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亚省旅游之九

雪中秋韵──洛基山之落叶松谷

文/王颖

亚省班芙国家公园的落叶松谷是观赏落基山金秋黄叶的首选之地。(Sunny/大纪元)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08日讯】纵贯美加两国的落基山天气总是变化无常,想看一个完整的秋色是需要碰运气的,本来就只持续两三个星期,如果天气太冷,也许几年都看不到,便匆匆地转到长冬。

秋季让落基山多了几分明艳,观赏金秋黄叶的首选之地──亚省班芙国家公园梦莲湖畔的落叶松谷(Larch Vally)已人满为患了。

当我们把车开到梦莲湖(Moraine Lake)时,天开始稀稀疏疏地下起了雪粒。秋天下雪在落基山是屡见不鲜的,当地人早习以为常。梦莲湖四周的十峰山在白雪的映衬下愈显峥嵘,山顶上的千年玄冰反射着清冷的碧色。湖水透出寒意,似一块玲珑剔透的翡翠凝固在秋风中。

梦莲湖似一块玲珑剔透的翡翠。(Sunny/大纪元)
梦莲湖的白雪碧水透出深秋的寒意。(Sunny/大纪元)

梦莲湖距离举世闻名的露易丝湖(Lake Louise)仅14公里,两湖是班芙国家公园的绝世双姝。冬天的脚步渐近,水位下降,夏天时泡在水中的断木都已搁浅。踩着成排的松干,不用通过岩石堆小径(Rockpile Trail)也能很轻易就登上湖边巨石堆砌的小丘。小石丘在1894年梦莲湖被发现之前就存在了,没人知道它是怎样形成的,完全像一个人工堆起来的石堆。有人猜测冰河世纪末期,气候变暖,山上的石头随着融化的冰块滚落下来,堆积成一个看梦莲湖的最佳地点。人们戏称它为“Rock’n Roll”。

海拔2,400米的落叶松谷就坐落在十峰山谷(Valley of the Ten Peaks)中,梦莲湖边有一条上山的步道,垂直高度520米,爬5公里就到了落叶松谷。

雪打湿了步道,林中充满湿湿的寒气,少了花香,松树的气息似乎更加浓郁。小溪依然淙淙,雪落在林间,随着海拔升高,温度降低,绿绿的苔藓很快披上一件银色的外衣。湖的颜色也越来越浓,在林中时隐时现。

林间小溪淙淙。(Sunny/大纪元)
苔藓覆雪,白绿相间。(Sunny/大纪元)
林中时隐时现的梦莲湖。(Sunny/大纪元)

峰回路转,落叶松谷跃然眼前。落叶松非常耐寒,通常生长在最靠近冰雪的山上,松针柔软,春生秋落,由绿转黄。如果你看到积雪的高山上,一片墨绿色的松林中点缀着金黄的颜色,十有八九就是落叶松了。黑黑的枝干配着明黄色的松针,是落基山上一道颇为独特的风景。

落叶松是落基山上独特的风景。(Sunny/大纪元)
高山积雪,松林黄染。(Sunny/大纪元)
金黄的落叶松。(Sunny/大纪元)
墨黑枝干,明黄松针,银白冰雪。(Sunny/大纪元)
冰雪压枝松骨傲。(Sunny/大纪元)

雪越下越大了。雪中的秋色自有它特具的丰神,妩媚而不失大气。环绕着山谷的十座山峰似乎伸手可触,又似遥不可及。如果山可以说话,它们是否也会讲述自己的故事?无论它们曾经是沙粒还是尘埃,亦或是古生物的尸身,沉积在古老的海中,一层又一层……它们会讲述它们是如何成为页岩、砂岩、石灰石,然后又如何高耸入云,重生成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壮观的山脉之一。

风扑面而来,卷起雪花飘过,似精灵在舞蹈,转过山脚下的大石倏尔不见了。一会儿又从山峰石崚中露出身影,呼啸而下。雪中的落叶松是灵动的,枝丫向上伸展着,摇曳在风雪中。

雪飘扑人面,秋风透骨寒。(Sunny/大纪元)
雪中的山峰壮观而苍凉。(Sunny/大纪元)

落叶松谷里有两个小湖,水面上已结了一层薄冰。两湖之间有一条步道伸向天际边的岗哨隘口(Sentinel Pass),隘口边隐隐约约能看到几个勇敢的徒步者。从隘口下去就是另一个峡谷──天堂谷了。

责任编辑:赵明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