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75%染疫患者留后遗症

【大纪元2020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译明编译报导)尽管大多数感染过武汉肺炎的患者病情都比较短暂轻微,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该病毒对人体的长期影响。最常见的症状是严重疲劳,其他症状还包括呼吸困难、持续咳嗽、关节和肌肉疼痛、听力和视力问题、头痛、味觉和嗅觉失灵,以及心脏、肺、肾脏和肠道的损害。同时还出现心理健康问题,如抑郁症、焦虑症和难以清晰思考等等。

武汉病毒的长期症状,不仅让重症病人需要更长时间康复,而且即使是轻症患者也会遇到持久而严重的健康问题。目前对武汉病毒的长期影响还没有医学定义,也没有所有患者共享的症状清单,两个不同的人感染新冠病毒的经历可能截然不同。

据温哥华太阳报报导,42岁的杰克琳.罗宾逊(Jaclyn Robinson)曾是一位健康活跃的全职护士。她在3月18日,即全球宣布疫情爆发之日,感染了COVID-19。她可能是被她的丈夫柯克(Kirk)感染的,尽管他们从未发现柯克是怎么被感染的。俩人从第一周开始就呆在家里,直到杰克琳的症状急剧恶化,于是柯克为她叫了一辆救护车。

杰克琳说:“我一直喘气甚至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我记得当时的感觉就像自己仅可以使用大约20%的肺功能,头非常晕,无法站立。”

被送到急救室后约12个小时,杰克琳被转送到重症监护病房(ICU)。在接下来的7天中,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完全依靠呼吸机度过,并被置于个人防护装备中(PPE)。除了医生和护士定期检测外,没有任何外人接触。

杰克琳说,当时的感觉是“没有微笑,没有触摸,没有互动。 我完全迷失了方向,无法动弹。”“我的两个肺好像都塌陷了,我感染了COVID19和细菌性肺炎,心脏和肝脏等其他器官也受到了影响。”

她说她只有“短暂而又可怕的”的记忆片段,当时的感觉“就象被束缚在管子上,感到窒息。”“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经历。”

短短两周的住院期间,她的体重减了15磅,大部分的肌肉力量减弱。同时必须忍受与丈夫柯克及其三个女儿,16岁的艾莉(Ellie)和双胞胎夏洛特和米娅(12岁)隔离。

如今痊愈七个月后,杰克琳虽然已恢复了工作,但仍继续承受着COVID-19的后续影响。上楼时感到很累很累,每天精力不足。象其他治愈者一样,杰克琳虽然不再对COVID-19病毒呈阳性反应,但仍会在数周到数月内继续受到后遗症的影响,这包括两方面,对身体的医疗和对心理健康的影响。

杰克琳说,回家后她“无法举起茶杯”,每一次呼吸都感到疼痛,“感觉上就像穿着紧身背心。”回家一周后,胸痛又使她回到急诊室,担心出现血液凝结。她说,虽然她继续得到医疗照顾,但医生“对我的每一个问题的回答都是‘我们还不知道’。”

卑诗大学(UBC)最近对包括罗宾逊在内的78名确诊患者进行了群体研究,结果发现超过75%的患者继续出现明显的后遗症状,其中50%的人患有不可逆的肺纤维化

责任编辑:魏思明

相关新闻
中共病毒带来的后遗症 这些器官功能可能回不去
中共肺炎后遗症:隐秘之痛
专家:部分中共肺炎感染者会留后遗症
染疫后遗症 好莱坞女星艾莉莎自曝缕缕掉发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