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突然发作的剧烈头痛 最猛烈的“三叉神经痛”

文/丽莎‧山德斯(耶鲁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内科医师)

三叉神经痛又称为“痛性抽搐”,吃东西或轻轻触碰都有可能会引发剧痛。(Shutterstock)
三叉神经痛又称为“痛性抽搐”,吃东西或轻轻触碰都有可能会引发剧痛。(Shutterstock)
人气: 992
【字号】    
   标签: tags: ,

“都是鲔鱼三明治害的!”这名病人(同时也是友人)对我说。他正在吃三明治时,突然感到一阵剧痛划过喉咙、下颚和耳朵。他倒在地上,手捧着自己的脸。他不断搓揉、按摩和收缩自己的下颚,但不管怎么做,都没办法减轻这占据了右半脸、如刀割般的痛楚。经过了漫长但实际上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后,疼痛开始缓和了下来;接着又过了十到十五分钟后,消退成为过去这两周固定陪伴他的持续性隐痛。你知道这是什么状况吗?他问我。当时我并不知道。

一切都是从喉咙痛开始的,他告诉我。他最初的想法是,或许这是某种病毒感染。接着,几天过后,他开始牙痛。不是所有的牙齿,而是只有最后面两颗臼齿,在右侧。不论是吃、喝任何冷或热的东西,都会引起像吃冰吃太快的那种疼痛,只不过还要更糟得多。他在超过二十年前排出肾结石的惨苦经历,至今都还历历在目,但相较之下,这次仍算是他体验过最严重的疼痛。

这折磨人的隐痛令他忍不住到镜子前寻找可能的来源。他用手拨弄牙齿。什么发现都没有。就在数周前,他才刚到牙医那里做年度检查,并且获得医生认证牙齿状况良好。那么为何他的牙齿还那么疼?在接下来的几天,疼痛蔓延到他的整张右脸,感觉就像是喉咙痛、牙痛和耳朵痛同时发作,而且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偶尔,特别是当他吃或喝时,疼痛会突然发作,从喉咙开始快速移动至耳朵。

他四十八岁,活动力良好,身体强健。自从他生病以来,已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以致他甚至不再有固定的医生了。因此他询问他身为神经外科医生的父亲:你认为这有可能是鼻窦的问题吗?我是不是应该要吃抗生素?反正吃抗生素也不会有什么坏处,他的父亲告诉他。也许不会,不过事实证明也没什么帮助。如果真的起了什么作用,那就是疼痛反而变严重了,偶尔发作的冷刺激疼痛似乎也变得更频繁、更激烈。

他去了一间当地的诊所。值班的医生检查了他的耳、鼻和口。什么都没有。没有发烧,没有泛红,也没有肿胀的腺体。他做了链球菌快速检测,结果正常。这应该是某种病毒感染,医生告诉他。输液加上阿斯匹林,应该会自行好转。

然而并非如此。接着他吃了那个令他跪倒在地的三明治。肯定有人能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吧!在我想不出答案后,他去翻黄页电话簿,选出一位离家不远、就位于麻州法尔茅斯(Falmouth)的耳鼻喉科医生道格拉斯‧曼恩(Douglas Mann)。没问题,诊所的人对他说,医生能将他安插进下午的时间。

这名医生看起来很年轻,感觉很亲切认真。“据我所知,你的喉咙出了一些状况,”他说。这名病人说明了过去几周发生的事。“等他说完了自己的经历时,我已经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了,”曼恩告诉我。然而,他仍需要确认自己是对的。有可能造成喉咙痛的问题清单既长又五花八门,但这名病人抱怨疼痛只发生在喉咙的其中一侧,这点大大缩减了清单范围。此外,他描述痛是从喉咙移动到耳朵,而这也再度将可能性限缩为只有少数几种。曼恩必须确认这不是癌症。这名病人偶尔会抽烟和喝酒,而这样的组合提升了头部和颈部癌症的风险。口腔溃烂亦称为口疮,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单侧喉咙痛,通常会随着吞咽蔓延至耳朵。扁桃体脓疮也有可能引起相同的状况。这些都能经由彻底的体检排除掉可能性。

曼恩一面聆听病人描述病情,一面替他检查。他看起来很健康,身材修长,皮肤晒得黝黑。这点大幅减少了侵袭性癌症的可能性。曼恩仔细检查了病人的耳、鼻和口,结果就和之前的那位医生一样,什么也没发现。由于病人是从喉咙开始痛的,因此曼恩也需要彻底检查喉咙的部分。他向病人的鼻内喷入局部麻醉药,接着拿出一个样子古怪的仪器,一头接着一条细长的黑色导管,另一头则是接目镜。他将这条可弯曲的内诊镜伸进病人的鼻内,通过口咽,然后深入他的喉咙。曼恩透过仪器上的接目镜,目不转睛地看着内诊镜穿过漆黑狭窄的通道,窥视着昏暗的角落和缝隙。没有任何异状。

曼恩露出微笑,终于有把握自己最初的印象是正确的。“你是不是说过你父亲是神经外科医生?”这名病人点了点头。“听到诊断结果,他一定会很兴奋。”曼恩解释,他得的是三叉神经痛,又称为“痛性抽搐”。在这种疾病中,名为三叉神经的颜面神经产生了病变,甚至对轻微的刺激都会过度反应。吃或吞咽等简单的举动,或甚至是轻轻触碰,都有可能会引发病人所描述的那种剧痛。

痛性抽搐一词是源于该疾病的特征,即病人经常会因疼痛而呈现面部扭曲。不过这样的用词并不妥当,因为抽搐应该是非自主且无法控制的肌肉抽动或痉孪。话虽如此,这仍是一种贴切的形容。

痛性抽搐好发于五十岁以上的族群,且女性多于男性。这种疾病在一千多年前首次经人描述,然而其起因一直要到最近才不再是个谜。目前已知,这种疾病之所以形成,通常是因为主管脸部感觉的三叉神经从大脑出发、通往额头、脸颊、嘴巴和喉咙的皮肤时,受到了血管的压迫。这种压力会磨损三叉神经外围具保护作用的髓鞘,以致三叉神经在几乎未受到刺激的情况下做出反应。此一现象的起因仍旧不明。医生接着补充说明,还有其他疾病也会出现相似的情况。尽管罕见,但多发性硬化症也会引起类似的症状。此外,脑瘤碰撞到三叉神经的情形虽然更为少见,不过造成的症状也相同。考虑到这些可能,这位病人需要进行核磁共振检查。

然而,三叉神经痛的主要治疗目标是疼痛控制。尽管有时其症状会自然消退,但也有可能会持续数年。曼恩开给病人能立即减缓疼痛的强效止痛药,并投以能有效治疗神经痛的抗痉挛药物。手术也能减轻三叉神经所受的压力,但就和所有的这类手术一样是件棘手的差事,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最近我和这位友人谈话时,他感觉好多了。“今天是我第一次醒来时不觉得痛,”他如此表示,当时距离药物治疗开始后还不到一周。他打电话给父亲,向他报告自己的诊断结果。“万一药物治疗没效,我必须经历哪些‘令人期待’的神经外科手术,我爸都告诉我了。”他笑了出来。其中一种需要用针穿脸以破坏神经,他这么告诉我。还有一种是外科医生在颅骨上钻孔,然后将压迫到神经的动脉移开。“于是我叫他要做好准备。不管他退休了没,如果我真的需要手术,希望到时候动刀的人会是他。”

摘自《医生我到底怎么了》 麦浩斯出版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 三叉神经痛像闪电 中医1招防“天下第一痛”

· 简易按穴疗法──三叉神经痛‧脸痛

· 戒掉咖啡后 你的身体会发生9个惊人变化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