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终止被科技巨头主宰的两种方式

人气 4683

【大纪元2020年11月1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孟晓闻编译)前些日子,科技巨头公司的老板们出现在参议院委员会面前时,再次展示了他们是一股多么恶劣的势力。

他们是最高级别的道德自恋者,他们却更危险,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好人。他们确信自己在帮助世界,确保我们这些无知底层民众不被他们认为的“虚假”或“错误”信息所宣传,而实际上正是他们通过各种形式的审查制度对言论自由进行正面攻击。

Twitter的杰克·多西(Jack Dorsey)在回应科里·加德纳(Cory Gardner)参议员时表现了荒谬一幕,他证明,否认大屠杀不符合Twitter对“错误”信息的定义,而显然,《纽约邮报》对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经广泛认证的(揭露拜登父子的)电子邮件的报导却符合twitter的“错误”信息定义。

多西还告诉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他的网站没有审查总统的推文,而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几十次。

然而,最明目张胆的奥威尔式推诿是,多西称Twitter对选举没有影响。(那他为什么还要费心审查《纽约邮报》呢?)

谷歌和Facebook的表现也是至少令人不安的,他们的力量更加强大。

以一种连中国人(中共)都会羡慕的方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已经通过看不见的算法来到了美国,这些算法决定了我们的笔记本电脑、手机上显示的内容,而且很快就会影响到其它一切。

但我们该怎么做呢?

我建议双管齐下,一个是立法,一个是个人/消费者导向。我相信,后者可能最终更有效,但两者都是必要的。

从法律角度看,布莱克本、乔什·霍利(Josh Hawley)和其他几位参议员(有些是民主党人)正试图彻底修改第230条,该条款可保护Facebook和Twitter等网站不会因其链接的内容而被起诉。该规则是二十多年前,用互联网术语说,就是其旧石器时代早期制定的,规则作者不可能设想到这种地步,这些网站本身已经成为了出版商。

事实上,现在它们实质上就是世界新闻的管理编辑,因此也是全球绝大部分信息的把关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说什么是事实就是事实。在数字时代,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权势的呢?

我们应该坚决支持改写230号条款,允许这些庞然大物和我们这些格鲁布街(穷人区)的居民一样被起诉。这是有可能实现的,毫无疑问其中一些议员会同意,但遗憾的是,议员数量还远远不够。

认真研究重写反垄断法应该是有可能的,但如果川普(特朗普)不获胜,那极不可能。即使他获胜,也会非常困难,因为华盛顿最深的口袋——实际上是任何地方最深的口袋——都属于科技巨头。既然“金钱是政治的母奶”,那么,你知道剩下的……

消费者

我的市民同胞们,让我来到第二种方法,我们可以而且必须做的事情——消费者途径。

我们可以离开谷歌、Twitter和Facebook,几乎就是按照这个顺序。如果我们有足够的人,我们可以削减他们的利润,建立起竞争。

对我们中的一些或很多人来说,这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将发生根本性变化——或至少我们担心它会发生变化。但正如俗语所说,命运眷顾大胆的人。

谷歌最简单,因为它有个可用的替代品。我很自豪地说,我已经离开了Google(好吧,老实说,我花了一段时间),转而使用DuckDuckGo。大多数情况下,我发现它一样好用,尽管有时(比如快搜下体育比分),我还是会回到Google。(我有点像一个正在逐渐戒烟的人。)

DDG虽不完美,但对于越来越重要的隐私问题,DDG相当不错。谷歌为了自己,和也不知道是谁的利益,追踪了我们这么多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说,谷歌在看似温良的面具背后,是我们自己的中国版“社会信用”体系。据说他们一度向中共建议限制搜索引擎,这不是偶然的。

换成DuckDuckGo,让你自己感觉好些。而且,这将帮助它改进并成为谷歌真正的竞争对手。有传言称,谷歌在早期阶段得到了中情局和/或国家安全局的资金注入。

离开Twitter是件更复杂、有时也更困难的事,因为它就像让政客和记者上瘾的可卡因一样。我们中的许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觉得很难离开它,生怕自己在那里错过了什么,尽管我们知道Twitter可以说是并不公正的仲裁。

几年前,我有一万多名追随者突然从我的账户上消失了——是因为我说了什么吗——但我很惭愧地说,在我给Twitter公司发邮件要求解释但未得回应后,我只是继续前行了。大约同一时候,有个我非常尊敬的人——(维护著名政治博客)Instapundit的格伦·雷诺兹(Glenn Reynolds),他有着比我多很多的粉丝,勇敢和正直地离开了Twitter。但我不行。

公平地说,有一件事Twitter很不错。当一个灾难性事件发生时(地震、恐怖袭击等),你可以从其当地报导中了解到很多信息,这些报导往往比媒体快得多。很少有人清楚它们是否准确,但它们确实很有意思,而且往往比媒体的报导更真实。

不过,你留在Twitter上,就是在喂养这个怪物。主要问题是,其最好的替代品Parler,就目前而言,还不是它应有的样子。它太像一个保守派的回声室了。它要求你“回应”别人的帖子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标志。(你会收到太多“回应你爱小唐纳德·川普”之类的无厘头帖子。)

虽然我们这些来自Twitter的难民(同样包括我自己)从中得到些许宽慰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个右翼版社会正义战士的“安全空间”并不是我们,或其他人,长期或现在所需要或应该要的。

我希望看到Parler演变成Twitter一开始就应该有的样子——一个欢迎所有人,没有审查制度的网站。Parler在审查制度上做得好,但可以理解的是,在“所有人”上却做得还没那么好。它还需要一些技术上的美化,用户友好界面的东西。

尽管如此,我会在那,并将继续贡献。我不会只抱怨,而会尽我所能去帮助它。

同时,我打算从11月4日,也就是大选后的第二天开始,戒掉Twitter。我想我可以说戒就戒,但我猜会更像是戒毒品,先把它一分为二,然后再一分为二,如此循环,直到我全戒掉,这种方式更适合。

至于Facebook,唉,我没有直接答案,至少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替代方案。

马克·扎克伯格通过众所周知的“先发优势”赢得了胜利。但我们不应该让它待在那个位置。

记住另一个口号:“当你把它建起来,人们就会来光顾。”

原文The Two Necessary Approaches for Ending Big Tech Dominan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杰‧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小说家、奥斯卡提名的编剧,也是PJ媒体的联合创始人。他最近的著作是《我最了解:道德自恋如何摧毁我们的共和国,如果它还未被摧毁的话》(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非小说)和《山羊》(The GOAT)(小说)。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推特—高科技领域的新极权
【名家专栏】美国政府投资科技领域的成与败
【名家专栏】专制主义与科技的未来
【名家专栏】科技巨头 打击垄断亦或鼓励竞争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选拜登的人后悔了?习色厉内荏
【西岸观察】大法官退缩 弹劾势必难产?
【时事纵横】习批新冷战 拜登织网遏中共?
【财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饰背后故事
【远见快评】中共舞剑意在拜登 习喊话投石问路
【珍言真语】刘锐绍:人大将改香港特首选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