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修炼故事:于洋

铁血丹心兑誓约(中)

2017年9月于洋参加日本法轮大法游行。(于洋提供)
人气: 4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04日讯】文:俞元・大纪元

续接上期

你对我坏 我还把真相让你知

半夜十二点,拿铁凳子压于洋脚的那个恶警进来了,用约束带把于洋捆到椅子上,把于洋的手也铐在椅子上。他让几个协警监视着,不让于洋睡觉。于洋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一直下半夜2点多,他们都睡觉去了。只剩一个不太接受法轮功的协警,还在跟于洋聊着,他说法轮功好坏与他无关。于洋告诉他:如果二三年之内,再有类似非典这样严重的传染病在全世界发生时,那时最好的灵丹妙药就是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现在没有发生,你就当个神话故事听,等发生时希望你能想起我这个法轮功所说的话。我衷心希望你的亲人都能得救,都能幸福平安。那个协警深受感动,连说:“谢谢你啊!”他用清水把恶警踹在于洋胳膊上的鞋印洗掉,又把手铐松了松。于洋心中真为这个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弟子的生命高兴。

“我师父说了算!”

第二天早上6点多,一个警察进来看于洋还是不说,就拿了一本厚书,照着他的头和脸一顿猛砸、猛抽。于洋不停地发正念,不一会这恶警被别人叫出去了。8点多钟,用书砸于洋的那个恶警又进来做笔录,于洋还是拒绝回答、签字。那恶警暴跳如雷,狠抽于洋耳光:“就你这样的给你送到看守所关你十年,看你说不说?一会送你去看守所我也跟着,让号里的老大好好收拾你!”嘴角流血的于洋,冲他一笑:“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2004年于洋在张士教养院绝食十三天被无罪释放。(于洋提供)

滴水不沾,意坚如铁出牢笼

遍体鳞伤的于洋被送到了张士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它以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臭名昭彰。头两天,于洋因伤势严重躺在床上。在洗脑班,每天电棒“劈里啪啦”的电击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于洋的房间里一位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满是电棒电击后留下的烧痕和大泡。于洋想到了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他暗下决心:无论多难,也不听从坏人的指令!于洋开始绝食,不吃犯人的食物,因为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犯法!

过了三四天,狱警见于洋的身体稍有恢复,让牢头叫于洋下床坐小板凳,接受放弃修炼的思想转化工作。于洋不配合牢头,不下床;牢头就硬把他从床上拽下来往板凳上按,于洋就势躺在地上,同时不停的发着正念。这时隔壁房间的人指责牢头不要欺负人;一位大姐过来扶起于洋,说:“别躺地上,地上多凉啊”,于洋乘势又上床上躺着。牢头又他拽下来,于洋又躺在地上;那个大姐又过来扶他,他就又上床躺着。几个回合下来,牢头终于让步了:“给你宽松,让你在床边坐着”说完灰溜溜地出去了。以后的日子,狱警从门口过看见于洋躺在床上也假装没看见。于洋深深体会到:听师父的话,真能做到,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做好人没错

于洋每天坚持背法、发正念,意志越来越坚定。在他绝食绝水四五天时,正好赶上家属接见日。大量的各种水果被带进监室,于洋认为水果是对自己绝食的干扰和诱惑,他连一颗葡萄也不吃,把分给他的水果全都让给了别人。

一天,狱警主管史凤友让于洋按手印。于洋说:“我要是杀人放火了,我马上就按。我没犯罪,我不按。”史说:“法律定了,学法轮功就违法,来我这都得留案底。”于洋斩钉截铁地说:“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学法轮功违法’,那是江泽民信口雌黄。做好人没错,我就不按!”史凤友见于洋态度坚决,只好作罢。

绝食到第六天,于洋一点不饿,只是口渴的厉害,脑子里浮现出各种冰凉的饮料,他不断排斥这些念头。他很想到水房漱一下口,可是刚到水房就停水了。这时他想起师父《洪吟(二)》中的一首诗“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从水房回到监室后,于洋绝食、绝水的意志更坚决了。

一种自私

有一天,于洋向转化他思想的人讲真象,口渴的厉害,一个念头返上来“别讲了,话说的越多,不越渴吗!”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一种自私,心想:自己受点苦算什么,如果对方能明白真象,不再助纣为虐,那多好啊!于是,于洋强忍着干渴,又继续讲了几个小时真相。第二天,于洋感到口渴的程度减轻很多,只是稍微有点发干,他悟到:自己思想升华了,能多为别人考虑,心性提高了,师父就帮了自己。

绝食到第九天,于洋瘦得皮包骨,两眼窝深陷。他丝毫不感觉饿,只是有点口干,有点头晕。又过了两天,史凤友来叫于洋吃饭。于洋此时身体已开始出现状况,一坐起身来,心就突突突地跳得非常快,头也一阵阵地晕。史告诉于洋:“你少吃点就不给你灌食,何必遭那个罪!”于洋坚持不吃,史叫来五个大汉,使劲掰开于洋抓紧床栏杆的手,费了好大劲,把他从床上拽下来,按到椅子上。医生往他鼻子里插管,插了半天也插不进去,只好放弃。于洋感到喘气困难,非常痛苦,他睁大眼睛,心想:世人哪!大法弟子千辛万苦告诉你真相,反被你们如此迫害,你们以后就知道这真相多么珍贵!

“这孩子瘦得我都认不出来了”

晚上两个包夹扶于洋上厕所,他感觉心跳得特别快,头晕随时要栽倒,两包夹几乎是把他拖回房间的。刚一进屋,五六个人又将于洋按倒在椅子上,准备灌食,于洋晕晕地坐不住,他们就强行把他的胳膊往后掰,于洋当即休克过去。教养院的医生给于洋打点滴、掐人中,抢救了很长时间,看他没醒,最后送他到市九院急救。晚上十一点多钟,脱离危险的于洋又被他们拉回了洗脑班

过了一天,洗脑班队长问于洋咋不吃饭?于洋笑了笑说:“谁说我不吃,把我送到大门外我就吃。”队长说:“好好好,那把你抬到大门外,吃完了饭再抬回来”。过了没多久,狱医拿来了三瓶点滴给于洋吊水:“你严重的缺水、缺糖,化验结果这么多天一口水没喝,别肾衰竭了。”狱医刚走,于洋就把点滴拔了。狱警没办法,只好打电话让于洋父母来劝食。母亲看到于洋满身青紫,气愤地说:“这孩子瘦得我都认不出来了,这样下去,过不了几天就死在这儿了。你们把这善良的孩子打成这样,上天会惩罚你们的!”史凤友被于洋母亲的义正词严震慑住,默不作声。

于洋父母离开后,下午史凤友来到于洋床边,说要把他的情况向上级汇报,这里不留他。史当着于洋的面读了一遍上报材料:“绝食绝水八九天,送九院抢救,该人拒绝治疗,并称自己无罪……”读完后,于洋说:“你上报吧,但我不签字。”史恶狠狠地说:“不用你签字,但市里一天没批下来,你不吃饭,我们就给你灌。”

捆不住我的心

次日上午,于洋依然不吃饭,也不同意打点滴。史凤友带了狱医等六个人,又把于洋从床上拽下来灌食,鼻管插来插去也没插进去,狱医说找东西撬开嘴,于洋紧紧咬住牙根,后来狱医还是从鼻子把管插进去了。给于洋扎上点滴后,史把于洋另一只手绑在床上,让他无法拔点滴。于洋直视他们,坚定地说:“你们捆绑了我的手脚,却捆不住我的心,我一步也不会向你们妥协!”

下午史凤友和一个队长进来,对于洋身边的包夹说:“把他扶起来,该给他送走了,送看守所大拘”。于洋一听,乐了:“史科长,看来咱俩缘分尽了。”狱警把于洋扶出张士洗脑班的大铁门,于洋父母以及居住地政法委和街道工作人员正在门口等着。经过十三天绝食绝水,于洋被无条件释放了!于洋直接跟着父母回了家。为了防止警察再次上门非法抓捕,于洋第二天就离开了家,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待续)

于洋在旧金山湾区艺术宫(展板是从泰国带来的)。(于洋提供)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10月3日教育版

每周为您献上旧金山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李曜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