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马仲仪:港康码将上路 免检有漏洞

人气 782

【大纪元2020年10月3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可柔、梁珍采访报导)香港疫情近期稍有放缓,港府即迫不及待推行“港康码”上路,预计11月内放宽从大陆返港的港人豁免14天检疫,并研议立法强制特定群组做病毒检测。在大陆疫情持续此起彼伏、12港人被劫持送中的当前,港府欲强推这些措施,令香港社会再陷纷乱。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医生10月28日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从医学角度提出专业观点,期望政府给市民多一些知识交流和讨论的空间。

由警察强制市民检疫?卫生署更适合

9月港府不惜斥钜资大力推行的全民检测反应冷淡收效甚微,被讽为一场市民对政府的不信任公投。民众为何对政府强推的病毒检测表现出消极甚至抵触?身为医师,马仲仪据一些私家医生或参与卫生署个案追踪的同事工作实况意见指出,的确有一些有可能带原传播的市民却因各种原因而不愿化验,她认为应了解民众心理且给予专业者具体执行的权限,双管齐下,才能有效解决问题。

“首先要问一下为什么市民有症状都不想验呢?我收到一些私家同行医师的反馈,几个原因,第一是市民不理解,两个礼拜之前已验了一个全民检测;第二,市民找私家医生化验,虽然化验交回给卫生署做,但也要缴手续费;另外,市民交回检疫小瓶子得自行送去卫生署的诊所,还要限制每天哪个时间段交,或自费速递服务到他家里去收瓶子,这使一些经济有困难的长者做不来,他们就不想验啰。”

推行不力,特首林郑声称要修例赋予警察权力去强制检验,增添民众不满。从医师角度看检验问题,马仲仪表示对于一些接触高危感染群组的人士,或者来自爆发疫情区域的人士,确实应该建议他们接受检验,但政府的推行方法必须合理:“政府若要加强化验,就要赋予个案追踪的卫生署职员有权力去执行,而不是警务人员去做,社会上很多市民对警务人员的观感都有一些忌讳,警民关系暂时不是那么理顺。那我觉得为免市民受到担忧和惊恐,这些个案追踪的工作尽量交回给公共卫生的职员就比警务人员更令人安心一点。”

要求医生举报 市民将畏疾忌医

此外,港府欲要求私家医生举报不配合检验的病患,然而按照专业操守,医师一般不会随便交出病人隐私,此举将致使医患关系受损,病患对求诊望之却步,马仲仪说:“(比如病患)上呼吸道感染,觉得只是小事而已,就不去看医生了,直到撑不下去才去急诊。那样私家医生的生意会少了。在这个疫情之下,私家医生其实真的首当其冲,包括防疫物资(紧缺)。市民不去看病,畏疾忌医的话都有影响。”

除了检测程序不便民,另一个导致市民不愿检测的深层原因,是担心样本被“送中”。她说:“之前大家担心,那个样本是由什么化验室和什么公司去处理,不过我所知道,现在来说,如果你是有病症的样本,应该是交由卫生署去处理,而不是交去那三家跟国内有关的化验所处理的。”

豁免检疫”规则混乱 民众存疑

此外,政府“豁免检疫”的规则不清、标准混乱,也令民众心生疑惑。马仲仪说,香港境内人士要检测,但不少入境人士却可豁免检测,让人觉得不公义,更难以接受强制检测。

“我们没有途径去查清楚,这一个豁免人士是因为什么名目豁免呢?他们进港的时候都不需要检验,社会上充斥着一堆不用验的人。那其实市民就会觉得,有些人你又不用他验,但我在这里,你就要用法例来强制我验,那我也会觉得有一个不公平的角度在这里。那政府一定要清楚告诉市民,为什么有一些人可以免疫,我怎么查到他是可以豁免,这个豁免的安排是否合理呢?”

近日林郑表示将让从大陆返港的香港居民免除14天检疫。马仲仪认为,由于往来密切,香港居民从大陆返港先隔离检疫14天,的确某程度上对他们的生活生计影响颇大,但是免除检疫一定会有卫生防护的漏洞,若要冒这个风险,就必须确认那个市民是从一个高度安全的地方回来的。然而,“国内的疫情,虽然我不是很透彻知道,但一些国内的省市其实都有个案的,那我觉得政府不可以只是一刀切,就说国内回来的市民都不需要检疫。要清楚他是从哪里回来,他有没有接触过什么群组,还有他的工作性质等。”

强推港康码 或助长松懈心理

近几个月,港府一再声称“香港健康码”(港康码)已准备就绪;民主党则认为,一旦设立港康码,政府随时可以强制在市民手机下载程式,市民的个人资料、身体状况、行踪等都尽在政府的监控之下,私隐无所遁形。又担心港康码会如同大陆的健康码,变成社会信用的一部分,最终造成社会两极化,获高分的市民将拥有更多的便利和优先权,因而反对当局推行港康码。林郑罔顾反对声音,日前称近一两个星期就要推行“港康码”的程式。

对此,马仲仪表示,“对于市民的隐私、数据资料的保障,我是有很多的疑问和担忧的。另外,有一些市民或食肆,会不会觉得参与了这个港康码,有了一个For security的心,反而对防疫措施松懈了?我对个人隐私和行踪是很重点去保障的。疫情一直还存在社区里,我个人会尽可能免却一些不必要的社交、应酬的活动,生活简单安全最重要。我不会因为那家餐厅参与了健康码我就会去,反而不会去,因为我不知道那家餐厅里的人会不会防疫的心比较松懈,以及我的资料会被怎么处理?”

防疫措施推行难 港府失民心是关键

关于这次港府推出的防疫措施,医学界也有不同的考量,香港传染病学权威袁国勇教授就表示支持强制检测,因为他担心若不这么做,香港恐怕会因疫情扩散而出现大规模的失业,他不想看到这局面。

马仲仪重申应该给予卫生处的职员多一些法律上的权限,去要求高危感染民众做检验,但对于私家医生参与举报则持保留态度。“袁教授很想控制疫情,很想商业活动可以重启,他是有一份真心在那里的。世界各地防疫专家都受到一个压力,经济停摆,好像那个责任就全部在他们身上,但是我觉得这个疫情控制,其实真的不只是检验这么简单,譬如检验了之后,人流的控制,那个检验的速度,如何发放信息,这些方面其实都有很大的关系。”

瘟疫无情,从医护及公卫立场上,感染控制、环境控制和检验的重要性不相伯仲。马仲仪感慨,“本来在一个民主和透明的国家,一个公共行政很透明的国家,有时在短时间,一些紧急的法例,给予政府和执法机构的权限稍微高一点,都是勉强可以接受的,因为之后会有一个民主的制度、议会,去评核或者推翻这些。但是很明显在今天的香港政府,大家觉得这个机制就是不太可行。”

无惧攻讦 秉持医师责任说真话

身为香港专业医护人员,马仲仪因接受《大纪元》采访分享专业防疫观点,却横遭造假网帖指其是法轮功学员及违反《国安法》。中共编造欺世大谎污蔑法轮功,以维持血腥迫害长达21年,现又企图通过诋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来贬损马仲仪,从而降低其访谈可信度,用心险恶,手段卑劣。

马仲仪表示,“一直以来我觉得你们(大纪元)的访问,主持人问我的问题,还有之后我的信息是否能带出来,其实都是恰当的。”她信任大纪元,通过良心媒体向港人传声,更令中共恐慌和恼怒。

她无惧攻讦,“如果在暴政之下遭到攻击,你就不去做,第一点你已经是屈服了;第二就是说,我觉得,医学界最重要的责任,现在的信息很多很泛滥,我觉得市民真的是要有一个权利,去接收到不同方面的信息。希望透过我说的话,大家去深思一下。”“这件事,应该任何一个当权者,都不应该感觉到难受,让你的市民有多一些知识和讨论的空间,是吧。而且,我是遵守法律之下去表达我的言论的。虽然会有攻击,但是我觉得,在这个疫情之下,医护人员或者公共卫生人员不可以纯粹是活在自己的世界,我们也都要看看这个社会的情况。我除了从一个医生的角度出发,我会去看市民和这个社会,因为我也是香港人的一部分。”

完整访谈内容,详见以下《珍言真语》视频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珍言真语】程翔:五中全会前欲赴京 林郑自辱
【珍言真语】黄伟国:港八大学遭赤化 分三类型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