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亨特·拜登与中共亿万富翁关系密切

人气 8261

【大纪元2020年10月28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潘艾文(IVAN PENTCHOUKOV)和SEAMUS BRUNER独家报导/李言编译)拜登之子前商业伙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透露给参议院调查人员的短信显示,亨特‧拜登和中国能源大亨叶简明有着深厚关系,而叶则和中共关系密切。正是这种不一般的关系,为其绕过合伙人收取大量来自中国的资金提供了便利。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亨特与中方一起搪塞合伙人

亨特‧拜登在2017年10月14日发给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写道,他与身价数十亿美元的中国能源大亨、中国华信能源(CEFC China Energy)创始人叶简明关系“牢固”。他说,自己是来到叶先生新公寓的第一位客人,这位亿万富翁还为他做了午餐。

在《大纪元》(The Epoch Times)获得的短信截图中,亨特写道:“我定期与董事长(叶简明)对话。我是他新公寓里的第一位客人,他亲自动手为我做午餐,然后我们一起在厨房用餐。”

亨特补充说,叶“让我帮他解决了诸多个人问题”,包括“工作人员签证和一些更敏感的事情”。

根据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共和党人的一份报告,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始于2015年。这些短信就叶及其公司与中共政权之间的广泛联系引发一些重要问题。

据路透社报导,尽管华信是一家私营企业,但它拥有一份不多见的合同,可为中共做部分战略石油储备。该公司还从一家国有银行获得融资,聘用了诸多来自国有能源公司的前高管。与许多中国民营企业相比,该公司拥有更多的党委成员。

这些短信来自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之子亨特,他在短信中回复波布林斯基提出的一个问题。后者当时花了几个月时间试图弄清楚为什么叶迟迟未向华鹰有限责任公司(Sino Hawk LLC)汇来1,000万美元的款项。这是一家由叶简明、亨特‧拜登、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亨特叔伯)、波布林斯基和另外两个合伙人詹姆斯‧吉利亚尔(James Gilliar)和罗伯‧沃克(Rob Walker)共同组建的美国合资企业。

根据《大纪元时报》获得的公司记录,华鹰有限责任公司通过一个公司实体网络创建,由叶控制的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西哈德逊四(Hudson West IV)拥有华鹰一半的股份。公司文件显示,亨特和他的合伙人通过奥尼达控股有限公司(Oneida Holdings LLC)拥有另一半股权。而奥尼达控股有限公司是由另外五个法人实体组成,每个合伙人各持一份。

根据波布林斯基的说法,华鹰中的“Sino”代表中国,而之所以选择“Hawk”(鹰)是因为这是乔‧拜登已故儿子博‧拜登(Beau Biden)的最爱。

《大纪元》记者在撰写本文时审阅了由波布林斯基生成并提供给媒体以及后来提供给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的电子邮件、文本消息和文档。委员会主席、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上周对《大纪元》说,委员会正在对这些文件进行审查,未对其真实性提出任何质疑。

约翰逊说:“对于所有这些消息来源,我能说的是,我们将继续尽职核实和验证这些电子邮件的真实性。”“到目前为止,我们未发现任何有争议的地方。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其真实性得到了核实和验证。”

波布林斯基提供的这批电子邮件中至少有一封电子邮件与《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披露的据说来自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中电子邮件一字不差地相吻合。据报导,波布林斯基于10月23日将他的三部智能手机移交给了联邦调查局(FBI)。

叶在中国和美国的下属一直告诉波布林斯基说,电汇就要到了,同时又在设置“路障”,让他摸不着头脑。如,他们问波布林斯基,合资企业的目标是什么。而这已经在公司文件的企业使命中做了阐述。整个过程中,波布林斯基无法直接接触到叶,只能与他的手下打交道。

出于“解决混乱局面的目的”,波布林斯基在2017年10月14日致信亨特‧拜登,问他是否就汇款事宜与叶简明做过跟进提醒。

亨特回应时谈到他与叶的密切关系和定期对话,包括叶聘亨特做他在美国的律师。让波布林斯基感到奇怪的是,亨特与华鹰在阿曼和卢森堡的收购交易保持着距离,而这正是成立华鹰名义上的原因。

“无论如何,他和我很‘铁’。所以,如果您或詹姆斯(合伙人詹姆斯‧吉利亚尔)觉得我可以告诉他你的阿曼和卢森堡或俄罗斯交易的时候,请告诉我。”亨特写道,“我们每周都有一次电话会议,因为我也是他在美国的私人律师(我们签署了律师委托人聘书)。”

“我以为你已经失去兴趣了,因为我们已经这么久没说话了。你说过的交易有达成的吗?”亨特写道。

波布林斯基的回应表明,他对(亨特)的回复感到困惑。他想到他和其他合伙人付出种种努力与叶取得联系,以确保其承诺给华鹰的1,000万美元资金得以兑现。

“关于‘我的交易’,显然是我们的交易,而不是我的交易。”波布林斯基回应时写道,“这可不是什么儿戏,他们本应该出资1,000万美元,但是他们从未出过,我以为你知道这事呢。”

三年后 合伙人方知被拜登家骗了

叶从未将钱汇给华鹰,但波布林斯基后来从国土安全委员会的报告中获悉,亨特和詹姆斯‧拜登通过另一渠道收取了叶的汇款。

根据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获得的机密文件,2017年8月4日,即亨特-波布林斯基交换文字信息的两个多月前,叶公司的一家子公司——华信基础设施投资(美国)(CEFC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US] LLC)有限责任公司向亨特‧拜登的律师事务所Owasco汇了一笔100,000美元的款项。

四天后,华信基础设施投资将500万美元汇给了由叶控制的另一个实体“西部哈德逊三”(Hudson West III)的银行账户。钱到的当天,西部哈德逊三开始频繁向亨特‧拜登的公司付款。

参议院的报告说:“这些付款,所谓的咨询费,在短短一年内就达到4,790,375.25美元。”

一个月后的2017年9月8日,亨特‧拜登和叶在美国的手下董龚文(音译,Gongwen Dong)申请了信用额度。亨特‧拜登、詹姆斯‧拜登和他的妻子萨拉‧拜登(Sara Biden)是与该账户相关联信用卡的授权用户。随后,他们使用这些信用卡买了100,000美元的奢侈品,包括机票和来自苹果店的多个产品。

当波布林斯基于两年(注:原文是两年,似乎应该是三年)后得知钱去了拜登家族时,他联系了詹姆斯‧拜登。

“希望您和家人都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您可以想像,当我看到参议院委员会昨天发布的报告时有多么震惊。您和HB一边收取华信的500万美元,一边却向罗伯、詹姆斯(詹姆斯‧吉利亚尔)和我撒着谎,这一事实真是令人气愤。”波布林斯基用“HB”指代亨特‧拜登。

“为了把事情搞定,詹姆斯(詹姆斯‧吉利亚尔)、罗伯和团队干了几年的时间,(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实在令人失望。”波布林斯基补充说。

波布林斯基:亨特将华鹰用作个人“存钱罐”

关于叶和亨特对华鹰的盘算可以从叶一名手下给波布林斯基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得到一些提示。2017年7月26日,赵润龙(音译Zhao Runlong,叶手下)写道,打算向华鹰提供500万美元的营运资金,作为“借给BD家族的钱”。

“向BD家庭提供的这500万美元贷款是无息的。但是,如果500万用完了,华信应该继续向该家族提供更多借款吗?”赵在行文中用“BD”作为“拜登”的简写。

波布林斯基移交给国会的近1,800页电子邮件和600多条信息表明,波布林斯基坚持对华鹰照章办事,这可能是导致亨特‧拜登弃自己的合伙人于不顾,另辟蹊径接收叶资金的原因。

在10月22日举行的第二轮总统辩论之前,波布林斯基将这些事件和盘托出。他告诉记者说,在波布林斯基介入之前,亨特‧拜登希望将华鹰用作个人“存钱罐”。波布林斯基还接受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的邀请,作为嘉宾参加了当晚的总统辩论。因为这可能会给辩论的另一方乔‧拜登带来压力。

乔‧拜登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成立华鹰的公司文件中。该公司成立时,他已经不在白宫。

文字和电子邮件显示,吉利亚尔介绍波布林斯基作为全职人员加入华鹰,担任华鹰首席执行官。亨特‧拜登在2017年5月中旬开始透露出对公司发展前景的担忧。此时,距离签署华鹰文书工作不到两周。

2017年5月13日,吉利亚尔向亨特、波布林斯基和沃克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涉及拟议的“薪酬待遇”以及五个合伙人之间的股权分配。根据该提议,亨特‧拜登将获得85万美元的薪水和奥尼达控股公司20%的股份,而奥尼达控股公司又拥有与叶成立的合资企业一半的股份。

股权分配还包括由亨特‧拜登为“大老板”(the big guy)代持的10%的股份。波布林斯基在10月22日告诉记者,这个“大老板”就是乔‧拜登。

亨特‧拜登对85万美元的薪酬提出疑义,称对他来说,这个数不够。因为扣除(离婚后法院判决一方支付给另一方的)赡养费和税金后,他自己只剩下10万美元。

“我是唯一被要求放弃所有其它积极商业利益的人——没有咨询费;没有推广另外的业务,没有继续从事现有项目等……所以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希望如果我不能涉足其它业务,那我一年的报酬要远远超过85万美元、月付才行。”亨特写道。

当天,波布林斯基向吉利亚尔发了一条短信:“我们得管一管亨特,因为每次讨论都让我觉得他认为事情将成为他(填满)个人储蓄罐(的机会)。”

2017年5月16日,波布林斯基对亨特及其合作伙伴做出回应,指出该公司需要运营预算才能获利。

“我们应该(事先)进行讨论,这样也可以听到你的想法。但你也要意识到经营和运营预算的问题。我们要支付团队成员费用,他们每周工作100个小时,以使我们能够产生足够的利润,这样我们才能拿出上千万美元给业主。”波布林斯基写道。

“我将在今天晚些时候发布Oneida的规定条款。其中包括我和你作为华鹰董事会成员(额外的)报酬。这些我们都可以讨论。”

亨特:他们都将成为拜登的合伙人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金钱之争逐渐升级为对公司最终控制权的僵持。担任CEO的波布林斯基不想让自己的决定被亨特否决。通过合并股份,亨特拥有公司一半的控制权。亨特‧拜登坚决回击,认为叶是因为拜登的姓氏才做这笔生意。

亨特在5月17日的群聊中写道:“他们都将成为我的合伙人,成为拜登的合伙人。”

第二天,亨特在直接发送给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勾划了他要获得公司全部控制权的“蓝图”。

“托尼,请不要再说‘(你)让我感到紧张’这类的(粗话,略去)。瞧,老兄,我们俩都想要同一样东西。我们要确保我们对自己的命运有尽可能多的控制权。我不怪你想要那样。这不会‘让我紧张’,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嘛。不巧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玩家持有王牌,那就是我。”亨特写道。

“可能不公平,但这是现实,因为我是唯一将整个家族的影响力都押上的人。你认为这合理吗?——我将钥匙交给一个与我相处不到12个小时、尚未让我感到紧张的人?所以,我请你帮我们所有人一个忙,另找途径减轻您的顾虑。”亨特补充说。

随后争论又蔓延到了群聊中,亨特提出为什么他应该对公司拥有更多控制权的理由。曾一度,亨特好像威胁要打烂波布林斯基的下巴。波布林斯基对此做出了回应,还邀对方干上一场。从这场争论中可以看出,波布林斯基不想沦为一个有名无实的首席执行官,在对该公司没有任何控制权的情况下为拜登家族参与其中遮遮掩掩。

“再补充一句,如果你真的非常担心你的家人,就不会这样做,因为正如我们所说,你父亲所有的律师和任何律师都会建议你和吉姆(Jim,亨特叔伯James)不要用一根100英尺长的杆子去够它。”波布林斯基写道:“因此,如果你愿意冒险就冒吧,我愿意站在你的身边,一起冒险,但是必须在管理和董事会事宜上保持平衡。”

亨特将父亲拜登的影响力作为交易条件

尽管波布林斯基披露的所有公司纪录中并未出现乔‧拜登的名字,不过,“拜登”的姓氏仍然是亨特‧拜登及其合伙人向叶赠送的重要礼物之一。

2017年4月25日,合作伙伴为华信准备的商业计划书上是乔‧拜登与哥伦比亚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的合影。

该计划书称乔‧拜登与桑托斯的关系在“整个奥巴马执政期间都很牢固”。其中专门介绍华信在阿曼潜在投资的部分中指出,可以用亨特‧拜登的“家人和朋友”来支持叶和华信,并要求阿曼领导人提供特别豁免,以省略必需的本地合伙人因素。据悉,这项请求成为得到阿曼王室(殿下)认可的唯一例外。

在2017年6月1日的一封信中,亨特‧拜登在给叶的信中代表家人向对方问候之后写道:“我希望在阿曼取得的进展(复数)令您倍感愉快。我认为这巩固了我们共同的信念:即通过将我们的联系和技能相结合,我们将在第三地域和经济中创造新的机会,并为我们两个伟大的国家带来利益。”

华鹰从未“起飞”过。但自2016年2月以来,亨特‧拜登和吉利亚尔似乎以不太正式的方式向叶提供了相同的服务。

在2017年3月13日发送给华信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吉利亚尔提及“在我们早期关系中准备的几份战略文件”,其中包括一项关于华信收购美国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rporation)的建议。该电子邮件所附的西屋提案日期为2016年2月22日。

中国华信能源是中国最大的私营石油公司。在其2018年撞到北京的枪口之前,该石油集团在俄罗斯、欧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区赚了数十亿美元,而叶也在此期间促进了与中共高层的联系。

自从2018年初以来,叶就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中共政权调查并被拘留,之后失踪。一家国有企业于2019年3月控制了华信。据大陆媒体《财新》报导,该公司于今年初宣布破产。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最新翻墙软件 突破封锁访问大纪元新唐人
巴西总统儿子指华为从事间谍活动 中共跳脚
【图解】解决大选争议的关键时间点
助残障者“走”出户外 加国男打造登山自行车
最热视频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新闻看点】鲍威尔或炸翻乔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思想领袖】戈萨尔:媒体无权宣布大选结果
车评:是仪表还是萤幕!? 2020 M-Benz GLB250
【远见快评】海怪是啥?川普“解密”
3种豆煮汤喝去湿气 中医妙方击退湿疹、干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