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中共“双拥”表彰大会能稳定军心?

人气 1528

【大纪元2020年10月21日讯】10月20日,中共召开了全国双拥模范城(县)命名暨双拥模范单位和个人表彰大会,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与会代表,李克强发言称各地区各部门要全力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为军人和家属排忧解难云云。

所谓“双拥”,即“拥军优属拥政爱民”,是中共从工农红军时期提出、之后持续推行的要求军队和民众为党奉献的策略。

中共此际高调搞“双拥”,乃是笼络军心之举。当前,中共自己承认,面对“前所未有的新问题”、“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台海的紧张局势、南海争端、中美关系降至冰点等形势令中共陷入孤立和被动,它必须牢牢抓住“枪杆子”。

中共自建政至今,对各界民众(包括军人)一律进行欺骗、利用、压榨,“双拥”便是它实现目的的一个伎俩。

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在其管辖的陕甘宁边区开展“双拥”,主要原因是为了获得粮食等军需物资。边区政府连年增加公粮征收量,群众还要负担“救国公草”、“寒衣代金”、义务运粮运草、义务劳军等,税收沉重,民怨深重,志丹等地有群众抢劫公粮。 1940年一二月间,陕甘宁边区下辖的环县在扩兵征粮中发生了全县性的自卫军哗变事件。

几十年来,中共以“拥军”为名盘剥百姓,又借“爱民”的幌子逼士兵卖命,最终得利的是共产党。

在本次“双拥”表彰会上,李克强之所以称要使广大官兵“不为后路担心、不为后院分心、不为后代忧心”,就是因为近年来大陆各地退役和转业军人就业难、生活难。许多退伍军人参与了集体维权活动,但是请愿收效甚微。地方政府并没有很好地为他们解决安置和待遇问题,相反,他们进京上访还时常遇到阻截。

2017年5月26日,高智晟律师收到92岁老兵刘忠才的上访材料。刘忠才是山西吕梁地区临县八堡乡元条堎村人,1946年加入彭德怀的野战军,出生入死10年,1956年,他拖着一条瘸腿回到老家,发现比他早几年参军的二哥刘忠亮音信全无。

刘忠才和家人向上级部门打听情况,但是哪一级政府都不管。他说:“没人理我们,到离石市民政局,大门从来连进都不让进,一个大活人跟了共产党就这么没了,可能是为革命牺牲了吧!”

刘忠才还反映说,为了生活待遇问题,“最近三年我们快跑断了腿,多次找过县里和乡政府都不管。退伍证件上有彭德怀的签名,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盖的公图(公章)他们不认,说国防部的事他们管不了。”县民政局的领导有时说,因为彭德怀死了,有时又说找不到档案。后来,民政局让老人的儿子找信访办,信访办让找政务大厅,找到了政务大厅就没有下文了。

2017年6月24日,高智晟收到刘忠才家人的消息说,山西临县民政局陈局长代表官方表态,提出了解决方案:愿意一次性给刘忠才200元左右的补偿。刘忠才一家没有接受。

高智晟律师写道:“这是怎样的一种黑色幽默。……200元钱,值不抵贪官们的两根香烟价,牺牲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刘的二哥刘忠亮),刘忠才本人一条腿残疾,交涉了这么些年得了的结果。”

刘忠才当年跟着共产党走,是因为“只记得听说这次打江山和以前不一样,是完全彻底为了穷人的,搭上性命也划算的。”

刘忠才兄弟俩为共产党拚命、打天下,最后被党晾在一边,划算吗?

最近几天,中共高调纪念“抗美援朝”,称之为“捍卫正义的伟大胜利”,这完全是踩在几十万被牺牲的志愿军尸骨上歪曲史实。

2010年10月25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80岁的蒋学权老人自朝鲜战场回国后遭冤狱10年,其后虽得到平反但一直不获赔偿和应有的待遇。当年,他看见中共电视上的纪念活动,不断落泪。

蒋学权说:“想起抗美援朝,我只有哭。”“我们现在基本上什么照顾都没有,什么依靠找不到,没有活路。最不服气的就是我为革命15岁参军,又服从党的分配参加抗美援朝,当时我的腿受伤,头上还有两个弹片没取出来,结果现在看病没钱,吃饭都没钱。”

另一位老兵吴修泉16岁参军,1950年10月25日被派往朝鲜战场。他在2010年受访时说:“我是搞侦查的,一个侦察排第二天有情况集合的时候发现全部冻死了,惨不惨?那时候一天吃不上一顿饭,吃不上饭也要打,现在想起来死了几十万人我们非常惭愧非常难过。中国人民称我们是最可爱的人,现在我们成为弱势群体,成为被遗忘的人,我们心里能平衡么?我现在拿两千多一点已经算高,农村的只有250元。”

当年韩战结束后,中共坚持遣返全部志愿军战俘回大陆,联合国军则要求“自愿遣返”,后改为“不强制遣返”。最后22,000多名中共军人战俘中,1万4,000多人选择前往台湾,他们受到了台湾中华民国政府的盛大欢迎,被安排住进“义士村”。有志愿军战俘在日记里写道:这一天,是多少年来睡得最好的一天。之后,中共战俘纷纷宣誓脱离共产党,踊跃报名加入国军。

一万多名中国战俘奔向自由,是大陆军人集体抛弃共产暴政的重大事件,因为他们在战场上亲身体验了炮灰的滋味,不愿再为中共卖命。

中国著名法学家、志愿军老兵程干远撰写了《亲历韩战——中国军人回忆录》。他表示,“当时志愿军战士都很年轻,我们都抱着单纯的爱国主义参战,实际上是受蒙蔽。我们现在要告慰这些灵魂,我们不能再为独裁政权去卖命了,军队不能变成他们打天下和看家护院的队伍。”

中共要求军队姓“党”、警察姓“党”,一切职能部门都要跟党走,这从根本上违背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目前,中共政权危机四伏,它最担心军队会反戈一击,所以试图稳定军心。不过,无论它搞出什么花样来,也只能靠欺骗和利诱拖延时间,不会挽回人心,不会改变它覆灭的结局。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共产暴政录:“抗美援朝”真相
张林:青少年被迫加入抗美援朝志愿军
李江琳:中国人的仇美情绪从何而来
批中共瞒疫 纳瓦罗:这笔账必有到期的一天
最热视频
【重播】专访《蚕食美国》制作人鲍尔斯
【远见快评】“移交”启动 拜登“白等”?
【新闻看点】拜登选带“病”阁员 墨菲遭死亡恐吓
【拍案惊奇】阻川普连任 揭秘全球大重构计划
【西岸观察】拜登自命组阁“新瓶装旧酒”
【十字路口】五大暴力超限战 左派逼宫川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