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住!香港12名抗争青年

作者:齐玉
2020年10月8日,香港,新证据显示十二港人被中共和港府联合设局送中,部分家属和民主派人士到政府飞行服务队总部抗议,遭到大批警察包围。中间高举看板者为黄之锋。(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气: 516
【字号】    
   标签: tags: , ,

12名香港青年为什么要逃离香港?有人说,中共承诺的一国两制根本没有兑现,香港人的和平反抗,你们却是无情的镇压,那他们只能逃离这被压迫之地。“逝将去女,适彼乐土”,到那有民主有自由的地方。

2020年8月23号,对于香港12名抗争青年来说,这是他们既有希望,又很危险的日子。但是希望没有出现,危险却如期到来。在蓝天碧水、朗朗日光之下,他们被中共海警船拦下、抓捕。然而,这足够惊心动魄的一幕,至今没有公布于众。

几天之后,中共广东省海警声称在8月23日,截获一艘非法越境快艇艇,载有曾参与“反送中”运动的12名人士。9月30号,12名青年被中共当局正式逮捕,并被关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逮捕的理由是:涉嫌组织他人偷越边境和涉嫌偷越边境。它们说这是罪行。

香港市民郭卓坚引述了他的一位渔民朋友说,那天他在现场作业,位置大约是北纬22度,在果洲群岛附近的一个岛屿。那是香港的海域,可他亲眼看到一艘很大的大陆海警船开过来,靠近一艘快艇,靠近后,海警用威胁的语言喊话:“不要动!我们会开枪的!”

这12名青年分别是香港民间组织“香港故事”成员的李宇轩、张俊富、张铭裕、李子贤、郭子麟、邓棨然等。年龄最大的不过33岁,最小的也仅有17岁。他们中间有大学生、中学生,有测量师、有营业员。

12名青年失联后,他们的家属、朋友以及香港各界人士心急如焚。可是,两个月来,他们所有的个人信息全被中共当局封锁,不允许家属探视和通讯往来,不接受家属聘请的律师,更不让这些律师会见当事人。

10月22号,12名港人家属委托的五位律师,再次到深圳盐田区看守所要求会面,律师们在门外等待超过两个小时,依然没有结果。12青年中的郭子麟家属指定的代理律师蔺其磊说:警察告诉我们说,郭子麟已经委托了两个律师。我们要求按照法律规定,进行会见核实,被盐田看守所拒绝。我们认为这个行为是违法的,而且,我们严重怀疑说“郭子麟已经委托了两个律师”这个事实是虚假了,我们将向上级公安机关进行反应和控告。

9月30号,12青年的部分家属到中联办外请愿。他们举着牌子高呼:“送回我们的孩子”、“立即与我们会面”、“拒绝政府指定的律师”。他们还要求海事处公开事发当天果洲群岛一带的雷达纪录,以明确当事人是否在中国大陆水域被捕。

中秋节到了,是家家团圆的日子,可是孩子们却身陷囹圄,看不到天日,听不到亲人的呼唤!家属还带来了月饼,希望中联办能“有同情心”,将月饼转交给他们的亲人。

9月30日,被扣押在大陆的12名港人的部分家属前往中联办请愿。(宋碧龙/大纪元)

网上流传着12青年当中李子贤母亲写给儿子的一封信。这封信是用钢笔手写的。信中写道:“儿子,你好吗?妈咪好记挂你呀,你几时返回来呀?”“自从见不到你,我日日都失眠;每天自我重复的一句话就是‘要坚强’,儿子还等着我救呀!”信中还说“你快点返回来啊,妈咪真是好爱你”。去年一场反送中运动,她说当时已经知道,儿子是选择了一条难行的路。李妈妈信中对儿子说,“无论将来结果如何,你都是我的宝贝儿子,妈咪以你为荣。妈咪会一直支持你。”落款是:“子贤妈妈 2020年 9月16号”。

另一位被关押的青年,20岁的张铭裕,他的哥哥和父亲接受过《立场新闻》的采访。张铭裕67岁的爸爸是文革时从大陆偷渡来香港的,他说:“大陆那些事,我都经历过,可是我的儿子不听我讲嘛⋯⋯”回忆及此,他流下泪水。张铭裕爸爸说,在过去一年反修例运动里,儿子曾经跟他讲要“争取香港民主自由”,爸爸当时问他:“你争取这个为什么?”张铭裕回答“为下一代”,爸爸说:“你下一代,你都还没结婚⋯⋯”一边说一边流眼泪。张铭裕爸爸又说,听到有人看电视新闻时说“坐监坐死他啦!唔好俾佢出来。”听到这样的话后张爸爸觉得“心好痛”,他说“这个不是你的孩子,如果是你的孩子,你能讲得出这样的话?”说到这里张铭裕的父亲已经泪流满面。

张铭裕哥哥说,希望转达给弟弟:“撑住,捱过这段辛苦的日子,回到香港。”

12名香港青年为什么要逃离香港?有人说,中共承诺的一国两制根本没有兑现,香港人的和平反抗,你们却是无情的镇压,那他们只能逃离这被压迫之地。“逝将去女,适彼乐土”,到那有民主有自由的地方。

然而,“适彼乐土”,却入虎口。

过去的香港是大陆人向往的乐土。多少为了逃到香港的大陆人,冒着被枪杀、被淹水、被遣返的风险,义无反顾的奔向这曾经的自由世界。香港人也伸出援手协助大陆逃港的民众。曾几何时,这繁荣、自由的香港被中共染红。

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曾经在脸书发文感叹道,局势恶劣如此,香港政府当然不会有任何协助家属的动作,都是因他们将对中共的“忠诚”,凌驾在他们生而为人的价值品德之上。以“港人的母亲”自居的林郑月娥丝毫体会不到这些被拘押的青年,他们的母亲们四处寻子的难过。

然而,香港人以及中国大陆和海外的各界人士,不仅仅是感叹,他们更在行动。九月份,香港就有民主派人士发起一人一明信片行动,将心意寄到12青年被关押的看守所。从事教育工作的梁小姐说,很心痛被送中的12港人,希望写明信片卡来表达对他们支持和关注,“他们的命运就等同于我们香港人的命运”。虽不知道心意卡最后能否送到他们手上,但大家会一直延续着反送中运动的精神。

10月中旬,有香港市民再登上香港狮子山,照射出12道蓝色、紫色、黄色、绿色、白色的光柱。12道光柱代表被扣押的12位青年,他们企盼12名青年能够看到这五色光柱,虽然身在牢房,但心中一定保持住希望;他们也希望全香港、全世界都能看到这12道五色光柱,一起关注、营救12名勇敢的青年。在台湾、在日本、在海外其他地区的很多香港人,用灯管组成“SAVE12”的字样,向外界求救。

伦敦集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12名被中共秘密关押的香港人,并不断向中共施加压力。(文沁摄/大纪元)

今年四月出狱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王全璋也发声,他说“让舆论不停地关注,对被羁押的人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王全璋曾经在中共镇压维权律师的709大抓捕事件中,被以“颠覆国家”定罪。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五年中不停地奔走、呼吁、抗争,让中国、让天下人都知道,中共在关押、迫害善良的好人。

意大利激进党在10月12号发起12天绝食活动,声援12位被捕的香港抗争青年。每天都以不同的方式,轮流为每一位祈福。绝食第6天的时候,他们祈福的对象是29岁的黄伟然。活动的组织者葛拉齐亚和意大利男高音洛多拉折出12艘纸船,上面都写着黄伟然的名字,他们拿到意大利杜林著名的景点波河在上放水漂流,期望12名青年早日获得自由。河畔上挂的横幅上还写着:我跟香港站在一起,也来抓我吧!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0月14号参加一个活动时发表了视频讲话。他说,这些前往台湾寻求庇护的香港青年并没有犯罪,“他们只是相信他们应该拥有自由,拥有每个人都不可剥夺的权利”,蓬佩奥说,他们的这个信念并不孤立。美国与他们站在一起。

负责协助12港人的区议员邹家成、前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人10月20日傍晚,在香港铜锣湾举行记者会,公布本周五到周日世界各地将有超过30个城市先后举行集会或游行,声援12名港人。香港的“12 港人关注组”也将在25号举办网上集会,呼吁市民参与,并派发“毋忘十二手足”透明卡,请大家在全港各地拍照上传。

12名香港青年,你们要挺住!你们的亲人,你们的手足,全世界正义的人们等着你们回家。

——转载自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晨间话题

点阅【晨间话题】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台湾,被誉为“美丽之岛”。其来有自:16世纪期间,葡萄牙大事向海外扩展势力,该国人士飘洋过海,到处寻找可扩展之处,有一天于航海时发现台湾,大呼:“Ilha formosa!”(美丽之岛!)
  • 我看过一个美食视频,讲中国人喜欢见面问“吃了吗”的含义,是说因为以前人是饿着长大的,所以见面首先会问这个问题。而我对美食的理解是爱——全部关于爱。
  • 海上孤舟。(Pixabay)
    在张子静曾是一个少年时,和他后来的生命晚期,都写过“我的姊姊张爱玲”这样的同类文章,晚年接受记者采访谈张爱玲。他很忠厚,回忆起父亲,母亲,姐姐,一律都有温暖底色。同样,他抱歉着自己这样平庸而寒苦的一生,实在是配不上那样才情飞扬的姐姐。然而,他以她为骄傲。
  • 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那边的山棱线上终于现出第一道曦光。我虽然只是一支莲叶,这么卑微的身份能够守候主人,守候美丽鲜妍的莲花,真是打从我土里的根柢觉得荣耀
  • 牵过的手,爱过的人,牵绊依旧?温暖依旧?曾经,大手抓握着小手,小手依顺着大手。曾经,有手在你的手心打勾勾。曾经,有手在你的手心画颗心。那人,那手,那情缘,模糊了?消失了?
  • 上几期我们和大家分享了中国文化中六艺,但是这六艺在古代主要是男子所学的,那么女孩子都会学什么呢?
  • 远方未必就是前方,如果已经大幅偏离预计航向,那就继续渡下去,通往某处亦未可知。操场逆时针绕向前,最后一公里,绕进地心。远方如果是原地纵向,如果是,内向的前进。
  • 上期我们讲到,2005年11月份的下旬,高智晟到山东、辽宁、吉林调查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真相之后,给胡锦涛、温家宝写了第三封公开信,第二天,就郑重发表退党声明,并且说:这是他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 张爱玲的成长过程中,成天耳闻目睹的就是大家族里的亲人反目,显赫的家世背后,子弟的败落,现实生活中的窘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