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大选远远没结束的20个理由

人气 4417

【大纪元2020年11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慧婕编译)既然媒体已经宣布乔‧拜登为美国下一任总统,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当前的情形:

1. 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在任期至2021年1月20日中午之前仍是合法总统。上周发生的一切,以及在1月20日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以任何方式影响他的职位或权威。

2. 小约瑟夫‧罗比内特‧拜登既不是总统也不是当选总统。

3. “当选总统办公室”是一个完全子虚乌有的东西。早在2008年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就发明了这种虚构的违宪的设置。那时没有任何意义,现在在媒体以外的世界里,仍然毫无意义。

4. 在12月14日选举团开会之前,拜登不是当选总统。然而……

5. 对于12月8日,是所谓的“避风港”日期,根据联邦法律,届时各州必须解决有关争议选举的所有争议,并且州长必须对此进行确认,从而选举团成员才可以向国家档案处报告。

6. 州长和州法院,包括其高等法院,都没有任何权限左右在本州所进行的联邦选举。

7. 假如选举结果在12月8日之前仍存在疑问(一个完全可能发生的情况),则川普竞选团队可以要求有争议的州的立法机构搁置其污点计票,并根据《宪法》第1条第4款使用其全体会议权力,指定和确认对共和党有利的选举团成员。

8. 现在,共和党人完全控制着24个州,在这些州中,他们主导立法机构和州议会,包括亚利桑那州和佛罗里达州这两个战场州。

同时,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威斯康星州,他们控制着立法机构,但州长是民主党人。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所有六个州都可以在12月8日之前将川普的提名名单送交联邦政府。

当然,其中的民主党州长是否会批准提名则是另一回事。相比之下,民主党仅控制着一个有争议选票的当前的战场州,即内华达州,他们在立法机构占多数席位,州长也是民主党人。

9. 如果像1800年和1824年那样由众议院决定选举结果,则每个州都有一张选票选举总统,那么川普将以31-18胜出。对于明眼人来说,这意味着有185,895,957名美国人通过其共和党国会众议员投票,将超过民主党国会议员所代表的133,888,565人。

10. 目前,主要的州还是“重点州”(宾州),共有20张选举票。如果亚利桑那州能经受住法律挑战,这两个州将把拜登置顶。

到目前为止,由绝大多数的民主党人控制的宾州最高法院,并且州长也是民主党人,仍令该州继续处在保持有争议的地位。然而,如果反转这些选票,对白宫的角逐就全部落到了佐治亚州。

11. 毫无疑问,在几个州,选举结果令人强烈质疑,包括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其中神秘的大量选票(在某些情况下是100%投给拜登的)在深夜里暂停计票时,悄悄潜入,从而使民主党能够计算出他们需要多少张选票才能使拜登领先。

12. 在其它地方,有关于电子系统“故障”的报告,将川普的票改为拜登的票,而这个“故障”却没有反向地将拜登的票改为川普的票。

但对于重要选举来说这似乎是意料之中的,民主党人以某种方式实现了统计学上不太可能甚至完全不可能的奇迹,而且每一次都在最后关头碾压共和党候选人。

在最近的历史中他们只有一次被制止了:就是2000年在佛罗里达州,在那里,他们因要求只在三个民主党控制程度很高的县重新计票而失手。

13. 我们得感谢以绝大多数非致命性COVID-19病例为幌子的武器化了的CCP病毒带来的许多混乱。民主党人一直在打破自由公正选举的界限,践踏《宪法》和社会规范,假以“公平”的名义尽可能多地取缔针对野蛮欺诈的防范措施。该病毒为他们提供了放宽“提前投票”的借口,以为了我们的“安全”为理由践踏法律和规范。

14. 善于装模作样的拜登在其竞选活动中仅有的几次露面之一次中,发表了以下的绝对声明:“我认为,我们成就了美国政治史上最广泛,最具有包容性的选民欺诈组织。”想像一下,假如川普说了这样的话,左派会怎样的嚎叫。

然而,至少自19世纪的塔曼尼‧霍尔(Tammany Hall)起,欺诈行为和民主党就已并驾齐驱。确实,这已成为每个人都在笑话的众所周知的事情,包括民主党人在内,当然,他们为此感到自豪。

15. 一些保守派的评论员(其中包括律师)试图指出,是的,存在欺诈行为,但除非是对选举结果产生重大影响的事实,否则欺诈并不重要。

顺便说一句,这些律师都是同一类律师,他们运用“一个细节不实则全部不实”(falsus in uno, falsus in omnibus)的理论来诋毁重要诉讼中的目击者证词。

16. 但是,欺诈就是欺诈,因此,欺诈的存在理所应当地应使整个选举无效,至少在已经证明发生欺诈的每个州都该是这样。无论涉及的是公然的选票盗窃,伪造的选票,非法移民选票,伪造的“早期投票”选票,或者是在规定的选举日结束后数天到达的明显伪造的选票,都是欺诈。

17. 也许曾经有那么一次,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尽管知道自己在1960年大选中被芝加哥市长理查德‧戴利(Richard Daley)在伊利诺伊州舞弊导致败选,仍决定将国家放到比政党更重要的位置,拒绝挑战肯尼迪的微弱胜利。但是那个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今天,事关重大。

18. 那时每个人都知道尼克松和肯尼迪虽然在政策上有所不同,他们没有对国家是否热爱的区别。

当今的批判理论指出民主党人并不热爱这个国家的建国基础理念,而是热衷于从根本上将美国转变成一个社会主义的乌托邦。不要被他们的所谓“爱国主义”喧嚣所迷惑。

19. 现在该让媒体悬崖勒马了。没有任何人,甚至包括他们自己,再将他们视为公正的记者或担当追踪调查事实真相的媒体责任。

当今的“记者”绝大多数是左派主义者,他们更愿意将自己视为社会正义的战士,并不择手段地实现“变革”。

但是,应该对媒体成员施以他们所采用的对政治敌人的审查方式进行审查,并和所有其他公民一样必须遵守同样的法律并承担责任。

20. 同时早就该取缔“社交媒体”公司和互联网巨头所获得联邦保护条款,特别是《通信道德法》第230条的规定,以其为“平台”而不是出版商为理由,使其免于承担责任。

但是,正如2020年所显示的那样,他们过去和现在一直是左派的积极党羽,歪曲和遮盖新闻消息,甚至如同在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笔记本电脑门所揭示的,他们完全删除真实信息。

总而言之,我们似乎处于未知的领域。但是,正如1800年、1824年、1876年和2000年的选举所显示的那样,我们通常会找到一种解决方法。让《宪法》进程发挥作用,让我们拭目以待谁将在明年1月宣誓就职。

原文20 Reasons Election 2020 Is Far From Ov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编辑,也是《魔鬼的游乐宫》(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烈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这两本书均由Encounter Books出版。他的最新著作《最后一搏》(Last Stand)是对从希腊人到朝鲜战争的军事历史的文化研究,将于12月由圣马丁出版社出版。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没人预料到的共和党红色浪潮
【名家专栏】拜登要抬高时薪 大多数人将遭殃
【名家专栏】宾州最高法院越权 插手地方选举
【名家专栏】对2020年大选的一些看法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一周军情速递:飞行员遇UFO 美开发新无人机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新闻大家谈】习有备胎?遭内外合击难安
【思想领袖】Parler执行长:抵制封杀文化
【微视频】中国第一村骗贷搞发展 华西爆挤兑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