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告武汉政府违法 张海指武汉市长是杀人犯

人气 6166

【大纪元2020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张顿采访报导)武汉爆发的那场瘟疫还在肆虐全球,同时疫情给当地造成的后遗症仍在持续。武汉市民姚青状告中共武汉市政府疫情期间发布的通告违法,另一武汉市民张海申请公开武汉市瞒报、谎报疫情的公职人员的姓名及职务,他还指武汉市长周先旺就是一个“犯罪分子”、一个“杀人犯”。

姚青告武汉政府违法

10月22日上午,武汉访民姚青将2份行政起诉状通过邮政挂号信方式寄往武汉市中级法院。起诉状中,姚青状告中共武汉市政府在疫情期间发布的第1号、第12号通告违法。

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2020年1月23日发布第1号通告,要求“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2020年2月10日发布第12号通告称,为了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决定自即日起在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

姚青10月22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她状告武汉市政府违法,主要是指上述两个决定是违法的。因为中国法律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而居家禁足等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也只能由法律设定。政府不得以“紧急措施”名义实施法律规定之外的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

姚青希望通过行政诉讼,促进中共政府依法行政,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姚青维权 政府人员威胁“弄死你很容易”

姚青还指,她10月19日就自己家的房子维权,不但长年得不到解决,而且还遭政府黑衣人暴打,手被扯伤后,派出所不作为,她向中共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

她表示,从疫情爆发到现在,没有看到政府有任何的改进,自己敢于站出来维权,就是想通过自己微薄的力量,来推动法制建设不要成为一句空话,而是真实的存在。

包括她在维权过程,被武汉市政府的工作人威胁说弄死她很容易。她也曾因被政府黑衣人暴打,令她的身体现在极度不好,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也得了抑郁症,心脏也很难受。

“假如我被(中共官方)带走,这些药,我都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让我吃,或者不会让我带上,这将对我的身体可能造成一些不可恢复的伤害。”姚青说。

去年10月,武汉地铁因在姚青家边上施工,造成她家房子开裂,仓库变形,无法居住。随后她开始艰难的维权之路,她的肩周部位被社区人员扯伤,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而且还遭到武汉市政府公职人员的殴打。

姚青指,在她一年多的维权过程中,发现政府部门相互推诿,没有一个部门承担起应当承担的责任,如果国内媒体有监督的职能,为什么要去找外媒呢?正是因为国内的媒体都集体失声,维权人士只能找外媒来报导这种正常的中国人民的痛苦和困难,其实这对中国媒体来说简直是一种耻辱。

“媒体本身就是应该起到监督的作用,结果在中国这种职责已经丧失了,它们都是有选择性地报导。就比如说在整个疫情过程中,武汉的媒体是集体失声,基本上从不报导负面的新闻,大家知道那个时候武汉人民的生活是很痛苦的,但谁去报导?”姚青说。

张海吁公开武汉市隐瞒疫情公职人员身份

除姚青外,武汉市民张海也继续维权。他10月19日分别向中共武汉市、湖北省两级政府邮寄了一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在武汉疫情期间“因为瞒报、谎报确诊、死亡、疑似病的公职员姓名及职务”方面的信息。

这是他第五次向中共当局提交控告或申请材料,之前的四次不但石沉大海,而且还招致中共警察无尽的骚扰和打压。

张海父亲张立发是一名退役军人,今年1月17日因为股骨骨折到医院医治时,意外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仅仅2周后就痛苦离世。

随后,张海公开状告武汉市、湖北省政府,认为它们隐瞒疫情导致他父亲离世,张海也成为大陆疫情受害者家属公开状告中共政府的第一个人。

张海指周先旺是一个杀人犯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0月12日至14日到广东时,目前身在深圳的张海写了一封致习近平的求助信。随后,张海一家三口都被当地警察监控、骚扰。

张海接受海外媒体“希望之声”采访时表示,习近平10月14日出席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大会期间,自己赶赴会场,想把求助信交给习近平,当面控诉武汉政府的黑暗,但现场封路,无法靠近。到17日,深圳警方已第三次传唤他到南山派出所。

张海指,武汉市长周先旺就是“一个犯罪分子啊、一个杀人犯”,明知道疫情严重,却以“没有得到上级授权”为由散布假消息,剥夺人民知情权,漠视生命,冷酷无情,所以周先旺是他的第一被告。

另外,张海也提到深圳警方也警告他不要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张海愤怒质问,武汉政府当初隐瞒疫情,也是警告他不许接受外媒记者采访,中国那么多记者不报导死亡惨重的武汉疫情的真实情况,可是他们却到美国大肆采访报导死了一个黑人的消息,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律师:张海不会放弃讨一个说法

中共“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之一的杨占青10月22日接受大纪元记者时表示,张海想借一切可能讨一个说法,因为法院现在也不立案。前段被起诉到湖北高院,湖北高院也一直没有回应,所以他经常说,等得着急。前段他自己还写封信,要见习近平,要把这信递给习近平。

“因为那个,他被警察传唤,估计也是因为那个事情,我家人也被传唤。”杨占青说,“可能警察说是我帮他写的,其实那完全都是他写的,因为我这边只提供法律上的援助,他那个没有写法律上、专业上的东西,所以,那都是他自己写的。”

杨占青披露,张海说他不会放弃,除非法院给他一个说法。要么是当地政府找他,给他一个说法,但是不能不管不问,就这样把他晾到这了。

父亲死亡的惨状 令张海一生都不会忘记

杨占青说,张海对他父亲感情非常深,因为他一直念念不忘他父亲患病和临死前的情况,所以他拼了命的要为他父亲讨一个说法。他遭遇的打压可能是这些受害者家属中最严重的。但是他还是坚持要问责,坚持要讨一个说法。

张海父亲的死亡的惨状,令他一生都不会忘记。他父亲死之前戴着呼吸罩,张大嘴巴吸氧,瞳孔扩散,双颊干枯。张海试图伸手去合上他父亲的下巴,但听到他父亲生前最后一句话,“儿子,爸爸我不想死。你求求医生,救救我。”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武汉市长将隐瞒疫情责任推给中央的背后
【一线采访】武汉女市政府维权 被警打昏
【一线采访】中共病毒受害家属 寄诉状索赔
武汉当局冒充疫情受害人 当事人澄清并谴责
最热视频
【横河直播】舞弊横行 吹哨受压 美国真正危机
【新闻看点】美国6大招打击中共 战狼突然退缩
【远见快评】乔治亚州视频爆猛料 巴尔被警告
【思想领袖】努涅斯议员:拜登假装赢得大选
车评:玩乐工作两兼得 2020 Toyota Tacoma Ltd
【十字路口】川普三大战场反击“选举政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