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夜归(彩墨)

作者:徐明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夜归(彩墨)69×70。(局部) 。(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夜归

李白诗:“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傍晚,我从山上走下来,月亮伴随着我,跟我回家。

这幅图完成之后半个月,我把它PO在Facebook上,引来不少网友的回响。其中有一个叫Lily Tai(戴丽玲)的网友有所感的写下一首绝好的小诗,经她同意,抄录于下:

在氤氲的雾霭里

提灯 昏黄如尘

我在月色中归来

你还在不在

树已成林 成荫

等待 满山遍野

雪降 纷飞藏雪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夜归彩墨)69×70。 (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Return at night  ink and color painting

Poem of Li Bai: “Twilight from the Bishan, mountain and moon go with me” – In the evening, I walked down from the mountain, the moon is with me and go home with me.  Half a month after this painting was completed, I put it on Facebook, receiving many netizens’ response. One of them name Lily Dai (Dai Li Ling), who has responded to my painting and wrote an excellent poem, which I have transcribed as follows with her permission.

In the dense mist

Lift lantern     Yellow dim as dust

I return under the moonlight

Are you still here

The trees have become a forest with shade

Waiting    filled with all mountains and grounds

Snowing   snow fall swiftly

责任编辑:昌英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看过一则故事,说神仙吕洞宾有一次经过洞庭湖畔,看到那边景色绝美,山岳巍峨、波光粼粼,随手写了两个字:“虫二”,请人刻上木匾,挂在岳阳楼三楼。
  • 我认为山水画用什么稀奇古怪的色彩来展现一座山、一片树林,都没有什么问题,可以随心所欲地画去,不必拘泥,顾虑太多反而画不好。
  • 曾看过师长们把传统中国画颜料施洒在纸上,然后拿到太阳底下去曝晒。没有多久,几乎所有的色彩都褪差不多了。看来这些传统国画颜料是靠不住的,不经久。怪不得现今吾人看到齐白石的那些花卉,墨迹犹存,可是几乎看不到那些叶片的本色了。
  • 这张画几乎不使用毛笔,所有的形象,线条都是拓印而成。岩石、山壁用塑胶袋剪成片条状来印拓,树林则用小树枝沾墨压上去,以树枝拓印而成大树,更有树林的韵味。
  • 喜爱美术的徐明义,师范学校毕业服务期满后,在报考大学时,因担心学美术无法过活而填中文系,毕业后教了一辈子国文。尔后,进修考取文大艺术研究所甲组硕士,因缘际会,在退休前转为美术老师。如今,出版个人画集7册、散文集1册;徐明义善彩墨画,用色浓烈瑰丽,允为个人特殊之画风,擅长山水、花鸟;偶亦展布流沙画,以黑沙流淌于纸上而成,为极特殊之画风画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妇和少数上班族,利用空余闲暇时抽空画画,浸润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乐此不疲,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将在桃园图书馆平镇分馆 1楼文化馆的“徐明义师生联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诸于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与赞许。
  • 晚上,一弯上弦月出来了,乌云在月亮四周涌动,月儿时而露脸,时而被遮掩,天空颇不宁静。
  • 在桃园县大溪、龙潭甚或是新竹县的关西、竹东一带,因为临近中央山脉,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变,美景处处。往往此时看是一景,绕个弯却又是另一处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给。
  • 我差不多每天都会去桃园市芦竹区的乡下散步,经常看到有些爱花人士在他们家的前院栽种各类花草或小灌木。
  • 在森森林木的掩映之下,可以看见农庄屋宇的一角,稻草堆也叠置在屋旁。蓊郁的树林识相的让出一条小路来,好让骑牛驾车的人可以安然地通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