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一个社会的崩溃真的是从媒体开始的

——从美国大选说起

人气 659

【大纪元2020年11月17日讯】众所周知,中共治下是一个靠欺骗与暴力维持政权的社会,从1949年窃政之初就开始不断的强化改造绵延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将社会的精英—知识分子的脊梁彻底打断,使得在社会上基本上没有人发出正义的声音。如果说中共用高压手段大约耗费了二十年而实现了这个目的的话,那么美国社会的“自发向左转”是从六十年代的越战末期开始,至今已经五十余年了。这个“向左转”的过程人不知鬼不觉,但是转到今天我们终于看到了它的惊人成果和爆发体现——那就是美国大选

大选之前,关于拜登家族的负面新闻在大量自媒体中广为传播,而主流媒体选择视而不见;大选尚未结束,几乎所有主流媒体已经自动发布拜登获胜的选举结果了,而绝对不去探究那些投票增长曲线有多怪异、完全偏离一般人的常识认知;当川普竞选团队对欺诈投票结果不接受,在多个州进行起诉的时候,绝大多数主流媒体选择视而不见,反过来嘲笑川普气量小,不接受失败,给下届政府制造麻烦;当川普支持者绝不接受选举欺骗,纷纷走上街头,甚至不顾疫情,周末在华盛顿完成了一个百万川普支持者的集会时,媒体继续装傻充楞,甚至宣称“集会现场只有几千不戴口罩的川普支持者”。我们可以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如果不是这些所谓的主流媒体疯了,那么一定是我们普罗大众都疯了。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党派政治的范畴,甚至用“左”、“右”这样的模糊词汇也无法形容当前美国媒体的现状,当前美国主流媒体的现状只能用失去良心、毫无道德、丧失基本底线这类词汇来形容,早已经与美国这个自由民主的灯塔之国、新闻媒体无冕之王的称号相差万里了。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人宁可放弃人性、摒弃一切职业操守而选择与川普死磕到底呢?

独立自由的媒体才是民主社会的基石,那么美国的这些主流媒体算是独立自由的媒体吗?关于这个话题,我们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描述,那就是屁股决定脑袋。最早的媒体是靠卖报纸赚钱的,当媒体把报纸卖给直接受众时,传达给受众的更是这份报纸的沉甸甸的价值—真实、准确与及时。而当媒体进入到今天的自媒体互联网时代时,以前的主流媒体突然发现以前的赚钱渠道不灵了,纸媒走向末路了,电视也没人看了,那还要维持这个庞大的架子怎么办?那就只好把自身出卖给大财阀了,靠包养、靠所谓的多种经营活命。问题在于这些大财阀基本都是全球化的钻营投机者和受益者,他们其中的很多财阀都跟中共、俄罗斯等国家有复杂的利益媾和关系,他们既不是川普的票仓、也没有什么新闻操守、普世价值。既然主流媒体的从业人员已经从无冕之王、媒体精英过渡到大财阀的看门狗时,主流媒体的价值其实也就是个挣钱机器,或者说的好听点—舆论搬砖工、噪音制造者、假新闻从业人员了。美国主流媒体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劣币驱逐良币”的自我放逐,终于可以达到与中共媒体划等号的地步了,真不知道这是该恭喜还是彻底的悲哀!

子曰:无信则不立。既然主流媒体都自甘下贱,整日胡说八道了,广大民众自然可以选择不看、抛弃这些昨日黄花。还好,我们还有自媒体和逆势飞扬的新兴独立媒体,还可以像上个周末的百万美国民众一样,直接开车到华盛顿集会,直接向最高法院表达民众的心声。当然,这也是当前美国社会的缩影,会有人充分的反思这种撕裂带来的代价,也将是未来美国政府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疫情50天 中国人承受媒体死亡代价》遭删
澳洲大纪元听证会作证 揭中共打压独立媒体
王友群:美国大选舞弊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川普:拜登只在假媒体眼中获胜 我们必赢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一周军情速递:飞行员遇UFO 美开发新无人机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新闻大家谈】习有备胎?遭内外合击难安
【思想领袖】Parler执行长:抵制封杀文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