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施压台湾 加拿大无作为引专家热议

台北驻加拿大经济文化代表处代表陈文仪代表(任侨生/大纪元)
人气: 151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0年10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随着中共当局对台湾施压的升级,美国和欧洲已经做出回应。现在,加拿大该如何对待此事,成了专家议论的热点。

中共军机逼近台湾空域,最近经常成为国际媒体报导的热点。美国对此的反应,不仅向该地区增派了军力,而且让政府高官去访问台湾。8月30日,捷克参议院议长去了台湾访问,而且得到了欧盟成员国的支持。

在加拿大,据《环球邮报》报导,台湾政府驻加拿大代表陈文仪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他一直在恳求加拿大政府,在努力使加拿大国际贸易多样化时,考虑加强与台湾的关系,但却一直未能如愿。

陈文仪认为,台湾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人口与澳大利亚大致相同,在很多理念上与加拿大相近,特别适合与加拿大发展关系。

该报导称,使加拿大裹足不前的原因可能是,每当有国家寻求加深与台湾的关系时,中共政权都会很生气,将之视为对台湾主权的支持。因为中共虽然从未管治过台湾,但它宣称自己拥有台湾岛。

目前的情况是,加中关系已经很紧张,加拿大应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后,中共当局扣押了两名加拿大公民,此举被普遍认为是对加拿大的报复行为。

加拿大干扰重重

加拿大政府认为,中共在过去一年多里针对加拿大所做的,是欺凌行为。对于台湾来说,他们一直在国际舞台遭受中共政权的欺凌,现在,台湾想向加拿大提建议,如何去应对相关的压力。

比如在中共病毒(新冠病毒)肆虐全球时,有2,350万人口的台湾,很快控制了该病毒的传播,目前为止,全岛感染人数不到520人,只有7人因该病毒死亡。台湾可以与加拿大分享其抗病毒的知识和经验。

但是,陈文仪仍在等待渥京接受他提供帮助的提议。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要采取行动,而不只是纸上谈兵。

在2018年的时候,加拿大曾有希望加强与台湾的关系。当时,加拿大计划与台湾就外国投资促进和保护协议(FIPA)进行探索性会谈。这种协议通常被视为全面自由贸易协议的第一步,就是互相保护对方投资者在本国的投资,帮助刺激双向贸易。

但是,谈判被搁置了,而且被一次又一次地拖延,直到2018年12月,发生了孟晚舟事件,两名加拿大公民被中共当局扣押。一切都被打乱了。

圣-马理(Mario Ste-Marie)在2018年7月前,一直是加拿大驻台湾的最高外交官。他说,加拿大与台湾展开投资保护协议谈判的延误,与加拿大担心与中国的关系破裂有关。

“总是有某些事情发生。”他说,比如中方高官访加,或者加方高官访华。那时候的加拿大政府,在期望与中方达成贸易协定,他们不想因为与台湾达成某些协议而激怒中共政权。

圣-马理说,台湾在2016年曾同意取消对加拿大牛肉的临时禁令,该禁令是亚伯塔省爆发疯牛病后实施的。此举的期望,是加拿大也做出善意回应,就是说, “他们重新开放了市场……我们也需做我们该做的部分,即投资保护协议。但是,加拿大一直无作为。”

在2018年底,中共当局扣押两名加拿大公民的事件,被用来作为搁置与台湾谈投资保护协议的理由。

圣-马理说,现在的理由是两名加拿大公民被扣押, 不能与台湾谈协议。之前的理由是,加拿大总理要访华,或者一名中方高官要访加。担心中方难受总被拿来作为拒绝台湾的理由。如果那两名被中共扣押的加拿大人获释了,可能接下来的理由会是:“现在我们必须重建与中国的关系,因此我们不会与台湾建立关系。”

美国、欧洲已行动

台湾一直遭中共政权打压及边沿化,但台湾是一个拥有自己的军队和外交政策的自治岛屿,而且其政府是民选出来的。

最近,中共当局多次进行军事演习,模拟对台湾的攻击,甚至曾派轰炸机做“包围”台湾的飞行。

美国政府对此的反应,包括让卫生部长在8月访问台湾,9月份更是让国务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访台,成了41年来访台层级最高的现任美国国务院官员。

8月30日,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率89人的代表团抵达台湾,进行高规格访问。中共政府外长王毅公开发话威胁捷克政府后,德国及法国政府在9月1日先后发声,支持捷克政府。

美国政府还加强了对台湾地区的空中监视,并增派军舰和战机,与两个美国海军航母战斗群在附近区域进行了联合演习。美国还向台湾出售了价值180亿美元的军事装备。

9月3日,加拿大军队的一艘护卫舰,从南中国海驶入敏感的台湾海峡,然后继续向北航行。中共当局仍未见对此发表评论。

作家文达峰(Jonathan Manthorpe)说,加拿大在1970年终止与台湾的正式外交关系时,并没承认中共对台湾的领土要求,加拿大政府当时在联合公告中的表态,只是说“注意到了”北京对台湾的立场。

加拿大需更新对台政策

约克大学商学院教授沈荣钦(Jung-Chin Shen)表示,由于联邦政府的注意力是在中国大陆,加拿大与台湾的关系在过去20年中进展甚微,“基本上已经停滞了”。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之前也曾担任加拿大驻台湾的最高代表。他说,加拿大对台湾的做法,从台湾是一党专政的时候到现在,一直没有更新。

台湾在1996年首次直接民选总统,但加拿大没做出什么改变,当时的总理克里靖(Jean Chretien专注于与中国大陆发展关系。

“我们对台湾民主化的含义了解得很慢。” 马大维说。

圣-马理表示,台湾为加拿大提供了巨大的经济机会,可以帮助加拿大公司扩大规模,还可以保护其知识产权免遭盗窃。

“台湾人非常擅长将创新带入可以批量生产的阶段。”他说,台湾人将生产转移到中国后,分开不同的步骤生产,从而防止技术被窃。

圣-马理说:“如果没有共产党在1949年上台,台湾将会是中国的现状。”

自由党政府有两名国会议员表示,现在是时候加深与台湾的关系了。台湾目前是加拿大的第十二大贸易伙伴,在亚洲是第五大伙伴,加拿大有约20万台湾血统的居民,在台湾居住的加拿大人有6万。

加拿大最近与其他国家共同发声,赞成让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的会议。但这些议员表示,加拿大需要做更多。

麦凯(John McKay)在国会休会前是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他表示,加拿大应停止担心中共政府对加拿大与台湾关系的看法,应正视台湾的现状:“一个负责任、强大的民主国家,她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行为方式和规范,以及西方民主国家的法治”。

加拿大国会台湾之友主席斯格罗(Judy Sgro)表示,她认为加拿大不愿意拥抱台湾的原因,是政府在过去三四年里,与中方交往时小心翼翼,希望增加与中国的贸易。

斯格罗在国会休会前是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并曾想研究加深与台湾关系的途径。她说,她对台湾人长期的努力表示尊敬。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