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画家安洁莉卡‧多利巴的银针笔艺术

银针笔下的建筑之美

文/洛林‧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 翻译/陈遇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的作品《日安巴黎》(Bonjour Paris)中描绘了罗浮宫美术馆,2020年。银针笔、薄薄的酪蛋白漆(casein paint)、特殊纸张,48.26 x 60.96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乌克兰女画家安洁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用银针笔(silverpoint)将历史建筑的美提升到了另一境界。“对我来说,每件作品所要传达的氛围和情感是最重要的元素”,多利巴说。在每一幅作品中,她都试图将那个场所散发出的神秘感或当下的感受描绘出来。

在她记忆中,她就一直非常热爱绘画。在基辅就读塔拉斯谢甫琴科国立艺术高中(Taras Shevchenko State Art High School)期间,她便开始对建筑绘画非常感兴趣。当时的其中一项绘画训练就是户外写生,在开放的室外空间完成整幅作品。

多利巴补充说,基辅的都市景观非常独特且多变:“乌克兰首都的建筑物和街道结合了超过30种不同的建筑风格,包含哥德式、巴洛克、新摩尔式、俄罗斯古典和新艺术风格,都是由欧洲、俄罗斯和乌克兰最好的建筑师和艺术家们建造的。”

她于1994年毕业自基辅的国立美术与建筑艺术大学(National Academy of Fine Arts),从建筑系那里她学会了如何用传统的方法,也就是用她非常感激的双手,徒手来描绘所有东西。她最近回到乌克兰拜访以前的老师,才知道自从电脑辅助设计问世以来,很多建筑系学生已经不再用手绘了。

尽管她早已擅长使用铅笔、粉彩、炭笔、压克力和油彩作画。约三年前,她开始使用银针笔绘画,现在长居美国纽泽西的她已经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了。

她的很多作品被美国、欧洲和埃及(她在那里生活了16年)的私人收藏家收藏。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的作品《日安巴黎》(Bonjour Paris)中描绘了罗浮宫美术馆,2020年。银针笔、薄薄的酪蛋白漆(casein paint)、特殊纸张,48.26 x 60.96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关于金属针笔

银针笔最早出现在中世纪的意大利,曾是一种非常热门的绘画形式,达文西等著名画家都曾使用这种技法作出非常精彩的效果。在欧洲北部,像是德国的阿尔布雷希特‧杜勒(Albrecht Dürer)和汉斯‧霍尔拜因(Hans Holbein)等画家也都制作过精美的银针笔画。

金属针笔画家使用的是金、铜、铅或银制的金属棒,顶端削磨成尖,尖头在纸上会留下具有光泽的金属痕迹。像这样的艺术家首先必须是个熟练的制图员,因为一旦有错就很难清掉或修改。因为以金属针笔作画不是直接画在纸上,而是在上了一层不透明漆的纸上作画,有时候漆中也会加一点颜料。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铃兰》(Lily of the Valley),2019年。银针笔、特殊纸张,22.86 x 30.48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简单来说,这层涂料的功用就是让针笔的金属头能够在纸上留下痕迹,如果没有这层漆,这样的金属在一般纸上是不会留下线条的。在文艺复兴时期,人们是将骨灰和颜料磨碎,加水制成糊状物后混入明胶,将其抹在画纸或画板上来进行金属针笔画。

自认完美主义者的多利巴之所以会爱上银针笔,就是因为这种技巧可以让她在建筑绘画中呈现出高度精美的细节。她解释说,银针笔绘图是一个相当缓慢的过程,而且要画出作品中那些大量的细节需要花很多时间。譬如,她的《纽约中央公园毕士达广场》(Bethesda Terrace Central Park, NYC)这幅作品,若包含中间的休息时间,总共约花了四至五周的时间。她并没有仔细计算每件作品实际花了多少时间,因为整个过程对她来说完全是一种享受。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布鲁姆街之穹》(The Top of Broom Street),又称《纽约市警察局》(New York City Police Department),2019年。银针笔、酪蛋白漆、Plike纸,48.26 x 93.98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灰阶

在专注于银针笔前,多利巴曾大量使用铅笔创作。银针笔和铅笔的画法其实很类似,她说,使用银针笔时,第一笔画下去很像灰色铅笔痕,尽管它带有金属光泽,而且没办法像铅笔一样可以不断加深。

在她一开始进行银针笔画时,她的女儿曾评论她的作品说:“你画的全部都是灰的。”确实,多利巴早期的作品都是单色调,但画中氛围仍非常浓厚。

在传统的画室中,成为画家的首要训练就是用灰阶画图。在使用颜料之前,师傅们要确保他们的每一位画家都能用灰阶完整表达出色彩和形状。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纽约华尔街的爱奥尼柱头》(Ionic Capital of Wall Street, NYC),2017年。银针笔、特殊纸张,20.32 x 24.13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多利巴的第一幅银针笔作品是纽约华尔街的爱奥尼柱头。另一幅关于纽约公共图书馆的外拱廊也是她早期的作品之一。在这幅作品中,她自己准备了纸张涂料。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纽约公共图书馆》(New York Public Library),2017年。银针笔、特殊纸张,25.4 x 50.8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另一幅同样很精彩的早期作品《安洁莉卡》(Angelica),画的是她其中一个女儿笑容灿烂的样子。多利巴看来精准掌握了女儿的特质,画中女儿看着母亲,充满欢乐和青春的自信。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安洁莉卡》(Angelica),2019年。银针笔、纸。(Anzhelika Doliba提供)

加一点颜色

银针笔画可以非常精准且易操控,不过完成后图画的颜色会慢慢变棕色或褐色,因为纸上的银线会氧化。同样的,铜针笔画也会逐渐从黄铜色变成绿色。“我蛮喜欢这些色调,在其他媒材中不会有这些颜色”,多利巴说道。

一开始学习银针笔制图时,她观摩了其他经验丰富的银针笔画家是如何作画的,看到他们使用酪蛋白漆(casein paint)来加上颜色,这是一种由酪蛋白和颜料混合而成的涂料。

现在,多利巴已经能把酪蛋白漆用得像淡水彩一般。这层淡淡的颜色让她得以替画上的图像加上深浅。首先涂上有颜色的酪蛋白漆,然后用银针笔在上面画,以达到颜色变化。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纽约中央公园毕士达广场》(Bethesda Terrace Central Park, NYC),2020年。银针笔、薄薄的酪蛋白漆、木板,45.72 x 60.96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在她的《中央公园毕士达广场》那幅作品中,可以清楚看到底下那层薄薄的酪蛋白漆是如何将暖度和阳光带入画中。她很喜欢这种画法。很多人都希望她能将这幅画做成印刷品,因为这座广场是婚礼和情侣拍摄的热门场所。多利巴当时到这个广场时,到处都是鸟。有些一起被画入画中了,包含他们的巢。

另一件银针笔作品《水天使》(Angel of the Waters)描绘了毕士达广场中间一座8英尺(约2.5米)高的雕像。这名天使是根据圣经中的一个故事,有一位瘫痪者因毕士达的水得到了治愈。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水天使》(Angel of the Waters),2020年。银针笔、薄薄的酪蛋白漆(casein paint)。(Anzhelika Doliba提供)

在走访西班牙马德里、巴赛隆纳和托利多等地后,多利巴更加重视了画中的颜色。在《托利多的圣玛丽大教堂》(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oledo)这幅作品中,她直接将酪蛋白漆涂在银针笔上来处理画中彩色的壁画,而不是像她过往一样将其用做底部涂层。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托利多的圣玛丽大教堂》(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oledo),2019年。银针笔、酪蛋白漆、特殊画板,60.96 x 60.96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对她而言,尝试不同方法来塑造最佳的氛围是非常重要的。在同一趟旅程中,她也去了巴赛隆纳郊区的山上俯瞰城市,并且采用了类似托利多壁画的方法来绘制。这种技法的结果,让画中巴赛隆纳的都市景观带有一点酪蛋白漆的蓝色调,同时在一些高塔上又带有一丝金光。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巴赛隆纳》(Barcelona),2020年。银针笔、酪蛋白漆底层、水彩画纸,35.56 x 27.94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成为银针笔专家

尽管多利巴使用银针笔创作的时间并未很长,她已经掌握了这个方法的诀窍,试验了不同涂层、纸张、颜料的效果。三年过去了,她仍然非常享受自己准备银针笔画纸和将金属线条画到图面上的过程。“每次做艺术,都会学到一点新东西”,她说。

每次创作时,她都会寻找并思考如何最好地呈现眼前的事物。她会问自己:“我要怎么画这个?”包括研究不同的色调范围和颜色可能性,然后思考如何和银色结合在一起创造出最佳的图画。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纽约麦金太尔大厦》(Maclntyre Building, NYC),2017年。银针笔、特殊纸张,24.13 x 39.37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有时在旅行途中没有足够时间可以进行素描或现场创作,她就会将场景拍下来,在家里进行构图。接着,先画一张非常精细的铅笔草图,然后才开始所有银针笔的步骤。“要一开始就用银画是非常不容易的。”

“每次我都会尝试新的东西”,她说。她的银针笔作品《曙光》(First Light)就是绝佳例证。多利巴住在新泽西州,周围邻水。“我真的很喜欢日出,看那些光线如何放射出来”,她说道。尽管这样的场景她已经用油画表现过了,不过她还想用银针笔试试看效果如何。尝试结果呈现出难以置信的明亮效果,曙光斜照着,海浪将泡沫和浪花带到岸头,海与沙滩散发出灿烂金光。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曙光》(First Light),2020年。银针笔、酪蛋白漆、石膏画板,35.56 x 27.94公分。(Anzhelika Dolib提供)

热爱建筑画

多利巴认为建筑绘画才是她真正的职业。“当然,我常常考虑要画更多人物形象,因为这比较热门,但每次我总是被建筑画吸引。我很喜欢建筑画,真的很喜欢。”

近期,多利巴正在创作一组建筑画作品,要交到画廊展示。像她这样小众的艺术家,这或许是一项挑战。目前类似风格和作品类型的艺术家仍非常稀少,对她而言,交到艺廊的部分仍存在一些困难。她解释说,因为艺廊通常希望他们的展览品能直接反映或符合他们想要贩售的艺术品。

对于她的建筑画作品,多利巴说:“我纯粹想展现这些地方的美。”同样地,她也希望观赏者能够透过她的作品,和她一起享受这些地方的美好。

银针笔, Silverpoint, 安洁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乌克兰
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托利多的圣玛丽大教堂》(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oledo),2018年。银针笔、特殊画板,40.64 x 50.80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更多关于安洁莉卡‧多利巴的作品,请参考这里

原文Silverpoint Perfection: Anzhelika Doliba’s Ar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利奥塔尔, 粉彩画, 《拉维尼家早餐》, 早餐, 美术馆
    乍看之下,《拉维尼家早餐》画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场景:一对母女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类似的场景家家户户随处可见。不过再仔细一瞧,您会发现画中精辟独道地表现出了人性之美。
  • 建筑, 黄金比例, 达芬奇, 帕德嫩神庙, 黄金矩形, 建筑师, 詹姆斯·史密斯
    “当时的建筑师们从自己的形貌和大自然中观察到了黄金比例,他们了解了创世的本质”
  • 梯田很好看,很入画——看它们有秩序地一字排开,由上而下,整齐的横向排列,农田间点缀些许的农作物或一些草绿色的稼作,颇真是“丰草‧鲜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际,田间波光潋滟,银白色的水田被细小铁线条似的田埂隔开成大小不同的块面图案,更是赏心悦目。
  • 我差不多每天都会去桃园市芦竹区的乡下散步,经常看到有些爱花人士在他们家的前院栽种各类花草或小灌木。
  • 在桃园县大溪、龙潭甚或是新竹县的关西、竹东一带,因为临近中央山脉,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变,美景处处。往往此时看是一景,绕个弯却又是另一处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给。
  • 玉琮是人间献给神的最高敬意,是祭祀天地的礼器,承载着天人合一的文化。五千年前的玉琮蕴藏着“密码”更是与众不同。
  • Giuseppe Diotti
    艺术家的愿景和技巧创造出的成果总能和我们的心灵对话,触发我们的喜悦或悲伤等情感。即使只有片刻时光,我们仍和艺术家共同感受了作为人的意义和深刻的真理。
  • 绘画艺术上的这些变革并不能全方位地展现巴洛克艺术的风采,因为巴洛克并不局限于此。直到有一天,意大利雕塑家、建筑家、画家皮特罗·达·科尔托纳(Pietro da Cortona,1596—1669年)天才地将其所学融会贯通,将建筑、雕塑与绘画等诸多因素集于一体,创作出了此后流行于西方世界各地的巴洛克盛期风格的楷模。
  • 虽然卡拉瓦乔对巴洛克绘画风格的建立、成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其被人们称之为“暗色画派”的用光特点及对人物形象的“平民化”塑造,仍然无法代表巴洛克整体上恢宏、华丽的艺术特色。终于,拥有不同人生经历的弗兰德斯画家彼得·保罗·鲁本斯在获得了一系列的成功之后,成为了17世纪西欧巴洛克绘画风格的代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