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37亿元联邦合同私自给了成立才7天的公司

特鲁多政府被指滥用公帑 反对党提议调查未果

2020年10月21日,星期三,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在国会就反腐委员会动议回答问题。(Sean Kilpatrick/加通社)
人气: 3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21日】(大纪元记者李平、周行多伦多报导)《蒙特利尔日报》(Journal de Montréal)调查记者周三(10月21日)公布报告显示,特鲁多政府在没有经过正常公开招标情况下,将一个2.37亿元的呼吸机合同,私自给了一家在拿到合同前7天才成立的新公司,更离谱的是,联邦政府还多多白花1亿元。

据Westphaliantimes网站报导,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叫FTI Professional Grade,在拿到联邦政府合同7天前才成立,网站显示公司员工总共才两人。

就是这样一家公司,拿到特鲁多政府1万台呼吸机的生产合同。拿到合同后,FTI很快将合同包给Baylis公司负责呼吸机的生产,而Baylis是自1980年代就是自由党活跃成员的前自由党国会议员白利斯(Michael Baylis)所有。2015年,白利斯当选国会议员,一直到任职到2019年,白利斯和特鲁多还有私交。

合同金额巨大,签约公司背景蹊跷,都引起外界质疑。此前WE丑闻中,特鲁多也被曝光在疫情期间将一笔巨额合同独家给了与其有私交的WE。

报告还显示,特鲁多政府这笔呼吸机合同,多花了纳税人近1亿元。加拿大呼吸机主要生产厂家Medtronic每台呼吸机价格1万美元(1.37万加元)左右,Baylis公司根据Medtronic呼吸机模型生产的呼吸机,却向特鲁多政府狮子大开口,每台要价2.37万加元。也就是说,1万台呼吸机合同,特鲁多政府多花了近1亿元。

再继续深挖和比较,差价更惊人。越南Vingroup呼吸机生产厂家,根据Medtronic模型生产的呼吸机,每台售价仅7,000加元。

自由党挡住反腐委员会动议

一直以来,特鲁多政府强烈反对成立国会反腐委员会。在新民主党、绿党支持下,联邦自由党政府成功挡住了保守党提出成立一个“反腐败”委员会的动议。

周三下午,国会议员以180票对146票的投票结果,否决了保守党提出的此项动议,一些政党担心该动议可能导致提前大选的事,不会发生了。

在国会周三的问答时段开始前,新民主党和绿党分别表示,他们希望避免选举,所以不支持保守党提出的设立新委员会动议。

保守党的动议,是要创建一个由反对党主导的委员会,用来调查WE Charity丑闻,以及反对党认为政府将病毒大流行相关的资金给了自由党朋友的相关事件。该动议将赋予此委员会广泛的权力,可以召唤包括总理和其他部长在内的人做证,并要求就一系列问题提供相关文件。

特鲁多政府过去1年麻烦重重

一年前的今天,加拿大选民选择让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连任,但给其在国会的议席不到总数的一半,也就是说,特鲁多当上了一个少数政府的总理。

在该政府上任的一周年纪念日,自由党不得不面对一个相当于信任投票的动议,该动议提议建立一个由反对派主导的委员会,用来调查WE Charity丑闻,以及官方反对党认为政府将病毒大流行相关的资金给了自由党朋友的相关事件。

过去的一年,也是一个史无前例、灾难和危机众多的一年。City News在10月21日刊登的一篇文章,罗列了5个发生在过期一年的重大事件。

  • 一次坠机致85名加拿大居民死亡

1月8日,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的PS752航班从德黑兰机场起飞后不久,被2枚伊朗导弹击中。 在176名遇难者中,有55名加拿大公民和30名永久居民,他们中的数十人是在来加拿大的途中,许多人是度寒假后返校的学生及学者。

加拿大和PS752航班受害者国际协调和反应小组的其他成员,一直在敦促伊朗对该悲剧进行彻底、透明的调查;他们希望对负有责任者进行刑事调查和公正审判,并对受害者家庭做出赔偿。

一些遇难者家属批评特鲁多政府,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去制止伊朗方面对此事的拖延。

  • 原住民堵路抗议蔓延全国

今年2月,卑诗省原住民Wet’suwet’en First Nation的世袭首领,通过堵路等方式,抗议位于卑诗省北部、穿越他们传统领土的天然气管道建设,声援该抗议的活动逐渐蔓延全国。抗议者在各地的堵路行动持续了数周,引发了人们对经济崩溃的恐惧,并呼吁政府强行清除堵路的障碍物。

3月初,联邦和省级政府与世袭酋长达成了关于Wet’suwet’en权利和土地所有权的协议,才结束了这场大范围的堵路抗议。但是,仍未能解决沿海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潜在冲突。

  • 中共病毒大流行

3月中旬,导致中共肺炎(COVID-19)的病毒开始席卷加拿大,全国进入了封锁状态,人们被告知要待在家里,并尽可能避免与他人接触,除必需业务外,所有其它业务均被关闭,经济陷入混乱。因为妻子感染了该病毒,特鲁多本人也不得不隔离数周。

在病毒大流行期间,联邦政府匆忙创建救济计划,投入数以千亿计的资金,帮助加拿大人维持生计。

在夏季,病毒传播开始减弱,各省开始放宽一些公共卫生限制。但是,秋天到来后,该病毒的传播再次激增,全国现在正处于第二波病毒流行浪潮之中,其威胁看起来比第一波更严重。中共病毒大流行已经杀死了超过9,000名加拿大人。

目前,联邦和省级政府正在努力遏制该病毒的传播,同时希望不迫使全国重新陷入那种破坏性的经济封锁。

  • 弗洛伊德之死引发激烈抗议

5月25日,美国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明尼阿波利斯警方抓捕时死亡,结果导致了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而且延烧到世界多个国家,包括加拿大。

6月份,特鲁多在渥太华举行的其中一场抗议活动中,戴着口罩单膝下跪。

  •  WE Charity丑闻

6月25日,特鲁多宣布设立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该计划很快便因为涉及利益冲突丑闻而流产。原因是慈善机构WE Charity获得了独家管理该计划的政府合约,管理费高达4,350万元。但是,总理及财长的家族都与该机构有金钱关系,而且都没有回避参与相关的决策过程。

按已经披露的信息,在过去8年中,WE Charity为特鲁多的妻子参加一次演讲支付了1,500元;并为她参与的其它8项活动共支付了近24,000元的费用。这些年来,WE Charity向特鲁多的母亲支付了180,000元的演讲费和近164,000元的费用;向特鲁多的弟弟支付了36,000元的演讲费和超过22,000元的费用。

当时的联邦财政部长莫纽(Bill Morneau)也因为其家庭与WE Charity有金钱关系,和特鲁多一样,被联邦道德专员调查。其后不久,莫纽在8月初突然宣布辞职,并连国会议员的职务也辞掉了。◇#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