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美国某些媒体还是第四权吗?

人气 872

【大纪元2020年10月28日讯】观众朋友好,今天是10月27日,星期二。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美国大选现在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当然说白热化阶段也只是一边的。川普总统的竞选是进入冲刺,应该是说越战越勇了,一天三场造势集会,毫无倦意。而另一边呢,当然就谈不上是白热化了。拜登是继续隐身,偶尔出来一次,他忘了对手是川普总统,他以为他在和乔治布什竞争。这就和以前他曾经在竞选过程当中忘了他自己是在竞选总统,还以为是多年前在竞选参议员。这两者倒有一比。那么呃很简单的,有一些新的情况。

比如说佛罗里达又有一个县这个翻红了,而最有谱的拉斯穆森的总统选举民调,有52%的美国选民是支持川普总统的,有46%反对。而在著名的摇摆州,昨天宾州的民调川普反超拜登3%,而在这之前是拜登3%领先。这个是最近新发生的情况。昨天晚上呢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大法官的任命通过、宣誓就职。这样的话,大法官在大选投票开票之前这个位置席位就满了。

周末有两件事情跟媒体有关的,我们来谈一谈,就是美国媒体最近的表现和在这次大选当中所起的作用。一件事情是CBS采访川普总统的那个60分钟节目终于按计划播出了,在此之前白宫已经公布了录像,引起了很大的争议。那我们今天不谈这个,谈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在周六的时候《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抹黑《大纪元时报》的报导,据说是经过了八个月的调查。

大选前 《纽约时报》为何针对大纪元

我先来说一下一般的情况。要知道在目前并不是说没有新闻,那是有很多新闻的,特别是在亨特的硬盘门丑闻不断被曝光的情况下,美国的主要大媒体似乎找不到新闻报导了,除了个别的以外,他会继续保持沉默。那么他们在干什么呢?就以这个左派媒体的棋手《纽约时报》为例,不谈大选、不谈左派媒体最喜欢的和外国勾结的话题,因为现在这个问题是拜登家族,不是川普了所以他们不谈,居然在周末的头版刊登一篇攻击抹黑《大纪元时报》的长篇报导。据说这个报导调查了八个月才完成的。那么我们来简单地看一下,因为很多媒体都已经报导过了,很多人也分析过了这里面的不实之处,我们简单地提几个。

一个就是他们把一个叫做新右翼政治网站的一个叫做“美国日报”的报纸栽到了大纪元头上,实际上只是有一个大纪元的前雇员离开之后到了《美国日报》。这是一个常识,就是一个员工离职以后他到了一个新的部门的行为和原来的雇主是应该没有关系的。这是一个基本常识。我相信这个《纽约时报》不是偶然犯错误,这是故意的。

再一个就是他说英文大纪元推动毫无根据的间谍门,这个SpyGate。这个英文大纪元讲的Spygate这个间谍门,主要是指奥巴马政府最后的事情。就是2006年大选的时候非法监控川普总统的竞选活动。事实上我们知道最近最新曝光的有一些证据是强烈支持这种指控存在,就是这个监控是存在的。这些证据在《纽约时报》的文章发表之前就出现了,所以说《纽约时报》有足够的时间来核对这个指控,而不是随便地就说《大纪元时报》这个是没有根据的,事实上现在根据越来越多。还有这个《纽约时报》记者本人对大纪元以前的攻击,说明这个报导带有个人的成见和偏见在里面。这个左派媒体实际上是在联手围攻。

我们就看一下《纽约时报》为什么要抹黑《大纪元时报》,包括新唐人。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因为一般情况下报纸的所谓第四权,媒体的第四权是监督政府,不是监督或者挖同行的这些“丑闻”的。

第一个原因,是不是可能是同行竞争

《大纪元时报》发展迅速,英文版已经是超过《纽约时报》了这是事实,它的发行量它的大众欢迎的程度。但是大纪元是坚持报导事实和真相,它不受任何党派的控制,当然不是说它就是中立,媒体是有观点的,那么《大纪元时报》的读者群和《纽约时报》的读者群基本上是出于没有交集的状态,他们俩互相不相干的,在读者群当中基本上不存在所谓竞争的问题。如果有竞争的话,《纽约时报》应该和他观点一致的,你像NBC呀,ABC呀,和这些媒体更应该是同质竞争,因为他们真的是同一群读者或者是观众,而《大纪元时报》(读者)完全是另外一群。

如果说有《纽约时报》的读者转向去读大纪元的话,当然我们知道这些已经很多了,很多读者在反馈当中都谈到了他们原来是《纽约时报》的读者后来去停掉了,然后就转向读大纪元了,为什么呢,那是因为理念的不同而不是竞争。就是说这些读者本来就要离开《纽约时报》的,大纪元只是给他们离开《纽约时报》以后一个选择而已。真理和谎言之间是不存在竞争关系的。就以拜登家族的腐败为例吧。

作为媒体,对这件事情来说的话,任何角度都是一个大头条的新闻事件。现在是《纽约时报》和其它左派媒体自己放弃了这种报导。这个不能怪别人的报导的,不能怪别人抢走读者抢走观众,是你自己放弃的。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价值观的对立

我想这个是非常重要的部分。《纽约时报》一直是左媒,当然在这之前,他在很多就是公众都认为的这种事件上面,他在报导方面还是比较客观的,还能够报导,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完全不报导。但是他的观点是支持进步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就是在价值观方面。

而《大纪元时报》在政治观点上是支持传统价值,也就是支持美国开创的先父们所定下来的这些规矩和这个社会结构,在法律和秩序、家庭、生命观人权等等方面,和《纽约时报》是完全不同的。本来媒体之间有不同的观点这个并不奇怪,这个不应该成为一个媒体攻击另外一个媒体的理由,甚至花了八个月的时间去挖对方的这种所谓的丑闻,最后也没挖到。

这证明《大纪元时报》在报导方面和在经营方面确实是按照美国的制度按照美国的法律走的,也按照媒体的规则走的,所以他才会把一些跟《大纪元时报》毫无关系的小报或者是一些社交媒体,只是因为他们的员工曾经在大纪元工作过,就硬套上来,也正说明了他找不到真正的有问题的地方,才去找那些地方呢。

媒体的监督权,我刚才讲了是应该针对政府的三权之外的监督,他监督的是那三权而不应该是针对观点不同的其它媒体。但是最近美国的左派媒体,甚至是其它国家的,似乎达成了一个共识,就是串通起来抹黑《大纪元时报》。这是由于观念的不同。我觉得这个在价值观上的对立和不同是一个重要原因。

第三个就是中共的因素

这个有不少读者在跟帖上也谈到了,他们发现《纽约时报》近年来越来越像中共的大外宣,尤其是华人当中看得更清楚,这个宣传的调子比中共还要中共。这里至少有三个可能性,一个是中共成功地统战了《纽约时报》;第二个是《纽约时报》本来就和中共在某些价值观方面有认同、相同的地方;再一个方面就是经济上很可能有相对的依赖。

我们知道中共用各种方法方式,包括做广告的方式,给美国的主流媒体提供了非常多的经济上的资助,使得这些媒体的在很多情况下报导的时候倾向中共。在和中共有关的报导上面,其实这方面有很多例子。在纽约时报你比如说几年前,他们曾经针对神韵演出有个抹黑的报导。

这里面我觉得就是两个因素都有,它既有对神韵回归传统的不满,也有讨好中共的因素,至少他知道写出这篇文章来以后中共会喜欢,就跟这篇这次一样的。就是说他对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人权的侵犯、对宗教信仰的迫害,他这里完完全全不提,而是转弯抹角地把中共的那个观点给放到这里来。

对于中共的统战,《纽约时报》过去至少有两篇报导,是吹嘘吹捧在法拉盛的一个人叫做朱力创。朱力创是纽约一个反法轮功组织的创始人,同时他又有多家中共统战机构的头衔,也就是说是多家中共统战机构马甲的代理人。那么《纽约时报》吹捧这样的人,除了讨好中共以外还能够有什么意义呢?我看不出来。实际上《纽约时报》自己的文章也承认了这一点,就是他文章当中说啥,说《大纪元时报》已经发展成为“重要的反华和支持川普的媒体帝国”。

这里说到反华的话,大概大纪元是最不可能被划入这个范畴的。因为《大纪元时报》一直在宣扬中国传统文化,替中国民众发声、替被中共迫害的各个宗教团体和民间团体发声。《大纪元时报》反对的只是中共。而中共实际上是作为西方马列在中国的代理人,它是一贯反华的。所以《纽约时报》这个时候等于就是承认自己是亲共的。因为他攻击大纪元的方式就是,当然他混淆了反华和反共之间的这个巨大区别,但实际上他的意思就是他自己是站在中共这边的。

现在这个就是问题了,作为第四权,谁来监督他?他是监督别人的。美国媒体当然我们知道,这些年来,特别这几年,这个越来越公开地暴露出来,就是说他不作为一个中立的报导新闻的,就是报导新闻、报导事实真相的这么一个机构,而是说越来越脱离了这种真实报导,而倾向于变成了一个党派斗争的工具。就是成为左派的喉舌,特别是极左派的喉舌,从对待川普总统和拜登的截然相反的处理我们就可以证明。

对于川普总统,显而易见的就是,过去这三年的假新闻它都是大肆宣传,哪怕后来都是被证明假的,他还会继续炒作一段时间。在过去特别是在过去三年的所谓通俄门,还有弹劾案当中这种例子非常多。几乎说他们炒作的没有一个后来被证实是真的。而对现在证据确凿的这个硬盘门他们却装聋作哑。这不是他们缺乏对新闻真实性的判断力,而是缺乏最基本的良知和职业道德。当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建立这个国家结构的时候,他们想到了权力导致的腐败,所以需要对权力进行制衡和监督,这就是立了三个权。

但是他们大概没有想到媒体也会成为权力的一个支柱而且比另外三权根本不受监督和制约。左派媒体加上左派控制的社交平台,这就全面的拷贝了中共的宣传和(对)不同声音的打压,因为单独的宣传是没有用的,单独的打压也是没有用的,这两者必须结合起来,一定要发出他们自己的声音,然后封杀掉别人的声音,只有这样才能起作用。

作为《纽约时报》这样的媒体,他只能自己报导,只能去抹黑,只能不报导他不想报导的东西,但是他没有办法阻止别人报导。也就是说他不能够破坏新闻自由。就是说他自己去报他想报的东西,他也可以去攻击别人,但是他不能够破坏别人去报导。新闻自由被谁破坏?新闻自由是被社交平台破坏的。所以像脸书推特这样的社交平台加入到左媒以后,他就可以封杀所有不同的声音,这才是真正的对新闻自由的扼杀。

(社交平台)和左媒结合起来的话,那就变成了一个完整的类似于中共的那种系统了。对于左媒,读者最终会决定他们的命运因为如果读者不读他们的报纸的时候,实际上它的历史使命就完成了,他就过去了。而对于社交平台,我认为则需要立法者在立法层面,还有政府呢在解释法律和执法层面来结束他们的垄断,和他们那种不受追究的特权。而对于他们推崇的进步主义和社会主义,我觉得美国人民这次会用选票来抛弃。

如果你喜欢这个节目的话请订阅。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横河观点】习近平学毛邓?陷入自相矛盾
【横河观点】亨特‧拜登丑闻之外的六大问题
【横河观点】川普总统的疫情应对和科学
【横河观点】美定3批党媒为外国使团 有何特征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