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游踪】蒜香藤

作者:创之(台湾)

蒜香藤别名叫紫铃藤。(图/创之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将机车停在市场的围墙边,正准备走进市场买菜,忽然被一片所花海吸引,是蒜香藤开花了。看到墙上、树上垂挂着一片花团锦簇的景色,相当壮观。

围墙的铁门锁着,不知是何人种植的,一天碰到主人开锁,他来跟植物浇水了,我跟主人打声招呼,开始聊植物,谈着谈着就热络起来了。主人见我爱花,就把地上扦插已发根的蒜香藤挖起来送给我,哇!好幸运,我跟主人说声谢谢,赶忙把植株带回家种上。

蒜香藤别名紫铃藤,把花或叶搓揉都会散发大蒜味,因而得名蒜香藤。它是外来种植物,于公元1978年由夏威夷引进台湾,做园艺观赏栽培。蒜香藤繁殖用扦插、分株法,春至秋季为适期,属于向阳植物,紫葳科常绿性木质藤本植物,但蔓性不强不易长高,攀缘大型荫棚困难。

蒜香藤叶柄的基部有卷须,枝条攀缘性,二出复叶、对生,花腋生,聚伞花序,花冠漏斗形,上部五裂。春秋两季是开花期,由于花朵盛开迟早不一,每朵花都要经过从紫红到浅粉这种先后变色的过程,所以在花季时随时都可欣赏这娇艳而多彩的花朵。另外在开花期间要减少浇水次数,以避免花儿提早凋零。

初露出的小花苞,像一支支的小口红。(图/创之提供)

蒜香藤的花语是:互相思念,为这美丽的花儿增添了浪漫情调,不但有视觉的享受又有了些许心灵的寄托。栽种蒜香藤已三年,虽是用花盆种植,不如野外之土壤丰足,但它生性强健,只要给予充足的日照和水分,偶尔撒撒肥料,照顾起来也还得心应手。看着初露出的小花苞,像一支支的小口红,真是可爱,随着花期渐渐的成长为整片花丛,一步步展现出来的花姿百态,令人激赏。

蒜香藤每年春、秋各盛开一次,花期仅约一周。(图/创之提供)

植株会倚着墙、傍着地、攀着树,若在植株旁做个拱门、花架、篱墙,把植株修整、枝条固定好,等到下一次花开时就更能丰富一下视野,看来是个不错的想法哟。蒜香藤每年春、秋各盛开一次,花期仅约一周。在网路看到的花海景观很吸引人,赶快趁着花季去踏青吧!

参考资料:台湾景观植物大图鉴3

@*

责任编辑:黎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穿过草丛时,从中飞出许多昆虫,于是停下脚步,慢慢的寻找草中的神秘客,结果在咸丰草的叶片上发现了漂亮的昆虫,它有透明的翅膀,大大的眼,尤其雄纠纠气昂昂的姿态令人注目,它就是蜉蝣。
  • 边走边看路旁的花花草草,真是赏心悦目,在邻居的庭院里看见一棵树,有花有果子,好奇的向前询问,主人告诉我说那大果黄褥花别名叫西印度樱桃。看着樱桃树,想起了前美国总统华盛顿的故事:
  • 一日,来到凤山溪的高潮线一带,满布鹅卵石河床上,找寻难以再见的棕砂燕,突然发现了一只漂亮的鹅,连忙以相机拍下它的倩影。
  • 螳螂是常见的肉食性昆虫,因前脚抬起,站立的姿态优美又称它为“祈祷虫”,也因为螳螂会除害虫,农夫也喜欢它们。当长大的螳螂有了翅膀能展翅飞翔,那就如虎添翼,成了很有个性的“镰刀战士”,为了生存而奋斗的战士。它在夜间飞行中找寻伴侣,也寻找理想的生活环境繁衍下一代。
  • 乡间小路旁有一棵金露花树,开满了淡紫色的小花,花开期间,看到蜜蜂穿梭其间勤做工,运气好时,可以瞧见孔雀蛱蝶、黄蛱蝶、小青斑蝶、小灰蝶在飞舞、吸吮。
  • 大花咸丰草属菊科,鬼针属。花谢后的绿色杯形果是小孩们最好玩的玩具,采了整把拿来投掷丢对方,看其他人身上挂满了果实,就哈哈大笑,魔鬼毡的发明就是这样的灵感。
  • 赏萤火虫的季节又到了!台北县双溪乡今天起连续4个周六举办“绿野游踪赏萤趣,骑铁马游老街”,走访萤火虫生态栖地,晚上赏群萤飞舞。每梯200人,全部免费,凭火车票根租借自行车可半价优惠。电话(02)24931111转66,网址:http://www.shuangsi.tpc.gov.tw。
  • 当见到遭车辆辗压后螳螂尸体,您或许会骂驾驶这么不小心,或同情螳螂的遭遇。出现马路中央的受害者以薄翅螳螂及宽腹螳螂居多,这是它自己飞到马路上,而不是为了拍摄效果赶它上路,那为何要找死呢?
  • 缅栀可以用扦插法繁殖,好几个人都想种植,于是备刀砍枝条。缅栀的枝干直立,底下的分枝太粗壮,细枝都位于高处,想要砍一节枝条真不容易,抬来梯子才能完成任务;在这里喜欢什么就取什么,插枝是最方便最省钱的方法。把缅栀的枝条放置到切口干燥,再扦插于土里,是扦插存活率极高的植物,但注意不要太潮湿,以免植株腐烂。
  • 每年于春天开花的植物,让同期羽化的蝴蝶有能量繁衍下一代,苦楝、青刚栎、樟树、茄苳、芒果、龙眼及皱桐是较常见物种,而广称油桐的皱桐,在近几年台湾客委会推展的客家活动─油桐花祭,成为了文史工作及摄影爱好者的焦点,以一年数度展现花颜,是否仍于春天高峰期以“五月雪”让大家惊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