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否定恐酿悲剧 这些人当心忧郁症上身

作者: 郑惠信 译者: 林侑毅

人气 536

要一个得不到任何关爱的人努力活下来,就好像鱼生活在没有水的地方,丝毫没有存活的可能。身而为人,至少得有人关心我们的存在,我们才能活得下去,这是生存最基本的条件。

这个关心无关我们的实力高低,还是才能出众与否,也无关我们是否有过人的智力和亮眼的外表。任何人都需要一段不在乎利害得失、能无条件给予关爱与支持像家人一样的关系,当然,符合这个条件的不一定是家人。

如果有人在表现“自我”,好比个人情绪、个人主张、个人想法时,总是被硬生生打断, 或只被当做空气般对待,他的生命必然就像电力只剩百分之三,即将进入关机状态的手机。当然,从寿命即将结束这点来看,人命和电池两者是相通的。不过手机等电子产品即使电力耗尽,也只是平静地停止动作,然而人类则不同。

恐惧“自我”即将消灭的人,必定用尽各种手段与方法阻止生命走向尽头。或许不顾一切证明自己的存在,或者赌上生命,因为这是生命最后的本能。有人甚至以仅剩百分之三的电力,奋力挑战一个需要百分之三十电力的行动,导致仅剩的电力瞬间耗尽,生命化为灰烬,令人惋惜。

能量将耗尽之人 更积极展现“自我”

偶尔听见某人在面临心理困境时,仍选择奋力一搏,尽情燃烧生命,却在某一刻自我了断的故事。面对这样的消息,人们总是难以置信,甚至陷入混乱与冲击之中。“他原本是充满生命斗志的人呀……。”、“他之前可是为新的计划做好了万全准备耶……。” 在他们的行为背后,存在着一个人们怎么也想不到的原因:当“自我”越萎缩、越模糊时, 人们总会想建构一个更伟大、更优秀、更强壮的“自我”,为此付出所有一切,即使赌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得不到饮用水的人,即使是污水也得喝,就算可能腹泻,那也是之后的事了。因为如果不喝污水,甚至或许撑不到腹泻那时。当人们发现“自我”正逐渐模糊消失时,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可能会挑战自己不敢做的事,甚至出现暴力行为。

看看那些对社会弱势族群连珠炮般恶言相向、拳脚相向,最后被警方逮捕的歹徒,都是一些被社会孤立、活得自卑委屈的人,这些人都是在日常生活中得不到任何人关注的脆弱个体。

他们脱序的行为,令警察、受害人疲于奔命。在他们的世界里,以为自己越是做出致命的言语攻击或恶意的行为,越能得到他人的认同与欢呼。于是他们只能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计一切代价证明自己的存在。这群人正集体喝下污水,苟延残喘地延续自己仅剩百分之三的存在感。

然而他们却没有察觉,自己的行为造成了他人无法抹去的伤痛,甚至是可能夺去他人性命的犯罪。

数年前,德国之翼航空公司的副机长卢比茨,趁着机长上厕所的空档,从驾驶室内将门反锁,并故意使飞机坠毁。此一惨烈的事故,导致包含卢比茨本人在内共一百五十人丧生。在事故发生后的调查过程中,发现一手主导该事件的人正是卢比茨,众人无不感到错愕。为什么会那么做呢?

7为“日间最佳网文储存所”的缩写,是韩国歧视女性、外劳等极右翼分子活动的网路论坛。

分析结果一如预期,忧郁症是主要原因。卢比茨确实曾经因为忧郁症接受治疗,但是忧郁症并非会使人故意杀害一百五十人的疾病。尽管如此,医学界仍将日常生活中承受压力的人或尝试自杀的人诊断为忧郁症,也草率地将杀一人或杀一百五十人的人同样诊断为忧郁症。

尽管德国航空公司主张过去在选拔机师时所实施的考核,由于有侵害私生活的疑虑,并未进行更深入的精神病历调查,不过在卢比茨事件后,这样的说法逐渐失去了说服力。然而我认为,在我们将这次悲剧的主因归结为忧郁症精神疾病,并就此展开评论前,仍有一些问题需要厘清。

各位或许会感到讶异,不过这其实是非常基本的问题:卢比茨罹患的疾病是忧郁症吗?是否真有精神医学上的诊断名称,可以概括像卢比茨这样的心理状态?

沦为疾病大杂烩的忧郁症

事实上,目前医学界经常草率地判定患者为忧郁症。做为常见的精神官能症之一的忧郁症(低落性情感疾患),必须满足以下的标准:一整天感到忧郁的情形持续两年以上,且符合以下六点中的两点以上,即为忧郁症。 

  1. 失眠或嗜睡
  2. 食欲不振或食欲异常增加
  3. 缺乏体力或疲倦
  4. 缺乏自信
  5. 注意力不集中或容易犹豫
  6. 感到绝望

这是《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 DSM-5)的标准。几乎全球的精神科医师及研究人员,都将这套诊断标准奉为圣经,韩国医师也都根据此标准诊断及开出诊断证明书。

然而即使是同样被诊断为忧郁症的人,许多时候他们除了外显症状外,并没有其他特别的交集。这是当然的。诊断标准本身是基于外显症状的相似性所制定,与可能造成疾病的心理因素或性格特征、恐惧等并无关联。可惜的是,目前并没有能再次确认忧郁症的脑生理学、生物学、影像诊断学等检查方法。

以胃癌为例,必须透过组织检查检验出癌细胞后,才能做出最后的诊断。单凭消化不良、体重减轻等表面的症状,无法诊断患者罹患胃癌,并给予抗癌药物。因为类似的症状可能出现在罹患胃癌的人身上,也可能出现在其他胃肠疾病上,甚至心理疾病也可能造成类似症状。单凭症状便判定为胃癌,有可能造成胃溃疡患者被迫服用胃癌抗癌药物的情况。若是如此,患者肯定会很惊慌吧?

如果是这种诊断过程呢?发现肝出现肿瘤后,医师会先检查肿瘤的性质。如果是癌症, 那是恶性肿瘤,还是良性肿瘤?如果不是癌症,那是血管瘤,还是肝吸虫等寄生虫造成的肿瘤?肿瘤必须确实做好检验,因为肿瘤类型的不同,治疗方式也不同,日后的照护方式也千差万别。

但是,现代精神医学却只根据外显症状做出诊断,并且建立了一套诊断系统,使得任何其他因素都无法影响诊断结果。只要外显症状相同,就看作是相同的疾病。失业者的忧郁是忧郁症;失恋者或失去子女的父母,他们的忧郁也是忧郁症;杀害一百五十人的人,只要满足以上诊断项目,也同样是忧郁症。

在判断是否为忧郁症时,医师既不询问起因,也不追究原因,只以外显症状为主要依据;而在确诊后,又忽然宣称忧郁症是因为生物学上的异常导致,将整套治疗完全交由药物治疗。当然也有人在药物的帮助下,感觉症状明显改善,但是药物没道理负责忧郁症治疗的整个过程。

现代精神医学几乎沦为健康检查表式的医学,不仅充满矛盾,也是一场悲剧。过去曾有一段时间,人们将忧郁症称为“心灵的感冒”,任何人只要接受简单的治疗就行,近来则将忧郁症称为“心灵的癌症”。感冒和癌症怎么能看作是相同的疾病?若是如此,忧郁症的治疗应该遵循感冒的治疗方式,还是癌症的治疗方式?

最能极大化自我存在感的方法

调查德国之翼坠机事故原因的相关专家们,在卢比茨的忧郁症治疗病例公开后,纷纷松了一口气,似乎终于找到卢比茨残忍行为的背后原因。而整个社会也一窝蜂讨论机师的录用问题,例如哪些精神疾病和治疗经历可以被接受,仿佛这是防止事件再次发生的关键。当我读完德国与美国心理学界与该事件相关的论文,以及德国当地对于该事件的深入报导, 心里开始出现了稍微不同的想法。

在我看来,卢比茨面对电力只剩百分之三的自我,开始对自我的消灭感到恐惧,却又幻想出一个不真实的、已经充电到百分之一百五十的自我,准备大显身手一番。在事件发生不过几周前,卢比茨买了两辆新车给自己和女友。这应该也是以仅剩百分之三的电力,挑战需要更多电力的行为。

在旁人的记忆中,卢比茨是一个好人。同事说他不是会轻易说出“我想死”的人;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邻居,也异口同声称赞他是人见人爱的孩子。尽管如此,在事故发生前不久,卢比茨曾告诉女友:“我总有一天要改变所有的体制,而且全世界都会因此知道我的名字。”

无论真正的动机是什么,这次事故也许是逐渐喘不过气的卢比茨,试图向全世界证明自我存在的最后一次反击。从结果来看,他确实将自己的名字永远留在世界上了―如污水般的臭名。

根据事故发生后揭露的消息,当时卢比茨视力正逐渐恶化,已经达到几乎完全丧失视力的程度,他每天生活在可能要放弃机师工作的恐惧中,并深受折磨。当然,卢比茨所经历的自我消灭的威胁,也许并不仅止于这些。只是卢比茨已经不在人世,他私生活中最隐密的内在样貌也已无从得知。尽管如此,对于这个惨烈且难以接受的事故,医学界只是单纯地归因于忧郁症,这点我个人感到非常怀疑。

当自我存在即将消灭之际,可以最快速证明自我存在的方法,便是暴力。暴力是最能极大化自我存在的方法。一旦成为所有人眼中的暴力份子,这些人将能在他人极大的恐惧中, 看见自己正急速膨胀的存在感。

那么,面对“自我消灭”频繁发生的现代社会,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本文摘自<好好回话,开启好关系:用三句话暖进人心,做个支撑他人的成熟大人,采实文化>

· 退休容易得忧郁症?赶快远离这些危险情绪

· 身体有4种“快乐物质” 抗压力解忧郁 还能止痛

· 远离忧郁症 1个秘诀最平凡却最有效

责任编辑:陈真◇

相关新闻
忧郁从何而来?如何与之共处?
电子烟和忧郁症有关?女性忧郁症风险变8倍
躯体出症状也可能是因为“老年忧郁症”
忧郁症失眠慢性疲劳 吃益生菌有用吗?专家解析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政令失灵?中共大动作挑衅G7
【新闻看点】病毒来自哪?蓬佩奥惊住华莱士
【未解之谜】亚特兰大石头山神秘的龙珠
【财商天下】海运大混乱 中国捡了大便宜?
【秦鹏直播】北约首次指系统性挑战 中共回2蠢招
【唐浩视界】G7北约8招点穴中共 十堰爆炸诡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