“长心眼”了。

我发现爸爸长了一颗“石头心”,他喜欢的小孩不是我,而是紫藤。我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没有告诉任何人。

那时候一周只有周日是放假的,爸爸每到周日要领着我,去他的同事家“和紫藤一起玩”。

紫藤家有点远,爸爸走路又快,所以我一直要走到气喘吁吁的时候,才能到达那里。

紫藤家有偌大的客厅,打开通阳台的落地窗,阵阵劲风吹来,有一种身处户外的通畅。

紫藤会弹钢琴、会画图、会背诗歌,还会画图,画出的老鼠跟真的一样,在我眼里,她什么都会。而且紫藤脸蛋漂亮、笑容迷人,身材健壮、性格很温柔,看见爸爸,就甜甜地招呼他。

而我,只是脑子好使,可是小毛小病不断,瘦得跟猴子似的,还很贪玩。我去紫藤家,干巴巴地等着紫藤,等她练完琴后,就能和紫藤一起玩办家家酒了。

我们办家家的时候,喜欢模仿大人的生活。

紫藤扮演她时髦的妈妈,维妙维肖的,我扮演卖奶油什锦糖的阿姨、威风的女警察。如果我们来玩官兵捉强盗的话,我演坏人格外来劲,似乎比演好人过瘾多了,不讲规矩,随心所欲地发动进攻。我并不在乎演强盗,但是紫藤不肯演强盗和坏人的,如果一定要她演,她情愿不玩,她平时一个人玩很久,因为她的爱好很多,而且来找她玩的小朋友很多,好像她身上有光环,会吸引人来的。

我们还模仿医生和护士,那时不懂职业贵贱和地位,着实热爱有事情可做的职业,人人抢着演护士,却不情愿演医生,护士忙着包扎伤患、打针、喂病人吃苦药,够忙的。而紫藤却喜欢演医生。坐着,一本正经地使唤听诊器。

等我们玩好,紫藤还是漂漂亮亮的,而我浑身是汗。爸爸夸奖紫藤的名字有诗意,人名和花名一样好听,还说她文静、懂事。

我低下头,心里像被小虫咬似的,有点伤心,因为我也觉得紫藤不错,只是我追不上紫藤,远远没有她那么完美。不过,离开了紫藤的家,我会忘记不快乐的情绪,爸爸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一路上无论我唱什么幼稚的歌,他都听着,像听紫藤在弹名曲似的,他从来不会那么对紫藤的。

渐渐地,我习惯了倾听紫藤练习钢琴,渐渐地熟悉了很多世界名曲,另外,我心里隐约明白,爸爸欣赏的小孩是什么样的。后来,我慢慢长大,领悟到一个女孩能保持雅致、美丽,和浑身是汗的男孩子不一样,是值得欣赏和看重的,紫藤天生就是那样的女孩。◇

——节录自《我的石头心爸爸》/联经出版公司

(文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台湾,被誉为“美丽之岛”。其来有自:16世纪期间,葡萄牙大事向海外扩展势力,该国人士飘洋过海,到处寻找可扩展之处,有一天于航海时发现台湾,大呼:“Ilha formosa!”(美丽之岛!)
  • 我看过一个美食视频,讲中国人喜欢见面问“吃了吗”的含义,是说因为以前人是饿着长大的,所以见面首先会问这个问题。而我对美食的理解是爱——全部关于爱。
  • 海上孤舟。(Pixabay)
    在张子静曾是一个少年时,和他后来的生命晚期,都写过“我的姊姊张爱玲”这样的同类文章,晚年接受记者采访谈张爱玲。他很忠厚,回忆起父亲,母亲,姐姐,一律都有温暖底色。同样,他抱歉着自己这样平庸而寒苦的一生,实在是配不上那样才情飞扬的姐姐。然而,他以她为骄傲。
  • 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那边的山棱线上终于现出第一道曦光。我虽然只是一支莲叶,这么卑微的身份能够守候主人,守候美丽鲜妍的莲花,真是打从我土里的根柢觉得荣耀
  • 牵过的手,爱过的人,牵绊依旧?温暖依旧?曾经,大手抓握着小手,小手依顺着大手。曾经,有手在你的手心打勾勾。曾经,有手在你的手心画颗心。那人,那手,那情缘,模糊了?消失了?
  • 上几期我们和大家分享了中国文化中六艺,但是这六艺在古代主要是男子所学的,那么女孩子都会学什么呢?
  • 远方未必就是前方,如果已经大幅偏离预计航向,那就继续渡下去,通往某处亦未可知。操场逆时针绕向前,最后一公里,绕进地心。远方如果是原地纵向,如果是,内向的前进。
  • 上期我们讲到,2005年11月份的下旬,高智晟到山东、辽宁、吉林调查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真相之后,给胡锦涛、温家宝写了第三封公开信,第二天,就郑重发表退党声明,并且说:这是他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 12名香港青年为什么要逃离香港?有人说,中共承诺的一国两制根本没有兑现,香港人的和平反抗,你们却是无情的镇压,那他们只能逃离这被压迫之地。“逝将去女,适彼乐土”,到那有民主有自由的地方。
  • 张爱玲的成长过程中,成天耳闻目睹的就是大家族里的亲人反目,显赫的家世背后,子弟的败落,现实生活中的窘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