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受害者公开证据 举报公安截留救助款

人气 807

【大纪元2020年11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马三家受害人李平举报辽宁辽中公安冒领国家司法救助款,将救助款变成他们的小金库、黑库存,并公开了七年来警方以信访救助名义给的35万“白条子”。

辽宁访民李平因为丈夫医疗事故死亡,进京上访维权,遭到多次拘留,并被送入马三家劳教所。2008年11月10日至2009年8月10日,李平在马三家劳教所因为劳动、酷刑和缺医少药,成为重度残疾人。

“他们乱扣罪名,当时奥运期间我被关押在黑监狱里边,他们就给我扣扰乱奥运的罪名。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后送马三家劳教所。”李平说。

“我本身是残疾、类风湿,但是不严重,还能走,不至于坐轮椅拄拐杖,这是后期发展的,被他们害的。他们伪造我身体健康良好,符合羁押条件。”李平拿出中国残联的三级肢残残疾证,表示自己残疾不能劳动,而且也不是犯罪分子,但是劳教所只认公安的体检合格证明。

劳教所里流水作业,李平的身体不能干活也得干,让她给军大衣、棉大衣剪线头,说是最轻松的活。

在劳教所,李平目睹了很多酷刑惨状。“沈阳有个访民人站着走出去,拖着回来的。给打的,上酷刑,上大褂。天天看着很恐怖。有个本溪的访民精神崩溃,晚上突然嗷嗷叫,被群殴,都给打晕了,扔到大库房里。”她说,“有一个刚刚上过酷刑的法轮功学员,骨瘦如材,折磨得快死了,可残忍了,把我安排挨着她的床住。这个方式就是威胁我。”

第二年春天,李平的病更加严重,几乎已经是站不起来了。下雨阴天更加重,她去乞讨一片去疼片,缓解一下疼痛。恶警王艳平不给,说她劳动改造不好,不给药吃。

快到期了,7月31号,恶警王艳平和大队长尤岩说她不服管教,把她叫到办公室,罚她腿站直,一个腿僵直的病患者根本站不直,两个人一起打,啪啪搧嘴巴子……

2013年4月,《走出“马三家”》一文发表,马家三劳教所酷刑内幕轰动国际。在长长的受害者名单中,李平是受访者之一,当时接受了调查记者袁凌的采访。

“我被劳教的案子到了最高法院,按照国家司法救助给补偿。那个时候我是这么做了,我想我们马三家姐妹大家都得给补偿,因为我们同是马三家受害人。”李平说。

历经将近20年,李平终于替夫伸了冤。但她变成了二级残疾不能自理,丧失全部劳动能力了,拿着残疾证讨说法。2013年李平丈夫的医疗事故案最终改判,当地政法委和公安协商,关于错拘和劳教补偿,按司法救助补偿。李平按国家赔偿标准计算申请了270万,但公安向其公布只有50万,李平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被拖延了7年。

李平指出,按文件要求责任单位申请司法救助十个工作日必须以书面形式告知申请人,具体救助的数额。30天之内财政部必须把救助款转到责任单位。公安就想截留这笔资金,法律程序上他就违法了。

“我就知道这笔钱肯定是被他们侵占截留了,因为我残疾赔偿20年,护理费20年,后续治疗费,还有羁押天数,不止50万。我跟公安说50万给我接受,但是你必须出据法律依据。”她说。

七年来,辽中分局已换了四任局长。七年当中,李平收到一把白条子,都是辽中公安给的信访维稳救济款,要李平保证在这期间不进京上访。

 

李平收到的辽中公局维稳救助款收条和保证两会期间不去上访的保证书。(受访者提供)

“我拿复写纸写的收条,我留一份给他一份,将来好有个核对。到去年一共三十五万了。这金额足以能够说明问题了。”她说,“国家法律要求的,信访维稳救助、司法救助都是财政拨款,而且都是要求一次性,不可以连续性。而且只要是救助,不管是什么名称,都要走银行转账,不许现金。要求必须得是来自于银行的合法票据。”

李平收到的辽中公局维稳救助款收条。(受访者提供)

从去年起,李平开始追查:“35万白条子资金从何而来?”“这一把白条子,拿什么理由来证明这笔金额的来源合法性?”

辽中公局出具的维稳救助款明细。(受访者提供)

李平先找沈阳市公安局,要求政府信息公开。2019年10月16日,沈阳市公安局出具文书,责令辽中公安依法履行法律职责。11月28日,辽中分局终于出了信息公开,谎称辽中公安没有申报对李平司法救助,也不存在告知国家拨付50万元的信息。

2019年11月28,日辽宁辽中分局信息公开称李平申请国家司法救助不存在。(受访者提供)

李平认为辽中公安做出的是虚假的信息公开。她又拿着一摞白条子找财政,向沈阳市财政局和辽中财政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结果沈阳市公安局答复“经查找,我局不存在您所申请公开的信息(2013年度财政拨付)”。

而辽中区财政局出具了一个“情况说明”,称2012年至2019年7月,辽中区财政局分别于2013年7月29日拨付公安局10,000元信访救助款;2014年1月22日拨付公安局50,000元维稳资金。公安局实际支付李平救助款415,614.80元,除财政拨款外,其余为公安局公用经费解决。

沈阳市财政局回复不存在李平所申请公开的信息,辽中财政局回复“除财政拨款外,其余为公安局公用经费解决”。(受访者提供)

“35万成了公款经费。公安说向财政申请拨款,两级财政回复说不存在没拨付,是辽中公安从公款经费拨付的,我说那公款经费就是小金库黑库存。是违法违纪,国家严令禁止的。”李平说。

李平还提供了与警方的谈判录音。警方不承认存在270万司法救助,但一再要求李平说“要一个合理的数额”。在一段与原辽中公安分局局长刘志海通话录音中,刘志海反复强调钱是通过财政拨付的。

李平表示,“一张纸把我们老百姓变罪犯,最后这笔资金国家给补偿了,变成你的财富了。天底下还有这种道理吗?比强盗土匪还强盗土匪。”

李平举报,辽中区公安分局截流国家司法救助资金,转移盛京银行,私设小金库,变成公安局长的私房钱并以公款、经费名义分割利益。辽宁沈阳市公安局包庇辽中分局,没有履行监督职责,李平把沈阳公安局和辽中公安局都列为了被告。◇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正言:从“夹边沟”到“马三家”
李铭:好人坚持信仰 被中共克扣养老金
张玉环入冤狱近27年获赔496万 无奈接受
一场村委选举致20年流亡 刘华:我们要选票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北京似现末日景 两千万网军弃五毛
【横河观点】美预测全球未来20年5种可能形态
【新闻看点】拜登挚友会蔡英文 中共军演发脾气?
【秦鹏直播】中共被曝脱钩武器化 左媒成打手
【财商天下】港千万富豪新高 财富增值靠什么?
香港社运老将古思尧第11次入狱:中共最怕真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