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制裁外国官员 加拿大不应有双重标准

港加联会长冯玉兰表示,中共对人权的破坏在人类历史上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程度,在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每天都有人被抓,被失踪。有视频显示,警察甚至对一个8、9岁的小学生进行恐吓。图为:2020年10月29日,学生动源前召集人钟翰林,被控“香港国安法”下分裂国家等四项罪。总裁判官苏惠德拒绝钟的担保申请,钟由囚车押送离开法院。(余钢/大纪元)
人气: 10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11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11月6日,加拿大政府制裁13名侵犯人权的白俄罗斯官员,在民间引起反响,认为加拿大制裁外国官员不应有双重标准,中共是世界上侵犯人权最恶劣的组织,中共反人权官员应该受到同样制裁。

2020年8月,白俄罗发生一场欺诈总统选举之后,政府动用国家机器,发起了一场有组织的镇压运动,暴力镇压公众抗议和反对派团体,包括侵犯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平集会等。持续的人权迫害促使加拿大政府出台对侵犯人权的白俄罗斯官员的制裁措施。

加拿大香港联盟行政总监王卓妍表示,她支持加拿大政府制裁白俄罗斯官员,而北京在香港与新疆的所作所为如出一辙,中共的反人权官员应该受到同样的制裁。“我们呼吁制裁中共已经好几年了,而不仅仅是几个月,加拿大政府有能力做这件事情(制裁中共官员),但至今没有任何行动。我们希望加拿大政府采取实际行动。”

中共是全球最大的人权侵犯者

今年6月30日,中共撕毁对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承诺,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对4种“罪行”——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和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进行了宽泛的定义,同时设置了极其严苛的刑罚内容,还授权中共执法部门在香港采取行动,大肆抓捕民主人士及异议者。

港加联会长冯玉兰表示,中共对人权的破坏在人类历史上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程度,是当今世界上违反人权最恶劣的组织,对西藏、新疆、香港人的迫害,已经到了无法想像的恶劣程度。在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每天都有人被抓,被失踪。有视频显示,警察甚至对一个8、9岁的小学生进行恐吓。

冯玉兰说,12个香港年轻人在海上快艇被捕,港青钟翰林在美国大使馆前被抓,其实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迫害还在不断严重化,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特别是《港版国安法》,它的适用没有界限,只要说了一些批评中共的话,一旦踏上香港或中国领土,就有被捕的危险。

“我能感受到香港人对白色恐怖的恐惧,已经到了加拿大人无法想像的程度;包括一些宗教团体,都非常害怕,大家都希望离开香港。”冯玉兰说。

沉默外交行不通

10月15日,一场“制裁中共,营救手足”的新闻会在渥太华召开,以督促加拿大政府开放快速移民通道,营救遭中共《港版国安法》迫害的香港人。当时有60多位国会议员联署支持。

与此同时,中共驻渥太华大使馆召开新闻会,中共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公然宣称,如果加拿大政府放进香港“暴徒”,那么在香港的加拿大企业和30万香港人的安全、健康将受到影响。

冯玉兰说,这明摆着就是恐吓、威胁,他的言辞完全超出一个外交人员的底线。但是,加拿大外交事务办公室只是在第二天召见丛培武,对他提出警告,而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行动。

冯玉兰认为,加拿大政府如此软弱,也说明一个问题,中共为什么能在加拿大社区、媒体、教育等领域渗透如此之深。加拿大有一个庞大的大陆移民人口,中领馆可以利用这个介入政界。现在无论哪个党,都有中共渗透。在五眼联盟国家中,渗透最严重的就是加拿大。

冯玉兰说:“30年来,我亲自目睹了中领馆在这里建立一个庞大数量的统一建设机构,连一个厨师都不放过,媒体更不用说了。”

冯玉兰称,去年反送中以来,无论是东岸还是西岸,几乎所有的华文媒体从上到下,都下了命令:不要对香港反送中报导太多。还有一个全国性的华人电视就把她放到黑名单,记者不能对她进行单独采访。

冯玉兰说,政府里有人认为,只要不是太强烈触动中共的敏感神经,对营救被中共关押的两名个迈克——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有利。“如果沉默外交路线真有效,那两位迈克早该释放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释放,说明这个政策根本行不通,是一厢情愿。”

冯玉兰表示,希望加拿大能够重新认识中共专制政权,探讨一个对华、对港更有效的政策,把加拿大放到一个相对有利的地位。“我们应该采取对华的强硬政策,并寻求国际盟友,形成一个对中共说‘不’的新的国际秩序。”

加拿大不应采用双重标准

今年7月,加拿大香港联盟致信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要求加拿大制裁中共反人权官员,信函获得近70名议员签名支持。

今年8月,美国宣布,动用《马格尼茨基法》对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及其他中共与香港官员共计11人实施制裁,制裁他们破坏香港自治及限制香港公民的言论及结社自由。加拿大也有《马格尼茨基法》,与美国和英国制裁侵犯人权者的立法类似;但加拿大至今没有任何行动。

杜鲁多最近在联合国发表言说,我们会努力扮演一个国际领导作用,去制裁违法人权的行为。冯玉兰质疑:“为什么对中共表现那么软弱?是时候有所改变了。我们也有《马格尼茨基法》。比如美国已经做了制裁中共的行动,加拿大为什么不跟进?”

冯玉兰说,香港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加拿大的问题。香港有30万加拿大人,几百家企业。加拿大有义务处理香港问题。“作为公民社会,我们已经团结起来,向加拿大政府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声音,他们应该有所行动,不然,如何担任维护世界和平、民主的世界领导的角色?”

冯玉兰说:“加拿大政府对待中共这个独裁政权不应示弱,应该将工序化的‘深刻关注’转化为实际行动,不然,作为加拿大人,应该非常惭愧。”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