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暴动罪终被撤 陈虹秀吁拒温水煮蛙

人气 1263

【大纪元2020年10月0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香港“阵地社工”成员陈虹秀9月29日获香港法庭裁定暴动罪名不成立,并被当庭释放。近日陈虹秀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当港府对抗争现场的记者、救护人员、神职人员、社工等专业人士日渐严峻打压之际,她的无罪判决更别具意义。

陈虹秀提醒,当极权政府对民众洗脑,建构其所谓的“普世价值与公共价值”,重新定义“对错”与“法制”之际,人们更要拒绝洗脑,拒绝被“温水煮蛙”,“哪怕这个世界已经越来越沦陷”,更应清楚什么是真正的普世价值与公义,且要坚守立场,并继续指出问题。

9月29日,法官宣布陈虹秀被控的暴动罪名不成立时,陈虹秀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怎么会这样?他说我可以离开了。”身旁一同被控的抗争者望着她、恭喜她,超乎现实的一刻,陈虹秀内心五味杂陈。深知要推翻香港律政司检控很难,从未想过自己居然做到了。然而望向身旁同样被控的抗争者,“好像突然之间自己要抛下他们,先走一步离开了,这感觉其实不是很好受的,都很矛盾的。”原本陌生的8人,因这场检控关系变得紧密。

“我很希望他们都像我一样最后是无罪释放。但是好像一天不知道结果,都会有一定的担心,未知将来会怎样?”

获释的陈虹秀离开犯人栏,悬宕13个月的大石突然落下,她抱着前来聆听判决的好友,放声大哭。这一哭出乎自己的意料,她突然明白,这份压力原来藏得既深且重。“自己的压力藏得那么深,这一刻好像爆出来。”

港府拘捕检控前线专业人士 令人匪夷所思

42岁的陈虹秀原本是儿童院社工,并兼职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理事。去年6月加入“阵地社工”,许多抗争现场都可见到她的身影。她手持麦克风,站在警察与抗争者间,呼吁警察“冷静、克制”。

她强调,社工的工作是“守护生命,捍卫人权,促进社会公义”。“我们从来没有妨碍警察去拘捕任何人。但是警察要根据警察通例(执法),不论是否举旗、会不会造成生命危险,都不应该乱开枪、平射子弹;想让市民离开,都要给时间。”

去年8月31日港岛大型警民冲突中,陈虹秀一如既往拿起麦克风向眼前濒临失控的警察喊话,“保持克制,保持冷静。叫他们(抗争者)有足够的时间离开。”港警突然无端地朝陈虹秀的脸喷了胡椒喷雾。没有任何防护装备的她,脸上瞬间胀红,忍着灼热与疼痛,陈虹秀痛苦地紧闭双眼,继续拿着麦克风重复上述的话。稍后她与另7名抗争者被拘捕,并被控暴动罪。

“当被捕甚至被检控暴动罪,当然是很匪夷所思。”她说,投入前线的专业人士,如救护人员、医生、护士、神职人员、社工等,都经过专业的培训与养成,或取得专业的执照与认证,“当我们有一些特别的身份,做一些特定的工作,不管我们是否有政治立场,当我们在现场以专业的身份去做某些工作的时候,不应该这样被捕,甚至被检控。”

信仰、专业训练 造就冷静与不畏发声

过往一年多的抗争中,陈虹秀与许多前线的社工一样,保持中立,即使看到警方粗暴地对待抗争者,目睹港警打人、拖拉人,再进一步伤害已被制服的人,被暴打到头破血流的孩童,遭遇警方追捕被迫跳桥的抗争人士……他们依旧克制内心的愤怒向警方喊话,吁其冷静。

“我们社工经常对政府非常生气,但是我们有个专业守则,我们在事件的现场,我们不会骂政府、唱歌、喊口号、帮忙搬东西、也不会骂警察,哪怕可能有些伙伴很愤怒的时候,因为这是我们的专业。”

但再冷静也曾有情绪失控的时刻,一回一名社工遭到港警殴打,“我的伙伴被打到喷血,我说话高八度,我说:是谁把他打成这个样子,快把人交出来!”港警朝着陈虹秀喷胡椒喷雾,她却毫无惧怕,“我继续臭骂他们。”

陈虹秀说,高压下的冷静与克制来自于自身修读的辅导课程,“使我明白自己做的每一个选择,有什么后果,是否是我能够承担得了的。”此外也来自信仰的力量,“我有宗教信仰,我相信天父的安排一定有其意义的。”

此外,面对不公义,也不惧出声。去年8月31日,陈虹秀与一批抗争者被送至恶名昭著的新屋岭拘留中心。自身被拘,也不忘社工职责,她细声提醒其他抗争者“被捕人士有其权利”。当女警直望如厕的女抗争者时,她发声抗议;男警冲入女性监仓时,她亦据理力争。

“其实我的核心,还没有觉得香港差到好似内地一样的状况。这一件事情,首先就是让我不会这么害怕。”另外,陈虹秀说,自己的天性使然“看不过眼的时候我就会发声,这样会掩盖了所有的恐惧和不安。”而信仰也给了她一份安定的力量,“宗教信仰也会使你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会使你相信一切自有安排,人生在世都是很短暂的。”

不过,陈虹秀也不讳言,当自己站在法庭上面临检控时,“那一刻我都有点紧张的。”而这个经历对她的社工生涯极其珍贵,“日后我明白被检控人士的那种无奈、压力,那种担心不安,会更加理解,因为我自己都经历过。”“我想一般普通市民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精神健康训练,他们要怎么捱呢?这个我觉得是很宝贵的。”

被拘、被控,直到宣判无罪,陈虹秀接触了许多遭到检控的抗争人士,他们的生活、工作与家庭关系都大受影响,“见到很多难过和泪水”。她说,面对审讯、被检控都身负很大的压力,此时若没有家庭与亲朋好友的支援,又没有社工或辅导员的帮助,“那他怎么走这段日子呢?”后来陈虹秀从“‘阵地社工’延伸到‘阵地连线’,就是给被检控人士和他们的家人做一些支援。”

面对整顿与打压 守护公义 不忘初心

那么,此次的遭遇,是否影响日后走在前线担任的角色与意愿呢?尤其日前有消息传出,中共中联办令香港建制派整顿三座大山:司法界、教育和社福界。

陈虹秀表示,虽此次被判无罪,但面对未知的抗争现场,“会不会有机会触犯任何法例而被捕呢?即使最后是无罪,但是那个过程其实都是满大压力的,都可能影响自己机构的工作,因为未必每一个机构都会支持你。”

更何况香港社福界大部分拨款都来自政府机构,或者一些与政府很紧密关系的组织。甚至其理事会的组成,也像许多学校的校董会一样受到渗透,“这都是我们密切留意的地方。”

她说,社工的作用一方面是促使社会维持稳定,若在民主社会里,是受到政府欢迎的,但是在专制体治下,则是极权政府不欢迎的对象,“因为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大家不作声,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们担心我们讲的话会不会有时候跟他们背道而驰呢?”

当得知社福界被点名是被整顿的目标,陈虹秀语带幽默地说,对此感到“荣幸”,但也坦言感到惊讶,她认为香港社福界不能再闪躲,需直视问题,“大家整个界别真要把这个事情拿出来讨论一下,大家怎么样能够守住社福界,真的在做好服务的同时也可以守护公义。怎么样能够让更多的人不忘初心呢?这也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

“我们拿捏怎么样在这个限制之下,继续坚守自己的初心。”陈虹秀说。

发掘身边美好事物 莫忘普世价值

经历了扭曲的司法程序,“当很多人说(香港)法治已死,我都同意,大家看到这么多奇怪的判词、判罪、判刑的结果,是会很沮丧的。”不过陈虹秀说,社工的训练本身是相信改变,尽管这个改变出现在未知的将来,也可能永远不存在,但“要心存希望,要尝试发掘身边美好的事物,不要被那些负面的状况打败。”

在自身的经历中,她看到香港仍有法官、律师努力地守护法治精神,“只不过事后是律政不服气上诉而已。”

陈虹秀说,当极权政府建构其所谓的“普世价值、公共价值,建构一些什么是对,尝试给你洗脑:这才叫做法制,这才叫对的,这么做就是不对的……”在这时人们若只看负面、不好的事情,并且慢慢地接受这些事实,那么就像“温水煮蛙”般,“慢慢地人就会接受自己就是这样的状况,这样的法治之下的生活,其实那是很不健康的。”

“哪怕这个世界已经越来越沦陷,我们要很清楚,什么是普世价值,什么是民主公义,什么是新闻自由等等。我们不要遗忘,我们要坚守,继续去指出问题。”陈虹秀说。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滕彪:中共用恶法侵蚀香港
【珍言真语】李卓人:国际孤立 中共外强中干
【珍言真语】杰斯:望港台艺人能坚守价值观
【珍言真语】桑普:从首场总统辩论看川普会赢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暗剑无人机吓坏美军?吹15年无踪影
【时事纵横】疫情逼京深停航 亲共世卫专家凉了
【拍案惊奇】比特币成中共死敌 谁放料董外逃?
【秦鹏直播】崔天凯离职 石正丽伙伴被柳叶刀除名
【新闻看点】胡锡进要退了 共和党促拜登查毒源
【唐浩视界】美250万疫苗援台 破中共统战三阴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