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遭破坏的选举体制致不可信结果

人气 468

【大纪元2020年11月15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uce Abramson撰文/德诚编译)2020年出现的各种问题,导致了灾难性的选举结果——这不是无缘无故的。它们的产生是因为美国的选举体制已经被严重破坏了。

美国生活中的每一个重要机构,在运作时,事实上是为管理它的精英服务,同时又在利用着那些非常不幸因而需要它提供服务的部分公众,公共服务的任务声明完全是为了公关的目的而存在。每个机构中为数不多的无私、有天赋、善良的专业人员,以及那些仍然让世界羡慕的优秀人才——只不过是腐败、自私自利和利己主义的汪洋大海之中的一些小岛屿。

我们被破坏了的制度属于一种美国文化,这种文化使我们的精英阶层摆脱了对 “自己”的任何义务感,也使我们的穷人摆脱了对关心他们的社会的任何感激感。取而代之的是,我们的精英们贿赂穷人,让他们保持愤怒、漠视和(最重要的)疏远。我们的穷人声称有权得到越来越多的贿赂。

仅举几个明显的例子来说明这种制度上所出现的问提。

学术界培养的是激进的、负债累累的平庸之辈,他们不懂历史和公民意识,满脑子都是受害者的形象,大肆宣扬反犹太主义,把歧视当作治疗种族主义的良药。他们的教授和行政人员享受着轻微的工作量、巨大的自由、专业人士的薪酬和无与伦比的工作保障。

媒体避开了客观的报报,而倾向于塑造一个符合自身以及其他精英利益的官方叙述。

美国工业已经将大部分实际的工业工作离岸外包,越来越多地将重点放在遵守政府的法规。

硅谷的年轻百万富翁们已经成为,自亵渎法律时代以来, 最任性的审查者。

华尔街忘记了金融体系的存在,是为了确保资源能顺利流向那些最有可能高效使用它们的人——因此从金融中去除了人为的因素。

非营利组织只重视自己的生存以及领导者和捐助者的舒适感,而不是他们声称要服务的人民或事业。

政客们在与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无关的“原则”上进行了激烈的争辨,然后妥协了那些其主要利益流向自己和朋友的计划。

官僚们以其机构的使命声明的宏伟愿景来彰显自己,对他们应服务的良好公民则傲慢无礼。

今天最关重要的是,我们糟糕的选举制度,在吉姆-克劳剥夺公民权的罪恶感的折磨下,几十年来我们的选举制度一直在增加 “让人们获得选票 ”的机会,而很少关注是否有诚信。在社会疏远(疫情社交距离)的名义幌子下,许多司法管辖区,几乎全部是由民主党人控制的——采取了可以想像到的每一步(包括许多可疑的合法性)来简化选票的获得。 选票的可信度消失了。 其结果是,从选票离开打印机的那一刻起,直到投票机报告选票内容的那一刻,这个系统对选票的保管没有任何洞察力。

不足为奇的是,在一场高风险的选举中,几乎没有确保可靠性的控制措施,所报告的统计数字包含了许多在统计上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即所有的统计数字都有利于那些破坏控制措施的责任人,而且其数量足以决定选举的结果。

单凭这一观察结果,就足以引发深入的欺诈调查。我们是否会看到这样的调查,将取决于法院,不可避免地将取决于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的选择

联邦法院系统也是一个有问题的美国机构。基于政治的裁决降低了其信誉,破坏了法治。 但是,当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到达华盛顿时,他宣誓要“排干沼泽”(即,修复我们被破坏了的机构),而法院就是他最关心的机构。 美国人将要知道,他的改革是否能使我们的法院,恢复为能够使美国人自豪的机构。

最高法院将发现自己的处境很尴尬。它所处理的具体法律问题将瞬间消失。美国人将看到的是法院是否会下令进行调查,如果调查很可能会将总统职位交还给川普,如果拒绝调查就等于批准了一个缺乏诚信的选举制度。

法院选择的后果是巨大的。 如果司法监督和调查让川普取得了胜利,那么左倾势力的骚乱将加剧,可能变成全面的内乱。但是美国本身迈出了走向美国传统和恢复我们的体制的重要一步。

如果法院不进一步调查就让事情继续下去,那么美国选举制和法院将加入一个冗长的美国低级机构名单。 我们将成为我们腐朽的体制结构能支持的香蕉共和国。精英派系将争夺权力,公民的思想与行为都需听从执权的精英派。

(注:香蕉共和国(英语:Banana Republic)是某一种政治及经济体系的贬称,特别指那些拥有广泛贪污和有强大外国势力介入及间接支配之国家,名字的由来是这种国家通常是依赖出口如香蕉、可可、咖啡等的经济作物。)

最高法院永远不会这样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对于任何关注的人来说,事实都是清楚的:最高法院或将宣布我们的某些机构仍在运作,并允许我们继续努力解决其它机构的一些问题;或者最高法院将确认又多了一个在美国的劣质机构。这时的美国是完全被某派精英控制的。

原文America’s Broken Institutions Gave Us a Broken Elect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鲁斯‧艾布拉森(Bruce Abramson)是法学博士,是B2战略公司的负责人,ACEK基金的高级研究员和董事,也是 “恢复美国。赢得美国的第二次内战。” 这本书的著者。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2020大选极不寻常 堪比政变
【名家专栏】民主党人和媒体勾结 窃总统大选
【名家专栏】2020大选须解答的严重问题
【名家专栏】计算每张合法选票 拯救美利坚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权利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预告】专访程晓农(3):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