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驱车12小时撑港青 加国移民自述小粉红觉醒路

10月24日,加拿大新移民康虎,从魁北克驱车往返12小时赴多伦多参加营救12港青活动,向大纪元披露从粉红觉醒的心路历程。(伊铃/大纪元)
人气: 6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10月24日(周六)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下午,多伦多市中心弥敦菲腊广场,正在举行营救12名香港青年全球连动快闪行动。一位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大约40岁的华裔男子,举着“制裁中共、营救手足”标语牌,静静站在人群一角。他戴着口罩,默默听着主持人发言,眼眶中充满泪水。

这位男子姓康,英文名叫Tiger,因为害怕被迫害,他不愿意透露中文名。Tiger的中文是虎的意思,为了表达方便,这里就称他康虎吧。

驱车往返12小时声援港青

康虎移民加拿大2年,定居魁北克省,这次专程从魁北克省赶来多伦多,参加全球营救香港12青年的连动行动。从魁北克省到多伦多,他连续驾车6小时;活动结束后,再开车6小时回到魁北克。

是什么力量促使他不辞辛劳,只为参加这个声援活动?

“因为我是香港人,我爱香港。”康虎说,“我认为这是值得的,这只是我尽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而已。比起那些正在受到迫害的香港人,这点付出是微不足道的。”

“在来多伦多的途中,我是一边开车,一边流泪、哭。”康虎说,“想起那12个至今被关押的香港年轻人,想起那些受迫害的香港人,想起曾经的东方之珠、那么美丽的香港被共产党破坏成这个样子,我很难过。”

曾经是小粉红

康虎出生于中国大陆某城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0岁左右,他开始观察身边发生的事情。他发现了很多不公平,那些有本事、但没有关系和背景的人,要升迁很难;而那些没本事的人,却可以通过走后门,轻而易举地升上去,得到各种好处。

康虎觉得这个社会很不公平,希望有一天能去日本,离开这个国家。那时,康虎是讨厌共产党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学校、在社会、在电视上,共产党无孔不入的灌输、洗脑,康虎慢慢地变了。上大学期间,他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小粉红。

“那时,我是很粉、很粉的粉红。我开始认可、理解共产党,认为它讲的是对的。这么大一个国家,管理不容易。这些警察对恶人那么凶、那么狠是应该的。”康虎说。

20多岁时,康虎移民香港。他喜欢香港的民主、自由;但他的思维还是共产党洗脑的那一套。中共大外宣在国际上吹嘘中共国多么强大,是国际老二,康虎都会引以为傲。一直到40岁,康虎都是一个地道的粉红。

2014年,香港爆发雨伞运动。占中运动开始时,康虎非常生气:“你们闹什么呢,共产党对你们这么好,政策也都向你们倾斜,为什么你们还要闹?还要出来搞事情?”

他认为“这些人好好的日子不过,上街闹事,把香港搞坏了。”那时,康虎甚至气得晚上整晚睡不着觉。他想上街去打人,去教训一下“那帮小子”。

10月24日,加拿大新移民康虎,从魁北克驱车往返12小时赴多伦多参加营救12港青活动,向大纪元披露从粉红觉醒的心路历程。(伊铃/大纪元)

雨伞运动带来的思考

雨伞运动后期,康虎慢慢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上街的不仅仅是年轻人,还有很多中年人、上了岁数的老年人,都跑到街上来了。共产党一直宣称是外国势力在蛊惑、在捣乱,共产党从来都是用这一套来骗嘛,任何事情都是国外势力教唆、国外势力搞的。

如果说年轻人容易被鼓动,还说得过去,因为年轻人单纯,思想简单,容易被骗;那这些中年人、老年人呢?为什么要上街?香港人很聪明,一点也不傻,脑子很灵活。难道他们也被骗了吗?这些香港人上街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康虎觉得很奇怪,他想要探个究竟:到底谁是谁非?到底谁是有问题的?

他开始深入了解,上大纪元网站,上油管。他发现了不同声音,看到中共的那些黑料、黑历史。慢慢地,他开始明白:哇,原来共产党是这么坏,做了这么多坏事。慢慢地,他开始了解香港人上街的理由。

康虎说,原来是共产党做得太过分。它本来答应一国两制50年不变,结果没到50年,它就变了,开始把手伸过来。而且香港政府部门越来越像中共的那一套,政策越来越像国内那一套。那些父母可能觉得自己的孩子没有前途、没有希望,因为中共说好的承诺都变了。香港人没办法,所以他们才上街。

特别是去年,200万人上街游行。除了老、弱、病、残、小孩,出不来,其余能出来的都出来了。因为共产党说话不算数,原来是要普选,现在都没有了。再加23条,又有送中法案,恶政一直这样出,都是在限制、破坏香港人的自由、民主。

“香港那么繁华、美丽的东方之珠,这么样一个城市,就这样破坏了。”康虎说。

香港警察黑社会化

康虎说,原来香港警察是全世界最专业的,素质在国际上少有,世界上最专业的警察就是在香港。不管男警察还是女警察,你会感觉到,这个人一定是精英,是人群中挑出来的精英。他们的气质、他们的执法、他们的态度,都非常专业;他们方方面面都是很全面的一个人,就是从大量人中挑出来的精英。“现在他们变了,变得没有正义,变成黑警。”

6月30日国安法颁布时,刚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之后几天就受不了。“想起这些,我一边开车一边流眼泪。”

“共产党太邪恶,完全没有听取民意,一意孤行,把香港破坏成这个样子。我很难过,我很喜欢香港,喜欢香港的自由、民主、多元。香港人我也很喜欢,他们很善良,做事情非常专业。”

“共产党——你们不能这样破坏香港,香港是个我爱的地方。我觉得他们这样破坏香港,我受不了。”

认清共产党的邪恶

康虎说:“共产党是彻头彻尾的文化敌人。所有的文化它要破坏,所有的宗教它要破坏。为什么?因为它就是一个最大的宗教团体——邪教。所以,它怎么能容得下其它宗教呢?不会的,它一定要破坏所有宗教。包括佛教、道教、基督教,也包括他们极力打压的法轮功。”

“我没看到法轮功干坏事、伤害谁。但是他们(中共)就是拚命迫害。我身边都有一些人被抓起来,党员、干部,都被抓起来,坐牢,出来后一撸到底。”

康虎表示并不是特意要讲法轮功,而是通过对共产党的深入了解,发现中共是彻头彻尾的邪恶。包括当年夺取政权。

“共产党到国外搞渗透,伤害别的国家,来维护自己的统治。总之是用尽了下三滥的手段,没有比他们(中共)更下三滥的。”

康虎说,他从新闻中了解到,深圳有一家科技公司,专门用大数据收集很多国家的知名人士和领导人的信息,以便将来用得上的时候要挟别人,能收买的就收买,收买不了的就要挟。

他还了解到,山东某报发动员工到推特上注册,然后到国外各大媒体推特账号下留言,针对中共负面报导,去攻击这些媒体,帮共产党洗地。

“他们现在五毛不够用了,据说已经在发动各大报社倾巢而出,非常邪恶。”康虎说。

忍痛离开香港

“当我知道这么多东西以后,我觉醒了。”康虎说。2017年是康虎彻底觉醒的一年。那时他对共产党侵犯香港的民主自由感到忧虑。

“香港我还能继续留下来吗?我当时问身边的朋友,香港的未来会怎么样?每个人都很悲观。”康虎说。

因为在大陆生活过,对共产党那一套非常清楚:“共产党非常邪恶,从上到下,伤害老百姓,贪污腐败,到国外大撒币,对老百姓的疾苦却不管。”

“我有3个孩子,我不想我的孩子将来在共产党的社会里挣扎。”

“人往高处走,当年移民香港就是因为喜欢香港,东方明珠,谁不想去?我费了那么大的劲跑到香港,现在又不得不离开。”

2017年底,康虎带着孩子、家人移民加拿大。

责任编辑:文风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