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病毒大流行并发症 

多伦多待租公寓数大增 房东降价吸引租客

图:据多伦多地产局公布的消息,今年第三季度,通过TRREB的MLS®系统出租的公寓共计14,036套,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0.2%。(加通社)

人气: 7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多伦多地区今年第三季度的待租单元数量大幅上升,加上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需求有限,导致租金下降,房东已出台各种方式吸引新租客。

据CTV News报导,加拿大大型出租市场信息网站Rentals.ca在多伦多列出了大约9,000处房屋租赁信息。该网站称,病毒大流行为租客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市场,许多房东正在为租客提供吸引人的激励措施。

Rentals.ca的内容主管丹尼森(Paul Danison)说:“这太疯狂了,我们从未见过类似的东西,股市将其称为你无法预测的黑天鹅事件。这是一生只能遇到一次的事情。”

该网站上曾有一则租赁广告,说可以在2021年到来之前免租金(现在已看不到)。另一则位于70 Spadina Road的广告称,在10月份签租约的学生,可以免一个月租金,外加免费互联网。位于368 Eglinton Avenue East的一则广告,提供500元的入住回扣。

CTV News的报导称,他们搜索租赁广告并致电物业管理人员,发现了一些物业提供最多2个月的免费租金。

Rentals.ca说,虽然多伦多对租房者来说是一个昂贵的城市,空置率很低。但是,COVID-19(中共肺炎)大流行导致空置单元比以往都多。

“一居室单元已经连续7个月下跌,单居室的平均月租金,已经首次低于2,000元。”丹尼森说,尤其是在市中心、单元较小的地方。

待租公寓数大增 租金降

今年夏天,汉德勒(Joe Handler)与女友在位于央街(Yonge Street)和埃格林顿大道(Eglinton Avenue)的公寓楼签署了新的租约,他们从一居室升级到了二居室。

汉德勒说,该公寓的正常租金约为每月3,000元,但他以2,700元的价格拿下来了。“我们达成了很棒的协议。”
据多伦多地产局公布的消息,今年第三季度,通过TRREB的MLS®系统出租的公寓共计14,036套,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0.2%。该季度的某些时候,挂牌待租的公寓数量增加了113.9%。

今年第三季度,一居室公寓平均租金年同比下降了11.1%至2,012元,而2019年第三季度为2,262元。二居室公寓平均租金下降了9.2% 至2,672元,而2019年第三季度为2,941元。单身出租单位租金下降幅度最大,达15.5%,三居室单元租金下降8.7%。

实际上,期间出租的单元数量增加了,从幅度最小的一居室(+27.8%),到三居室单元的45.5%。但是,因为挂牌待租的单元数增加113.9%,所以市场出现了供过于求的局面。

多伦多地区地产局主席帕特尔(Lisa Patel)说:“在第三季度,公寓租赁的需求非常强劲,该季度创下交易量新高。但是,在同一时期,挂牌待租的单位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一倍以上。”

辛格(Vik Singh)正在研究COVID-19(中共肺炎)如何影响多伦多地区的经济。他说,在某些地区,住宅月租金下降了200元。

“但最重要的,是实际的趋势正在下降。” 辛格说,“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它呈下降趋势,这意味着,未来几个月中,我们将看到进一步的下降。”

实际上,租金下降在今年第二季度已经发生。虽然该季度房子买卖市场出现了几个月的反弹,并在9月创下历史新高,但租赁市场的走向刚好相反,第二季度市场上的公寓出租同比减少了24.8%。

根据多伦多地产局的数据,第二季度一居室公寓的平均租金为2,083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二居室公寓的平均租金为2,713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6%。

病毒大流行是主因

多伦多地产局主席帕特尔说:“因为疫情期间更严格的规定,以及病毒流行造成的旅游业低迷,许多投资性的房东将他们的单位撤出了短租市场,并转向传统租赁市场。结果为租客提供了更多选择,以及更多的压价能力。”

按大型地产机构Remax的解释,多伦多租赁市场租金下跌的原因有这几个:公寓供应量大增;病毒大流行造成的失业降低了租房者的财务能力;对房屋展示的限制,可能使租房者停止寻找合适的单元;边境管制导致移民减少;高等院校关闭或转向在线学习模式,使学生在城市的时间减少。

研究病毒流行对多伦多经济影响的辛格称,许多人可以在家工作是一个重要原因,他们不再需要住在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附近。

帕特尔表示,大学生在线学习,移民减少,使城市多出了很多待租单元。希望随着生活和经济的重新开放,这种趋势会改变。“在销售市场我们看到了(改变),在租赁市场我们也会看到。”

“我们知道,租金最终会在某个时候增加,这只是一个如何及何时发生的问题。” 帕特尔说。

瘟疫改变生活方式

这次的瘟疫虽然使高层公寓供过于求,但矮型住宅并非如此。多伦多地产局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镇屋中的一居室和二居室单元,租金年同比只分别下降了3.1%和1.3%,三居室单元租金则上升了1.1%。

自1995年以来,戴蒙德(Mathew Diamond)一直是多伦多的房东,他拥有2、3层高的公寓楼,没有大厅和电梯。他对CTV News说,自病毒大流行以来,他根本不需要降低租金。他觉得,低层公寓市场表现良好,其中包括无电梯及共享大厅的公寓楼。

Remax在10月24日刊登的一篇文章中称,病毒大流行开始后,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转变。保持社交距离及其他公共卫生规定,迫使人们大部分时间待在公寓里;当许多企业转向远程工作方式及学校关闭后,家庭与工作场所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

“许多公寓居民对多单元居住环境的共享空间(如大堂、电梯和其他设施)感到不舒服,与他人的接近会引发恐惧和焦虑。”该文说,在多伦多租公寓的人,开始向往更大的居住空间。“尽管人们一直在追求城市生活带来的好处和魅力,但在病毒大流行期间,人们很快意识到城市生活方式的局限性。”

该文称,这种变化在多伦多市郊外的住房需求增加中,可以明显看出来。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