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潘东凯:主流媒体反川普 误导民众

人气 811

【大纪元2020年10月07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采访报导)10月5日下午,确诊中共病毒的美总统川普只在医院待了不到4天,就正式出院重返白宫。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身体恢复之快,令众多还沉浸在他染疫新闻之中的人感叹与震撼。

总统大选选情如火如荼之际,川普染病,使他又一次成为世界的焦点。各方反应成为外界审视其内心境界的良机。香港作家、时事评论员潘东凯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热点直播栏目采访时表示,目前该病毒的毒性降低了很多,人们对它的了解也多了,如果川普中病毒是有心人所为,被抓住将弄巧成拙。

潘东凯指出,美国主流媒体故意跟川普唱反调,对拜登的黑材料却视而不见,一些民主派黄丝也受到了误导,用仇恨而不是爱解决问题。川普如在大选前遭遇不测,100%是阴谋。

川普冒险精神 用实验性疗法效果好

他表示,川普的冒险精神很强,其实从医疗角度,很多治疗方法都已证明是有效的,但是反对他的人,用很多政治理由打压那些疗法。现在川普亲自用了很多实验性疗法,试验有没有副作用,结果效果很快。

“那些欧美西方的科学,其实是高过某一个‘强国’很多的,不过只是因为他们要走一些red tape,所谓一些官僚的程序,所以很多东西不能马上拿出来。但是他们在临床试验已经做了出来。”

“现在川普是众矢之的,整个传媒都在鸡蛋里面挑骨头。”他认为,在美国这个开放的社会、民主的制度之下,川普确诊和治疗的事都是真的,没有任何博同情分的造假。

疑有人通过身边顾问传染川普

他怀疑,此次川普染疫,是一个“外科手术的袭击”,之前他虽然没有戴口罩,但是去很多集会一直都没有事,这次中招可能是因为身边的一个顾问。

“这个是很年轻的女士,叫Hope Hicks(霍普·希克斯)。”他说,“这个女孩是做公关的,他的爸爸也是一个公关的前辈,家学渊源。她在刚刚出道的时候,已经跟着川普的女儿做一些公关宣传的活动,与川普的家族已经有五六年的紧密合作,一直都是很忠心的。是在他身边最贴近的一个助手,与他的女婿、女儿都很接近的。”

但是,这位女士毕竟不是国务卿、国防部长那样重要的官员,“她自己有社交活动,很容易在外面接触到病毒”。

潘东凯表示,她每天十多个小时,就在川普的身边,“你回到家或者在自己一个很小的圈子里面,你会不会24小时戴着口罩?其实就是说,只要传染到Hicks,你就一定可以传染给川普。”

当Hicks确诊之后,川普马上就出了一条推特,说他们夫妇病毒测试都是阳性,马上隔离。

“所以我知道整个事情是有心针对总统个人。”潘东凯说,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美国的国土安部、中央情报局、FBI全部的人都已经是如临大敌了,“所以这些东西是弄巧反拙,未必有用的。”

有黄丝受媒体误导仇恨川普

川普发布染疫消息之后,中共官媒一开始并未表态,但粉红和五毛全部幸灾乐祸,开心得不得了。等到包括俄罗斯、北韩在内的各国政要纷纷发出慰问,祝愿他们夫妇早日康复之后,中共党魁习近平才迟迟作了表态。

潘东海以2001年“911”事件举例说,“美国死了几千人,我们这个国家的人都在庆祝,我不知道庆祝什么。”“我觉得传统的中国人的文化是没有这个东西的。”

他表示,现在竟有一些仇恨川普总统的黄丝,从“雨伞运动”一路走来的,讨厌川普的言行举止,甚至咒骂他早点死。其中有“六四”幸存者,旅居美国的民运人士,旅居法国的香港民主人士等。原因是他们这么多年来,浸淫在美国主流媒体中,以为那都是真的。

“因为我以前都是这样,以前我见到CNN这样讲呢,我会有怀疑,但是当CNN这样说,《华尔街日报》也是这样讲,BBC都是这样讲,三个都是这样讲的时候,我就当真的。”潘东凯指出,这帮知识分子没有自我反省和批判,他们有一千个理由仇恨川普,但是其实全部都是不合理的。川普是一人一票依法选出来的总统,有超过半数的美国人支持。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反应,和这个某‘强国’的一般国民,是一模一样的。”

“我相信和平占中,当时‘三子’所讲的话,用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我们的出发点是爱不是恨。就是因为我们爱我们身边的人,爱我们的土地,爱我们原本的国家和文化,所以我要抵抗那些邪恶的力量。”

他表示,那些被美国乃至世界主流媒体牵着走的民主派与黄丝,“不是因为你们不够勇气,去对抗一些邪恶,而是你的行为和那些邪恶是一模一样,你自己没有反省。”他说,“在对美国总统的那种私人的那种怨恨,那种不科学的、非理性的怨恨,就反映了你的人格。”

拜登收350万美元 主流媒体视而不见

他强调,拜登的儿子确实收了莫斯科前市长的太太350万美金,拜登家族没有否认。而主流媒体包括BBC、英国的《卫报》,所有美国的媒体,却全部都说共和党的87页的报告没有新意。

“就是说原来明明是有一些坏事,有一些已经被证实了的黑材料,你就是有眼也当看不见。”

“你可以容忍拜登两父子做这些东西,但是你觉得川普和希特勒一样?你那个逻辑是怎么走出来的?”他说,“但是当你和这些人辩论的时候,这些民主派的首领他不会跟你说话的。”

他认为,这样的话,就算那种民主派赢了这场革命,可能比过去的统治者还坏。“当你有仇恨在里边,你是做不了事情的,是吧?你有仇恨的时候你就不会客观,还有你去诅咒一个人叫他快点死掉,他不会真的死的。你一定要做一些事情改变那个现状。”

川普离开医院向民众表谢意 不会传染他人

川普离开医院跟民众见面时,医院外面很多人在支持他。不过潘东凯认为,这次染病在他形象方面,是让他失了分的。但是无论得分失分,不会影响他的赢和输,因为真正草根的美国人已经很厌倦那些精英媒体。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很多人都是盲的,那些人就会说,你不戴口罩所以就倒楣。你自己说的你又不重视,你搞了这么多几万人的集会。”

对于川普在医院中途出来是否会感染别人,他指出,整件事情保卫森严,他坐在防弹车里,而且一直戴着口罩,用最好的科技、最好的保护,其实是不会传染的。“但是那些主流传媒就说:哇,你这样很鲁莽了,很不对,你造成一个安全的危机等。”

“美国总统他如果坐在那里,你就说他应该站;他站那里,你就说他应该坐。这个我觉得如果我是川普,我就不理他们。”潘东凯认为最重要的是,川普告诉支持者、普通美国人,他现在没事了,并且心存感激,会继续做他没有完成的事情。

川普如遇不测定是阴谋 彭斯将接棒

有些人在推算,如果川普不幸离世,哪些人会接任。潘东凯认为这不无可能,就算他过了这一劫,反对派也可以在另外一些地方下一些毒,或者甚至找人一枪打死他,这种事情不奇怪。

“我们看当年美国总统肯尼迪,他的死都很离奇。怎么不可以呢?这个世界阴谋理论就未必对,但阴谋一直都存在。”至于川普是吉是凶,潘东凯觉得就看天意了。如果他真的是总统,那就大吉大利;假如哪天他死了,根据美国的宪法,彭斯就可以担任总统。

“彭斯是一个很决断、很有能力的人,当然跟川普相比差很远。如果彭斯的能力达到80分,总统是99分。”“但是彭斯可以稳定那个局面。”他补充说。

“当然没了川普,就会差很远的。但是如果真是发生这件事,我认为一定不是意外。”

他强调,现在川普的健康很好,而总统的安全是美国的国家安全,如果他从现在开始到大选之前有什么不测,“这件事一定是一个阴谋的计划的一部分”。

完整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以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杰斯:望港台艺人能坚守价值观
【珍言真语】桑普:从首场总统辩论看川普会赢
【珍言真语】暴动罪终被撤 陈虹秀吁拒温水煮蛙
【珍言真语】美移民新规 易蓉:退党激增
最热视频
【欺世大观】“奇袭白虎团”翻转 陈尸10万主演打脸
【重播】专访《蚕食美国》制作人鲍尔斯
【远见快评】“移交”启动 拜登“白等”?
【新闻看点】拜登选带“病”阁员 墨菲遭死亡恐吓
【拍案惊奇】阻川普连任 揭秘全球大重构计划
【西岸观察】拜登自命组阁“新瓶装旧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