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习仲勋遭中共迫害 求情只有2国军(上)

人气 3004

【大纪元2020年11月02日讯】各位看官好,韩战说了6集,够本了吗?大家看得好累,我也说得好渴。片子做得好不好?但愿没把您吓跑。好,今天换个主题。说说俩国军高级将领想在共产党手里救习近平父亲习仲勋的故事。听起来有点绕哈,其实线条很简单。

习仲勋是残忍的共产党高官里比较另类的一位,为人直来直去,不太会蔫损坏(背地使坏),按照他太太齐心的话说,在一些人眼中,习仲勋的“讲真话”简直到了“愚不可及”的地步,甚至不懂中国老话“好汉不吃眼前亏”。齐心对丈夫的美言我们不多评价,但老习两次被蔫损坏的人差点害死倒是史实。

第一次是陕北活埋。据习仲勋回忆,1935年,他和刘志丹领导的西北根据地蔫损坏的人向上海临时中央局报告,说他和刘志丹坚持“右倾”、“富农路线”,结果1935年9月底,临时中央派朱理治任钦差等人赴西北解决问题。朱理治到达后,立即发动肃反运动,抓了刘志丹严刑拷打,并将红26军营级以上、地方县级以上干部全部关押,开始屠杀,最后发展到别钢笔的、戴眼镜的都在该杀之列,据称有230人遇害。

习仲勋当时是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被以“党棍”罪名开除出党,撤销职务并逮捕。老习回忆,押解途中,给他头上套了一只只露两只眼睛的黑头套。这不禁让我们联想到,老习戴的黑头套应该和他的陕西老乡高智晟律师被戴的黑头套一样。甚至连酷刑都差不多。

老习后来说:“他们搞法西斯审讯方式,天气很冷,不给我们被子盖,晚上睡觉绑着手脚;一天只放两次风,有人拿着鞭子、大刀,看谁不顺眼就用鞭子抽,用刀背砍;这个监狱的后院已经挖好了一个大坑,随时都可以把我们这批人埋掉。”他这样说,因为很多战友已经被活埋了。最后老习被北上幸存的毛泽东部搭救。所以习仲勋感激毛,传到儿子也没变。当然啊,当年如果被活埋,也就没有今天习核心了。从人情上可以理解。

不能理解的是第二次遭难。一个叫康生的蔫损坏,又整了习仲勋,而能整得成,则正是拜习恩人老毛下手。康生者,时任《毛泽东选集》编委会副主任、中央文教小组理论小组组长,相当于毛信任的智囊,话语权很大。彭德怀就是庐山会议上被他抹黑打倒的;1962年七八月间,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前夕,有人看到了刘志丹的弟媳、刘景范的夫人李建彤写的小说《刘志丹》送审的样书,有不同意见,不赞成出版。据齐心说,康生并没有看过这部小说,因为当时正是毛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时期,就立即跟风断言: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文艺创作问题,看来是带有政治倾向性的。然后,康生就在八届十中全会上给老毛写了一张条子: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老毛很欣赏康生这货的创意,当场念了这张条子。

看官,您说康生这个黑文人利用老毛构陷时任中共国副总理习仲勋,是不是够蔫损坏的?由此,习仲勋为小说《刘志丹》背锅,被说成是该书主持人和幕后策划者,为高岗翻案,然后冠上“反党野心家”罪名,受审长达16年。更恐怖的是,60,000多人牵连此案,6,000多人被迫害致死,这次抹黑行动因此被叫作文化大革命的先声。蔫损坏的康生呢,却因为给毛递刀,十中全会上升了官,增补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成为共党内损人利己、踩别人上位的又一个丑陋典型。

这件事影响巨大,但高官们帮内混了几十年,深谙帮规残酷,个个会看风向自保,因此没一个人出来为习仲勋说句公道话;反而是俩前国军将领找到老毛,不怕株连,给习说情。关键时刻,您就看出人品德性。这二人虽然也投了共,但总算骨子里还带着些仗义人情。本集节目就表表这二位前国军名将的投共之路,看看他们帮共产党拿到政权后又怎样。

此二人是赫赫有名,一个叫邓宝珊,一个叫张治中。曾经都是国军高级将领,被蒋中正先生大大地器重,委以重任。咱们就先说邓宝珊。

邓宝珊投共 受迫害自杀身亡

邓宝珊1894年生于甘肃秦州(今日天水),民国时期就叱咤风云,早年加入了孙中山同盟会,参加过护国运动、护法运动,西北名将。当年从陕西陆军暂编第一师的团长,到1924年和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出任国民革命军第2军第7师师长、国民联军驻陕西副总司令、第8方面军总司令。那时候,正好碰上刚冒出来的中共按照共产国际旨意,加入国民党,借壳发展的时期。

邓宝珊就在此期间开始接触中共,而且用了不少共党的人。他在陕西开办军官传习所,所长就是中共党员,甚至顾问也来自苏联。当时国民联军驻陕总司令部中也有许多中共党员,总司令部创办的中山军事学校和中山学院,政治部主任就是邓小平,陕西共军创始人李子洲还当了副院长,李1928年代理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后来多次组织叛乱,被国军逮捕第二年病死狱中。邓宝珊曾经与他们合作密切。因此可以说,邓虽为国军将领,却是共产党的早期同路人,并深受马列主义蛊惑。这也就为他最后的命运埋下了毒根。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侵占东北。南京国民政府任命邓宝珊为陕西绥靖公署驻甘肃行署主任,之后他又上任陆军新编第一军军长。然而,1936年12月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兵变抓蒋,邓宝珊却站在共军一边支持张、杨,还应杨虎城之邀前往西安善后。这是邓背叛蒋先生的一个转折点。之前只是亲共姑息,还没有什么太离谱的明显选边行动。然而,蒋总这时候还没太察觉。

因此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后,邓宝珊又被国民政府任命为21军军团长,驻守和延安接壤的榆林。这期间他多次到延安与毛泽东、朱德等人会晤。您看这能有好儿吗?网上有消息称,邓自己吸鸦片而且种鸦片,跟延安互开方便之门。还方便了延安把种的鸦片卖到国统区。大家已经知道了共产党在延安的经费大半靠卖鸦片获取,这自然让老毛喜出望外,也难怪毛称赞邓保护边区,“为德之大,更不敢忘”。

抗战胜利后,邓宝珊被国民政府任命为晋陕绥边区司令兼华北“剿总”副司令,这下麻烦了。怎么呢?“剿总”全名剿匪总司令部,是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二战前后,对中共实施军事围剿的跨地区、跨建制的最高军事单位。

但此时的邓内心的天平已完全倾向了中共,甚至成了共党的一个内应。老毛、老朱都是把酒言欢的好哥们了啊,您想他会怎么做呢?不说您也料到他会怎么做了吧,当然就是网开一面哪。

1948年12月到1949年1月,邓宝珊还秘密出任了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与中共谈判的代表,1月15日,天津陷落,北平告急。1月21日,徐永昌奉蒋中正之命飞抵北平东单机场,随后到了中南海居仁堂与傅作义、邓宝珊会晤,传达蒋总的意旨。但傅作义之前已经与中共达成和平让出北平的协议,但没向徐永昌透露,徐永昌无功而返。重要的是,是邓宝珊代表傅作义在协议上签了字。最终,北平落入匪手。

被视为共党“老朋友”的邓宝珊,又立下如此大功,于是,1949年以后,先后被共党委以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甘肃省政府主席、省长、国防委员会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务。

邓宝珊在甘肃任职时,住在兰州市广武门外的一条僻静小巷,从外边看并无特别之处,但进去以后就会发现别有洞天。因为家中有小花园和假山,所以人称“邓家花园”。这是邓1932年买的,1941年日本轰炸兰州,邓夫人崔锦琴携子女在此不幸遇难。

由于特殊背景,邓宝珊在1949年后的一次次运动中,基本没有受到波及,但最终没躲过文革。事实上,1966年文革爆发前,邓已经卧病在家,主持省政府工作的是省委书记处书记、常务副省长胡继宗。文革初期,甘肃省委紧跟北京批判、杀伐,造成兰州大学校长江隆不堪受辱自杀。

1966年8月下旬,甘肃省委正要再找典型代表人物进行批判,继续推动文革,一批北京红卫兵瘟神杀到兰州,立马将省委主要头头押上批斗大会主席台。结果中共甘肃省委瘫痪,但邓宝珊却没被注意。

俗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到11月,第二批北京瘟神杀到兰州,直接冲进邓家花园。据邓宝珊女儿邓引引回忆,红卫兵上午冲进来一直闹到中午才走。他们进得门来,不由分说,各个房间乱窜乱翻,一下找到一把刻有“蒋中正赠”字样的佩剑,这还了得!一下成了邓的反动证据。

病中的邓宝珊被从床上拖下来,跪在地上,小瘟神拔出剑来架在老邓脖子上,审问、批斗,质问他“是不是反动派?打过红军没有?杀过共产党没有?”足足折腾一上午才离开,还带走了宝剑等物品。邓宝珊受到严重惊吓,病情加重。

几天后周恩来知道了此事,邓被接到北京治病。但两年后的1968年11月,不堪身心重负的邓宝珊,怎么也想不通,吞服鸦片自杀,终年74岁。中共官方发的简讯却只说邓是“因病去世”。可能有看官会问,哪来的鸦片啊?

您没忘老邓是倒腾鸦片的老手吧,留点存货还是没问题的。文革结束后的1979年,中共给邓宝珊补开了追悼会,习仲勋和邓小平、宋庆龄、邓颖超、胡耀邦,还有在陕北种鸦片的王震出席,对他做了重新评价。

据邓宝珊之子邓成城写的《习仲勋与父亲邓宝珊的亲密交往》一文表述称,习仲勋对我们百般宽慰,那种真情厚谊使我们终身难忘。小邓说,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期间,我和姐姐邓引引去人民大会堂看望习时,他才对我们讲述了父亲向毛进谏为他说情的事,还很动感情地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真正能为我说话的就数你们的父亲和张治中了。”

话说回来,帮了共党大忙的前国军知名将领邓宝珊到头来如此下场,您说他又能怨谁呢?

好,国军叛将邓宝珊说完了。恭请各位离座前订阅本节目,再点一下小铃铛,以便新节目上传,我们能第一时间通知您观看,谢了!各位看官,咱们下集再见。

欺世大观》制作组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网曝邓小平整习近平父亲习仲勋的内幕
王友群:习近平的父亲被栽赃陷害16年
王友群:先整习仲勋后“叛党自杀”的阎红彦
【欺世大观】邱少云死得很争议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拍案惊奇】拜登政策惹反弹 习近平软硬兼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