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亨特电脑门新一轮风暴 谷歌被起诉

人气 11820

【大纪元2020年10月22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0月21号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音频版)

所谓计划没有变化快。原本以为拜登丑闻的下一轮爆料可能要到大选前10天左右才会到来,但暴风雨比我们预料的显然要早了几天。

从昨天到今天,拜登父子丑闻这场空前的危机,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其标志性事件有两个:一个是亨特涉嫌对未成年人犯罪的证据被曝光了,并且该证据已经被移交司法;另一个就是大家此前都非常关注的FBI,终于有了一点动静。尽管这点动静是以被动方式披露出来的,但还是有比较重要的意义。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比较重要的新闻,可以说是独立的新闻,也可以说与此次拜登危机相关,这就是美国司法部对谷歌提起反垄断起诉。司法部这次如果能够胜诉,将对美国产生深远的影响。

下面我们就来讨论这几个堪称都是重磅的事件。

亨特涉嫌侵犯未成年人 朱利安尼来送警

率先掀起这第二波风暴的仍然是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他在美东时间的昨天,也就是10月20日晚间接受Newsmax-TV这家媒体的专访时披露,一条亨特发给他父亲,也就是拜登的信息显示,他涉嫌有侵犯未成年人的情节。

这条短讯的图片已经被朱利安尼曝光了,其内容非常不堪,大概意思是说,亨特的大嫂对他的心理治疗师说,亨特的性行为不当,因为这个对象是一个不知名的14岁女孩。

同时,亨特还抱怨他的嫂子不肯来见他,就是因为他会赤身裸体一边吸食毒品一边和未成年女孩裸聊,这对孩子的影响非常不好。

亨特为什么抱怨他嫂子不来看他,是因为在很长时间内,亨特都和他嫂子存在不正常关系,这点已经是举世皆知的公开的秘密了。

朱利安尼进一步表示说,亨特的硬盘中有海量的未成年女孩的照片,并且还有其它一些难以公开的细节,他已经把这些内容都直接移交给了特拉华州的警察。

然而,非常有意思的是,正当大众关注特拉华警方会否拘捕亨特进行调查的时候,特拉华警方在今天早上9点钟火速发布了一份声明,说他们已经把有关亨特‧拜登涉嫌犯罪的调查资料移交给了FBI。

大家看到了吧,这案子转了一圈,皮球仍然被踢到了FBI的脚下。

为什么朱利安尼把证据先交给州警呢?当然和FBI一直保持沉默有关,这明显让人对FBI难以信任。另一方面,根据特拉华州当地的法律规定,男女发生性关系的最低合法年龄是18岁,亨特与未成年女孩的性行为将构成联邦重罪。

朱利安尼公开将犯罪材料交给特拉华州警,目的就是通过正式的走程序来施压。他应该早就预见到州警根本接不下这么大案子,所以州警只能公开将案子转交FBI,这样一来FBI就无法继续对亨特电脑保持沉默。这对身为大牌刑事律师的朱利安尼来说,不过是略施小计罢了。

朱利安尼:拜登父子涉嫌犯五项联邦重罪

除了亨特涉嫌刑事犯罪的这部分,朱利安尼还直接曝光了有关拜登的犯罪内容。

他说由于硬盘信息量太庞大,自己截至目前只浏览了其中大概一半的内容。但仅就这一半的内容,已经显示出拜登父子至少涉嫌犯下五项联邦重罪,以及涉及到至少3000万—4000万美元贿赂的证据。

而且相关信息显示,拜登是把他儿子亨特当成“bag man”来使用的,这里的bag man,翻译过来应该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白手套”的概念。朱利安尼说,拜登从外国政府或实体获得了50%的“贿赂钱”。

他还证实,此前福克斯证实的拜登就是BIG GUY ,在与华信集团那笔交易中,另外瓜分股份的3个中共一方人士中,至少有一个被证实是中共情报人员。

所以我们就看到,这部分爆料其实涉及到了两个关键的问题:

1. 此前我们说亨特是个败家子坑爹的说法,其实不够准确,因为这不是一个败家子行为不端把老爹拖下水的故事,而是老爹从一开始就把儿子当成白手套,当成权力寻租的推销员在使用,这个主次关系是有本质区别的。

2. 这是第一次有明确的信息显示,拜登和中共的情报人员发生了非常直接的利益共享,那么拜登为了得到这些都向中共情报机构付出了什么样的回报?这显然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朱利安尼的爆料之外,还有另外一条值得重视的信息,是FBI终于对这场巨大的丑闻有了被动的回应。之所以说是“被动”,是因为这不是FBI主动公开的声明,而是通过两位政府高级官员披露出来的。

FBI终于有了回应

两名高级政府官员在昨天向福克斯新闻证实,联邦调查局(FBI)的确拥有属于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其中包含他的国外业务往来的电子邮件,当然也包括了亨特与乌克兰和中共的联系。

其中一位联邦高级执法官员明确告诉福克斯新闻,这些电子邮件都是“真实的”。

FBI也首次以信件的方式回应了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罗恩‧约翰逊,因为约翰逊正在调查亨特的电脑事件。这封信件以标准的官方措辞表示,联邦调查局目前对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10月19日发表的公开声明“没有任何补充”。

这封信还有这么一句话:“当我们得到可行性情报的时候,联邦调查局将会与情报界协商,评估是否需要根据现行的通知系统,向你和委员会提供防御性简报。”

这个回应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官方式,但实际上还是暗藏机关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FBI说他们对国家情报总监19号的声明没有补充,那么这位总监说了什么?查查资料就会看到,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在19号发表的声明就说了一件事:亨特‧拜登的电脑不是俄罗斯虚假宣传的一部分。

很显然,拉特克里夫的声明等于含蓄的证实了这个电脑资料的真实性,因为关于电脑的来源目前就2种说法,一种是来自亨特送到修理店导致内容曝光,另一种是民主党声称的来自俄罗斯造假。情报总监干净利落否定了后者,就等于承认了前者。

而FBI在回信中明确提到了情报总监的这个声明,然后说我们没有任何补充,这说明什么?这个言外之意很清楚,就是以一种委婉的方式说明,我们支持情报总监的说法。换句话说,FBI这次的回信,实际上是以支持情报总监的方式,含蓄证实了亨特这个电脑的存在,以及其中信息的真实性的存在。

就我个人的判断,朱利安尼很可能在第一时间获知了这封回信的内容,然后他马上就按照程序把证据给了特拉华警方:你FBI不是说需要得到“可行性情报”吗?好的,马上你就会得到。

特拉华警方当然不是笨蛋,一记远距离长传就把球送到了FBI脚下,等于公告全天下人:现在罚点球的明星就是FBI,要怎么射门就全看他们的了。

华尔街日报加入战团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进展,是《华尔街日报》以一种非常正式的方式加入了战团。

就在今天,《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堪称重磅的社论,文章指出,拜登有义务回答关于他儿子兜售影响力以及个人财务往来的问题,尤其是与中国相关的部分。而且,不但拜登不该闪躲,媒体也应该继续追查这件事。

这篇社论也提到了福克斯那篇关于BIG GUY就是拜登的报导,提到了情报总监打脸民主党关于亨特电脑是俄罗斯阴谋的声明,最后还发出了犀利的质问,说:拜登父子迄今没有否认电邮的真实性。尽管目前暂时没有在司法层面证实他们犯法,但是否违法,并不是衡量一个政治人物的最低标准。2017年拜登就已表态要竞选总统,而如果拜登或亨特成为中共政府企业的合伙人,拜登在当选后将如何处理中国议题?所以,从拜登自己的政治利益出发,他必须清楚交代他在中国的业务往来。

大家看到了吧,《华尔街日报》可以说是除了福克斯之外的第二家对拜登丑闻发起追问的主流大媒体,这是在拜登丑闻爆发刚好一个星期之后。而非常有意思的是,《纽约时报》也在今天刊发了关于川普过去经商时期,曾经试图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报导。

这个现象显示出,左派在拜登丑闻不断发酵的压力下,已经开始出现松动。如果说,立场基本处于中立的《华尔街日报》加入战团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中间选民和温和左派的表态,那么《纽约时报》的文章简直就是高级黑。因为刊发这样的报导只能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公众产生一个印象:你们看,川普不也在中国寻求商业机会吗?他可能也不干净。

大家看到了吧,最关键就在这个“也”字,这实际上等于变相承认了拜登的确和中共是有勾兑的,公众并不是傻瓜,不会看不出纽时这点搅混水的手法。我们且不说川普作为一个商人在中国拓展业务是否合理合法,单单就《纽时》这种“川普可能也不干净,所以拜登不干净也没啥了不起”的逻辑,就足以显示这家报纸的水准有多么低劣。这和胡锡进那个有名的,民众应允许适度腐败的论调,有什么两样呢?

谷歌被起诉

好的,最后我们来简要讨论一下谷歌被起诉的新闻。

就在昨天,美国司法部联手11个州对谷歌公司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该公司非法利用其市场力量压制竞争对手,在互联网搜索和搜索广告领域维持非法垄断地位。而谷歌对此的回应基本就是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说:这场反垄断诉讼存在“严重缺陷”,因为“人们使用谷歌是因为他们选择这样做,而不是因为他们被迫这样做,或者是因为他们找不到其它替代选项。”

这条新闻为什么重要,主要是基于几个原因:

1. 这起诉讼案是1998年起诉微软垄断软件市场以来,美国司法部采取的最引人注目的反垄断案,目标又是头号互联网巨头。

2. 这场诉讼源自司法部对谷歌和另外三家科技巨头苹果、亚马逊和脸书历时一年的调查。所以,谷歌只是第一个,这也显示出美国司法部志在必得,因为如果头一炮都打不响,后面就基本不要提了。

3. 这次诉讼的重点特意挑选了谷歌最强大、最重要的两项业务,就是谷歌搜索和搜索广告,司法部显然有很强的针对性。

4. 这场诉讼被认为可能与大选有关系。

在这几点原因中,前两点大家都很好理解,我们重点讨论一下后面两点。

首先,为什么这次的诉讼特意挑选了谷歌搜索和搜索广告来打击,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谷歌通过算法控制来操纵了搜索结果,这使得谷歌成为可以左右舆论导向的强大工具。而早在2016年的大选中谷歌就利用这个工具为希拉里带去了至少数百万张选票。所以谷歌涉嫌干涉大选的话题一直为人诟病。

其次,在Google内部有一种说法叫做“搜索打江山,广告安天下”,意思就是广告收入是谷歌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早在2018年,谷歌的广告收入就达到了1163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呢?要知道中国全国在同年的广告收入也只有870亿美元,只有谷歌的74%。而同一年谷歌在大中华区(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收入增幅高达60%以上,这被称为是此前从未报导过的最强劲的增长。

所以,司法部的起诉可以说是对准谷歌最要害的地方去打击的,对内涉及到谷歌操纵美国政治,对外涉及到谷歌可能受到中共的操纵。

至于有媒体质疑这次起诉可能涉及政治动机,我觉得这个说法本身不够准确。因为谷歌早就干涉美国政治了,这次诉讼恰恰是在逼迫谷歌退出政治,回归到相对单纯的商业领域去。

美国参议员霍利对此并不避讳,他公开发表声明说:今天的诉讼是一代人中最重要的反垄断案件。因为谷歌和它的其它大科技垄断同伴控制了普通美国人的生活,从我们阅读的新闻到最个人化的信息安全。

他同时表示,这个诉讼只是第一步,他将继续寻求获得立法解决方案,彻底终结大科技巨头的霸权。

所以,我们此前说无论大选结果如何,美国社会、包括整个传媒界,都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变化,现在我们看到这个变化实际上已经开始了。

好的,今天我们就讨论到这里,欢迎大家订阅点赞,留言转发,我们下次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亨特第二季通共门 震动美政坛
【远见快评】亨特“电脑门”三大新进展
【远见快评】拜登家丑闻4连爆 中共人质外交
【远见快评】习近平两因素决定攻台时间表?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川普政府告脸书
【重播】彭斯乔州“捍卫参院多数”集会演讲
【横河直播】舞弊横行 吹哨受压 美国真正危机
【新闻看点】美国6大招打击中共 战狼突然退缩
【远见快评】乔治亚州视频爆猛料 巴尔被警告
【思想领袖】努涅斯议员:拜登假装赢得大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