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川普总统的疫情应对和科学

人气 909

【大纪元2020年10月21日讯】对疫情的应对包括预防措施、治疗方法、个人防护和社会调整等,从疫情发生至今,美国政府应对措施是否得当,和医学界的合作如何?某些科学杂志对病毒和疫情的了解是否绝对正确,科学决策是否应该压倒或取代社会和政治考量?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各位观众好,今天是10月19日。

前几天,一个朋友来电话,说和她儿子有些争论,她儿子认为川普总统的疫情应对措施是错的,是不尊重科学。也许不是巧合,国际顶尖科学杂志《自然》也发表编辑部文章批评川普总统并公开支持拜登。我今天就来谈谈川普应对疫情是否得当,是否科学。

众所周知,在疫情早期,当中共和WHO联手隐瞒和淡化疫情时,川普总统就已下令停止来自中国的航班,此举受到民主党大佬的攻击。这不是容易的决定,因为预防性措施是最吃力不讨好的。

疫情早期,至少部分因为中共拒绝和世界分享疫情发源地的信息,科学界对该病毒一无所知,并没有成熟的防治方案,从防止传播看,就有彻底封城和群体免疫两个极端的方案;

川普政府采取的是平衡方案:部分封城、社交距离、个人防护、远程办公、逐步开放、联邦纾困,尽量降低失业率;在治疗上,采用重症住院、轻症在家自我隔离以防止医疗系统瘫痪,加快已有抗冠状病毒药物的临床试验和批准试用(如瑞德西韦)、已有其它药物的应用(如氯奎和组胺2阻断剂famotidine),开发新型治疗方法(Regeneron,两种针对病毒刺突蛋白单克隆抗体的鸡尾酒); 最广泛的测试(这也许就是美国确诊病例多于其它发达国家的原因);政府和医药公司签合同加速开发疫苗(疫苗前景不明,一般公司不愿承担风险)、加速重要个人防护设备的本土化生产;这些措施,到目前为止都是成功的,至少科学界没有提出过更有效的综合措施。

当然在对付疫情上,美国有自己的困难:各州有权自行制定封城措施,联邦不应承担全部责任;不同于亚洲的文化,一般民众拒绝口罩;政治干预(大规模人群违反禁令从BLM运动开始,得到民主党地方政府的支持),明眼人可以看出,这些并非川普总统的政策所致。

除了科学界没有更有效措施外,政治对手拜登-贺锦丽班子也只是声称而并没有提出不同于川普总统的方案,提出的部分都是川普总统正在实施的,如提出要复工,必须给员工口罩,这根本不是方案,而至少口罩缺乏是前几任美国政府的错误,把生产线全部移到中国,而川普政府是第一个竭力纠正这一错误的。

防疫不是一个纯科学的问题,而是科学、社会、政治的综合问题。如果按照某些流行病学家的建议,只有全面关闭美国社会包括美国经济才能有效控制疫情,那对美国经济是致命打击,失业率就不是千万而是上亿,因社会活动停顿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会数倍数十倍于现在COVID19造成的死亡。

猪流感疫苗广泛接种的决策错误

1976年的猪流感疫苗广泛接种就是一个决策错误。当时在新泽西迪克斯军营发现了四例猪流感病毒引发的肺部感染,一人死亡,由于1918大流感的教训,当时面临的抉择:这是否另一波致命大流行的开始,医学界、政府医疗机构和政府是等待大流行开始还是立即开始研制并广泛接种疫苗,因为疫苗需要时间,等到大流行开始才研制和生产很可能就来不及了。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一旦有了疫苗,是全面接种还是储存疫苗,因为从制造出疫苗到完成全国接种需要3个月时间,这期间可能会有很多人感染死亡,而如果接种却没有发生大流行,同样会被指责。

最后结果是全国接种,但预期的大流行并没有到来,后来由于疫苗导致的外周神经性疾病格林-巴利综合症又持续多年的诉讼。那是一场公认的公共卫生灾难。

应对突发流行病 有更多科学以外的因素制约

这说明,人类对突发大规模流行病的认识,对应还是有限的,决策过程和结果都会出错,这里有科学局限性因素,也有更多科学以外的因素制约。

当时还有个著名的亚历山大问题,一个华盛顿大学公共卫生教授亚历山大在决策会议上提出问题,要怎样才能使与会者改变全国接种的决定,包括已有病例的严重程度、是否有其它新病例出现、如果情况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出现?但似乎无人打算回答他的问题,而他也没有坚持,也就是说,即使在医学界,也不总是正确的观点占主导地位的,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

科学不是万能的,科学就是对未知的探索,对科学家都是未知的领域,科学家不应该自命权威,而对社会政治领域,科学的介入往往是灾难而不是解决方案,社会达尔文主义就是一例。

前几天国际顶尖科学杂志《自然》公开批评川普总统,支持拜登竞选,这是非常不合适的。

我们可以理解,对于西方国家由于医学伦理不能放手做的实验结果和论文往往出于中国大陆,这次处于疫情风暴眼的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就是《自然》杂志的最爱,石正丽那篇著名的功能增加实验就发表在《自然》杂志,论文对蝙蝠冠状病毒刺突蛋白进行改造而获得了跨种感染的能力。

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早在20年前,《自然》杂志就报导了第一批来自大陆在美国获得学术成就的生物领域的科学家兼职把高科技带回中国并建立实验室的故事,那些实验室今天被叫做“影子实验室”。

那时中共当局还没有千人计划,连想法都没有呢,《自然》杂志就在鼓励宣扬这种今天被认为是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了。今天,作为科学家,难道不应该致力于挖掘发现COVID9疫情的根源吗?当然向中共追责是政府的责任,但对疫情根源进行科学溯源给政府提供政策依据不是科学杂志应该做而没有做的吗?向中共磕头的不仅是政客。

好,今天就谈到这里,如果你喜欢这个节目,请订阅,请点赞。谢谢观看。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横河:国殇日海外抗共新联盟
【横河观点】习近平学毛邓?陷入自相矛盾
【横河观点】亨特‧拜登丑闻之外的六大问题
【薇羽看世间】川普政府告脸书
最热视频
【重播】内华达法院“选举欺诈”听证会
【远见快评】夺回美国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么
【大陆新闻解毒】混球时报:讥李毅胡编挖暗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拍案惊奇】川普重磅讲话预警 周庭狱中谈遭遇
【新闻看点】政变4大显像 拜登背后中共黑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